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代号香格里拉

代号香格里拉

代号香格里拉

更新时间:2020-09-13 20:16:49
小编评语:男主前期这样伤害女主,不知道后期会不会追悔莫及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代号香格里拉》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彭老师,郭老师,老张,柳胜河之间的故事。代号香格里拉约53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精彩节选:

男主前期这样伤害女主,不知道后期会不会追悔莫及

我被他一股大力拉得整个人跌了下去,连忙调整脚步道:“我没时间跟你扯这些。但我现在很反感你这种行为。道不同不相为谋,你听过这句话没有?”

我的确是只打过一次照面的人都认不得,更何况是这种已经退队都没机会在一起练习的人,顿时给他们说得脸上青一阵红一阵,想阿谀奉承不是自己的风格,因此只是尴尬得笑了笑,朝他们点了点头。

那学生会会长一听他这话就知道他说的是双关句,给戳到痛处,顿时火大起来,猛地就揪住老张的衣领作势要打他。我见事情不妙,连忙上去拦住他们道:“别打架!别打架!”

我一看到消防员这幅样子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老张在一边已经说了起来:“怎么回事?学校外面的人也变成这样了吗?”

我脖子被他掐得生疼,怒气未消,不禁大力地拍掉了他的手,也用凶狠的眼神回敬他。

果然如他所料,北面下楼的铁门也已经被不知道哪个家伙锁了,于是我们只好重新上了楼梯。

“好吧,”他低声叹了口气,耸了下肩膀,举起手来将拳头捏紧,淡淡道,“那就对不起了。”

我点了点头,已经一边跑一边拍起手来。大概是我T恤上血腥味特别重的缘故,那消防员忽然就注意到了我这边,朝我龇牙咧嘴地吼起来。那站着的学生见我们如此勇猛,已然会意,立刻松了绳子去救躺着的同学。我们还没有跑到,消防员已经冲了出来,我心跳加速,连忙朝另一个方向折转,拼命想着刚才谢晨峰的动作招式。S形路线是必须的,在接近球门的时候,要带球过人必须靠脚力进行S路线甚至穿裆球来过人,史上最牛B的进球就是马拉多纳靠这种奇葩的路线过了五个人创造的。

老张势不饶人,回他道:“大树底下好乘凉,绿茵场上活死人!”

我伸耳朵一听,发现操场那里传出了嘈杂的声音,便道:“散会了?”

我腿有点儿发抖,我们两个还没赶回草丛,只身站在离面前花坛不到五米距离的地方,要是这些消防员全都一股劲冲过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惨烈的事,不禁回道:“看这样子和老师们的情况一模一样了!快逃!”

“我有说吗?”

谢晨峰和其余学生会的听了,表情颇为尴尬,我连忙一拉老张道:“别说了!回去救人!”便扯着他往草丛的地方赶。临走的时候,老张还在朝那学生会的会长怒目而视。

“什么保证我的安全?跟谁承诺过了?”

我想他怎么会记得我呢,我长的也就一般帅,成绩也不咋滴,平时吊儿郎当但不做坏事,应该属于默默无闻型的,怎么就会被人盯上呢?多半是成绩好的人记忆力超群的原因。换做我这种平凡的学生,可能只有球场上一起踢过球的人会记得脸,要是真再次见面估计也报不上名字。像他这样看起来学习很好、尤其是数学很好的变态,又那么安静地在写作业,还能一心两用地发微信,这种相当少见的人才,一般我是不会主动去搭话的,更不会和他有什么瓜葛,免得一辈子落下自卑的心理。看到他这么自来熟,我不免有些意外。

我俩同时向他那边望去,见他一跑到老松树边上忽地一转身就跑了个九十度直角,朝着另一个方向奔过去。消防员们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忽然就见到老松树后面闪出几个高年级学生,一个个都别着红袖章,手上戴着手套,两人一组拿着塑料绳子就大步子朝着消防员奔过来,一边跑一边还扯着嗓子喊,仿佛要拿这喊声来给自己壮胆。我们远远地就看到那些学生会的拿着绳子就分别框住一个消防员,再两人搭配朝反方向绕圈跑,迅速地给每个消防员上了两圈塑料绳子,死命拖着他们朝空着的老松树走,一边走一边大喊着什么,我们躲在草丛里看到了,都暗暗地为他们捏了一把汗。

我没猜到他接下来会干什么,听他口气只微微觉得有些不妙。就见他伸拳头朝我胸口打了过来,有了刚才亲眼目睹他迅雷不及掩耳的出招,我心里忽然有了底,想你要一招致我命怕也有些难度,而且这一拳打的太正,躲起来肯定游刃有余,毕竟你不是武侠小说里走出来的人物,要防你也就是防这点速度上的优势,因此本能地侧了侧肩膀,伸手想去扣他的拳头。谁知道我太过于低估他的实力,见我侧身,他忽然就将打到一半的拳路收了回去,闪电般地抬起膝盖来撞。原来之前那拳只是佯攻,这一膝盖才是货真价实的出招,我没来得及弓身,下腹忽然吃到一记猛力,全身顿时如翻江倒海般震了一震。这力道打的我眼冒金心,身子仿佛被抽空了一样,就听到身体里发出“轰”的一声巨响,意识顿时飞到了九霄云外,一下子就不知道所谓的疼痛是什么了。

“胆儿真大,是我就不敢直接冲上去……”

我听了这话就觉得有些不舒服,再加上刚才那两个人对我说的话,觉得学生会的人怎么就这么倚老卖老呢,不禁有些来气。但想着现在事态非常,也懒得和他们顶撞,自顾自地往回走。一边老张已经忍不下去了,叉着腰扁着嘴巴说了起来:“我说这位学生会的主席同志,我已经观察你很久了。咱们刚才在操场上挥汗如雨,你刚才在哪儿呀?你不会躲在一边看大戏吧?”感情老张知道这位戴眼镜的学长还是学生会会长。



  • 现在老&在用特

    我差点要被这指甲划地的声音弄疯,捂着耳朵朝柳胜河吼道:“你看你干的好事,现在老师都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搞得我们好像在用特别猎奇的手法行凶啊!”

    2020-09-13 10:31:28详情点赞(0)回复(0)
  • 貌变得&发散落

    她的面貌变得相当诡异,头发散落开来,湿嗒嗒地黏在脸上。眼镜摔碎了,斜斜地挂在流血的鼻子上。嘴巴微张着,露出满口的碎牙,似乎是刚才被柳胜河踢中了面部,才变成了现在这幅惨样的。

    2020-09-12 05:00:13详情点赞(0)回复(0)
  • 往旋转&走边道

    柳胜河回答得很无奈,但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起伏,扯住我肩膀就往旋转楼梯下走,边走边道:“我也不想这样,必须要把原因搞清楚,可能会比较花时间,在这之前只能来硬的。”

    2020-09-12 02:39:5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