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虚竹轩

虚竹轩

虚竹轩

更新时间:2020-03-24 00:16:23
小编评语:男主第一眼入了心,动了情,强取豪夺女主,是因为一见钟情吧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实际上我并不想走到昨天,只怪这世界太生活现实。我也没机会去作梦,更也没时间给我短暂休息。我也曾考虑过平凡普通一生,现在的才明白了,想平凡普通也是需实力的。 虚竹轩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竹轻语抱着小猫推开家门,屋内有一妇人正在织布,那妇人长得倒也是寻常模样,不过气质却不像是寻常村妇,母亲姓幕,唤作幕紫雪。看着竹轻语回来灰头土脸滑稽的样子,又气又笑的道:“你这孩子,一天得换多少衣服才省心呀。真不知道以后可怎么办呀。过两天你可是要跟着爷爷学习武学,到时候可别像现在这样胡闹。”。

精彩节选:

男主第一眼入了心,动了情,强取豪夺女主,是因为一见钟情吧

  ”爷爷,你就别感叹过去吧,快教教我怎么才能向父亲那般强大啊。“

  一个与世隔绝的小村终日被淡淡的薄雾所笼罩着。清晨的露水在温和的阳光下闪烁着宁和的气息,一个六岁小孩追着一只雪白的花猫在村子的小径中打闹。小村的男人们都外出打猎,只得妇女孩子才留在家中。这小孩名为竹轻语,眼神灵动算是颇为可爱。追逐打闹了好一阵子,将一身洗的干净整洁的衣服又给弄满了灰尘才得抓住了小猫,满足的笑了笑,沿着原路抱着小猫蹦蹦跳跳的赶回了家。那只小白猫是自己在一年前的夜里跑到了竹轻语的家里。第二天一早,竹轻语看着如此可爱的小动物自然爱不释手,取名小白,就这样一直陪了轻语一年。说也奇怪,一年的时光里,轻语都多长高了许多,可这小猫,每天也没少吃喝的,可却是和一年前一样的身材大小。

  这个村子人丁稀少,只有几十户人家,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村子的男人们都是外出打猎为生。到了竹轻语这一代,竹轻语算是最大的了,其他叔叔伯伯的孩子也就是三岁,四岁,还没到能习武的年纪。

  半个时辰过后,六岁的竹轻语终于在爷爷的示意下停了收,右手现在恐怕是抬一根手指头也是办不到了,汗水将衣服都染湿了,一旁的小猫看着也是底底的呜咽着,仿佛是在心疼自己的小主人一般。

  “孩子,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必然是我万不得已的时候。也许我已经远离了这个世界,但你要坚强,这个山洞是我在你出生那年就准备好的,就是为了防止今天的事情发生。其实这个世界并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平凡,这个天地并不是凡人的天下,修仙世家比比皆是,我们竹家也曾辉煌一时,只是越发衰落。到了我这一代,发生了些许变故,只能隐居到这里,以躲避敌人。这山洞,就是最好一个躲避敌人的地方。若是敌人杀到,我必将你带到这来,你且在这待上一个月,一个月后,石门打开,你可出去,隐姓埋名过一个平凡人的生活就好。“信的纸张已经有些岁月了,想来是早就写好了的。父母未曾提起过仇人是谁,爷爷在信中更是只字未提敌人的任何资料,这很明显不想让自己再去报仇,只是,灭族之仇,难道就让我竹轻语一生苟且?竹轻语想到这更心中怒火无处发泄,只得仰天长啸一声,就昏倒过去。一旁的小白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惋惜的看着竹轻语,无奈的摇了摇小脑袋。

  孤零零的小屋旁没有任何的建筑,竹轻语上前,敲了敲老旧的木板门。门内传来了爷爷苍老却不失活力的声音。“语儿?进来吧,门没锁。”

  竹轻语抱着小猫推开家门,屋内有一妇人正在织布,那妇人长得倒也是寻常模样,不过气质却不像是寻常村妇,母亲姓幕,唤作幕紫雪。看着竹轻语回来灰头土脸滑稽的样子,又气又笑的道:“你这孩子,一天得换多少衣服才省心呀。真不知道以后可怎么办呀。过两天你可是要跟着爷爷学习武学,到时候可别像现在这样胡闹。”

  “哈哈,你比你父亲厉害多啦,想当初他第一次举刀时,一炷香的时候就倒下了。你可是坚持了半个时辰,意志力不错,也称得上后生可畏,下午你便不用来了,明日,你再来。”竹山河满意的看着手不由自主的捋了捋自己的胡须。

  听完了爷爷的话,竹轻语本就一团迷糊的脑子更加混乱了。这时,怀中的小白猫却是跳出来竹轻语的怀抱,拖着地上那柄刚做好的木剑,喵喵的叫着。本来正纠结不知选什么的竹轻语算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爷爷,我选剑吧。”

  次日,不知是哪个小草的露水低落在竹轻语的额头,竹轻语呢喃着醒来,仿佛一切都是一场梦。只可惜,睁开眼看到的是满目疮痍。这时的竹轻语才想起,自己在山洞昏迷那么久,为什么没死?又回头看了看在一旁瞌睡的小白。难道,是小白在照顾我?不论如何,还是去那个山洞再看看吧,也许能发现什么。

  顺着绳索爬上了那个高高的峭壁,山洞里面,那盏灯还在亮着。那些食物和水倒是消失了大半,难道真的是小白?竹轻语转过头,疑惑的看着肩膀上的小白。小白仿佛什么也没感觉到一般,已经在肩头打着瞌睡。

  完成这一切的竹轻语跪倒在地,重重的磕了三个头,便昏倒了过去。

  当头顶的太阳逐渐变得刺眼起来,竹轻语才放下手中巨石,擦了擦额头上些许汗珠,一旁还在打瞌睡的小白仿佛被石头落地的声音所吵醒,睁开了惺忪睡眼,人性化的打了个哈切又伸了个懒腰,轻轻一跃便跳上了竹轻语的肩头。至于竹轻语的爷爷,现在还在那破旧的小木屋里睡觉呢,自从竹轻语能单手持铁剑三个时辰不动的时候,爷爷就简单的教了常用的招式,之后,就是无休止的体能训练了。记得爷爷曾经那么说过“既然选择了剑,就要有持剑者的心,我不想你成为什么剑客,但是,你必须要驾驭得了手中的长剑。可不要砍不像砍,劈不像劈,你爷爷我虽然只是略懂,但是你要是能将这简单几招学好,那么对付这山林之中的野兽还是够用了。“

  一个月后,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竹轻语看到了石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也顾不上别的便拿起了一旁的绳索,爬下了峭壁。还未走近,就看到了一片被大火烧焦的房屋,村子里的每个人,都被烧得面目全非。飞也试的跑到家中,房屋同样的被烧毁了而自己的母亲,已经被大火烧得面目木全非。就那样的走过全村的每一个角落,没有有一个还活着,没有一个能够逃脱。哪怕是外出打猎的男人们也都被杀害,全村上下一百多口人,除了竹轻语一人,没有一个活着。

  一脸茫然的竹轻语呆呆的站着,小白跳上肩头,用舌头舔了舔竹轻语脸颊,这时的竹轻语才醒悟过来,不久前,他还天真的认为自己的爷爷只是个山野猎人,没有想到,就在刚才自己的爷爷竟然能够带着自己飞起来。摇了摇自己昏昏沉沉的脑袋带着小白,往里走去,走着走着也是反映了过来。爷爷如此紧急将自己藏好,难道是村子里出了什么变动?竹轻语想着,自己父母不知道现在如何了。心心念念的想着,脚步变慢,又想回头,才想起,现在想下去,要么是有人发现自己,要么,就是找到爷爷留的绳子了,竹轻语想到这只得便加快了脚步。

  此时的竹轻语,正举着一块巨石,怕是有两百斤,可是竹轻语举起了丝毫不感到费力。话说那只小白猫经历了六年的岁月流逝,可是没有丝毫改变,依旧是雪白的毛发一尘不染的在清晨的阳光里反射出迷人的光彩。小白懒洋洋的在一旁打着瞌睡,山村的一切仿佛是平静的水,一路既往的安详。

  竹山河哑然失笑“语儿,这可是一辈子的事,可别那么随便就下定论啊。“

  天色还早,淡淡的薄雾将前方的路隐没在了一片白色中。其实村子人丁稀少,所以每个到六岁的孩子都会找到村子里德高望众的老猎人学习所谓武学。以便长大了可以保护村子,为村子的生存做一份贡献。

  日落西山,在最后一抹残霞快要消失的时候,竹轻语的父亲回到了家里,也带来了今天打的猎物。竹轻语的父亲是村子里猎人的队长,是村里最优秀的猎人,正因如此,竹轻语可是从小就大饱口福了。竹轻语的父亲名曰竹秋生,轮角分明的脸庞再配上魁梧的身躯,一副山野猎人的感觉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