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 >

沧帝陀魔

沧帝陀魔

沧帝陀魔

更新时间:2020-09-16 05:17:23
小编评语:不再遇见是对你我最好的结局。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精彩节选:

不再遇见是对你我最好的结局。

无极站在原地完全傻了眼,支支吾吾的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晚...辈无...极,拜见前辈。”那个虚影看了看头上的月石又看了看前方不远外的无极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样,开始打量起了无极来。无极浑身发麻好像全身上下都被他看透了一般不自觉的退了两步。那虚影向他如临大敌的莫样豪迈的笑了起来,随声问到:“你叫无极是吧?你是怎样得到月石的?还有你体内的封印是怎么一回事。”“封印?什么封印?”无极不解的问到!“先回答我前两个问题”虚影面色转冷睁着无极说道。“这影子是谁,那月石又有什么来历...?”这些问题把无极的脑袋搅成了一锅浆糊,帅甩了甩了头,理清了思路把所经过的事情讲讲一遍。见影子听完若有所思的样子小心的问了一句,“前辈,我体内有什么封印,能解开吗?”虚影听见嘴角勾起了一个危险的幅度,手指凌空一点一个奇怪的光点就对着无极的腹部射了过去。在无极看见那笑容刚刚意识到不好时,腹部就开始走了动作,只感觉腹部有一丝的胀痛,然后越来越痛,越来越痛,无极半跪在地上,紧咬着牙齿,只听腹部“蹦”的闷声一响。“嗤嗤”一口心血重无极口中喷了出来,无力的到在地上,然后失去了知觉,只能感觉到自己被某个人抱起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无极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正准备起来时突然一振酸痛,感觉浑身都像是重别人借的一样,望向一旁,雪涵正爬在桌子上睡着了,在无极将外套取出来披在她的身上,然后拖着身子出了门。当刚要出门的时候,一缕月光照射在了无极的身上,然后无极的身体竟发出淡淡的白光,然后有一种舒服的感觉弥漫全身,让无极忍不住呻吟起来!

在一张古朴的床上躺着一名黑衣少年,少年眉清目秀,双眉紧闭,手上握着一株红色的仙草而床头上正有一名女孩,她身穿淡绿色的衣服,标准的瓜子脸,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正含着泪花,一个高高的琼鼻,而银牙正咬着樱桃般的小嘴,他的手正扯着自己的衣角一副非常自责的样子而这位就是无极的青梅竹马——林雪涵

在比斗台上有两名男子,一名全身白衣,俊美的脸上有着邪恶的笑容,另一名男子则以是昏迷不醒,一身黑衣到处都是血迹,下面人群一片喧哗,“这无极今天是这么了?明知自己不能运气还和林风打”,“你们不知道呀!从小与无极青梅竹马的林雪涵遇到了一株仙草,可是林风在半路上把仙草抢了并且还说:无极是个废物。”下方的人们看到打斗一个个都在窃窃私语。

无极小说名字叫做《沧帝陀魔》,这里提供无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沧帝陀魔小说精选:人全身于气,有气才有力,气处于海。气海是人于一身的修炼的根基。在比斗台上有两名男子,一名全身白衣,俊美的脸上有着邪恶的笑容,另一名男子则以是昏迷不醒,一身黑衣到处都是血迹,下面人群一片喧哗,“这无极今天是这么了?明知自己不能运气还和林风打”,“你们不知道呀!从小与无极青梅竹马的林雪涵遇到了一株仙草,可是林风在半路上把仙草抢了并且还说:无极是个废物。”下方的人们看到打斗一个个都在窃窃私语。原来比斗台上的白衣男子叫做林风…

比斗台上,林风一脚踩在了无极的胸膛上说道:“废材就是废材什么都不会。”然后就向下方走去

当无极发现全身舒畅的感觉立马就眼观鼻,鼻观心,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无极的伤正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愈合,并且,经脉的韧性和坚硬度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而无极立马盘腿而坐,手掌相对,结出了一个半月的手势。然后升起一缕缕白光在四周环绕,在一呼一吸间形成了完美的循环,然后那一缕缕白气来始从无极各个毛孔开始入侵!

无极小说名字叫做《沧帝陀魔》,这里提供无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沧帝陀魔小说精选:那最亮的一处,有这一张华丽的座椅,椅子上只有一具干枯了的骨骸。但却可以重他的身上隐隐的感受到一种压迫,让无极连迈出一步的很困难。骨骸前有着一张石桌,石桌上放有三个木盆,并且放着一枚银白色的戒指。无极站在原地脸上一阵变,终于狠狠地甩了甩头,大喝一声“靠”,反正贱命一条,死了就死了,还能少些痛苦,无极在心中吼到,然后卖出了第一步,在他迈出去的同时手上的月石开始抖动了一下,而无极越向前走,压迫也越大,在走出去十几步后,无极…

原来比斗台上的白衣男子叫做林风是林家的天才,从小受到了极好的培育,而黑衣男子则叫无极是一个孤儿,十年前林雪涵与她的父亲林利外出在一片草丛里捡到的,捡到事无极身边还有一群魔兽在一旁一动不动的,好像在保护他一样,本来林利也没有想要与魔兽打斗来救无极的,可是当时无极已是满身伤痕,他身边有一只雪白的小猫,小猫看见林利叫了一声,身边的魔兽就好像听懂了什么一样就跑开了而小猫则跑了过来扯着林利的裤脚而林利看着这个孩子也挺可怜的就把他就了回来但他却不能运气更不可能在十六岁前凝聚出气海,所以林家的人都称他为废材

给了林雪涵笑到:“这仙草对你有用拿去吧!咦,怎么这石伯呢?”“我让他出去了,你为什么不让我告诉父亲这件事?

这是无极的双眼已是缓缓的睁开,而林雪涵看到也是兴奋不已,立马抱死无极坐在了床头,而无极则伸手把手中仙递

事?”林雪涵擦干眼泪,低声的说道,“父亲常年不在家里,所有的事都是石伯打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点小伤不碍事”无极挤出一脸笑容,拍了拍雪涵的香肩,“时候也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无极一边说一边起身让雪涵回去,而雪涵也很担心无极,一步一回头的回去,见雪涵走远后,无极这才关上门,噗嗤一声无极瘫倒在地鲜血再次染红了他的衣领,“混蛋,林风这个王八蛋,下次我一定把他打成猪头,”无极大口的喘气在心中骂着,然后他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回到了床上,“为什么?这什么我与他们不一样,这不公平”无极在心中呐喊着,他的眼角都被泪花所润湿,他不甘心,他不甘仙这样平庸一辈子,时无极双手紧握发出吱吱的响声,因为握得太用力手指甲以刺入掌心任鲜血滴落,痛苦漫上心头,他在心头发誓无论怎样他都要修炼,要变强,要成为一代强者

人全身于气,有气才有力,气处于海。气海是人于一身的修炼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