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我在集余遇到的恐怖事

我在集余遇到的恐怖事

我在集余遇到的恐怖事

更新时间:2020-10-16 12:49:19
小编评语:不再遇见是对你我最好的结局。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一群更年轻的学生,几个来路未明的游客,一个怪异的旅社,一张神秘的的照片,这些到底有什么样的联系? 我在集余遇上的可怕事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我们学园林的每年都要外出写生,其实学建筑的,艺术的等等,只要关于制图设计的都要外出写生,写生还就喜欢跑到徽州那一片写生,像西递啊,宏村啊,只要是有徽州特色建筑的的村子,肯定有人去画过画。徽派建筑特有的马头墙,纵横交错的小巷,无论是是村落规划构思,还是平面及空间处理搭配,对练习画画都是很有帮助的。徽州建筑中重要的祠堂,牌坊在总体布局上依山就势,自然的体,细腻的运用风水建筑知识,更体现了徽文化的博大精深。。

精彩节选:

不再遇见是对你我最好的结局。

  我在学校认识几个大二学园林的学长学姐,有时和他们聊天时会聊到外出写生的话题,我总是很好奇的问好不好玩,其中一个李学姐曾经很神秘的对我说过:你要小心李家祠堂门前石柱。我就纳闷了,石柱干嘛好怕的,难道石柱还能长腿能跑?李学姐见我不屑的样子,笑着说,“呵呵,你别不信我的话,叫你小心就小心,那个石柱可是摸不得。摸了会有厄运的”,

  此后,李学姐的话在我心中留下了个结,我不知道李学姐所说的是不是真的那么邪门。我既热切又害怕我要出去写生的日子到来。

  他这话一说出口,马上招致众人攻击,我们都在臭他笑他,笑了一阵后,看他那个窘样,算了还是继续收拾东西吧。我收拾完东西还要去网吧包夜呢,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在生地方第一晚睡不着,我可不想带双熊猫眼去画画,所以今晚包个夜,明晚就不担心睡不着了,可以睡个好觉了。

  我思考着是不是需要带何亮再去看看那个房间(就叫3号房间吧)到底怎么回事,免得他心理有些阴影,不然这7天他肯定不会好过。正当我刚要把我想法说给何亮听时,我班男生个个拎着大包小包的跟着老板娘下楼了。这又是怎么回事啊,难不成又要换住的地方?我拉住一个同学问了问,果然,原来老板娘说女生住平房生活上不太方便,要去大屋住二楼。我们还要回到平房去住。这个老板娘啊,真想折腾死我们啊。没办法,只能再次搬家了。眼看着他们都走了,我也急了,我拉着何亮说,咱们先搬好家,你遇鬼的事等下我帮你查查。说完,我自己先跑上楼拿我的包去了。

  下了楼,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对这个小洋楼旅社也有了个大致的了解。这里有点像北方的四合院,进院子大门后,右手边是两间小平房,里面全部是床,像样的桌子都没有一张。在左手边,就是我说的大屋了。大屋挺大的,一进大屋,就置身在客厅里,客厅简单的摆了些桌椅茶几,墙上挂了一些水墨山水,风景人物和几张比较老的照片。就在我观赏这些画作照片时,我发现了一张比较特别的照片,那张照片上的人是个女人,眼睛里透着一股灵劲儿和稚气,看来年龄不大。面容长得很清秀,她的笑容比较灿烂,梳的两个辫子垂在肩前,双手互搭着就放在腰间,身上穿的衣服和电视上民国时期的女学生很是相似,整体上给人感觉她很端庄秀慧。我自言自语道:看来这家还是书香世家呢,民国那会都肯给女孩子读书,不简单啊。随后,我又随便看看了,就往里走去了。里面是个餐厅,有六七张圆桌摆在那,估计这就是我们吃饭的地方了。餐厅还有个后门,出去就是条小巷,因为我还没参观完旅社,也就没兴趣去小巷子走走。餐厅最里面有两个房间,不大,看摆设应该是主人房间。房间旁边就是个楼梯,直至二楼,也就是刚才老板娘带我们去的二楼。现在才突然发现我们房间对面还有个小房间,但不知道给谁住的。马上,我又下了楼。要去参观别的地方了。

  走进老屋,一下子就感到暗了很多,也阴森了不少,心里也不由得紧了起来。进门就是大厅,没什么特别的,只有个破电视和破沙发摆在那,不知道是谁打开了电视,屏幕上一片雪花点,滋滋的发出声响,我要去关上电视,刚走到电视面前要伸手去关上,就感到身后很重的寒气逼近,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手就僵住了。仿佛身后的沙发上有人坐在那里看电视,我傻了一会儿,然后没动那电视。任凭电视滋滋的闪着雪花点,我快步走开了,生怕什么东西把我拉进电视里。我走向了右边的走廊,里面有个房间,为了方便述说,姑且叫这个房间1号房间。这个房间的门和隔墙都是木头做的,古老的气息很足,我试着推门想进去看看,一推推不动,看来有人锁上了门。我只得悻悻的走开了。再往里走,就出了走廊,外面是个小天井,里面堆放了许多木材农具,比较杂乱。而且里面还有个厕所,我进去一看,虽说是在农村,但这厕所还凑合,我方便了一下就转身回到大厅,去了左边的走廊。经过大厅时我发现电视已经关上了,我又朝沙发那望了望,没有什么啊,心里想着,刚才是我自己吓自己了。

  李学姐这下严肃了,说:“我可不是开玩笑,我说的这个禁忌前几届就有了,我听说前几届的学生去那画画的人出了不少事,还死过人呢。我那届同学因为害怕有什么事,基本没人敢摸那石柱,当然了,暗地里有谁摸了,我就不知道了,反正还算顺利吧,除了有人失过踪一夜外,没别的大事后来他毫发无损的回来的。他说他上山逮兔子玩,迷了路,天亮又回来了”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老师的一幅作品完成,他要求我们就在祠堂门前画画,自己跑去教其他组去了。我们则开始了痛苦的画画过程。我废了很多张纸,但是画的一样很烂。无奈之下就开始临摹老师的画作,临摹比写生要容易些。后来临摹的人越来越多,我们第一组就这样在那临摹起了画。但是,时不时的风把雨刮进祠堂门前的屋檐下,一下子身上又湿了许多。我们只有回到大屋客厅去临摹。就这样我们回来了。在我临摹的时候我又注意到了那张民国时的照片,中午和何亮在客厅时,我就发现照片有些诡异了,只是一直没看出来,怎么现在看起来有正常了,眼睛还是跟第一次看时一样的清澈动人。

  就在我暗自感慨气愤之时,前面的有个房间传出来了救命声,“救命啊,有鬼啊,救我啊”,声音带着惊恐。我跑到传出呼救声的房间门前,一把推开了门。只见我班的何亮从我身边飞快跑出。边跑边说:“有鬼,有鬼!”我喊着他,到底怎么了啊。别一惊一乍的啊。何亮头也不回的跑出了老屋,我喊过后才发现我一个人还在那,心里渗的慌,也没管那么多就跑向院子。猪头又喊了,死学生,还要不要人休息啊,喊什么喊。

  我们学园林的每年都要外出写生,其实学建筑的,艺术的等等,只要关于制图设计的都要外出写生,写生还就喜欢跑到徽州那一片写生,像西递啊,宏村啊,只要是有徽州特色建筑的的村子,肯定有人去画过画。徽派建筑特有的马头墙,纵横交错的小巷,无论是是村落规划构思,还是平面及空间处理搭配,对练习画画都是很有帮助的。徽州建筑中重要的祠堂,牌坊在总体布局上依山就势,自然的体,细腻的运用风水建筑知识,更体现了徽文化的博大精深。

  我心里一惊,别不是真看到鬼了吧,真的会有那么邪性吗。我连忙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啊,你说说你在那个房间整个经历。

  到了平房那,两个房间都住满了,大概住了有20人左右,我班男生人数不少,总共有30个人。剩下的10人再次冒着雨点跟着老板娘来到了老屋。唉,看来要住在这阴森的老屋了,不过想想没不觉得怕,毕竟10个大老爷们住在一起,能有什么好怕的。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老板娘居然把我们带到了3号房间。也就是何亮说看到鬼的房间。我头皮有些发麻,不过还是跟着他们进去了。一进门,我正眼还没看房间什么样的,就直接向门后看去。我的天哪,我看了之后算是明白何亮所说的鬼堵门是什么回事了。原来门后有个长长的衣架,上面有破件衣服挂着,撑起来之后,看起来就像个人。由于这里阴暗了些,,再加上何亮当时害怕的遮住了眼睛。根本不敢上去看清楚,不过想想要是换作是我我也未必敢上前去看看。终于知道了真相,我心里暗自好笑,现在的恐怖事都是自己把自己给吓着了。等下就告诉何亮去。好让他安心些。

  小五不合时宜的说了句:“假如这个传说是真的呢?咱们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摸那石柱又不会死,好好过完写生那7天就万事大吉了”,这个小五平时就胆小,许多人在一起看个鬼片他都不敢看,晚上上个厕所还要人陪,真服了他了。

  何亮不停的咬着他自己的手指甲,身上还有些轻微的颤抖着。终于,开口说出了他的所见:“我很好奇这里,在大家都因为累而躺在床上休息时,我下楼打算参观参观小洋楼旅社。边走边看一些建筑和房间后,不知不觉的走到左边走廊最里面的房间门口。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但是好奇战胜了恐惧,我推门进去了。里面非常阴暗,同样有很多床铺,我正在里面走着,突然听到‘咚’的一声,心一下绷了起来。我回头一看原来是门自己合上了。心就稍微松了一点,打算到看了房间的窗户外面是什么就出去。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不少恐怖片都有门自己关上这个情节。我心里比较害怕,就准备出去。我一回头,居然看到一个人影站在门口,面朝着门,背对着我,我太害怕了,我害怕的闭上了眼睛,就大叫救命。后来你打开了门,我听到门开的声音,我想也没想就冲了出去。真的有鬼,这里真的有鬼啊。”何亮就这样不停的说着有鬼。看来他确实是吓到了。听了何亮说了这些,我心里有些发毛,暂不说是不是真的有鬼怪之类,就冲老屋里面阴冷诡异的气氛就足够让人不寒而栗了。

  出发写生前那晚我们宿舍的人都在收拾东西,而且很兴奋的讨论着写生的生活,我突然想起李学姐的话,就忍不住说了出来。满以为大家会吃惊的,没想到他们都说早就听说过了,还笑我落后了,我呵呵的笑着,问了一句:你们信这个传说吗?

  现在我要去老屋看看了。之所以我称之为老屋是由于这座房子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墙面岁月斑驳的痕迹甚是明显,屋顶铺上的是青瓦片,迎面而来的厚重古朴的气息袭进身体,我不由的打了一个寒战。老屋就是与院子大门正对着,大屋老屋是连为一体的。所以我才说这里很像北方的四合院。

  我呢,是个在校大学生,我所学的专业是园林,估计不少人都不知道园林是干嘛的,简单的说就是栽花种草的,要是简单的弄弄花草倒也好玩,可是学园林的人必需要学画画,这就痛苦了,我一没基础,二来没有那艺术细胞,三来不愿意勤学苦练,可想而知我是多么讨厌画画了。我估计那个班七成以上同学都是和我想法一样,不然我怎么见不到他们画画,而是看到他们打游戏的打游戏,恋爱的恋爱啊。看来学园林要画画的问题还真头疼啊,后来发生的一些让我感到恐怖和伤感的事也是因为画画引起的。

  我很不服气的说:“你就吹吧,看我大一好骗啊,我可是被吓大的,我要是到那的话,我第一件事就是摸那石柱,我倒要看看我会有什么厄运”,

  到了目的地,雨还在下,我们也顾不了多少了,就跟着老师冲向旅馆。一路上也没有太多的心情欣赏集余沿路的风景。先到旅馆安置好在说了,后面要参观的时间多的很。很快,我们跑到了旅社,还没进门,远远就看到门外墙上挂了个白底红字的大招牌,小洋楼旅社。我心中暗自好笑,就这个乡下村落还有洋楼啊,看来“崇洋媚外”真是国人不变的心理啊。呵,大脑想歪了一会,很快思绪被雨打断,因为雨大,因为行李多,真没那闲工夫好好看看小洋楼的风景格局,就匆匆忙忙冲进我进门右手边的平房。进去后,一见到里面的布置心就凉了一半,一个不足40平方米的小屋放下了5张学生睡得那种高低床,里面还就有一个小小卫生间,虽说里面铺的是地板砖,可是下雨天里面很湿,地面上有好多水。看来我是要苦个7天喽。刚扔下包,抱怨的话还没出口,老板娘进来说这里是女生住的,男生去里面大屋住。无奈,我们一干人又拿起包跟着老板娘走进了平房对面的大屋,一直上到了二楼。二楼的布局同样是小房间摆下许多床位,但是我感觉二楼的房间比刚才去的平房好一点,这个二楼的房间除了有点暗,霉味有点重以外,其他都还好,最重要的是没一楼那么潮湿了,这点让我比较满意。奇怪啊,好房间怎么会要我们男生住啊,我有点莫名其妙的,由于心理急切着想去看看这周遭的一切,也没想太多了,扔下包跑下楼去看看了。



  • 肃的表&到什么

      何亮还是那副严肃的表情,说,你知道我刚才在那房间看到什么了吗?是鬼,是鬼。我看到鬼在我面前。真的,真的。

    2020-10-21 10:30:31详情点赞(0)回复(0)
  • 正当我&,把我

      现在也没闲工夫管那张照片怎么回事了,画完画我还要找李家祠堂呢。正当我临摹的入神时,“啊,”不知道谁大叫了一声啊,把我吓了一大跳。

    2020-10-21 07:06:01详情点赞(0)回复(0)
  • 笑着,&着就是

      我讪讪的笑着,说到,别想太多,哪有什么鬼不鬼的,要有鬼也是我们这些贪玩鬼,来这想着就是玩,也没想过好好画画。你说是不是?

    2020-10-21 08:30:40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切,&们东挪

      安排好了一切,我估计也不会再让我们东挪窝西挪窝了,这下是安定了。

    2020-10-21 03:54:39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可告

      我隐隐约约的感到这个旅社藏有有些不可告人的事,我一定要搞清楚。

    2020-10-19 09:59:3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