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 >

重装机兵,狂野履程

重装机兵,狂野履程

重装机兵,狂野履程

更新时间:2020-09-12 03:47:59
小编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感情丰富,引人入胜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在传说中的大破坏突然发生后,各种各样的怪物猖狂于世,人类文明频临奔溃的边缘。赏金勇士做为通过捕猎怪物如何领取赏金的职业,不存在于这个非常特殊的世界中。如此动荡不安的环境主人公却一直坚持自己的梦想,成了赏金勇士,而被父亲撵出了家门。在后的旅行中意外发现了大破坏的原“那好吧,从今天起,你就别回这个家,让外面的冷风吹吹你这发热的脑袋吧!”。

精彩节选:

文章剧情曲折,感情丰富,引人入胜

  酒吧老板进去后,原先在店里喝酒聊侃的三个大叔端着酒就坐到我旁边,其中一个大叔说:“绍迪,听说你要做勇士。”

  虽然我并不是很在意和这几位大叔的聊天,但是在聊天中我得到很重要的资讯。在这个慌乱疯狂的时代,各种暴走机械,变异生物横行于世,能有一个稳定的生活环境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如果要旅行就必须有强大的装备才行,而强大的装备就是坦克,目前就有一辆坦克藏在镇子下面的大溶洞。

  告别了从小就很照顾我的酒吧老板,走出这个熟悉的酒吧居然有点莫名的伤感,收拾了下情绪就往家里走,要翻出我封箱多年的钢弹弓。

  另一位大叔:“是吗?好像只是远远看到红色的战车而已!”

  出了自己的房间,姐姐还趴在桌子上休息,看了看姐姐的房门虚掩着。从未进过姐姐房间的我,现在就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怕被别人发现一样的心情走进了姐姐的房间。姐姐的房间很干净整洁,对比自己的房间真是天壤之别。胡乱地翻了下也没什么有用的,抬头的瞬间发现了桌子上的照片,那是妈妈的照片。如此亲切的笑容让我很鼻酸,不由的倒退了一步;不想却碰倒了凳子,也惊醒了姐姐。

  “是的!”

  阳光很是明媚,却没把我叫醒,倒是一个声音把我惊了醒。我坐在地上看了看声源,是个天然呆到鱼唇的家伙,隔壁整装店的儿子。“咸鱼安知鸿儒之志?还有,别叫我笨蛋,你这个大笨蛋。”给他甩了一句话,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就走出了家门。在拉多镇来说,算得上挺华丽的家。

  呼,真是吓死宝宝了,我一边摸着胸口一边安慰着自己。镇静一会后看了看地上的外套,渐渐的被腐蚀得不像样了,这变异蚁酸居然比硫酸还猛,看来真要万加小心才行。慢慢地走下斜坡,脑子里回想起刚才的画面,虽然挺瘆人但是很值得分析,连蚂蚁都变那么大,那么应该不会有比蚂蚁更小的怪物;如果能用肉眼看到的怪物那就不足为惧,打得过就打,打不过想办法就跑,最怕的就是还没看到对方自己就挂了。

  他正要转身进后厨的时候我又叫住了他。“那个,钱的话,下次再给可以吗?我现在没带。”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他头也不回的就进去,进去前还做了一个ok的手势。

  我摸了摸包里的手雷,然后朝它的侧翼开始跑了起来。它见我从右边快速地靠近,站起来吼了几句就朝我跑了过来。它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就冲到了我跟前,还有一小段距离的时候它扑了过来。就在它腾空的这一瞬间我丢出了早就准备好并且是最后一个手雷,我也顺势卧倒。“轰”手雷在空中爆炸,半空中它无法闪躲扎扎实实的吃了一颗手雷。它呜呜呜地惨叫着,硝烟散去后它的一个前肢被炸得血肉模糊,还是可以勉强支撑平衡。

  我走了出来,走到刚才不远的地方,它身都没起就抬个头看着我哈哈的吐着舌头。我捡起几块石头丢过去,有一块砸中了,它依然没起身子还是趴着,只是咧着嘴呜呜的发出恶狠狠的声音。我又走进两步掏出弹弓射了几粒钢珠,钢珠打中它后,它就坐了起来对我吼。能把油桶打穿的钢珠打到它居然没事,而且还非常有智商,挑逗它,激怒它,甚至打它都不鸟你,看来只能正面攻了。

  “哟,笨蛋终于醒啦?睡了一晚的地板舒服不?发热的脑袋还没冷静么?好好的做什么勇士?去和爸爸道歉吧,他肯定会原谅你的。”

  又继续走了几分钟来到一个拐弯口,道路上的履带印还是若隐若现。但是奇怪的是,这附近居然没什么怪物连蚂蚁都没有,难道蚂蚁不是喜欢住在地下深处的么?我正想着这奇怪的事,就走过了拐弯口。有种倒霉就是转角遇到鬼,越是担心遇到什么,在转角就遇到什么。

  17岁少年的我,精通驾驶技术,但是对于老爹的维修技术却没半点继承。老爹的维修技术不仅仅是在镇上是最好的,也是这个世界上数一数二的机械师,只要核心底盘没大破就能修好;但又不是技术宅,基本能走的陆地都走遍了,所以别人也给他一个称号“匠神之荣“。

  擦了擦头上的汗水,这回真的有点筋疲力尽了,避开变型虫的奔跑,击杀蚂蚱加农炮的狂奔,耗费了我将近所有的体力。我喘着大气靠着墙壁坐了下来,吃了最后一粒参丸喝下最后一口水,闭上眼睛小憩一下。

  我试着退后两步,他看到我退后就不再对我龇牙咧嘴,而是吐出舌头很平静地坐了下。但是我都历经磨难来了这里,坦克就在眼前了,又岂能因为一条狗而退缩?我开始制定作战方案。它的前爪有血痕肯定不能让它近身,近身肉搏不理智;眼睛红色肯定是吃过尸体,虽然它背着的加农炮比蚂蚱的大,会不会也是用泥巴攻击?它并没有直接攻击只是让我不能靠近坦克。就用计策一“调虎离山”,计策二“声东击西”。

  “弟弟,赏金勇士这路不好走!爸爸,也许弟弟是在说一些梦想的话,但是又有几句是认真的呢?别生气”

  我心中窃喜的走向酒吧。早上的酒吧并不多人,就三个大叔在聊着侃;在最不起眼的角落还坐着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人,不是镇上的人并不认识。酒吧老板看到推门进来的我,很开心地招了招手对我说:“绍迪,你小子真行,瘠薄不大口气到是挺大……”

  就在和坦克还有十几米的距离,突然,“汪汪汪”的几声狗叫。听到叫声的时候还以为是普通的狗,当我看到它的样子时魂都快吓出来了。一只比普通狗大很多的战狗,重点是它背上又背着一门加农炮,比蚂蚱的加农炮大很多。它很快就冲到我和坦克之间,龇牙咧嘴对我充满敌意地叫着,并没有直接攻击我。我仔细地打量了一下他,全身乌黑的毛,不同的是前肢的两个爪子的毛有些暗红色而且眼睛是红的,他的加农炮是背包安装式,不似变异生物直接长在肉里。

  翻箱倒柜的在柜子最底下找到了封箱的钢弹弓,小时候把整备店那咸鱼儿子的头打出了血,老爹的面子就赔了点医药费,因此要把弹弓丢了,但是我不舍得所以就藏了起来。也因为那件事后感觉那条咸鱼有点呆萌,却是萌到傻的感觉。钢弹弓是找到了,但是兜里没半毛钱,没存钱的习惯就是这样,用到钱时方恨少。翻了半天没找到一个子,本来就很乱的房间现在更乱,就好像土匪曾经来过一样。



  • 回答了&房间。

      “是的姐,是我。”我回答了下,就木木地退出了姐姐的房间。

    2020-09-11 10:57:17详情点赞(0)回复(0)
  • 照顾我&箱多年

      告别了从小就很照顾我的酒吧老板,走出这个熟悉的酒吧居然有点莫名的伤感,收拾了下情绪就往家里走,要翻出我封箱多年的钢弹弓。

    2020-09-10 08:20:52详情点赞(0)回复(0)
  • 武器才&血色战

      还有一个大叔:“要做勇士可是要有强力的武器才行,红狼之所以厉害就是因为他的血色战车。”他顿了下,晃了下酒杯继续说,“听说镇子下面的大洞藏着一辆坦克,很多有你这梦想的蠢家伙去了都没回来。”

    2020-09-10 09:51:18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得找个

      我顿时语塞:“我……”脸瞬间通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2020-09-11 11:19:3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