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吴钩明霜雪

吴钩明霜雪

吴钩明霜雪

更新时间:2020-11-21 00:16:37
小编评语:文章发展曲折,情节新颖,引人入胜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唐末五代黄巢起义后,天下一乱,群雄纷起.后周世宗柴荣意图一统天下天下,却突然病亡.赵匡胤以陈桥叛乱得黄袍加身,逐步建立大宋王朝...... 吴钩明霜雪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一队马队行走在山道上,大约有四五百匹。马儿排成一列,后头的紧跟着前面的,在山道上顺序前行。。



精彩节选:

文章发展曲折,情节新颖,引人入胜

  一串铜铃声响彻山间。

  杨泰从小养马爱马,心里觉得这马有些不同,便亲自喂养。他使人在马帮宿营地外,围了一圈木栏,将它单独关进去。刚开始时,只管备些好草料,远远的放进木栏,便自离去,任它自行来食。两日之后,杨泰站在栏外看着,它也照样吃食。这马儿食量颇大,平日里常吃不饱。此时,杨泰虽然喂的都是精饲料,却也并不多给。只是两个时辰一次,喂得甚勤,便是夜里,也依然加水添料。

  如此精心饲养了十多日,马儿渐渐熟悉了杨泰,体格也健壮了许多,神采已大异以前。这一日晚上,杨泰不再给它饲料,天亮之后,仍然不喂。马儿饿了一夜,已有些烦躁不安。杨泰并不理会,只顾安排帮中事物,似乎将它给忘了。

  “叮当,叮当……”

  原来,此马来历不凡。牧民将马群放牧在大雪山下,雪山上的雪马偶然下山遇上马群,混在马群里流连月余。雪马看上了马群里最出众的一匹母马,之后母马生下一匹小马驹,便是这匹白马。雪马其实是大雪山上的野马,只是天生神骏异常,奔跃如飞来去无踪,毛色纯白如雪般圣洁,当地牧人也叫它做神马。白马长相性格都和雪马一样,骁勇无匹又聪慧机敏,性子暴烈而高傲,自由散漫不受拘束。雪马在马群里强横霸道,群马都畏惧它;但白马幼小,其它的马便不怕它,有时还会欺负它,而它性子刚烈,拼了命也不服输。幸而有母马护着它,虽然弄得遍体鳞伤,还不至丧命。渐大一些之后,虽仍是瘦弱些,已能和一般的成年马相抗衡,别的马一靠近它,立即冲上去又踢又咬。渐渐的再没有马敢挑衅它,也没有马肯接近它。牧人不知它是雪马的后代,发现它既不合群,又野性难驯,把它当做普通的马卖给了马贩子。在马贩子手里几经辗转,长途跋涉之后,它更没了骏马的神采,于是被人当成是一匹顽劣的努马。

  吐蕃属高寒之地,当地人主食牛羊肉、糌粑,饮用乳酪。这些食物可以抵御高寒,但油腻躁热,而茶叶解油腻,清躁热,故蕃人长期下来习惯了饮用酥油茶,一日不可或缺。但吐蕃不产茶;而在中原,民间役使和军队征战都需要大量的马匹,但供不应求。而吐蕃、南诏等地则产良马,隋唐以来,便常以茶马互市。

  二马同是枣红色的,打扮只略逊头马,同样的膘肥体壮,同样的披红挂彩。脖子上挂一串十多个小银铃,铃音清脆细碎。头马跑,二马追,后面跟着驮运货物的马队。最后面一匹白马,浑身雪白无一根杂毛。长得比头马、二马还要高大些,但不及头马和二马健壮。四肢瘦长,更显得膝骨圆鼓,蹄大而厚,双目炯炯若明炬,尾垂千丝如流星,端的是神骏非凡。

  泰兴祥马帮此行,赶了二百多匹马、运送两百驮上等团茶至吐蕃,以茶易马。

  杨泰见它如此神勇,又这么聪敏通灵性,虽然摔了一跤,也丝毫不以为忤,反觉喜不自胜。同时亦对这匹马的悍勇机灵大为叹服,再没有了轻怠之心。

  打头一匹枣红大马,生得极是健壮,身高腿长,油光水滑的皮毛,马鬃毛剪得整整齐齐。额前一面明晃晃的照妖镜,颈下坠两个碗大的铜铃,全身披红挂彩,鞍绺华丽。马鞍中间插着一根旗杆,一面土黄色狗牙旗迎风招展。旗上绣一个黑丝镶金线的大字“泰”,正是大义宁国的泰兴祥马帮。

  二十余年来,天下大乱、峰烟四起,正所谓:置君犹易吏,变国若传舍。各地藩镇割据一方,战乱不止。马匹的需求犹甚。然而兵祸连年,民不聊生,农田十不存一,庄稼损毁良多,百姓肚子也吃不饱,更哪里有心思种茶炒茶。再加上天下四分五裂,群雄割据一方,各自为政,即便是江南一带略太平些,有茶也很难运过来。这样一来,马匹固然紧俏,茶叶更是稀缺。因此,杨泰两百驮茶换了二百八十匹下等良马,三十匹中等良马,五匹上等良马。

  杨泰听到它这一声洪亮的嘶鸣,却是不惊不惧,反而暗喜:“此马果然不凡!”伸手又想去摸它的肚腹,这下子马儿彻底恼了,长颈一甩,便扭过头来咬杨泰的胳膊。那杨泰岂是等闲之辈,哪里能叫它咬到。蹬蹬两步后退,已马儿腰后,手顺势在它后臀上轻拍一下。

  第二天中午,杨泰将马牵到溪边,给它全身刷洗了几遍,那马儿一身尘垢洗净之后,这才现出它本来的面目。经过这十余日的将养,它身上的伤都已痊愈,身体也健壮了不少,通身雪白的毛刚换整齐,光滑柔顺,在阳光下闪着银色的光。一双大眼忽闪,隐约带着一丝睥睨天下的傲气,哪里还有半点原先那脏不拉叽,又瘦弱难看的劣马样子。杨泰察看它的口齿,发现这马虽然看上去和他精挑出来的头马、二马个头差不多,却其实还不到三岁。杨泰微微有些诧异,他的头马二马已是难得,在整个大义宁国,也少有能出其右者,而此马尚末成年,长成后只怕还要比它们高大些。杨泰抚着马颈,对这番际遇也是大为惊叹:“马儿啊马儿,你我相遇也是有缘,如今你认我为主,我亦视你如友,从此咱们相伴相随!”又道:“你声如霹雳,快似闪电,不如唤你作闪电。”那白马极是通灵,振鬣长嘶,状似应和。

  直至午后,杨泰过来时,马儿正饿得很,主动凑近他,正要饱餐一顿。岂知杨泰是空着两手来的,他仍然没打算喂马。马儿凑近他嗅了嗅,没有嗅到食物的味道,虽然不明白这人为何突然不给它吃的了,倒也没有为难他,只是老大不高兴的打两个响鼻,便悻悻地转开了。杨泰却像是不知道马儿不高兴,上前一巴掌拍在它脖颈上。或许他的本意只是想和马儿打个招呼,马儿却发起火来,“咴……”一声长嘶,响亮如惊雷乍响。若是胆小的人,只这一声就要被吓倒。

  杨泰一把抓住马尾,借着拉扯之力,一个倒翻落上马背。此马原是生驹,又打小野放着,哪里容人近身。末等杨泰坐稳,前足扬起一个人立,后背猛地一抖,将杨泰弹下马背。

  “咴……”这马本来性子极烈,只不过这两天给他喂得舒服了,这才容他三分,哪知他竟敢再三挑衅,不由得怒火更甚。当下怒吼一声,后腿一厥,一只铁蹄闪电般踢来。杨泰忙侧身避过,不想这马也不弱,左腿甫落,右腿即至。这几下迅如奔雷,像极了武林中盛传的鸳鸯连环腿。同时马尾自左而右横扫而至,这一着当真妙极。一来与右腿呼应,成合围之势;二来,马尾本就千丝万缕,这匹马又极是肮脏,这一甩起,便扬起一团灰尘,更兼具扰敌之功。杨泰心中愈喜,轻喝一声:“好家伙!来得好!”

  马上乘一个汉子,三十来岁,峻眉大眼,隆鼻薄唇,神情粗豪里带几分精明。穿一身青布衣裳,外套一件黑布短褂,打扮得干净利落,一路风尘也难掩勃勃英气,正是泰兴祥马帮的大锅头杨泰。

  一队马队行走在山道上,大约有四五百匹。马儿排成一列,后头的紧跟着前面的,在山道上顺序前行。

  杨泰七八岁开始放马,十五六岁便跟着别人赶马,二十二岁主做上马锅头,可谓是半辈子都在和马打交道,极为熟悉马性。他知道,越是性子烈的马,越是不会轻易服人,同样的,性子越是暴烈的马,也越是对主人忠义。这样的骏马,唯有能将它制服的人,才是它敬畏的主人,而它一旦认定了主人,便会一生忠心跟随。当下打起十二分精神,立意降服这匹烈马。



相关资讯
更多>
  • 黑布短&勃英气

      马上乘一个汉子,三十来岁,峻眉大眼,隆鼻薄唇,神情粗豪里带几分精明。穿一身青布衣裳,外套一件黑布短褂,打扮得干净利落,一路风尘也难掩勃勃英气,正是泰兴祥马帮的大锅头杨泰。

    2020-11-30 02:15:08详情点赞(0)回复(0)
  • 站着,&不惊不

      到第五天时,杨泰已经可以进入木栏里面,将草料放到马跟前,在一旁站着,那马也不惊不躁。

    2020-11-30 03:24:1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