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跨越千年的精灵

跨越千年的精灵

跨越千年的精灵

更新时间:2019-08-24 17:47:03
小编评语:爱恨交加,只有悲伤。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她,一身素衣,手持玉箫,仿佛超凡脱俗的天神。岁月流逝,只余一抹冰冷的死亡之色。
_她,玉簪束发,白衣翩然,如同误入凡尘的仙女。光阴流转,造就了凡尘中再真实不过的男。
_她,红袍金冠,群星环绕,战场上却好似嗜血猛虎。岁岁年年,徒流一道孤独凄凉的背影。
_她嘴角挂上一丝浅浅的笑意,冷冷的说道“休想甩开我”
_她的眼眸中闪烁着一丝失落,嘴唇微微动了动,狠声道“休想离开我”
_她低头俯视着我,冷冽到极点的目光让人心头一颤,低声道“别再妄想逃出我的手心”
_

精彩节选:

爱恨交加,只有悲伤。

我的一根筋大哥风风火火的来,又潇潇洒洒的走,留下了一大笔财产,可是没有我的份。我的落难同胞们每人分到的财产足够置一处房产的,于是他们也跟我告别了。本来好心爷爷要带上我跟他一起的,若是我伺候他几年,他入土为安后,我岂不是还要当爹当娘的抚养他的小孙子,于是我挥泪送走了他们祖孙俩;善良阿姨要带上我,这个不到三十岁的阿姨风韵犹存,很可能会带着财产改嫁的,我可不想再绞尽脑汁的跟后爸斗智斗勇,于是我依依不舍的送走了他们母子三人;文绉绉大叔也要带上我,他们一家三口去享受天伦之乐,我这么个养女还要寄人篱下,于是我伤感的送走了他们。我们的长征大军到现在只剩下我和弱书生了,看着那些同胞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转头问书生“你有何打算呢?该不会是一直住在这破庙中吧?”我心里倒期待他能跟我话离别,跟这么个柔弱的人在一起,我岂不是还要日夜保护他?再说光凭我们两个人肯定守不了我们的地盘,讨饭,他肯定也不甘心,况且他又有我大哥的一份财产,唉,说到我那一根筋大哥的财产,我的心就在滴血……弱书生开口道“昨日听妹妹的一席话,心中感慨万千,慕容无忌乃一介书生,虽不能像雷大侠那样轰轰烈烈的干一番大事,我也当竭尽全力考取功名,为朝廷社稷、黎民百姓尽绵薄之力”原来弱书生叫慕容无忌,现在想来,我和这些人走了一路都没有问他们的名字,总觉得以后我若穿越回去就基本不可能见面了,也没多加了解他们,听这书生说了一番豪言壮语,应该鼓励他一下,于是开口道“我自是相信慕容兄能凭借满腹的才华有一番惊天的作为,预祝兄台金榜题名”“承妹妹吉言”慕容无忌抱拳打揖道,待在原地沉思了许久,又开口道“若妹妹不嫌弃无忌一介布衣,我们可否以兄妹相称”又要结拜,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哥哥也没什么坏处,我笑着答道“再认一个哥哥,妹妹我求之不得呢”慕容无忌恍惚的神情霎时转为喜悦。我和慕容无忌按照比雷战小一点的规模,又来了一次结拜,我多了个18岁的二哥。慕容无忌准备启程去东芜的国都长安参加秋季的科举考试,本要带上我,可我还是想留在幽州找寻回社会主义祖国的线索,于是慕容无忌分给了我一半的财产,我这次再没有假意推脱,满含感动的泪水收下了,再次挥泪送别我的二哥。我拿着二哥给的银子,找了个客栈住下,十来天也转了大半个幽州,根本找不到什么回去的线索。不知归期是何日,得为我的未来周密的计划一番,古代没有武功定是会被人欺负,没有钱定是要饥寒交迫的度日,要想一辈子无忧无虑的度过,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去,尼姑庵,反正我只想有个地方住、三餐有保障、不被人欺负,所以尼姑庵是我最好的归宿。于是,我的第一个方案就是赶往南方的峨眉山,或许在那里我还能学得绝世武功,在这个时空的历史上占个一代女侠的称号呢。钱果真是不禁花,我又一直没有搞清楚这个时空银子的换算定律,几套衣服、十来天的客栈生活,二哥的银子便所剩无几,在心里暗骂自己没有做好长远打算。峨眉山远在几千里之外,我该如何去那里拜师学艺呀?我穿了身男装,在幽州大街上游荡,走走停停,丝毫没有心情欣赏这古代的风景。突然余光扫到一座院落,一个奇异的念头闪过--地图……对了,这个院落是紫--禁--城,这不正是午门吗!我惊喜的转身朝午门走去,见上面的牌匾金晃晃的三个大字--日月城,难道不是紫禁城?不是午门?一定要进去看看。我还没走到院门,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闪身挡在我的面前,他从哪里冒出来的?我压制住心中的怒火,斜眼看去,一乘豪华的马车停在不远处,旁边站着几个侍从,难道是这宅子里的人?未待我开口问,男孩抢先怒吼道“闲杂人等怎可再此停留”What?闲杂人等?我莫名其妙的穿越到这里,尝尽了人间疾苦,还不够惨吗?况且……今儿我穿得挺整齐的,居然还被一个小毛孩教训,我怒……我控制……我又怒……再次压制住怒火,开口问“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要怎么样才能进去?”当我说完这句话,我才意识到,原来人类的表情可以如此丰富多变,这个小毛孩先是一脸的惊愕,接着变为疑惑,然后是讥讽,最后又由嫌恶转为愤怒,见他刚要张口大骂,我抢先道“当我什么也没说”转身便走,绝不能再给他鄙视我的机会,走到很远仍感觉身后几道目光跟随,有愤怒、有好奇、有淡漠……真是出门前该看看黄历,被小毛孩在光天化日之下鄙视,现在心里还一直别扭着,中午好好的享用了一顿丰盛的大餐,然后退了房,我的银两早已在不知不觉间挥霍殆尽。银子花完了,我也终于搞清楚换算问题了,一两银子,大致相当于一千铜钱,又等价于一吊钱,约等于现代的十张毛爷爷红票子。我的二哥给我留了一半财产大约有三两银子吧,再有几件首饰,银子是被我花光了,首饰还留在背包里,将来急用时再拿去当铺吧,我必须得给自己留些救命的财产。看来目前我首要的问题是找一份工作,攒够去峨眉山的盘缠。又是游荡度日,我从下午离开客栈便背着包袱继续在幽州大街闲逛,夕阳西下,余晖笼罩着整个幽州城,多么美的景象呀,可我的心情很差,非常差……我到哪里去找工作呢?古代女人的工作,一是到大户人家为奴为婢,二就是妓院了。第一条路基本行不通,刚刚被大户人家的小毛孩鄙视了心里有阴影,再说做奴婢也要有介绍人、有一定家世背景的,行不通。第二条路更不可能了,就我这等姿色,虽说现在穿着女装,怎么看也像个被父母遗弃的小丫头,走在大街上都没有什么回头率,唉,无奈呀……等等,我这样不出众可以卖艺不卖身,我唱唱歌也好,说着便转身朝刚刚经过的醉红楼跑去,不能给自己思考的时间,不然肯定会反悔的。终于气喘吁吁的跑到了醉红楼的门前,太阳已经落山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男人们像蜜蜂般涌进醉红楼去辛勤的采蜜。怎么可以这么没有原则,进了这里可就由不得自己了……可是不去我又怎么在古代生存下去呢……我痛苦的挣扎着,在醉红楼门前徘徊许久,最终痛下决心,绝不能自甘堕落,我要高傲的活着!!!即使高傲的代价极其惨痛,我选择,我承担!!!我昂首挺胸,准备高傲的离开,只见一个人滚到了我的脚下,是一个美男,我低头仔细打量着这个人,脸庞仿佛精雕细琢一般,长眉若细柳,黑眸若幽潭,鼻子英挺秀美,薄薄的双唇微抿,一头青丝在头顶挽起斜插羊脂玉簪,着一袭月白色长衫,浑身散发着儒雅的气息,若是雷战称为英俊男、慕容无忌称为俊俏书生,这个在我脚下的男子可以说是一尘不染的仙子般的美男。意识到有些失礼,我立刻收回目光,醉红楼的几个打手冲过来怒瞪着仙子男喝道“到了这里还装清高,非得教训你这个酸秀才一番”What?难道……难道这个仙子男是这里的妓男?我瞬时便将鄙夷的目光射向那个酸秀才,他仙子般的外貌差点蒙骗了我,什么仙子?自甘堕落!!!酸秀才缓缓站起身,秀眉微蹙,淡淡的开口道“云某沦落此地,只为卖艺谋生,但那些莺莺艳曲,云某绝不会吹奏,我断不能让那淫曲污了我的箫”我鄙夷的目光又霎时变为欣赏、赞慕,不愧是仙子男,有骨气!那几个莽撞的打手闻声便上来企图痛扁仙子男,这柔弱的仙子哪禁得起这群莽夫的殴打,我无暇多想,上前拉起仙子男逃命,打手们在后面穷追不舍,我只顾机械的跑着,发挥了身体所有的潜力。跑了近半个时辰,我们回到了我最熟悉的地方,那个破庙。还好今儿没被丐帮兄弟占领,只好再次住进破庙了。明月高高悬于深蓝色的天空,空中缀满了大大小小、忽明忽暗的星星,我坐在这寂静的夜空下,感慨着我的穿越命运。电视剧一定是这样的场景,一个绝世美女正在妓院门前被恶人欺侮,正当美女绝望之时,空中飞来一道白色的身影,如仙子般轻缓落地,这是一个拥有绝世武功的白衣美男,他在恶人手中救出美女,揽着美女的纤腰飞入空中,月光的映衬下,美妙绝伦。他们瞬时便落到一座豪华院落的房顶上,两人并肩而坐,仰望满天的繁星……而我的境遇呢?一个被人赶出妓院的仙子模样的酸秀才,不幸恰巧躺在了我这个误闯异空的现代女脚下,眼见仙子男要被痛扁,一时脑子进水没多想便拉着他逃跑,在逃跑的途中,酸秀才摔倒了至少十次,为了让他不至于缺氧丧命,我们中途还歇了三次。到现在,酸秀才还瘫在破庙的地上‘调理气息’……唉,怎么会是这样???我继续仰望着星空,唉声叹气,为我莫名的穿越命运,为酸秀才空长一副仙子模样,为我古代生活的多灾多难,为酸秀才那衰样……恍惚间,听到身后一阵优美的曲子传来,好熟悉,是《明月几时有》的调子,我惊喜的转身,一个白衣仙子手执玉箫,缓缓走来,坐在了我的身边,哇!似乎有点像电视剧的情节了,还有曲子,更添浪漫气氛……一曲终了,余音袅袅,我依旧沉浸在这浪漫的气氛中,突然回过神问道“你怎么会这个曲子?”难道也是穿越?这个不太可能,我充满了好奇。“姑娘刚刚哼唱了这首词,在下觉着曲子很美,于是冒昧吹奏”酸秀才柔声答道。原来还是个音乐天才,既然这样……我又有了一条谋生计策,兴奋地开口道“如今我们都沦落到这般田地了,不如我们一起去街头卖艺好了,我唱歌,你吹箫”看着酸秀才一脸的惊异,似乎听到了什么重磅新闻似的,他这么情趣高尚的人,吹箫都挑曲子,估计正在心里鄙视我呢,我摆了摆手道“当我没说吧”这是我今天第二次说这话,也是第二次被鄙视,正当我心里跟自己较劲时,酸秀才居然开口说“这也是个可行的谋生之法”我嘴巴张成O型,惊愕的看着面前这个云淡风轻的仙子般的男人,仍然不敢相信他居然答应我去街头抛投露脸。从此,我和酸秀才开始了我们的江湖卖艺生活。第一天,找了个幽州城最繁华的地段,我蹲在一个墙角唱着《明月几时有》,酸秀才则是高洁的立在一旁吹箫和着我的歌。怎么都觉得很不协调,像是一个落魄的丫鬟跟一个贵族少爷生硬的凑在一起,很难让人联想我们是一起的。结果,一群疯狂的女Fans将酸秀才团团围住,我被挤出了人群,这里形成了空前的交通阻塞达一个小时之久,东方神起的接机fans也没有这么大的声势吧。我当时又是震惊、又是赞叹,最后愤怒的离开,回到破庙煮我的野菜大餐,化悲愤为食欲!大约过了两个小时,酸秀才仙子般的身影立在破庙门前,他怎么回来了?他的疯狂粉丝团被驱散了?他什么也没说,坐在我旁边吃起了我剩下的野菜粥,我发誓绝不是给他留饭,实在是我吃撑了,而且担心野菜吃多了有损身体健康,不过看他倒是吃得津津有味的。第二天,在我苦口婆心的规劝下,酸秀才终于高洁的坐在了我的旁边,我还特意在他英俊的脸上做了下手脚,可是怎么看还是像贵族公子,只是略显落魄,更增添一种让人怜惜的韵味。我开口唱了起来“自你走后心憔悴白色油桐风中纷飞落花似人有情这个季节河畔的风放肆拼命的吹无端拨弄离人的眼泪那样浓烈的爱再也无法给伤感一夜一夜当记忆的线缠绕过往支离破碎是慌乱占据了心扉有花儿伴着蝴蝶孤雁可以双飞夜深人静独徘徊当幸福恋人寄来红色分享喜悦闭上双眼难过头也不敢回仍然拣尽寒枝不肯安歇微带着后悔寂寞沙洲我该思念谁”一曲唱罢,酸秀才惊愕的看着我,眼眸中满是好奇与赞慕的神情,我就是想唱首悲伤一点的歌,好引来观众的同情,难道古人很难接受这现代的词曲,我蹙眉狠狠瞪了酸秀才一眼,他识趣地演奏了这首曲子,果真是天才,在他的伴奏下我的歌更是让在场的围观群众纷纷黯然伤神。人在伤心时最容易冲动,我起身拿着一个破托盘收钱,可他们依旧呆呆的立在那里,完全忽略我的存在,女fans小至刚会说话的女娃、大至半老徐娘的妈妈级人物,均是痴情的望着酸秀才,男观众则是投来极度愤恨的目光。结果,我们的酸秀才因为他温润如玉的容颜再次引起了一场骚乱,男人对他破口大骂、女人们则是极力维护,一场声势浩大的对骂在这幽州城上演,我又一次被挤出了人群。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带着满腔的愤恨离开,回到我的地盘发泄我的情绪,几乎把破庙前半片地上的野蘑菇都拔光了,当我拎着一大包蘑菇回到破庙时,发现酸秀才正焦急的站在门前四处张望,看到我后才释怀的松了一口气,接过我手里的蘑菇,挑挑拣拣的准备熬汤,我勃然大怒“我辛辛苦苦的踩了蘑菇回来,你还好意思挑剔?”酸秀才听到我的吼声先是一阵诧异,然后温柔的说道“那些有毒,不能吃”What?有毒?还好他及时被疯狂粉丝团放回来了,否则我就口吐白沫的横尸在这破庙了,可是我得维持我的气势,不服气的大吼道“我当然知道那些有毒,你净知道吃白食,还要我一个弱女子去采蘑菇,还不快点熬汤”酸秀才没再多做争辩,乖乖的熬汤去了,我总算保住了自己的面子,在一旁继续感慨我的苦痛命运、思考我的未来人生……第三天,我仅仅怀着一丝希望,再次蹲在街角唱歌,酸秀才依旧配合着我演奏,我自认不是什么音乐专家,唱歌不一定总在调上,倒是酸秀才的箫声极力配合。几天来都是我对这个酸秀才大呼小叫,他丝毫没有怨言,我决定以后对他温柔一些,可是现实再次打击了我脆弱的心灵。今天,我们的卖艺变成了竞拍现场,那些女fans竞相抬价,企图买下酸秀才据为己有,从十两、二十两到五十两,最后有人出到二百两,我的眼前仿佛堆满白花花的银子,一时都忘了唱歌了,斜眼看酸秀才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似乎这场骚乱完全跟他没有关系。我当时真想把他打晕,然后再高价出售,可是当我正在幻想如何动手时,酸秀才抢先拉起我的手脱离了人群,身后依旧是那群女粉丝在扯着嗓子对骂争执……我渐渐的醒悟,带着这个绝世美男,我的下场很明显,饿死?被她的粉丝打死?被他酸腐的衰样气死……我要寻求改变,生活需要不断突破,要与时俱进、开拓创新……第四天,我拉着一个老头模样的人到街角卖艺,这次我不唱歌了,改成说书,讲我们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记》,老头子只管窝在一旁装出一副可怜兮兮、大限将至的死样子就好。我在前面口沫横飞的讲着,效果不错,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我说的越来越起劲“……唐三藏救下了五指山下的孙猴子,将他收归门下,一道西天取经,预知后事如何,请听明日分解”留了一个大大的悬念,在场的群众均露出一副意犹未尽的神态,只听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大喊“你是昨日那个唱歌的丫头,神仙哥哥去哪里了?”居然敢叫我丫头,酸秀才的影响还没退去?一群女人投来质疑的目光,我微微转头看向老头打扮的酸秀才,他倒是丝毫没有担忧的颜色,反倒是一副等着看我好戏的神态,该死的讨厌鬼!我准备打圆场,随手抹了下因惊慌紧张而呼之欲出的眼泪,凄凉的说道“实不相瞒,你口中的神仙哥哥正是家兄,我们兄妹二人在逃难途中与家人失散,于是沦落贵宝地卖艺为生,昨日爷爷跋山涉水、历尽千辛万苦找到我二人”说着蹲下扶起酸秀才装扮的爷爷,悲戚的看了他一眼,企图用他的死样感动一下在场观众,可这酸秀才一点都不配合,反而别过头,又一屁股做到地上,我顿时恼怒,尽量压制住怒火,回头看向听故事的人们,继续开口道“大家莫要见怪,经历如此家变,爷爷自是受到严重打击,不爱与外人接触”我甩了一把眼泪,痛哭道“可是,见爷爷如此模样,我那狠心的哥哥居然嫌弃他,抛弃了我们,宁可去青楼卖艺求生,也不愿与我们多做牵扯”我换上一副愤恨的模样,准备煽动群众的情绪,达成怒斥西门庆规模的共鸣,情绪激昂的说道“各位父老乡亲,崇尚孝道乃我们为人子女该遵从的美德,是我的爷爷含辛茹苦的将我们拉扯大,今时今日不管他如何累赘,我们都应当竭尽全力赡养老人,谁知人不可貌相,我那潇洒倜傥的哥哥竟生了一副狠毒的心肠,有此等大逆不道、天人公愤的恶行,不过,我虽为手无缚鸡之力的女流之辈,却也万万不会抛弃我苦命的爷爷,只要有我在,就有爷爷的一口饭”在我眼泪攻势的感染下,激昂言辞的煽动下,围观群众终于换上一副愤恨无情男、崇拜义气女的神情,同时上演了最让我感动的一幕--群众们纷纷掏腰包给我捐了钱,我的心里欢欣雀跃,面上仍是一副感激加感动的模样,我那苦命的爷爷则是坐在那里目瞪口呆的望着我,仿佛是一场震撼人心的电影落幕后的观众惊叹神情,我没工夫理他,只顾着收钱,最后我粗略估算了下,今儿差不多募集了善款近八百文钱,相当于八张毛爷爷红票子。在大家同情目光的笼罩下,我拿着善款、搀扶着苦命的爷爷走出了人群,走了有一里地,感觉没有热心的观众追随了,我便甩开酸秀才,小心翼翼的数着我的钱,酸秀才依旧跟在身边,我没好气的开口道“我们两个合作赚了钱,应该按比例分,虽然你不怎么配合,不过也算是没给我捣乱,就三七分吧,你三我七”酸秀才没有答话,我继续得意的说着“不过你的钱,由我保存,等赚够了盘缠,我们散伙时再给你发钱,放心,到时会给你加些奖金的”暗想:我拿着钱,才好让你为我心甘情愿的赚钱,许诺你一些好处,你想不卖力都不行。酸秀才转头看向我,好奇道“要赚什么盘缠?散伙是何意?”赚了一大笔钱,我的心情很好,耐心的给酸秀才解释“盘缠是去峨眉山的花费,等我动身去峨眉山时,当然就要和你散伙了,那里都是尼姑,你一个大男人当然不能再跟着我了”心里暗暗算计着,路费加上食宿费估计要三两左右,再加上给师太的见面礼得再有一两银子,以防途中有什么变故,得提前打算,五两银子足足够了。依照今天这样的收入,再和酸秀才三七分,得赚够七两银子,若每天八钱银子,那得再卖艺九天,不错!西游记那么多降妖故事,一天讲一个足够了……秀才愣愣的看着我得意的模样,疑惑的说道“为何要去峨眉山?”“傻秀才,去峨眉山当然是出家拜师学武艺了,难道你以为是到那里享乐去?”我大笑道,不过在我心里那跟享乐差不多,那里包吃包住,还包授武艺,真是我理想的归宿。“你有何想不开要去出家?”秀才急问道,眼眸闪烁着担忧和疑惑的神情。难道他以为我有什么痛苦的阴影,看破红尘要出家为尼?误会!若是说我只为了一辈子无忧而出家,似乎又要被清高的秀才鄙视,我换上一副满怀雄心壮志的模样,开口解释“修习武艺是我一直以来的远大志向,我要行侠仗义,为民除害,故而峨眉山是我最好的去处”不知酸秀才是不是真的听懂我说什么,默默地点点头,一个人静静地走在前面。为了犒劳自己,我从幽州大街上买了包子、烧鸡,回到破庙开心的享用,分给了酸秀才一半,算他沾光了。我准备专心投身于我的卖艺事业,期待一切都按照我的精心策划一步步进行。可是,命运就是如此捉弄我,不知这个酸秀才是我前生的克星还是怎么的,他纯粹就是要破坏我的赚钱计划,我在前面手舞足蹈的讲故事,他委在墙角除了睡觉还是睡觉,一点也不配合,还时不时的把我精心为他粘在脸上的胡子弄掉,然后又对着所有的观众不慌不忙的粘上,当时我和所有的观众都惊讶的愣在原地看着他的表演。我们这哪是相依为命的祖孙卖艺,纯粹就是街头表演的小丑,大家的感动情绪完全被阵阵嬉笑所取代,我恨不得掐死酸秀才,当时他被粉丝团疯狂迷恋,真应该把他打晕卖掉,换那几百两白花花的银子。我悔的肠子都青了,我恨得牙痒痒的,可偏又拿酸秀才没辙。每当回到破庙教训他时,他不是装出一副可怜的模样,就是吵闹着要散伙,让我分给他三分财产。他真是吃定我现在还要利用他卖艺,至少每天还有几十文钱的收入,这样算来我的峨眉山之行要往后推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