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子不教

子不教

子不教

更新时间:2020-11-30 17:49:11
小编评语: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朱棣被他的叔叔燕王篡位后不知道所踪,正巧一个失去记忆的乞丐会出现在了神州大地上。他是谁,会是朱棣吗?看这个一穷二白的乞丐如何热潮帝国的血雨腥风。 子不教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此刻,一切厮杀呐喊都已经停止了,安静得好像只是一个寻常的日子,但用无数尸首填满的护城河,地面上如巨大渔网一般蔓延开来的腥臊血液,却提醒着整个帝都的人们,曾经那位安坐于金銮大殿拥有至高无上权利的建文皇帝即将如流星般陨落,而他的亲叔叔——燕王朱棣将在这一日代替自己的侄儿拿起整个帝国那神圣不可侵犯的统治权杖。。


子不教父之过后面还有一句是什么  子不教父之过辩论  子不教父之过三字经  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的意思  子不教父之过  子不教父之过的下一句  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出自  子不教父之过真正意思  


精彩节选:

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看到朱高煦如此赞扬曹国公李景隆,谷王那本来就已经十分丑陋的脸庞变得更加扭曲起来,心里默默呢喃道:“要不是李文忠之子,你李景隆能袭父爵封曹国公?要不是你奉命讨伐燕王时,屡战屡败,燕王大军能这样兵临城下?就这副样子,竟然还有脸如此阿谀奉承。”谷王这样想着,心里就更加看不起李景隆,可他却把自己的一切给忽略了,论父辈,他谷王的父辈是太祖高皇帝,论品行,两个都是临阵投降的叛臣。天下人都可以看不起李景隆,而唯独谷王朱橞没有资格。或许越是这样,反倒越愿意自欺欺人,从中找到些许不是理由的理由来安慰自己。

  李大狗急忙用手背摸了下青年的额头,然后又摸了下自己的额头,嘴里嘟囔着:“也没发烧呀。你咋回事,别装糊涂啊。俺可精着呢。”

  “哦。”李大狗刚才也只是随口一问,并不指望一个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的人还能记得什么。

  李大狗瞪大了眼睛,看着青年感觉是怪胎一样,诧异地说道:“你饿了就自己找吃的去,你不会打算让俺去乞讨然后拿来给你吃吧。”

  李大狗似乎挺认真地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既然俺是你大哥,你是俺小弟。俺叫李大狗,那你就随着俺,就叫李二狗吧。”

  “我们已经攻下应天的外城了,这么好的机会,燕王殿下为何不一鼓作气攻下建文帝所在的内城?”三道人影中,一个长相极其丑陋的男子打破了沉默,并且在“我们”这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来人,拉出去,斩了。”毫无语气的话语从道衍法师口中说出,似乎在说一件极其轻巧的事情。

  李大狗也不生气,接着说着话:“俺以后怎么称呼你啊。”

  用手戳了戳青年左臂上方的红色烙印,李大狗一脸好奇,问道:“嘿嘿,这几个奇怪的红印是什么?”

  “世子……”高阳王口中轻声喃喃的,脸上的神情也开始变得阴沉下来,隐约中还透露着一点暗藏的杀气,随手拔出藏在披风下的佩刀,大喝一声,随着佩刀对着龙江砍去,一道散发着地狱般暗黑的刀芒快速冲着河面掠驰而过,霸道的劲气让刀芒划过的河水变得泾渭分明起来。在平静了片刻之后,刹那间,已经回复之前状态的河面,如落陨石般轰炸起来,溅起了足足有十人多高的水柱。

  “进。”燕王世子随口说道。

  “我真的饿了。”青年第三次重复了这句话。

  “两位,你们强调的意思本王知道。哪怕不强调,你们自然也是父王的臣子,绝对不会因为你们曾经的建文旧主而迁怒你们。再说了,你们的功劳,父王一定会记得的。要不是你们弃暗投明,在我军到达之际,便打开了帝都的金川门,我军又怎么能够如此顺利就攻入了帝都?既然是有功之臣,日后的分赏是不会少的,又何必急于一时。”尽管话语听起来十分柔和,可不同于前面两位的气质,这位说话的人浑身散发着战场的刚毅之气,在这刚毅之气上还夹杂着让人不禁寒颤的嗜血气味,若不是在死人堆里摸爬滚打过,断不能如此。这自身散发的杀气使得原先柔和的话语也变得压迫感十足。

  “说了别学俺说话了,‘俺'是俺家乡的方言,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说的,神圣着呢。你要说‘我'。”李大狗像教育孩子一样教育着青年。

  “那连君主顺带清了便是了,父王绝对是这么想的。”燕王世子顺口便说了出来。

  青年看了一眼自己的左臂,也是一脸的迷惑:“大概是胎记吧,我都说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什么破布袋子啊,这可是俺们丐帮一袋弟子的标志。”李大狗变得激动了起来。

  “你说一句,对了,俺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李大狗蹲在地上,从而能跟躺在地上的青年拉近距离。

  “嘿嘿,你之前穿的是锦服,看着还值几个钱,所以被丐帮兄弟给扒了,说是当做救你的回报,而且没想到你贴身的衣服也是好布料做的,当做利息,也顺带被拿走了。”李大狗重新站了起来,舒展了下蹲久了的腿。

  道衍法师的话很显然戳中了燕王世子的敏感神经,使得其略微语塞了一下。



相关资讯
更多>
  • &我能通

      平淡地“哦”了一声,青年把李大狗的上衣折叠了一下,然后围在了下身,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我的锦服是什么样子的,或许,我能通过这个想起一些什么。”

    2021-01-17 02:12:30详情点赞(0)回复(0)
  • 力地坐&年看着

      谁知青年一把拉住李大狗,往后轻轻一拽,李大狗就毫无反抗能力地坐回了原来的地方。青年看着自己的双手,完全不明白力量是哪里来的。

    2021-01-18 11:28:57详情点赞(0)回复(0)
  •   青&了,我

      青年看了一眼自己的左臂,也是一脸的迷惑:“大概是胎记吧,我都说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2021-01-17 04:27:33详情点赞(0)回复(0)
  • 。俺叫&”

      李大狗似乎挺认真地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既然俺是你大哥,你是俺小弟。俺叫李大狗,那你就随着俺,就叫李二狗吧。”

    2021-01-15 10:49:5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