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九天逍遥仙

九天逍遥仙

九天逍遥仙

更新时间:2020-03-25 00:16:40
小编评语:情节新颖,故事起伏曲折,富有感染力,引人入胜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他是一个农村小子,本我以为能在大城市里出人头的,但是没想起最后却沦为到温饱问题都问题不了,辞职后后更是以捡垃圾维持生计,就在他感慨生活的时候,一个神秘的来客会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变化了他的一生?墨云初是个南方农村孩子,十七岁怀着满腔热情不顾父母的反对就缀学来到了这个城市里,摸爬滚打两三年,连个温饱也解决不了,时常饿着肚子在工地里干点零工,已经快二十岁的他感觉到了无限的疲惫,听父母说村子上同龄的孩子都已经结婚生子了。在转头看看自己别说娶老婆了,就连吃饭也是问题,拿什么娶老婆?。

精彩节选:

情节新颖,故事起伏曲折,富有感染力,引人入胜

  由于肚子实在是饿的受不了,又担心那只狐狸醒了会乱动扯开伤口,所以墨云初回来的比较匆忙,顺便在路边的摊子处买了六个馒头和三袋牛奶,六个馒头两块钱,那三袋牛奶却用了六块钱,那六个馒头当能就是墨云初一天的口粮了,而那三袋牛奶却是墨云初为那只狐狸准备的,墨云初觉得吃肉和带到宠物医院最好,可是自己只有钱买牛奶了,钱也不能一顿花完,要不能就要受饿了。

  至于用电问题?这小子都是偷的别人的电,要说这小子也够大胆的,住在铁皮车厢里,还敢在附近的厂房偷电线搭电到自己这里。最关键的是还没有被人发现过。要说这小子还是有些本事的。

  墨云初之所以要去地铁站,那是因为他要去市中心,墨云初这里属于郊区,坐公交去市中心的话不仅要转好几趟车,而且时间还久,坐地铁就不一样了省时还不用转车那么麻烦,关键是比坐公交还便宜。

  墨云初回到家中,简单的擦了下身子,拿着茶壶直接灌了一肚子水就当是夜宵了。走到那张木板床边像是中弹了一般迎面趴在床上,抱着枕头,想着自己的心事,慢慢的想着想着就一阵阵睡意袭来。

  要问墨云初去市中心干嘛?当然是去打听价格了,在市中心,有一家全华夏最大的珠宝机构的分部,名字叫聚宝商行,里面提供免费鉴定宝物和估价,当然了你也可以直接卖给聚宝商行,如果不放心聚宝商行也可以帮你拍卖,收取的拍卖费用为总价格的百分之五,虽然看上去不是很多,但是如果拍卖品价值高的话,那就可想而知了。

  墨云初看着这一桌子的金银珠宝,傻傻的乐着,可是马上他就乐不起来了,因为此刻他更确定那只狐狸是妖精了。不由的心乱如麻,可是看到这些子金银珠宝自己心里又有些说不出的感觉,不由想到,难道这只狐狸在报恩?不能怎么会把这些金银珠宝给我?

  看着屋子里乱七八糟的,墨云初自顾自的苦笑了起来。把房子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扒在床上睡着了。在梦里,他还梦见一个女子和他遨游天地之间,一些电视剧小说里的情节连翻上演,直到最后那个女子变成了他这几天一直照顾的小狐狸,马上就从睡梦中惊醒了。摸了摸额头的冷汗,看着天色已经大亮了,墨云初从床上爬了起来准备洗漱一下就去把昨天的收获给交了。

  墨云初是个南方农村孩子,十七岁怀着满腔热情不顾父母的反对就缀学来到了这个城市里,摸爬滚打两三年,连个温饱也解决不了,时常饿着肚子在工地里干点零工,已经快二十岁的他感觉到了无限的疲惫,听父母说村子上同龄的孩子都已经结婚生子了。在转头看看自己别说娶老婆了,就连吃饭也是问题,拿什么娶老婆?

  墨云初边走边啃着馒头,回到那房子的时候两个大白馒头已经被他消灭了。走进屋子里看着那只狐狸还是安静的躺在床上,要不是那时不时会动一下的皮毛,墨云初都要以为那只狐狸已经死了。

  本来快要睡着了的,却被一阵阵痛苦的嘶鸣声吵醒,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太困发生了幻听,可是摇了摇头后却发现那嘶鸣声清晰入耳,墨云初一下就被吓到没有睡意了。

  墨云初买好早点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把手上的东西给消灭完了。他坐在房子里想着这些天的事,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从一个捡废品的翻身成土豪了,而且还救了一只狐狸精?这彻底的颠覆了墨云初的世界观了。以前乡下那些老人讲的神鬼传说他是一只都不信的,可是现在发生在了自己面前了,这能不信嘛?

  他赶紧跑到床边翻了又翻,也没有找到,最后把整个房子都翻了一遍,把房子里弄的乱七八糟的也没有看到那只狐狸。

  墨云初看着袋子里差不多大半袋子的珠宝,心情那叫一个激动呀,而且看一次激动一次。

  把狐狸放在床上,自己转身出了房子,来到附近的药店,买了一盒消炎药后,看着自己袋子里只剩几个可怜的铜板了。心想今天晚上得多找点废品了,不能狐狸救不救的活不好说,自己可能就要饿死了。

  子夜,墨云初拖着沉重的步伐来到了自己的住处,看了看身边半袋子废品,不由重重的叹息了一声,s市最近城改,那些垃圾已经有一部分是直接通过垃圾车送到垃圾处理站了。自己已经要面临着没有饭吃的地步了,而在看看床上的那只狐狸,墨云初揉了揉眼睛,不由惊了下,床上哪里还有什么狐狸,只剩一张破旧的木板床。

  墨云初白天很少出去走动,因为白天垃圾场那边垃圾也少,一般清晨的时候就会有垃圾车来把那些垃圾给拖到垃圾处理站去了。所以白天他很少出去。除非有什么事情他才会出去走一趟,比如说现在,就要出去一趟了,因为他发现家里的消炎药昨天已经用完了。

  在去地铁站的路上,卖早点的老板看到墨云初这么个打扮,都已经不认识他了,平时墨云初虽然身上算不得很脏,但是整个人却显得很颓废一个快二十的青年整的像是个中年似的,和现在的他比,简直天差地别。

  墨云初紧张的拿着那根木棍慢慢的一点点挑起那堆杂物,借着房子里惨白的灯光,墨云初发现了那只躺在杂物堆里的东西,原来是一只狐狸,墨云初以前在电视里看到过狐狸虽然这只狐狸很狼狈,一身可能是白色的皮毛脏兮兮的都快染成灰色了,而且身上还有血迹。

  把那狐狸抱在手里后,墨云初发现这只狐狸的后腿和背上都有一道切口,虽然血是止住了但是那血壳上却很脏,墨云初知道这样是很容易就会发炎感染的,而且看这只狐狸这个样子很有可能已经感染了。墨云初赶紧把那只狐狸放在床上,提起水桶就往那自动饮水机那边赶了,时间不久,墨云初就提了一水桶的水赶了回来,拿好毛巾把水倒在盆子里,把毛巾打湿拧干,慢慢的替那只狐狸清理伤口,和那身上的污垢。

  “记住我的气息了还不用担心她找不到自己,这是什么意思?还有,原来她叫苏狸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