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 >

黄昏的第一章

黄昏的第一章

黄昏的第一章

更新时间:2020-10-19 03:46:50
小编评语:文章风趣幽默,剧情紧凑,情感丰富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将要释放出的囚犯却神秘的脱逃,警察在追逃中误闯秘境。  信任和高度警惕之中,人们如何面对自己?传说和现实之间,人类走入何方?  在这个世界的肌体里,我们如何自处?弱肉强食的时代,是我们的文明的苏醒过来但是战胜?  到底是千万年的的阴谋,但是自然规律的必然?在那永我就站在石像底下,眯着眼睛打量着那棵死树。枝叶间打下的阳光在我的眼前斑斓闪烁着,这棵枯树在我的眼中慢慢的虚化,放大,旋转,一股莫名的引力和抽痛把我从身体的深处向后拉扯。我挣扎着,甚至把手肘和膝盖都顶在了地上,粗糙的地面一点点的撕扯我的皮肉,而那股从心底涌出来的疼痛和寒冷让我的意识开始模糊,开始向回忆里跌落,在失去意识的那一刹那,我听到了有人喊着我的名字向我跑来…。

精彩节选:

文章风趣幽默,剧情紧凑,情感丰富

  院子里有两棵树,树的中间是一座石像,每日注视着面前来来往往的队伍。石像东边是一棵雪松,长得很高很茂盛,宝塔形的树冠浓妆艳抹,每一根松针都在这个季节的阳光下闪着晶亮的光,炫耀着它从脚下沙砾中吸取出来的生命力。它是活泼的,俯视着身边沉默的雕像,漫不经心的洒下浓荫把石像和它同伴的尸体裹进来,那是另一棵树,也是雪松。

  很快就点了一遍,少了一个。我没当回事,这么多人点错很正常,又点了一遍,还是少一个。我心里一抽,跑了?这可是个要命的事,今天我值班啊,首要责任啊,照我们系统的不讲理法,撤公职是肯定的了,搞不好还得判刑,看监狱的变坐监狱的。

  看来刘东西是在坑里了,我放轻了脚步,慢慢靠在雕像上听着着那渗人的声音考虑接下来怎么办。

  我调回调监控,这小子十二点多的时候偷偷爬起床,穿上衣服在床底下摸出个小包,打开窗户爬了出去。

  要想不出一点动静把个活蹦乱跳的大活人弄回去可不是个容易的活,硬来恐怕会喊叫起来惊动别人,我工作可就不保了。潜过去弄晕了拖回来?搞什么又不是拍电影。看来这事情只能和平解决了,先看他在干什么,只要不是精神病,就跟他好好谈谈,我觉得平时我对这些犯人还不错,刘东西也快释放了,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必要把这个事情搞大了。

  我住在单位的家属区,在单位正西,离上班的地方有一公里多,路上要绕过一个小山包,道两边的路灯还没有调时间,用前段时间某诗人的句子来说明就是他们遵守着夏制时沉默矗立在黄昏的黑暗中。

  我觉得浑身上下一阵放松,发现已经出了一身的汗。看来人就是这样,在大难临头的时候,一点风吹草动都会令人惶恐不安,浑不知身在何处。一旦事情出现转机,便失去了认知能力,一些刚才还觉得诡异莫名的事情便变成了小把戏,脑袋发热,妄自尊大起来。

  “好小子啊,还会变通了,裤裆当衣领了哈?”王哥带上警帽看着我笑。我干脆趴沙发上不起来,“还行吧,不会变通还不得让你打死?”

  这个犯人叫刘东西,名字很搞笑,人长得平常,但是表情很有喜感,脸上的五官好像随时都能跳出来跟你白话一样。家里世代挖矿为生,到他这一辈出息了,学会盗墓了,不知道从哪里跟个小团伙混在一起,大前年在山东临沂盗一个汉墓的时候被抓了。因为还没入行,就是个放风的,判的也少,平时表现又好,这个季度就要释放了,就这么个犯人,不要说我们干监狱的,就是完全不懂的外行人也能琢磨明白,他不可能跑啊。

  我借着最后一点光闷着头赶路,走着走着感到有些饿了,平时值班的时候都是老婆做好饭叫我起来吃完了再去上班,但前些日子她请了探亲假回了娘家。老婆不在家的日子固然自由,但自由够了各种不爽就出现了,我们这个工作,要好的同事很难得同时休息,找人喝酒都很难,老婆不在家也不能尽情的呼朋引伴,饥一顿饱一顿是难免的了。想到这里就有些怀念老婆在家的日子,不过再过一周她的探亲假就结束了,值完班钓两天鱼,上几天班,很快就回来了。

  “得了吧你!赶紧起来,让犯人看见像什么样子”

  “爬不起来了,领导下手太狠了”

  由不得害怕,我已经走到雕像旁边,迎面探照灯惨白的光把我的影子投到身后,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新鲜泥土的淡淡腥气,周围安静得怕人,只有一点点铁器的刮擦声从那个大坑里传出来。

  当时我第一反应就是都叫起来点人数,后来想了想不急,交班的时候我点的人数没错,睡觉的时候小岗要点人数,那时候少人肯定就闹起来了,现在不到一点,跑人也就是这三个小时的事。现在把这事闹起来,对我没好处,我先把监控倒回去,仔细看看少的是谁,跑哪去了,争取能把他找回来。

  那天是星期五,不太热,天很晴,就是那种让人觉得忍不住想出去跑跑跳跳的那种晴天,我最爱这种天气,这种天气简直除了上班和加班干什么都合适,却偏偏是我值班。当然这种日子都过了好几年自然也习惯了,简单抱怨几句就能过得去。中午的时候,压抑住去钓鱼的美好愿望,简单的弄了个菜,喝了瓶啤酒就睡下了,晚上还得熬一宿,下午不睡一觉怎么过得去。

  我又仔细对了一遍空床和小岗的犯人,确实是少了个人,说来也巧,就是我负责的这个班。

  我就站在石像底下,眯着眼睛打量着那棵死树。枝叶间打下的阳光在我的眼前斑斓闪烁着,这棵枯树在我的眼中慢慢的虚化,放大,旋转,一股莫名的引力和抽痛把我从身体的深处向后拉扯。我挣扎着,甚至把手肘和膝盖都顶在了地上,粗糙的地面一点点的撕扯我的皮肉,而那股从心底涌出来的疼痛和寒冷让我的意识开始模糊,开始向回忆里跌落,在失去意识的那一刹那,我听到了有人喊着我的名字向我跑来…

  就这么个不可能跑的人,却偏偏跑了。

  这个坑直径得有五米左右,一边整整齐齐摆着一排地砖,一边是培的板板整整的一坨土。我看这坨土大约估摸了一下,这个坑要是保持这个口径的话,怕得有六七米深。



  • 点名的&,院子

      我看了会监控,秩序井然,无趣的转过头继续看窗外,外面传来各个监区睡前点名的吆喝声,院子里的雕塑们和树们还是站在那些人工的白昼之下,低头沉默。

    2020-10-20 09:25:41详情点赞(0)回复(0)
  • 谁知道&这哥们

      我没回话直接抓他手来了个衣领被抓解脱,谁知道这哥们手腕子比泥鳅还刁,一扭就挣脱了。侧身一脚勾我膝弯把我放倒在沙发上。

    2020-10-19 06:29:40详情点赞(0)回复(0)
  • 齐齐摆&看这坨

      这个坑直径得有五米左右,一边整整齐齐摆着一排地砖,一边是培的板板整整的一坨土。我看这坨土大约估摸了一下,这个坑要是保持这个口径的话,怕得有六七米深。

    2020-10-19 02:44:02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骂骂咧

      我刷卡刷脸刷指纹的一阵折腾进了大院,走进值班室正遇见王哥要朝外走,看见我就一把把大串钥匙塞我肚子上,一边骂骂咧咧“你这玩意,老婆不在家还踩着点来,存心靠我的吧!”

    2020-10-18 10:00:1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