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山河落日红

山河落日红

山河落日红

更新时间:2019-08-03 03:42:10
小编评语: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给大家提供山河落日红免费阅读,山河落日红最新章节第一时间为您更新,山河落日红是一本穿越言情小说,作者半世梵唱。杨错因为阴差的过错无奈穿越至几千年前重生,却得了个不尴不尬的身份,连管事的老妈子也能骑在头上欺负。好在走了狗屎运捡了一个金龟婿,却被一大群人横插一雾气中雕花廊檐的屋子里却是一片阴霾。垂着粉红帐子刻着各式云雀的木床上一个瘦骨嶙峋的身子因咳嗽剧烈的抖动着。老树枯皮似的皮肤呈现出病态的白色,此时却因咳嗽生出丝丝绯红,反倒比平时好看了几分。一双又黑又亮的眸子嵌在削尖的小脸上特别的突兀。。

精彩节选:

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

  杨错可不知道这些弯弯道道,只是看着那小丫头一脸的难色想难道古代的人都崇尚这拇指般的小杯连个大点的杯子都找不到?她只猜中了一半,府上倒不是只有这拇指大的杯子。比如说夫人房里的器具都是平常大小。可是在姑娘的兰馨苑还真没有比这更大的杯子了。

  冬日的清晨空气中充盈着薄薄的雾气,一轮红日羞答答的露出半边脸来染红了天边的云彩,洒下点点金光,折射在雾气中煞是好看。

  这么点水连嘴皮子都打不湿还怎么漱口。杨错避开了她的小勺想要接过一口量的小杯子自己来。奈何全身酸软无力,手臂抬了几次都没抬得起来。

  杨错经过了不知多长时间的眩晕,只感觉头晕胸闷直想吐。呕了两下就感觉胃里翻江倒海,嘴里倾盆雨下终于舒服一点了。

  躺在床上杨错才有时间来回忆刚才发生的那匪夷所思的一切。或是因为在时空中的都不停的旋转,脑袋有些晕乎乎记忆也变的有些模糊。只记得冰冷地板上自己的尸体,雪白的医院病床上妈妈憔悴的面孔,阴森森的羊肠小道上自己与黑白无常两小鬼讨价还价。

  杨错皱了皱眉头,“就不能换个更大的么?”

  杨错只是知道自己会借一个千百年前有着“开疆县主”身份的杨错的身子还魂,却没想到会是如此羸弱的身子。在一细想也就了然,若不是羸弱不堪也不会在十三岁如花般的年纪就去了。一念至此嘴角不由浮出一丝苦笑,借着丫头的手饮了水,这么一点水只够润个唇,“再来一杯水,换个大点的杯子。”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取了银丝小碗来。”还是大丫头头脑转的比较快,“姑娘莫怪,这欢快是新买的丫头,穷苦人家出来又是第一次在姑娘跟前伺候,虽然算不上灵巧好在忠厚老实,日后稍加调教就能用。”兰花急忙为欢快开脱生怕这位大小姐生气将她赶了出去。

  零零散散的记忆碎片组织了半天终于有了一个轮廓。杨错死的那天正在同一个重要的客户商谈本年度最重要的商业合同,因为手下的一个疏忽即将告吹。自己破天荒的发着脾气,同事递来了一杯咖啡,猛地喝了一口却呛了喉咙。

  就这样世人从不相信的灵魂飘了出来,怎么也回不到原来的身体。杨错就瘫在那里眼睁睁看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来了又摇着头走了,看着殡仪馆的人把她的尸体抬上了车。任由黑白无常两小鬼拿铁链锁了她的灵魂到阴间。

  “快端水来让姑娘漱漱口。”破涕为笑的丫头急急唤了旁边的小丫头。那小丫头立马递上了一直端在手里的水杯。“姑娘,让兰花伺候您吧。可别再像刚才那般呛着了。”那丫头拿了一银制小勺舀了一小勺水递在她嘴边。

  折腾了半天终于漱了口,兰花立马递上了一片参片让杨错含在嘴里,又小心翼翼的扶了她躺下。含了参片感觉好多了,心想这官家小姐就是讲究,要不是这上好的东西吊着恐怕杨家小姐还要走的快些。

  兰花脸上的诧异一闪而过,她家的这位姑娘贵为县主,平日里聚在一起的都是些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王公贵族。这些娇生惯养的公主、小姐可是眼高的很,很是瞧不起她这靠荫功得来的县主身份。小时候经常拿小乞丐捡了块大金砖之类的话来刺她。

  “姑娘,姑娘。”床边带着哭腔的丫头扶着瘦小的人儿不停的给她捶着背。前面一个小丫头弯着腰恭恭敬敬的捧着一个大大的痰盂,旁边则立着一个端着二指大小的杯子的丫头。一干人等动作虽然急切却一点都不慌乱,显然是经常做这些事情。所有动作都无声无息,更是显得咳嗽声异常的高昂。

  虽然后来很少同她们一起玩了,还是养成了她敏感脆弱、争强好胜的心里,无论什么事都要做的最好。言行举止一定按照规定不会偏半分,就连喝水的杯子也吩咐人专门打造了这么些缩小版的,仿佛更能体现她大家闺秀的温婉来。可越是刻意越被众人嘲笑呆板、做作。今儿怎么就一再唤了要换大杯子?

  一瞬间瘦小的人儿全身紧绷,竹竿似的长腿蹬的直直的,那双大眼睛或是因为疼痛,或是因为恐惧睁得大大的看着让人毛骨悚然。好在只是一瞬便柔软了下来,伴着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姑娘,你终于缓过来了,可吓死奴婢了。”一个软软绵绵哭中带笑的声音传到了耳朵里。杨错望着旁边十五六岁梳着古代丫髻,穿着草绿色细棉布短袄的丫头一时没反应过来。

  欢快也是个可怜人,去年死了爹,娘又是个干不了活的药罐子。一家老老小小四五张嘴全都靠她这点月例银子过活。亏得兰花心善提了她为二等丫头,不就为了让她能多领几个钱。

  雾气中雕花廊檐的屋子里却是一片阴霾。垂着粉红帐子刻着各式云雀的木床上一个瘦骨嶙峋的身子因咳嗽剧烈的抖动着。老树枯皮似的皮肤呈现出病态的白色,此时却因咳嗽生出丝丝绯红,反倒比平时好看了几分。一双又黑又亮的眸子嵌在削尖的小脸上特别的突兀。

  欢快这才去取了正常杯子大小的小碗来。小碗倒是精致得很,用极细的银丝绕了乳儿寻春的图案别有一番情趣,碗延还探出半朵梅花来惟妙惟肖,用了它盛饭说不定还能多吃两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