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鬼道军师之势者天语

鬼道军师之势者天语

鬼道军师之势者天语

更新时间:2020-10-14 17:46:44
小编评语:故事不落俗套,但是男女主描写细腻,富有感染力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天主变,人主生,鬼主谋。汉末三国是一盘大棋,创业圈圣母与病书生郭嘉的那段往事,废史立牧源自情、源自爱,贾诩的寂寞孤独,开天杀局乱了天下耐心的等待的又是谁,刺董又是谁筹谋,钟繇艳鬼那个传说的女主角是谁,文姬倜傥世人又看见了多少。汉末袁氏天元先手局哪儿出了漏洞。韩馥用生命完美诠释一首歌曲有多痛的领悟。不喜欢你就已锁定创业圈军师之势者铃音。看见左钰雅挖野菜的样子,郭嘉的脑子里不禁浮现孩提时浇菜的场景,泛起竹马摇的情感。那是和子衿不一样的喜悦,那里有他真实的经历,而不是想象。就如同此刻他们一起挖野菜。她总是在郭嘉最近的地方,虽然没有过多的话语。随之又被黄阿楚的美酒佳肴取代,贵族式的优越,郭嘉没有拒绝。因此郭氏族人也跟着小小地改善一把,看黄阿楚的眼光都不一样,甚至有人亲昵称之为小阿嫂。。

精彩节选:

故事不落俗套,但是男女主描写细腻,富有感染力

她道:“我是个女人,饭量小,你身体本来就不够好,不能再跟不上营养,这饥荒是一场战争。”

郭嘉对黄阿楚是并不讨厌的,黄阿楚也懂得如何讨郭嘉的开心,顺便讨郭氏族人开心。这点牺牲她黄阿楚不在乎,现在酒已经是有价无市的奢侈品,她都能搞来,是小阿嫂喊得她激动不已。此时此刻也只有左钰雅一人吃着平常的粗茶淡饭。

红莲掩口一笑,惊讶地道:“原来公子也颇为风趣。红莲一直仰慕公子才学地很那,现在世道不好,闲暇时间很多,不知能否有幸请公子教书于我,每月三两次也行。”

蔡文姬鼻子酸的忍不住了,眼泪也是噗哒噗哒的如雨滴。虽然钟繇不如先前矫健伟岸了,饥荒带走了他的气力,但在文姬的眼里却没有带走他的爱,此刻更是感觉他变得伟大起来。

戏志才走进那繁华已不在的飘香阁,一切空空如也,静得再也找不到昔日高朋满座、莺歌燕舞的影子,饥荒中的飘香阁好似一位哀怨而痴情的弃妇,静静地等待着它的郎。正可谓:盛世门前闹哄哄,乱世温饱第一重。

戏志才稳定下心神,道:“红莲姑娘抬爱,幸福有点儿太突然,撞得志才现在还有点眩。”

蔡文姬自从奴婢走了之后,在这陌生的地方,饥荒中,只有他一个人来关心过她,没有什么行为能比此刻的情景更容易感动她,尽管她平常也不怎么能看不上他。这种用生命的守候才才称得上真正的大情种,它温暖了文姬的内心。此刻的他在蔡文姬眼中渐渐伟岸起来。一点点地超过荀彧、郭嘉、左钰雅。她开始顺从地啃起那干冷的馍馍,滴答、滴答,落下眼泪!

有句话,仓廪实而知礼仪,衣食足而知荣辱。饥荒卷走了蔡文姬的风雅,同时也带走了她的尊严,软刀子对生命的伤害最是可怕,温水里的青蛙就是如此死的。饭饱思春,此时的蔡文姬再也无心纠缠左钰雅。就连她身边的丫鬟也悄悄地离开了她,习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一时间还难以下咽怪味与苦涩并存的粗饭,而粗饭渐渐地也没有了。她如一只可怜的小兔子一样,卷缩着身子,紧紧地抱着那仅有的半块树皮馍馍,那种书香韵味已经丝毫不在了。此刻她只想活着,只想有人能救救她,不问他是否是身跨白马的王子,还是牵马人。

红莲微笑着道:“戏公子才智高远,人言你放荡不羁,却也是一腼腆之人。”

说完之后,钟繇舔了舔嘴边的油腻模样,蔡文姬一笑,道:“这比任何羊羹锅盔都好吃,这是我这辈子吃得最奢侈的饭,情义浓浓的味道,它会让我千百次的留恋,你也一同尝尝这里面的味道。”

戏志才并未推辞,只要能见到红莲,红莲说什么就是什么,一月两次是多大的厚爱,顿时满足,只有解决了吃的问题,才能活着坚持下去,见到他心爱的红莲,饥荒中的爱,成为他活下去的最大动力,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有人在给他谋划的,为此,那人差点儿失去了自己的爱情。

郭图风光的时候,郭嘉守候着差点失去的左钰雅,他付出的代价太大了,甚至差点失去那个最亲近的人。幸好雅妹儿醒来了,他也终于明白她在自己心中的位置。在左钰雅昏迷的时候,他的脑子里除了祈求她醒过来,除了担心后怕,其他的一切都不在了,统统的不在了,只感觉那人生如突然虚脱了一般,好在上天垂怜,让她重新回到了他的身边。那个曾经丰腴的她,此刻身子已变得轻盈而弱不禁风,只是脸上还未尽显罢了。郭嘉就这样守着再次陷入沉睡的左钰雅。

戏志才,在一个人面前是没有智慧和尊严的,那人正是他朝思暮想的红莲。红莲的飘香阁也在饥荒中停业,而她心里关心的依然只有那远方的情郎,何日能再见他的模样。郭嘉书信给红莲,要求她帮忙。戏志才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如此好的运气降临道他身上,能得到红莲的另眼相待。红莲一招呼,他是使尽气力匆溜溜地跑到红莲面前,已经忘记什么是饥饿,只是如讨好主人的哈巴狗一样的乖乖地摇着尾巴跑来了。

进入冬季,郭氏族进一步下调伙食剂量,郭图为了笼络人心,一直是男女分别均量配给,他自己也不曾多加一丝一毫的优待,与族人同心同德。已经习惯酸甜五味子的郭嘉,也感觉饭少的可怜。但进入十月之后,黄阿楚也开始拮据,尤其是郭图的捐献,出乎意料地打乱了她的计划,去郭氏院也就非常少了。左钰雅每当看到郭嘉吃不饱的时候,她总是想法分出一部分来给郭嘉。

左钰雅的伙食比郭嘉的还少。郭嘉的面容依然惨白,而左钰雅却呈现出微黄。

钟繇见她有了些力气,又暖心地道:“你别着急,我去生火烧点热水,泡上一泡会更好下咽,吃得舒服些,我这儿还有一个那,咱不怕哈,还有得吃!”钟繇吃力的起来,身子是弯着的,腿是拖着的。生起火,温暖如爱。

他走到她的床边,扶起那憔悴的身躯,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自顾自地说道:“文姬,你就吃点吧,都是那贪心的郭图,搞个什么献粮,害得大家都没得东西吃了。这是我现在所有的配给。你吃一点,不吃就真的可能会死。今天中午的份,我又给你拿来了,我知道你还不习惯,很多人现在都只有喝救济粥的份,我也是低着头去了,估计过不几天荀彧陈群也会低下高贵的头,去排队。还有什么能比活着更重要。”

钟繇明白了,他的女神在向他挥情招手,听那声音嗲里透着甜。在这生命如风中残烛的时候,她们相爱了。他快速吞下馍馍如糟鼻老汉吃了回春神药一般,快速地掀开被子,扒开外衣、扯下那粉红肚兜,掠下不知什么颜色的亵裤,仿佛在与时间赛跑般的拼搏,一切都是如剥葱般的利索。蔡文姬诧异,那好似比自己都熟悉,快捷的动作,是朝思暮想的渴望还是久经花丛的老手,来不及再思索,此刻就让那感动的心带着她飞吧,让干涸心灵滋润雨露吧,不然这样的生活会让她枯死在这里,她不想成为一个鬼魂。若结局都是个死,怎么都要快乐的死。(略)文人墨客总喜欢把什么都艺术化,就连这等平常事情,也让我辈感觉如身临其境般的美妙,仿佛酣畅淋漓地大战一场。

郭图看见这一切,告诫郭氏族人一定把左钰雅的身份保护好,防止小魔女黄阿楚嫉妒伤人。郭嘉为他付出的这些,让他感动而愧疚,他抱着被子和其他人挤在一起,留下单间给他们小夫妻。



  • 神而后&快把剩

    钟繇推辞着说,那是留给她的晚饭。蔡文姬幽幽地道:“你个榆木脑袋,我的身体没有那么虚弱,我很坚强,只是空虚的心让人伤神而后怕,你倒是像很久没吃饭的样子,快把剩余的吃下。我好想你能温柔地抱抱我。”

    2020-10-21 09:48:40详情点赞(0)回复(0)
  • 咽,吃&”钟繇

    钟繇见她有了些力气,又暖心地道:“你别着急,我去生火烧点热水,泡上一泡会更好下咽,吃得舒服些,我这儿还有一个那,咱不怕哈,还有得吃!”钟繇吃力的起来,身子是弯着的,腿是拖着的。生起火,温暖如爱。

    2020-10-21 05:48:06详情点赞(0)回复(0)
  • 住了,&是噗哒

    蔡文姬鼻子酸的忍不住了,眼泪也是噗哒噗哒的如雨滴。虽然钟繇不如先前矫健伟岸了,饥荒带走了他的气力,但在文姬的眼里却没有带走他的爱,此刻更是感觉他变得伟大起来。

    2020-10-19 09:08:36详情点赞(0)回复(0)
  • 身体是&余的馍

    此刻的蔡文姬身体是温饱的,情感是温饱的,她生理温饱是缺失的。她让钟繇把剩余的馍馍吃了,她要把自己毫无遗憾地都交给他,不知道未来还能活多久,只希望此刻能拥有。

    2020-10-19 08:16:0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