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 >

鬼修

鬼修

鬼修

更新时间:2021-01-14 05:16:40
小编评语:爱一个人就和他在一起吧,不论在哪里...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鬼修》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之间的故事。鬼修约13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可还没做几针,便觉得身上难受,忙用绢子捂了嘴猛烈的咳嗽了一通。好不容易平息下来,胸口依旧阵阵的发疼。她瞥了一眼绢子,上面已有了斑斑血丝。。


鬼修是什么意思  鬼修女豆瓣  鬼修女1.6  鬼修城  鬼修大佬的末世生涯  鬼修女视频  鬼修女1.1.9版本  鬼修女游戏下载1.7.11  鬼修小说  鬼修女结局  


精彩节选:

爱一个人就和他在一起吧,不论在哪里...

闻莺不解,但也只得照办。

古宜看见了被子上搭着的手,便拉了过来啧啧叹道:“啧啧,我记得以前这双手白嫩得和那水葱没两样,这才几年,就只剩下骨头连着皮了。呀呀,真是可惜,再美的人也经不起几年折腾,你自个儿也不照照镜子,瞧瞧你现在是什么鬼样子。出去只怕要把人给吓跑。”

哪知古宜看似风姿俊朗,却是这般的不堪。来古家后,硬没过上一天的好日子。此刻她竟想念起江陵来。想起她十岁那年的暮春,她坐在荼蘼架下绣花,母亲则在一旁教恒儿识字的情景。只是母亲早已逝去。弟弟这些年来也没了音信不知死活。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薛愫曾想起母亲说过,盛年吐血,终不牢靠。此时她的心也就凉了大半,暗想也不知还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

闻莺见这屋子透风,天气又冷,炕也是冰冷的。奶奶病着,闻不得火炭。只得赶着去烧了个手炉来给薛愫捧着。又忙着去檐下熬药。

闻莺忙忙起身,心里又有些惧怕,唤了一句“老爷!”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古宜急得跳脚,又一面痛呼:“作死的小贱种,你要把我给烫死呀!”

“奶奶,这是三两一钱银子。”闻莺走到跟前将一块手帕里包着的钱给薛愫看。

古宜一笑:“哈,今天我赢钱了,不过都是小钱,还不够我买酒吃。娘子真要大方的话,不会不清楚我的心思,就看你愿不愿意给我添几个像样的下酒菜。”说着伸手去摸了摸薛愫那张枯瘦得不及巴掌大小的脸。薛愫却嫌弃的一手挡开了古宜的举止,古宜白讨了没趣。

可还没做几针,便觉得身上难受,忙用绢子捂了嘴猛烈的咳嗽了一通。好不容易平息下来,胸口依旧阵阵的发疼。她瞥了一眼绢子,上面已有了斑斑血丝。

这三两银子,除去给薛愫的药钱,已经剩不下什么。

薛愫沉着脸,冰冷得说道:“今天回来又打什么东西的主意?”

古宜诡异的笑了两声,看着薛愫的眼神像是在看什么怪物一般。又打量了一下跟前这架屏风,虽然不是什么玻璃也不是什么刻丝那么值钱,但这木头这漆工,这绣活却样样都叫好,说不定还能换两个钱。

“奶奶,这是三两一钱银子。”闻莺走到跟前将一块手帕里包着的钱给薛愫看。

薛愫索性横下了心,直着脖子冲古宜吼道:“你拿把刀子来,将我给捅死了。大家都痛快!”

还是闻莺听见了屋里的动静,这才跑了进来,好不容易才将两人给劝开了。

在昏过去的瞬间,薛愫仿佛又看见了她在曾家住着时情景。满院子的西府海棠开得正热闹。姐妹们在花下吟诗斗草,好不快活。不过才几年的光景,却都相继凋零,恍如隔世。

这三两银子,除去给薛愫的药钱,已经剩不下什么。



相关资讯
更多>
  • 的唯一&后的出

    薛愫知道这些年来古宜一直想着她的嫁妆,那是娘再世的时候留给她的唯一的东西,她现在只能以这个伴身,作为最后的出路,哪里有轻易拿出来给古宜去赌的道理。

    2021-01-13 07:00:52详情点赞(0)回复(0)
  • 奶奶病&得赶着

    闻莺见这屋子透风,天气又冷,炕也是冰冷的。奶奶病着,闻不得火炭。只得赶着去烧了个手炉来给薛愫捧着。又忙着去檐下熬药。

    2021-01-15 07:42:13详情点赞(0)回复(0)
  • 阅读,&<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2021-01-15 03:54:41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是那&,要是

    才上好妆,突然听见古宜又回来了,两人皆是大惊,薛愫在意的是那一箱子的东西,要是古宜见了只怕一样也不剩了。闻莺忙忙的收捡了刚抱在怀里就见古宜过来了。

    2021-01-15 12:26:32详情点赞(0)回复(0)
  • &去。

    穿得这样的艳丽,却还是压不住一脸的病容,以前那样的丰姿明媚,光彩照人,现在哪里还能看见半点。闻莺只觉得鼻子发酸,开了脂粉匣子,要给薛愫上妆。薛愫倒也不阻拦,任由闻莺拾掇去。

    2021-01-14 07:22:3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