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乌门飞雪

乌门飞雪

乌门飞雪

更新时间:2020-09-14 17:46:37
小编评语:眼前仿佛还能看到他收到礼物的时候,嘴角闪过的那一丝惊喜的笑意。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在开平五年的那天下午早上,周王朝三皇子就了死了。接下来的故事,或许而已黄粱一梦罢。——“实际上澹台暮雪而已怕孤独的,记忆中的声音和面容越发模糊不清,他怕有一天,所有的过去的都要被被遗忘,仅有他一个人孤零零地活在宫城的这个角落。而如今,澹台暮雪起码除了回——《周史》。

精彩节选:

眼前仿佛还能看到他收到礼物的时候,嘴角闪过的那一丝惊喜的笑意。

  天家本无情,父子可以反目,兄弟更可以相残。这一切都迫使他的二哥不敢掉以轻心——即使他今年只有八岁——但血统,便已经是原罪。这道理即便申屠暮雪小小年纪,却也是明白的。申屠暮雪还未成年,二哥自然无法把他打发出京城去就藩。然而他们之间也没甚手足之情,现在这待遇已经是看在抚养申屠暮雪长大的皇太后的份上,不然他很可能早已如故大皇子一般,不明不白的死了。

  跪在下首的申屠慕云身体一震。阿云是他小时候父皇和母后叫他的乳名。自从他十四岁外出开府之后,母后很少这般称呼他了。定了定神,年轻的帝王沉声答道:“还请母后放心,皇儿必不会亲手做下这等手足相残之事。”他特意放轻了“亲手”二字,几乎是嗫嚅着说完了话。也不知道段太后听见没有,透支了体力的躯体每次呼吸都带出破风箱般的声音。见母后没有回答,申屠慕云又磕了个头,静悄悄地退出了大殿。

  申屠慕云惊讶地发现,老人身上散发出一种有若实质的气质,就连站在身后的自己都被压迫得膝盖发软,几欲跪下。

  四下无人,万籁寂静,宫女和宦官们早已退入阴影之中。夜风如许,只听年轻的帝王一声轻叹,无尽落寞。

  年轻的皇帝今天穿着一件黑底盘龙暗纹湖丝袍,没有戴冠,乌黑的长发只是再脑后挽了个髻,用一根金簪松松地插着。在刘公公看来,皇帝长得越发的像年轻时的先帝。申屠慕云若非忙于国事,面色青白,眼圈乌黑,真可以算是一位翩翩浊世佳公子。

  只是瞬间,老宦官便反应过来,脸色一沉,横移一步挡在申屠慕云身前,一直佝偻着的背挺得笔直,一把普通的笤帚被老人紧握在手中,仿佛握着的是一杆锋利的长枪。

  申屠慕云急忙站起身帮段太后顺气,却被挥开:“大皇子那件事,哀家虽不说,可你不要以为哀家不知道。官家,从小你就是个无情的性子,是个合格的皇帝,却未必是个好兄弟。哀家就要死了,不想死后你们兄弟手足相残。今天哀家唤官家过来,只要你一句话。哀家死后,你要保住暮雪和玉儿一世的荣华富贵。阿云,你能做到吗?”

  有意无意地,须发皆白的老宦官抬头看了申屠慕云一眼,却呆在了原地。申屠慕云等了一会,见老人并不接过水桶,只是呆呆地盯着他的脸看,便觉得奇怪,正要出声询问时,老人突然擦了擦眼睛,把一干物什接过去,转身后顿了顿,似乎在犹豫什么。

  很久以前,在中原有一个庞大的帝国,叫周朝。这个帝国的中心,是一座繁华的京城。无边无际的帝国疆域上所有的人才、财富、宝藏、珍馐,都汇集到这一座壮丽巍峨的大城中来。帝国中所有的人,莫不向往京城的繁华。在京城的北城,坐落着巍峨的皇城。每到夜里,皇城就会亮起辉煌的灯火,离得近了,还可以听见丝竹靡靡之声。如果有人从天上俯瞰,一准会被这气派的天家气象所震撼。然而,在这些如夏夜的萤火虫一般密密麻麻的光亮中,却有一小块保持着持久的黑暗。这一小块黑暗位于皇城的西北角,它叫宗人府。可即使是宗人府隔壁的浣衣局,也会有苍老的宫人打着幽暗闪烁的宫灯,颤颤巍巍地巡视。似乎所有人,都把这一小块黑暗遗忘了。

  时近深秋,满地落叶。但是申屠暮雪居住的院子不大,故老少二人很快就洒扫干净。老人去井台洗了手,一言不发地从申屠慕云手上接过笤帚。此时朝阳刚刚升起,金黄色的阳光越过宫墙和树叶,照在一老一少的身上。

  在申屠暮雪用早点的时候,老宦官拿着扫帚和水桶静悄悄地走进来,开始洒扫前院。他今天还是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旧衣,虽然步履稳健,但申屠暮雪还是觉得他比昨天见时又老了几分。岁月在老宦官的脸上留下了刀刻斧凿般的痕迹,申屠暮雪觉得那些深深的皱纹中每一条都藏着一个故事。三皇子也曾疑惑过,为何刘公公要派这样一个黄土埋到脖子的老人来,看上去似乎自己伺候他更加合适。

  有的时候,太受欢迎,对于注定不可能登上皇位的大皇子申屠沐风来说,不是一件好事情。“立嫡不立长”,宫里的老人们暗地里都叹息着说道,这是祖宗几千年的规矩,不可能改变的。

  所以,即使老宦官从来没开口过,让申屠暮雪疑心他是个哑巴,但这位老人毕竟是自己唯一可以倾诉的对象。申屠暮雪可不想自己也变成那些不会说话的疯子。

  申屠暮雪早早地起了床,拉开房门,只见门外放着一个食盒,盒内第一层放着洗漱用的青盐和毛刷,第二层则是一碗白粥和几样小菜、点心。自从申屠暮雪住进这个四合院,便只有那个老宦官一个人伺候他了。说是伺候也不太准确,老宦官只是每天三次把吃食和水、碳等生活必需品送来,再带走上次的食盒。除了这个老宦官之外,宫女什么的都没有见过。衣服倒是会有浣衣局的人收去洗净,再送还回来,但是也不会和申屠暮雪见面。除了送些生活必需品,老宦官还会在每天早上和傍晚洒扫庭院,这也是申屠暮雪唯一可以和他说话的时候。

  “平安无事,天下太平……平安无事,天下太平……”宫外坊间更夫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飞跃高高的宫墙,从光明的一侧传到黑暗的园中。申屠暮雪躺在地上,沉默地一动不动,呆呆地望着夜空中高悬的那轮圆月,耳中听着更夫的号子不断地回荡。已经是深秋的午夜,他却只穿着一身旧丝袍,光着脚躺在冷冰冰的青石地上。如果有人走进这间院子,肯定会不小心踩到这小小的人影。若是近些看,申屠暮雪身材有些胖,被月光映得青白色的小脸虽已隐约可以看出英俊的底子,但也还有些婴儿肥。他看起来也不高,大约将将躺满三块用作地砖的青石板;长长的头发没有束起,就这么披散在肩膀和石板上。无论从哪方面来说,申屠暮雪都是一个看起来很平常的小孩。只是他住在皇宫里,身上那旧丝袍上繁复精细的花纹和所遭受的冷遇,都暗示着他不同寻常的身份。

  原因就是,帷幕里那张大床上躺着的老妇,那位帝国最有影响力的女人段氏,就要死了。而且,她刚才和自己统治这个庞大帝国的儿子,发生了争吵。

  “够了,起来吧。”听到这句话,如蒙大赦的刘御方哆嗦着爬了起来,短短一会,额头上就见了血。申屠慕云瞥了他一眼,噗嗤一乐:“老刘,至于么?当初你跟着先帝的时候,也没见你多小心啊?怎么,岁数大了,反而越活越回去了?好歹你现在也是内宦之首,堂堂内相,莫要让人无端端看轻了去。做好本分事,朕自然不会亏待你。”

  “皇儿听母后的就是,还请母后多多保重身子……”只听年轻的皇帝带着哭腔劝道。

  而大哥申屠沐风,也许是申屠暮雪众多兄弟里唯一一个真心喜欢这个弟弟的皇子。大皇子申屠沐风,为年幼的申屠暮雪树立了一个男人的榜样。申屠沐风的母亲比申屠暮雪出身还要低劣,只是先帝某次饮宴后随意临幸的选择。



  • 对于注&年的规

      有的时候,太受欢迎,对于注定不可能登上皇位的大皇子申屠沐风来说,不是一件好事情。“立嫡不立长”,宫里的老人们暗地里都叹息着说道,这是祖宗几千年的规矩,不可能改变的。

    2020-09-12 02:37:3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