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平幻凡仙

平幻凡仙

平幻凡仙

更新时间:2020-03-25 00:16:42
小编评语:文章剧情紧凑,跌宕起伏,发展曲折,吸引人阅读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从懵懵懂懂的少年,未深不深的孩子,经历过一场坚辛的磨难,踏往一条本不应该都属于自己的道路,又渐渐地获知自己的身世,面对自己仇敌又该如何应付…… 平幻凡仙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王凡静静地躺在床上,全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疲惫,似乎身体已经上了一层石膏一样,伸一下手臂都异常艰难,看了看旁边熟睡的小妹,不由苦笑了一下,小妮子连鞋子都没有脱去,就发出轻微的呼吸声,嘴里还不时发出添嘴唇,咬牙齿的声音,似乎是在做梦吃一种甘甜的食物。。

精彩节选:

文章剧情紧凑,跌宕起伏,发展曲折,吸引人阅读

  伏虎山下密密麻麻的苍松挺立在这片平齐却略带伤痕的平原上,大小不一的壑沟中满是雨水的痕迹,不知疲倦地流向远处,久经干旱的小草奋力的吸收着甘甜的雨露,唯恐秋意再次带走它们的绿茵,不时有几只野兔肆意的践踏着地上的雨水,发出一些微妙的声音,为这寂静的一角增添了一丝生气。

  王成效伸出长满老茧的手,放在王凡的头上,抚摸了两下便开口道,“小凡,你可知道村中那口大钟为何今日被人敲响”。王凡低着脑袋抿着嘴唇“孩儿不知“,王成效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心中隐隐有些不畅,孩子这么小就将事情告诉他,是否有些不妥呢,唉!罢了,将来他长大了自会知晓。然后,从怀中掏出一卷布,一张画满了大大小小的纹路,展开一看赤然是一副钟的样子,却和村口的大钟相差许多,缓缓地放在王凡手中,“王凡,为父今日只要求你三句话,要牢牢记在心里。一,遇事要沉着冷静,不可慌乱二,在外要时刻保持一颗警惕心,防备他人,其三,便是这卷天钟图,你要好好保管,当成你的生命一般。嗯……,你出去吧,把你张姨叫来,我有事交代。”

  老者只管慢慢的走向台面,丝毫不去理会下方站立的人群,仿佛人群从来没有出现一样,人群也没有发出一丝不满之声,静静地等待着,似乎在期盼着老者说话一般。王凡默默地站在后面,双手举起小妹,缓缓地放在肩膀上,虽然只有八岁,但时常帮家里做一些零碎活,却也有几分力气。气氛也变的越来越浓重,王凡也有点呼吸不畅,时间仿佛过了几百年一样,老者终于走到台面的中心,顺着稀薄的光亮,只见老者伸出干枯的双手,宛如秋天的树干一样,拉起虎彻钟下方的绳索,向后方一甩前方一拉,只听比鸡鸣时的钟声大了一倍不止的声音响彻四周,震耳欲聋,很难想象这位已到暮年的老者,如何从干枯的双手爆发如此大的力量,本该惊讶的人们似乎知道些什么,一个个都沉默着!

  天色微亮,一声声鸡鸣便在平凡的虎尾村响起,紧接着便是一阵阵急促的钟响声,王凡扭了扭疲惫的身躯,正想换个平躺的姿势,来好好的打发这劳累的心神,耳边却传来如打雷一般的钟响声,宛如雷公下世一般,立马让王凡疲惫的心神清醒了不少。"小凡哥哥,快起来,大钟响了,父亲让你到村头集合。"门外传来小妹稚嫩的声音,王凡穿上破烂的长裤,拿起上衣,光着膀子便冲了出去。此钟名为虎彻钟,王凡也知道一点,听村里的老人说这是一百年前,一个叫王江海的人从外地运过来的,此钟有大约五百斤,每一次敲响需要四个青年壮汉,一同用力。此钟一经响起全村人都要立马去村头集合,半柱乡之内不能到的,都会被逐出村外。

  王凡努了努嘴唇,缓缓地闭上困乏已久的双眼,想起今天第一次走出这个小山村,看到热闹非凡的街市,熙熙攘攘的人群,不时有小贩的叫卖声,偶尔还有几声不和谐的吵闹声,虽然王凡对此虽然有些不太明白,但在王凡小小的内心还是十分兴奋,更多的却是一种好奇。王凡在心里期待着下一次父亲去小镇赶集,最好是明天就再去一次。此时他早已忘记自己磨出水泡的双脚,带着一股兴奋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王凡就这样静静地站那里,三叔手中的瓷碗不知何时已放回了桌上,碗中的茶水还有少许,隐隐约约能看到水中模糊的倒影,王父放下烟杆,手中打出一个奇怪的手势,便又拿起了长长的烟杆。三叔的嘴角挽起一丝笑意,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去,走了两步又扭过身来,做出一个“三”的手势,随即就快速的走出了土屋。

  不知走了多久,王凡好像失去了心神一般,直到踢到一块异常坚硬的岩石,从脚底传来一阵阵剧痛,隐隐有一种种酥麻的味道。低头一看,只见一块灰蒙蒙沾满泥水的石头,孤零零的躺在小路上,王凡伸出右手下意识的就去捡起,这一下竟然没有拿捏起来,王凡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又加了几分力气,拿起石头便往家里跑去。王凡在途中并没有发现父母,小小的心思也隐隐猜出父母已经回去了,心中只想着快点见到父母。

  此时,王凡并不知道家里已经来了一位客人,一个可以实现他不久之前在心中许下小小愿望的人。

  ,妇人的动作看似缓慢实则一瞬之间。王凡很懂事的’嗯‘了一声,便转身往回跑去,丝毫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小凡,是不是你父亲叫你来的?”妇人似乎一下就看出了王凡的目的,一句话就将其道破。

  张姨家在东南方的一处小树林中,只有几百米的路程,王凡一路小跑,待跑到一处简破的围芦地,便大喊了几声“张姨,张姨”,不一会便有一身穿灰色短衫、青色长裤,头戴黑色麻布地妇人走了出来,妇人衣着简单普素,相貌清秀,脸上还带着红润,一点也不像三十几岁的人,若是换上光鲜亮丽的衣服肯定像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

  还未踏进家门,便听到王父的咳嗽之声,还夹杂着一丝叹息,“小凡,快来见过三叔”王父可能听到了些许脚步声,便朝着门外喊道。王凡听到父亲的呼喊,立马加快了脚步,长约五丈宽约四丈的客厅,不知何时多了一位端做在长椅的中年男子,身穿一袭褐色长袍,正端着瓷碗握在右手,丝丝缕缕的白气从碗中缓缓飘出。抬眼望去,母亲正做在后面的一角,手中好像拿着自己的长衫在不停的缝补,父亲正拿着旱烟不知道在捣弄什么,眉头却皱的老高。

  虎尾村坐落在一座地势平缓的山丘之上,四面皆是茂密的树木,其中以松树和李树居多,偶尔还有一些生长了百年的四人合抱大树,不时还有几棵桃树、柑橘等果树夹杂在中间,像极了顽皮的小孩躲藏在树林,等待着有心人去探找,还有桉树、樟树、青冈树、马尾松等树木,参差不齐的横插在一座座山间,再往前走五十里路崎岖不平的山路,便有一处盆谷,那里有许多奇花异草,连这些生活了一辈子的老人都不能叫齐这些花草的名儿。再往上便是连绵千里的伏虎山,如一只想鼾睡得猛虎匍匐在地上,却不失王者的风范,大有一种睥睨天下的味道。

  王凡在家中排行老大,还有一个妹妹,父母都是土生土长本村人士,父亲只有一个嗜好,就是每当清晨便拿起旱烟狠狠地吸上两口,然后便去地里干活,母亲也从不阻止,而是每天清晨都起在父亲前面去采摘一些烟草,放在父亲的烟袋里。每当父亲下山,王凡便偷偷起来去山里寻找一些甘甜的果子,放在小妹的床头。虽然去十次有九次都空手而归,但王凡却乐此不疲。

  此时,正值中午,虎尾村家家户户连一口饱饭都顾不上吃,就风急火燎地跑向田里,放眼望去十成的庄稼只有两成的范围歪歪曲曲的站立着,八成的庄稼中有一些躺在满是水泽的地上,一些连根拔起漂浮在水面上,更多的则是被暴雨打弯了腰,淹没在昏暗的泥水中。此情此景,看来是老天要毁虎尾村,老一辈的人纷纷不语,暗自猜测着………是夜,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已经可以依稀的看到零零散散的星光,静静地散落在这座沉寂的小村庄。王凡缓缓地闭着沉沉的眼角,脑中不断的浮现出白天在田里的情景,遍地都是水泽,雨水夹杂着石子颗粒,深度刚好过膝,走两步都十分艰难,运气不好的踩到从山上冲下来的尖石,立马便有一圈血花混杂着泥水,迟迟的地飘向四周……不知不觉中王凡拖着疲惫的心神进入了梦乡。

  王父狠狠地吸了两口旱烟,眉头也紧紧的皱在一起,似乎在做一场艰难的决定。小妹被母亲抱在怀里,忽地闻到一股烟味便轻轻的咳了两下,小手在王母的衣角不停的摇晃,一副非常想下地去阻止王父的样子,却被王母紧紧的抱住始终不能如愿。

  王凡静静地躺在床上,全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疲惫,似乎身体已经上了一层石膏一样,伸一下手臂都异常艰难,看了看旁边熟睡的小妹,不由苦笑了一下,小妮子连鞋子都没有脱去,就发出轻微的呼吸声,嘴里还不时发出添嘴唇,咬牙齿的声音,似乎是在做梦吃一种甘甜的食物。

  王凡带着小妹,不一会便走到一处泛黄的土屋门外,经过雨水的冲刷,土屋墙角下的青苔已经散落一片,凌乱不堪,正前方有一处墙壁已经有裂开的迹象,大约有一尺大小。王凡向张姨家的方向望了望,心中猜测张姨家的糊泥应该还有几分,要马上去告诉母亲并借些糊泥将这些裂缝堵上。

  王凡拉着小妹小心翼翼地在满是淤泥的路上走着,默默地寻找着父母的身影,年幼的王凡对于那位老者的话一知半解,但小脑袋也学着附近的村民摇了摇脑袋,好似悟出了什么,人群都走的很慢,好像在也在寻找着什么。昏暗的天色渐渐明亮起来,带着一丝鱼肚白的颜色感染着天空。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