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万古战尊凌尘

万古战尊凌尘

万古战尊凌尘

更新时间:2019-07-27 03:44:20
小编评语:情节丰富,跌宕起伏,转折鲜明,吸引人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万古战尊凌尘君少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由君少原创小说《万古战尊》主要讲述了:凌尘本是地球上的一名特种兵,却穿越成了一名太子,可是这个太子现在是弑父杀兄,不但不能继承王位,还要被处以极刑甚至是被世人唾骂之前还欢呼雀跃之辈,现在全都脸色惨白难看,打脸的速度,要不要太快?。

精彩节选:

情节丰富,跌宕起伏,转折鲜明,吸引人

捡便宜入外门?

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凌尘不是傻子,他也喜欢记仇,之前这些人沉默不语,默认赵峰与夜无忧二人的联手欺压之事,当时可是没一个人敢站出来为他说句话,现在见得有机会入这外门,什么都不给,还想平白无故捡个大便宜?

当他凌尘是傻子一样利用吗?趋炎附势,唯利是图,这种行为是不是太过?

“想要入外门吗?按规矩说我是不能拒绝的,可,也没谁说必须得认输!各位若是想要入外门,就先战胜我吧!”

淡淡的话语,却像一道门槛,将那些未能入外门的弟子挡住,心里忍不住冷笑:想在我这里捡便宜,门都没有。

之前还欢呼雀跃之辈,现在全都脸色惨白难看,打脸的速度,要不要太快?

“凌尘师兄,你……”

似乎有人想问凌尘之前不是说得好好的不给东西就直接认输吗?怎么到了现在却反悔了?这不是给他们出难题,为难他们吗?

“凌尘师兄,你入外门早,但可能不太清楚,刀剑无眼,比试中若有损伤,可就不美了?”

有人更是直接威胁,你若不认输,那么在小比中可能会受点伤什么的,那就怨不得别人了。

更何况,很多凝气境六重天的弟子,并不认为自己比一个凝气境五重天的差。

争斗比试,刀光剑影,生死一线间,谁也说不准。

明言威胁,凌尘倒是一愣,这样的人倒是不多了,只是,他哪来的自信?

“你叫什么?”

凌尘略好奇地问道,这人,倒是有趣。

一身傲气十足,嚣张不羁,表现得倒是潇洒,可不知道的人,定会认为此人太狂傲,无大无小。

“吾名岩松!凝气境六重天,怎么,凌尘师兄是想打算与我比试吗?像是想记住我之名,好日后报仇?”

那男子跨步走出,厉声而道,神色坚定狂傲,毫不退却。

“和你比试?呵呵,开玩笑,我为什么要和你比试?你以为你是某个长老的私生子吗?即便是这样,我也做不到啊,离颜师姐可是已经惩罚了我,还让我忏悔呢,好了,各位,我这便走了,不奉陪!”

心里暗自冷笑,小比的规矩是不能拒绝别人的挑战,但刚刚离颜师姐已经惩罚勒令下来,他自是可以回去了。

如此之机若不利用,他是傻子吗?

你要挑战,此刻就算求着他比试,凌尘也觉得累了。

你狂傲不羁,岩松是吧?很有脾气,然而也仅仅是这样了。

转身不挥一挥衣袖,自顾自的离开,也无人敢阻拦。

逍遥自在,激将之法,对他无用。

“好一个凌尘,此仇此恨,我们不死不休!”

小小比试,他竟要与凌尘不死不休,心眼得有多小?

而凌尘对此是满不在乎,凝气境六重天,只要修炼资源足够,他足以在短时间内突破。

“都散了吧!”

凌尘一走,场面凌乱,无人敢挑战其他外门弟子,最终摇头而走,回去领取点任务,弄点修炼资源才是真的。

回到自己那破烂的小屋,凌尘开始清点乾坤袋里的东西,灵果不少,其中就包括三颗龙炎果和两颗雪梨,都是增长真气,强化气血之物。

另有几本破烂的功法,凌尘自是看不上。

“咦,这浓郁的药香,是什么丹药?倒像是凝气丹啊!”

虽然只有一颗凝气丹,但对于从未吞服过丹药的凌尘来说,已经算得上是天大的财富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把短剑,倒是锋利,略有不凡,然后就是一些黄白之物,也算是小有财宝了。

一颗凝气丹和三颗龙炎果,能助他突破凝气境六重天,只可惜他才突破没多久,一身潜力底蕴消耗殆尽。

若需再次突破,则要继续积累才可。

“看来,得做点什么了,而且,凝气丹也太少了!即便是作为外门弟子,一个月也才只有一颗,若要突破,得猴年马月吧?”

时间,是他最不愿意去等的,他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等待。

父皇和皇兄身死,整个偌大的大乾王朝被护国供奉云供奉掌握,他们皇族血脉还不知道在承受怎样的屈辱!

此前,他也受尽屈辱,心里扭曲,眼里,只有血海深仇,只有满心报复。

但经过今日一事后,他的心态反而发生了变化,或许,往后可以多无耻一点。

这样才能在狰狞恐怖,吃人不吐骨头的修炼界中走得更远,活得更久一点。

“修炼界里,其实本就没有仁慈之说,每一个成功的强者背后,不说都是累累骷髅白骨,起码大部分是这样!”

他只是一个落魄王朝太子而已,没有家世和势力,更加没有聪颖恐怖的天资。

凌尘很清楚,他现在的一切,都是借助九天焚诀的威猛,外加在地火岩浆中生死一线煅烧留下的底蕴,方才有如今凝气境五重天的修为。

也不像别人那般,有好师父,有好天资,甚至有好家世和好功法。

和那些真正的天骄之子比起来,他什么都不是,也什么都没有。

“既然我什么都没有,又想在这吃人的世界里活出个人样,起码得报仇雪恨,那就只有去抢了!”

没错,按部就班的修炼,鬼知道要修炼到什么时候。

想要获得更多的修炼资源,那就只有去抢,将别人的资源和机缘,抢来。

“我的还是我的,别人的抢来还是我的!我修我之道,问心无愧,也无所畏惧!”

“世人欺我,世人弃我,老子我行我素,抢了就是!”

从这一刻开始,凌尘的心态,渐渐发生改变,在这丛林法则遍布的修炼界,在这阴谋诡计多如牛毛一般的地方,他唯有改变和适应,才能彻底走出一条大道。

“这一次收获最大的,还要属这乾坤袋啊,简直是出家旅行,杀人越货,居家必备啊!”

手握乾坤袋,这玩意也不是人人都能有的,那外门弟子中,今天凌尘就发现不少人都赤手空拳,有兵器什么的也是随身携带的。

足以可见乾坤袋的稀罕程度,有点什么东西放进去,也很方便。

咚咚咚!

一阵阵敲门之声传来,倒是让凌尘微微一愣,这偏远得鸟都不拉屎的地方,竟然还有外人来访?

他似乎也没有什么修炼界的朋友,不过离颜倒是一个,难道是她过来串门了?

“嗯?一个老头?”

凌尘满怀期待,却看到一个满头花白,身形甚至有些扭曲变形的老头在敲门。

顿时如同凌乱在风中的女神,面皮抽搐,郁闷了一下?

“你有什么事?”

凌尘淡淡地问道,此人莫名找上门来,若说只是过来看看,他无论如何都不信。

“额,我只是过来看看!”

老头见得凌尘如此一问,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又怕打扰到他,又怕凌尘发怒,小心翼翼,倒是很会明哲保身!

“……”

“你到底是什么人?不道明我可没好脾气的。”

一个鬼鬼祟祟的陌生老头,让人不得不警惕疑惑,甚至是提防。

“凌尘师兄请了,这个,师弟我是刚刚才侥幸入外门的朱烈,被长老安排在此地,与师兄做邻居,特备薄酒,前来请师兄前去!”

朱烈赔笑道,说明了来意,也道清楚了身份,凌尘倒是不怀疑他说了假话,而是觉得,这么老了还能进外门,怎么进的?

“既是邻居,你就带路吧!”

凌尘想了想大方地说道,不就是一顿酒饭吗?以他如今的实力,倒也不怕被这个老头算计。

“对了,你是怎么入得外门的,我记得外门小比的众人已经散了,应该不能挑战了,况且以你的实力,也不足以挑战胜利!”

凌尘暼了一眼朱烈,这老头瘦瘦弱弱,也仅仅只有凝气境三重天,更加没什么出众的地方。

“师兄你说得没错,我本是一个杂役弟子,根本没有机会入外门的,除非是挑战外门弟子胜利,以及得到宝贝,向宗门进献,方可特例入外门。”

朱烈感慨一声,能入外门,已经是天大的荣幸了。

“你是靠后一种进来的?”这老头,还能搞到宝贝?这可是好消息,以后自己是不是也能通过这位朱师弟搞到些宝贝?

“不错,我为杂役弟子的时候帮离恨宫种植药草,不经意间发现了一株千年灵药,还是野生的,进献给宗门后,便成了这外门弟子,只不过运气不好,其他地方人满人了,加上师弟我孤苦伶仃,也没亲朋好友,所以就被分到这里来了。”

那朱烈顿了顿又赶紧道:“我来之前打听过了,此处原先就师兄一人所住,倒也是清闲,想来往后是邻居,同在这外门中,还望师兄多多照拂一二!”

外门不比杂役,外门弟子更轻松,但也更复杂,人老成精的朱烈自然打算搞好与凌尘之间的关系,同时也打听过,据说凌尘此人脾气古怪,所以才有这一顿酒肉之请。

“师兄,请!”

满满的一桌子饭菜,倒是香气扑鼻而来,许久未曾吃到如此美味之物,倒是让他追忆连连,往昔如流水一般。

“行了,老朱啊,以后你就在这里住下吧,和我做个邻居也不错。”

“谢师兄!”

吃喝开始,酒肉下肚,好不舒心。

当年做太子的时候,山珍海味当真也是吃过,如今这鸡鸭鱼肉,倒也是美味佳肴。

“对了,师兄,再过五日据说就是领取凝气丹的日子了,到时可同行?”

朱烈赶紧问道,神情似乎也有些紧张,生怕凌尘不答应一样。

“哦?这么快吗?那行,到时候你来叫我就是!”

吃喝完毕,一顿吃得宾主尽欢,凌尘发现这老头越来越顺眼了。

快午夜时分,才摇晃着拍拍屁股回去,驱散酒力后,便拿出三颗龙炎果和那两颗雪梨,最后想了想,一咬牙拿出了乾坤袋里的那颗凝气丹。

“五日后领取凝气丹的日子,只怕不那么平静,嘿嘿!我现在多提升点实力,到时候也不至于被动。”

朱烈在酒席间的反应,已经被他捕捉到,显然这取凝气丹,肯定不简单。

实力在身,管他魑魅魍魉,全都一网扫尽,况且,还不知道谁算计谁呢!

他凌尘,又岂是那么好惹?

……

捡便宜入外门?

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凌尘不是傻子,他也喜欢记仇,之前这些人沉默不语,默认赵峰与夜无忧二人的联手欺压之事,当时可是没一个人敢站出来为他说句话,现在见得有机会入这外门,什么都不给,还想平白无故捡个大便宜?

当他凌尘是傻子一样利用吗?趋炎附势,唯利是图,这种行为是不是太过?

“想要入外门吗?按规矩说我是不能拒绝的,可,也没谁说必须得认输!各位若是想要入外门,就先战胜我吧!”

淡淡的话语,却像一道门槛,将那些未能入外门的弟子挡住,心里忍不住冷笑:想在我这里捡便宜,门都没有。

之前还欢呼雀跃之辈,现在全都脸色惨白难看,打脸的速度,要不要太快?

“凌尘师兄,你……”

似乎有人想问凌尘之前不是说得好好的不给东西就直接认输吗?怎么到了现在却反悔了?这不是给他们出难题,为难他们吗?

“凌尘师兄,你入外门早,但可能不太清楚,刀剑无眼,比试中若有损伤,可就不美了?”

有人更是直接威胁,你若不认输,那么在小比中可能会受点伤什么的,那就怨不得别人了。

更何况,很多凝气境六重天的弟子,并不认为自己比一个凝气境五重天的差。

争斗比试,刀光剑影,生死一线间,谁也说不准。

明言威胁,凌尘倒是一愣,这样的人倒是不多了,只是,他哪来的自信?

“你叫什么?”

凌尘略好奇地问道,这人,倒是有趣。

一身傲气十足,嚣张不羁,表现得倒是潇洒,可不知道的人,定会认为此人太狂傲,无大无小。

“吾名岩松!凝气境六重天,怎么,凌尘师兄是想打算与我比试吗?像是想记住我之名,好日后报仇?”

那男子跨步走出,厉声而道,神色坚定狂傲,毫不退却。

“和你比试?呵呵,开玩笑,我为什么要和你比试?你以为你是某个长老的私生子吗?即便是这样,我也做不到啊,离颜师姐可是已经惩罚了我,还让我忏悔呢,好了,各位,我这便走了,不奉陪!”

心里暗自冷笑,小比的规矩是不能拒绝别人的挑战,但刚刚离颜师姐已经惩罚勒令下来,他自是可以回去了。

如此之机若不利用,他是傻子吗?

你要挑战,此刻就算求着他比试,凌尘也觉得累了。

你狂傲不羁,岩松是吧?很有脾气,然而也仅仅是这样了。

转身不挥一挥衣袖,自顾自的离开,也无人敢阻拦。

逍遥自在,激将之法,对他无用。

“好一个凌尘,此仇此恨,我们不死不休!”

小小比试,他竟要与凌尘不死不休,心眼得有多小?

而凌尘对此是满不在乎,凝气境六重天,只要修炼资源足够,他足以在短时间内突破。

“都散了吧!”

凌尘一走,场面凌乱,无人敢挑战其他外门弟子,最终摇头而走,回去领取点任务,弄点修炼资源才是真的。

回到自己那破烂的小屋,凌尘开始清点乾坤袋里的东西,灵果不少,其中就包括三颗龙炎果和两颗雪梨,都是增长真气,强化气血之物。

另有几本破烂的功法,凌尘自是看不上。

“咦,这浓郁的药香,是什么丹药?倒像是凝气丹啊!”

虽然只有一颗凝气丹,但对于从未吞服过丹药的凌尘来说,已经算得上是天大的财富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把短剑,倒是锋利,略有不凡,然后就是一些黄白之物,也算是小有财宝了。

一颗凝气丹和三颗龙炎果,能助他突破凝气境六重天,只可惜他才突破没多久,一身潜力底蕴消耗殆尽。

若需再次突破,则要继续积累才可。

“看来,得做点什么了,而且,凝气丹也太少了!即便是作为外门弟子,一个月也才只有一颗,若要突破,得猴年马月吧?”

时间,是他最不愿意去等的,他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等待。

父皇和皇兄身死,整个偌大的大乾王朝被护国供奉云供奉掌握,他们皇族血脉还不知道在承受怎样的屈辱!

此前,他也受尽屈辱,心里扭曲,眼里,只有血海深仇,只有满心报复。

但经过今日一事后,他的心态反而发生了变化,或许,往后可以多无耻一点。

这样才能在狰狞恐怖,吃人不吐骨头的修炼界中走得更远,活得更久一点。

“修炼界里,其实本就没有仁慈之说,每一个成功的强者背后,不说都是累累骷髅白骨,起码大部分是这样!”

他只是一个落魄王朝太子而已,没有家世和势力,更加没有聪颖恐怖的天资。

凌尘很清楚,他现在的一切,都是借助九天焚诀的威猛,外加在地火岩浆中生死一线煅烧留下的底蕴,方才有如今凝气境五重天的修为。

也不像别人那般,有好师父,有好天资,甚至有好家世和好功法。

和那些真正的天骄之子比起来,他什么都不是,也什么都没有。

“既然我什么都没有,又想在这吃人的世界里活出个人样,起码得报仇雪恨,那就只有去抢了!”

没错,按部就班的修炼,鬼知道要修炼到什么时候。

想要获得更多的修炼资源,那就只有去抢,将别人的资源和机缘,抢来。

“我的还是我的,别人的抢来还是我的!我修我之道,问心无愧,也无所畏惧!”

“世人欺我,世人弃我,老子我行我素,抢了就是!”

从这一刻开始,凌尘的心态,渐渐发生改变,在这丛林法则遍布的修炼界,在这阴谋诡计多如牛毛一般的地方,他唯有改变和适应,才能彻底走出一条大道。

“这一次收获最大的,还要属这乾坤袋啊,简直是出家旅行,杀人越货,居家必备啊!”

手握乾坤袋,这玩意也不是人人都能有的,那外门弟子中,今天凌尘就发现不少人都赤手空拳,有兵器什么的也是随身携带的。

足以可见乾坤袋的稀罕程度,有点什么东西放进去,也很方便。

咚咚咚!

一阵阵敲门之声传来,倒是让凌尘微微一愣,这偏远得鸟都不拉屎的地方,竟然还有外人来访?

他似乎也没有什么修炼界的朋友,不过离颜倒是一个,难道是她过来串门了?

“嗯?一个老头?”

凌尘满怀期待,却看到一个满头花白,身形甚至有些扭曲变形的老头在敲门。

顿时如同凌乱在风中的女神,面皮抽搐,郁闷了一下?

“你有什么事?”

凌尘淡淡地问道,此人莫名找上门来,若说只是过来看看,他无论如何都不信。

“额,我只是过来看看!”

老头见得凌尘如此一问,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又怕打扰到他,又怕凌尘发怒,小心翼翼,倒是很会明哲保身!

“……”

“你到底是什么人?不道明我可没好脾气的。”

一个鬼鬼祟祟的陌生老头,让人不得不警惕疑惑,甚至是提防。

“凌尘师兄请了,这个,师弟我是刚刚才侥幸入外门的朱烈,被长老安排在此地,与师兄做邻居,特备薄酒,前来请师兄前去!”

朱烈赔笑道,说明了来意,也道清楚了身份,凌尘倒是不怀疑他说了假话,而是觉得,这么老了还能进外门,怎么进的?

“既是邻居,你就带路吧!”

凌尘想了想大方地说道,不就是一顿酒饭吗?以他如今的实力,倒也不怕被这个老头算计。

“对了,你是怎么入得外门的,我记得外门小比的众人已经散了,应该不能挑战了,况且以你的实力,也不足以挑战胜利!”

凌尘暼了一眼朱烈,这老头瘦瘦弱弱,也仅仅只有凝气境三重天,更加没什么出众的地方。

“师兄你说得没错,我本是一个杂役弟子,根本没有机会入外门的,除非是挑战外门弟子胜利,以及得到宝贝,向宗门进献,方可特例入外门。”

朱烈感慨一声,能入外门,已经是天大的荣幸了。

“你是靠后一种进来的?”这老头,还能搞到宝贝?这可是好消息,以后自己是不是也能通过这位朱师弟搞到些宝贝?

“不错,我为杂役弟子的时候帮离恨宫种植药草,不经意间发现了一株千年灵药,还是野生的,进献给宗门后,便成了这外门弟子,只不过运气不好,其他地方人满人了,加上师弟我孤苦伶仃,也没亲朋好友,所以就被分到这里来了。”

那朱烈顿了顿又赶紧道:“我来之前打听过了,此处原先就师兄一人所住,倒也是清闲,想来往后是邻居,同在这外门中,还望师兄多多照拂一二!”

外门不比杂役,外门弟子更轻松,但也更复杂,人老成精的朱烈自然打算搞好与凌尘之间的关系,同时也打听过,据说凌尘此人脾气古怪,所以才有这一顿酒肉之请。

“师兄,请!”

满满的一桌子饭菜,倒是香气扑鼻而来,许久未曾吃到如此美味之物,倒是让他追忆连连,往昔如流水一般。

“行了,老朱啊,以后你就在这里住下吧,和我做个邻居也不错。”

“谢师兄!”

吃喝开始,酒肉下肚,好不舒心。

当年做太子的时候,山珍海味当真也是吃过,如今这鸡鸭鱼肉,倒也是美味佳肴。

“对了,师兄,再过五日据说就是领取凝气丹的日子了,到时可同行?”

朱烈赶紧问道,神情似乎也有些紧张,生怕凌尘不答应一样。

“哦?这么快吗?那行,到时候你来叫我就是!”

吃喝完毕,一顿吃得宾主尽欢,凌尘发现这老头越来越顺眼了。

快午夜时分,才摇晃着拍拍屁股回去,驱散酒力后,便拿出三颗龙炎果和那两颗雪梨,最后想了想,一咬牙拿出了乾坤袋里的那颗凝气丹。

“五日后领取凝气丹的日子,只怕不那么平静,嘿嘿!我现在多提升点实力,到时候也不至于被动。”

朱烈在酒席间的反应,已经被他捕捉到,显然这取凝气丹,肯定不简单。

实力在身,管他魑魅魍魉,全都一网扫尽,况且,还不知道谁算计谁呢!

他凌尘,又岂是那么好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