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深山花农

深山花农

深山花农

更新时间:2020-10-17 12:53:00
小编评语:故事题材新颖,别出心裁,吸引读者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为了寻找问题自己身上诅咒之的方法,而经历过一个以近百年为单位计划的阴谋,从自私自利的只为自己,到无私的负着无人能去理解的使命,从愚昧无知的受害者,到冷血却又善良真诚的复仇者,看他如何筹谋,如何看待本是他的宿命。‘既然名字都换了,住的地方也该换换了吧,也不能一直住在我家里吧?还有你的计划,我们首先该怎么做,浪少?。


虫灾找老花农  梦幻西游老花农图片  梦幻花农给什么种子  七彩花农排线  花农精神  花农鲜花超市  


精彩节选:

故事题材新颖,别出心裁,吸引读者

  随后我又拨出一个电话,是我要去见的人,我不知道他能不能帮我,也不知道他跟他们有没有关系,更不知道他对我,和对他们了解的到底有多少,我想去问明白我想问的问题,不知道他会不会说,就算不会说也会警告我,或者直接把我绑了送给那些人,所有的事情办完,我看了看表,还有四十分钟,我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在二十分钟内做完,否则我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将前功尽弃,就是我要甩掉跟踪我的人,从我下车开始,到置办东西,一直有人跟着我,我能感觉到,但,绝对找不到,是高手,我不清楚有几个,所以我要甩掉他们之后才能上车,要不然就算我到了目的地,见到了相见的人也不会有任何意义,可能还会给别人带来灾难,无论如何我都要甩掉他们。

  他们不在跟着我了,原因可能有几种,我都一一在脑子中回想,第一,他们可能放弃对我的监视和控制了,这点首先被我排除掉了,因为我知道如果他们有这种想法早就会放弃掉对我的任何监视,可是只有今天确切的说只是在我买完车票以后,才出现的这种情况,那么我可以肯定,他们一定是想让我到我想去的地方,他们有什么阴谋?我想不出来,也不可能想出来,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对我要去的地方,要见的人,和要办的事,感兴趣,我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同样我感觉他们也不可能知道我的目的。

  终于车子开始离开偏远郊区,开往稍微繁华的城镇,车上发胶的香味已经开始散发,我不知道是太紧张,还是兴奋的又点恐怖,觉得味道非常刺耳,我看了眼窗外的路线,心中盘算了一下,没有丝毫犹豫,对自己说,走一个,瞬间就点燃了我旁边的座椅,只见火苗触碰到座椅的一瞬间,火苗直线窜起,瞬间就冒起了黑烟,大概三秒钟之后,车上开始骚动,我扫了一眼车厢看到我后方有一人,前方有一人,依然没有做出任何动作,果然是他们的人,冷静的让人害怕,我知道时机来了,本来拥挤的车厢瞬间吵乱起来,我拉开车窗跳了出去,向着我盘算的路线跑去。

  ‘好,知道了,大哥,您走好’

  他慢慢的向我走来,我没有跑,在他离我还有七八米远的时候,我突然的把缠绕在自己手臂上的绳子抛向空中,他下意识的向上看了一眼,马上把头转向胡同口我的计谋成功了,在他转过去约一秒的时间我在入口处设置的瓶子闪出白光,他剧烈的抖动之后捂着双眼,向我的方向后退,因为他知道会有爆炸所以急速后退,这时我抛向空中掉下瓶子被我点燃之后放在他的身后,我快速的跑离胡同,之后听到两声瓶子爆炸的响声,我知道彻底甩掉他们了,在他追来的时间上我卡的还是比较准确的,因为我对他们的了解,做出了判断,引线做的多长,什么时候他能到达,什么时候该点起引线,其实他追来之前我就把引线点燃了,要做的只是等他出现,这要得益于他们对我的‘照顾’,今天总算给他们送了一个不轻不重的‘礼物’。

  我看了看手表,距离发车时间还有25分钟,马上就要到最后甩掉他们的地方,却出现了意外,我隐约感觉到没有人在跟着我了,说是感觉我还是要确定以后才能上车,我在车站附近来回逛了几个地方,发现真的没有人在跟着我了,正常来说应该是好事,可是我却感到很不安,相当的不正常.

  我告诉他买一袋面粉撒在门窗附近,量一定不要太多,像是自然漏的就行,还要几根长头发,夹在门窗缝隙里,最后就是把手机打开录音功能,放在我睡的房间的外人绝对找不到也不可能想到的位置,做完这些就可以出门了,我不在的时间每天都要这么做,我首先要确定那些人到底有没有严密监控着甘童的家,其次我要确定他们是否会因为每天甘童独自一人早出晚归而查看我的住处,最后我要确定的是他们的忍耐力跟好奇心,如果他们看到每天甘童出门,而我不在他们就一定会起疑心,我想看看他们到底会不会偷偷潜入甘童家里查看我所有的生活记录,还有时间我想看看他们到底会忍耐多长时间。

  我要去的地方是YN路程很远,我挑了个靠窗的位置,车上人不多,不是旅游的季节,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去往那么远的地方,我要去的不是丽江,不是旅游景点,而是中缅边境的一个小镇,还要跨过边防,所以我要整理一下我的背包,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整理完后,我靠着窗,看着车子七拐八拐的出了市区,驶上高速,车上有人已经开始舒展身体,准备睡觉,我却完全没有睡意,我看着窗外的风景,思绪纷飞。

  所以我心里很不安,我知道我这趟到底该不该去,去的话可能事情会变的很糟,非常糟,不去的话我又没有任何方法摆脱他们的控制,我还要像以往一样被他们玩弄于鼓掌之间吗?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夸赞了一下自己,人有时候要给自己点信心,跟鼓励,那是希望渺茫的时候最需要的东西,不过想到他们的效率,跟执行力,我知道我不会有太久的时间,也就是三到五天之间他们就会找到方向,那时候我要面对的就不在是暗地里的监视,跟控制了,可能要直面他们,甚至可能爆发冲突,激烈的冲突,所以我一定要在这时间之内找到他,并且说服他。

  司机听到我的喊声,就在调电台,然后定格在一首歌上,车上音响声很大,我就偷偷的把发胶全部喷进座位底部,直到快把座位湿润,才拿出打火机我在等,等一个机会,因为车子已经驶离高速,现在应该在郊区附近,附近都是村庄我树林,还没到我能下手的地方,我知道我的这个小把戏,不可能完全甩掉他们,可是能为我争取暂时离开他们的视线就够了,我才有时间设计最后的保险,我在等车到达稍微繁华的路段,我如果现在动手,就算我离开他们的视线,他们找到我也只是时间问题,而且荒郊野外,我跑出去也没用,最重要的我暂时逃离之后我能不能继续设计最后为他们准备的‘礼物’这至关重要。

  ‘你确定你要这么做吗?’

  我扫了一眼车内,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不过不能说明没有,他们都是高手,无声无息,能够很自然的融入任何环境,然而你不会察觉,不过我知道,有时候伪装的太完美也是缺点,我上车挑的位置比较靠后,他们的人应该在前排,和最后一排,都安插的有,这样车上就没有死角,哪里他们都能观察到,而且第一时间应对,不过我知道他们的人数可能不会超过三个,因为他们的自信,和对我能力的判断。

  ‘你确定你要与这么可怕的又庞大神秘的家族为敌吗’

  ‘我不知道我们这么做的结局,但,我知道我如果不这么做,结局会比这更惨,惨到我难以想象,所以我会把我人生其余的时间,全部付诸在接下来的计划上,不论有多残忍,有多难,我都要进行下去,我有的是时间’

  ‘知道就好,那我先走了,你.......唉,算了,你自己有点分寸,别把自己搞的太狼狈'

  我心里冷笑,待会就会有好戏看了,我摸了摸我左脚裤子里面用胶带缠着的一瓶发胶,和一把十厘米的匕首,我打开车窗,偷偷的用靠窗的手,切开旁边的座位上的布套,然后把发胶取出,塞进座位底部,对司机喊了声,‘师傅,放点音乐吧,这么闷,要不听听电台也行’

  我第一次感觉到害怕,不是因为他们,暂时称为他们,是因为我全身的细胞都在咆哮,都在兴奋,这个决定就是我新的起点,从今天起我化名为郎凡,从今天起我要换个身份,骆昂这个名字从今天起跟我在没关系。

  我把电话打开录像模式,放在上衣胸口的口袋内,口袋很小刚好够摄像头露出,摄像头拍向后面,我知道即使这样也找不到他们的踪迹,所以我边走边把从刚才开始一直握在手里的小镜子挂在我脖子的吊坠上,镜子会随着我身体的摆动而看到后面的影像,我知道他们一定有办法躲避我口袋里的手机拍摄,我不知道镜子的小把戏会不会也让他们发现,所以我还要在上一个保险。

  ‘好吧,我说过我会劝你,但,不会往死了劝你,如果这次你真的要送死,那么我陪你,你要疯狂也会我陪你,



  • &。

      我嘴角不自觉冷笑一声,对着身后的胡同说,‘这只是开始’。转身向前走去。

    2020-10-26 03:17:41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根源&在一无

      只有查清楚他们的根源,才能找到他们的目的,才能找到他们的弱点,而我现在一无所知,我需要筹码,能跟他们对抗的筹码。

    2020-10-23 09:34:5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