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 >

富豪之路

富豪之路

富豪之路

更新时间:2020-09-17 15:16:58
小编评语: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温州人名副其实东方犹太人,有着极强商业意识和英朗的市场嗅觉。小说的主人公陆子祥,30岁立于之年拥用30亿资产,成了名符其实的亿万富豪。却20年前,陆家村却一个非常贫脊的小山村,陆子祥的父亲因种种原因不得已出道至今做生意,先河了两代人财富梦想的心路历程。这名中年男子,名叫陆有福,生于1954年,祖籍Z省温州永嘉陆家村。其父名叫陆启华,是个退伍军人,其母名叫陈德欣,到是个商人之后。陆有福,有兄弟3人,姐妹4人,是长子,家中排行老二,其二弟名叫陆有禄,三弟叫陆有华。1981年,经媒婆介绍,和旁边村的马家庄一个小他8岁的女子结为夫妻,女子名叫马晓妹。可能天意弄人,也可能是路有福,生来没有儿子命,马晓妹,从1982年开始起,每隔两年生一胎,连生3胎都是女儿。气得陆有福的母亲直跺脚。生头胎女孩,陆母倒也没有说什么,只说还可以再生一个;生第二胎的时候,陆母明显不喜欢这个大儿媳妇,连儿媳坐月子的时候,也没来看她;生第三胎的时候,陆母雷霆大发,指着陆有福的鼻子骂道:“你的媳妇是个什么东西,生了三胎都是女孩,人家老二结婚没多久,他媳妇头胎就给他生了大胖儿子。要是生不出儿子,干脆换个媳妇。”路有福低着头跪着没敢吭声。。

精彩节选:

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呦,大哥回来了”陆有华从里屋迎了出来。原来陆有华的媳妇大着肚子,陆有华从母亲那边弄了点吃的过来照顾她媳妇去了。

  于是才有了开头的那一幕,或许是陆有福的真诚感动了上天,亦或许是马晓妹真的肚子争气了。产妇房里,马晓妹望着目着泪光的陆有福,带着微弱的气息疲惫地问道:“是男孩还是女孩?”陆有福紧紧的握住马晓妹的手,带着点哭声道:“这次是男孩,这次是男孩!”马晓妹听了,欣慰的笑了笑。这些年,陆母的轻蔑,家里其他兄弟姐妹的嘲讽,乡亲的背后议论,几乎快击垮了马晓妹,内心深处真的很想大哭一场。这个小龙仔对马晓妹来说真的是比天上的月亮来得还珍贵。

  1993年1月28号,陆有福和堂弟陆有明带着各自家小回温州。几年下来,陆有福两兄弟都有点积蓄。而在那时候的温州,发展还十分的落后。

  1992年,龙仔4岁了,陆有福开店也有四年了,出门也5年,也有5年没回家了,离家久了,总有点思乡情。7月21晚上9点,餐厅来了几个温州人,他们叫了几个菜,要了几瓶酒喝了起来。其中一个个大,身高约1米8,皮肤黝黑,穿了件汗衫配条短裤,嗓门特大,满口的劝酒到:“哥几个喝起来,来来来,干一个,哈远。”其右手边坐了一个中山装打扮,带着眼镜,略显斯文,看来是个文化分子。正面坐着个,穿着打扮很是得体的人,黑色西装,配黑色皮鞋,正宗的老板派头。旁还做着一个女的,打扮比较洋气,着莲花连体摆裙,相貌端庄,甚是好看。四个人喝着聊着,陆有福,本就温州人,合着他们几个的口音虽然有些不同,但也听得懂意思,只是不旁插嘴原来这几个温州人,是来S市谈生意的,大个是在S市做民工头头,做点建筑装修什么的生意。是旁边那个好看女人的亲大哥,对面坐的老板派头的是那个好看女的丈夫,也是是鞋厂的老板,旁的那个戴眼镜的是他的副总。老板来S市谈生意,顺道来看看这边大哥。几个人聊聊家常什么的,后来鞋厂老板说着,“大哥,俗话说‘富贵不还乡,犹如锦衣夜行’,况且你常年在外,嫂子侄子都很挂念。”这句话倒是说到陆有福的心坎上去了。

  说来也巧,自从有了小龙仔,陆有福的生意渐渐有了起色,每天的来小摊上吃饭的人越来越多。马晓妹,每天背着小龙仔,忙前忙后的,实在很是辛苦。于是陆有福就买了个摇篮车每天让小龙仔躺着小摇篮里面,每次客人来了,有些女食客总爱逗逗小龙仔,这小龙仔到也不哭不闹,每次都是笑呵呵的。这样一来,周围的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小饭摊,陆有福的生意是越来越好了。没过半年,陆有福就和他的堂弟陆有明一起和开一家餐馆,名叫陆氏兄弟饭摊。

  “恩,回来了,我说怎么没看到你。原来你快当爸爸了。”

  1993年1月12日,腊月20,陆有福兄弟来到温州,租了辆皮卡车,装上行李,一路朝陆家村去了。5年在s城的生活,让陆有福增长了见识,广阔了视野。陆有福和陆有明的父亲和他们家族其他兄弟一干人等,一大清早就出来在村门口等人了。这些年陆有福虽说人没有回来,可是没年给家里寄的钱可是越来越多了,头年寄了200快,第二年,寄了2000块,后几年几乎每年寄了5000块,前前后后加起来,比陆启华这辈子的积蓄还要多出1万多。现在儿子回来了,不用说,在外经商发达,准备回老家发展,陆启华当然是满心欢喜。

  回到家后,陆有福和马晓妹整理了行李,小龙仔则随着他的爷爷跑到陆有福他爸家去玩了。陆有福1981年结婚,父亲陆启华,花了2000快钱,买了些木料石料,请了工人,马马虎虎弄的一个全是木头石料建筑的简陋的房子。房子到也挺大,有108平,单层建筑,屋顶是一个人字形的构造,坐北朝南。房子从左到右一共又六间房子。房间墙体是石头和着些泥巴,上天的顶盖就是用木料建筑的。这些年,陆有福一直在外,房子到也没有空下,陆有华和陆有禄两兄弟两家子住着,陆有福的房间,也随便让他们两兄弟平时放点家具家私什么的。这次陆有福回来了,他们到也提早收拾了下,弄得甚是干净。

  1988年8月8日8早上8时,在S市的某个不知名的小医院里,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一个新生命诞生了。在手术室外,一个穿着破旧中山装的中年男子,来回焦急地渡着步子。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门开了,男子立马满脸堆笑着急的问道:“医师,是男娃吗?”护士躲了下,不屑的问道“你只关心是不是男孩吗,是女孩怎么的了,女孩不也是人啊?”男子被小护士这么一反问,越发的焦急起来,自喃道,“不会又是女娃吧,这要是再是女娃,可怎么办呢?”护士眼瞅了下中年男子,略带点怜悯的语气说道:“是男娃,瞧你们这些人,只想要个传宗接代的,男孩女孩不一样平等,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毛主席说,生男生女一样好!”中年男子听小护士这么一说,立马堆笑道“是是是,小老师说的是,您教育得对。”心里却暗喜,悬着的心,终于大石落地了。

  “早上我也和爸二哥去了,等了半天没来就先来照顾媳妇去了。”说着帮忙着拿行李到陆有福的里屋去。

  陆有福回家后,半晌没吭声,心里思忖着:母亲的建议不是没有道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可是马晓妹毕竟跟我有6年的夫妻感情,我不能说离就离啊,而且还有三个女儿,离了之后她们跟谁。想了半天,陆有福决定,带着马晓妹远走他乡经商做生意。一来,可以避免邻里乡亲的冷嘲热讽,家里的母亲的压力;二来,经商做生意,可以挣钱养家糊口,三个女儿,光是靠种地怕也是很难糊口;三来,也可以借此逃避计划生育的人来核查户口。这才他们来到了S市的一个小镇上,做起了饭摊的生意。

  当晚,陆有福和马晓妹商量着,今年怎么的也得回趟家了。次日,陆有福把他想回家的念头和陆有明商量了下,原来陆有明也早有回家的念头,常年在外思乡情切啊。于是乎,两人商量着,干脆就把饭店转让回温州发展。

  五年不见,陆有福自个觉得没有太多变化,也许是每日忙碌的工作,逐渐融入了上海的生活。回到家后,才发现,自己的变化真的很大,家乡一如五年前,山依旧是那山,水依旧是那水,房子还是那么破旧,村庄还是一如以前。一路走来,看见二弟在忙农活,二弟见到陆有福,忙放下手中的农具,一个箭步赶了上来道:“大哥,可算回来了,爸说你早上回来,我在村口等了一个晌午没见你来,我就寻思着把家里的农活先忙完。”说着把陆有福的行李接了些过来,也顺着一路走,“啊,早上坐火车到的温州,行李多了,找了半天没找到合适的车,快到中饭的时候,看到有个拉行李的皮卡车,我和有明就一起把它包租了过来,要不然啊,今天还真回不来了。”一路过来,和众乡亲们也都打了招呼,来来去去也就是那么几句话“有福哥,回来啊,回来好啊”“哎呀,儿子都这么大了,穿的真洋气。”“晓妹妹子,变漂亮了”之类之类。5年前,马晓妹是个人前人后收人嘲讽的对象,她走到哪里,总会有那么几个人在背后嘀咕着,这次回来,只差那敲锣打鼓,锦旗飞扬,着实的扬眉吐气了把。

  “爷爷,为什么您的脸这么皱啊?”,“哈哈哈哈~~~~”经小龙仔这么一问,大伙儿都笑了,“爷爷晒太阳晒多了,就变皱了”“哦,那我以后不要晒太阳。”陆有福,先后和陆有名的父亲及其他兄弟寒暄一阵后,大家伙各自就开始帮忙搬东西去了。

  下午陆有福兄弟他们终于到了陆家村。陆有福一身华丽的西装打扮,马晓妹完全摆脱了以前的乡下妹形象,穿着端庄的小西装配上一步裙,咋一看,像是城里的女大学生,小龙仔,也穿得相当的少爷派头。看到他们终于来了,等了半天的陆启华,慢慢的起了身子,敲了敲拐杖,蹒跚地走了过来,打量了半天,缓缓的说了句:“啊,有福,回来了啊,回来好啊!”转而目光望向马晓妹手中抱着的小龙仔,“哎呦,我的孙子都这么大了!”马晓妹见状,马上对着小龙仔说“快叫爷爷啊,龙仔。”龙仔看到陆启华皱巴巴的脸,身子前倾,挂了过去,“爷爷抱抱”,陆启华见状,马上挺直了腰杆,“乖乖,来爷爷抱抱啊。”小龙仔摸了摸爷爷的脸,调皮地问道



  • 28号&州。几

      1993年1月28号,陆有福和堂弟陆有明带着各自家小回温州。几年下来,陆有福两兄弟都有点积蓄。而在那时候的温州,发展还十分的落后。

    2020-09-15 07:58:5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