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阴阳法王之神妻鬼妾

阴阳法王之神妻鬼妾

阴阳法王之神妻鬼妾

更新时间:2021-02-21 12:53:10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有古典的剑侠,有在现代的美女;有心惊的探险,有感人至深的爱情;有阴森森的坟墓可怕的峡谷神秘的的神塔;有中国的文化,域外的风情,遥远的的星辰;有明界的争斗,有暗界的阴谋;有算不清的倜傥债,有还不完的儿女情  _______________  我的推荐:见习神老东风车开足了马力在公路上移动着,从清晨跑到星星都出来了,只跑了三百公里。车内葛黑依偎在母亲的怀里,看见母亲的脸上挂着深深的忧虑,因为报梦仙昨夜托梦给母亲说,外公不行了。。



精彩节选:

  “宝宝别哭,外婆给你讲闯王十八天皇帝的故事,这可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外婆一边说一边给葛黑一块西瓜。一听有故事,葛黑连害怕也忘了。一边掉着眼泪,一边啃着西爪。“闯王李自成的爸爸原是一家地主的长工,一天在路边救了一个重伤道士,道士在李家住了百日才将伤养好。道士为了感谢救世主命之恩,就对闯王的爸爸说,我这些天看见一块风水宝地。”外婆的声音沙哑,使得葛黑一开始就陷入了故事情节里。

  葛黑握住李大妈手腕的时候,他的脑中突然出现了一幅异像。在一座山坡阳面,是一个个坟堆。一座土坟上,一只兔子正在手舞足蹈,跳的不亦乐乎。葛黑看见那只兔子在笑,露出的一对兔牙上还沾着一片卷心菜。画面一闪就消失了,葛黑被吓了一跳。然后他就看见李大妈在笑,笑的嘴都快变成三瓣了。

  “风水宝地就是一块好地,种银子长金子的那种地。”

  地质队的生活总是行走于荒山野领的,这一年,葛黑的家搬到北方某自治地的荒山之中,这一年葛黑十岁。

  说来也怪,自那日梦里收回兔子套,葛黑就再没套住过一只兔子。没了兔子,葛黑又将目光转移到斑鸠的身上。肥肥的斑鸠顶得上半只小肥鸡。这种鸟类极呆,一旦入套,就会在原地一动不动,不会惊扰同群的同伴,一排套子往往能一次套住许多只。

  “宝宝别哭,姥姥给你讲故事。”外婆是个大文盲,扁担倒了都不知是个一。外婆十分信鬼神,屋里总供着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报梦仙就是其中之一。

  “妈妈,醒醒。”葛黑叫醒了困累之极的母亲。“我刚才看见一只红毛兔子。”

  “你们……们快走吧,我可不想被扣个封建迷信的帽子。”胡半仙道。此时*过了没几年,大家还是比较忌诲这种话题。众人被胡半仙轰出小屋,一起又回到了村里,在李大妈家聚了一会,议论了一阵子,见李大妈确实好了,就散去了。这种事在农村并不算希奇,谁也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里。

  “就是那本从红毛鼠洞内挖出的《玄机经》。”女子的声音有些激动。那本书早被葛黑遗忘的九霄云外去了,如今在不在还真是难说。

  “算了,我不免强你,我收回套子就是。”葛黑将雪地里的四只套子一一收回,红毛兔子在地上做了个跪谢的动作,欢快的走了。

  此后葛黑每一去守夜,兔子套就空,一不守,照例四只少腿的兔子一只不少,直到第一百只兔子的时候,情况出现了。这一夜葛黑梦见自已守在雪地里盯着兔子套,忽然一只红毛兔子一拐一拐跑了过来,在葛黑面前不停的哭。兔子想对葛黑说些什么,可是苦于口不能言,只是不停的对着葛飞作揖。“你是想求我收回兔套,是吗?”葛飞试着说了一句,兔子不住的点着头。葛飞还没见过如此善解人意的兔子。“只要你跟在我身边,我就答应你。”红毛兔子听后眼泪又掉了下来,只是不停的摇头。

  葛黑回到家内,翻箱倒柜了许久,那本子厕纸般的东西还真被他找了出来。这到底是什么宝贝,值得那女人如此费力来换?葛黑不由得将那破烂货翻了开来。书的一页页,入眼的不再是七转八拐的鬼画符,而是山川,河流,天上的星辰,山间的坟头,金色的符录,繁杂的咒语,修行的口诀,练丹的妙法,乱七八糟,应有尽有

  第二日,葛黑照例遛兔子套,四只套子上还是四只兔子,每只兔子还是少了一后腿。一连十日,兔子套从无一套落空,每只套中的兔子也必少一腿,一家人都觉得情况太不对劲了。紧慎的妈妈强烈要求葛黑敢紧把兔子套收回来。葛黑年龄虽不大,但却极不情愿。这日夜里,月光正明,葛黑硬是顶着寒风埋伏在雪地里,他很想知道,究竟是如何个原因。可怜葛黑等了一晚,也不见任何动静,只有一只猫头鹰叫个不停,这一天四只套子全部空空。

  时光匆匆,葛黑十三岁时,才从山里走出来。是该上初中的时候了。此时他进入的是一所农村办的中学,学校里还没有宿舍,葛黑只得租间民房。房东曲大爹妈老两口无儿无女,对葛黑到是十分关爱,时不时给葛黑加些肉食改善些生活。只是学校的教学质量实在太差,最好的一个老师是N年前师专肄业,大部分也只是个高中毕业,葛黑读书本就不很用功,学习成绩比他的名字还黑。三年来,初中都快毕业了,结果X加Y等于多少他还没弄明白。

  葛黑赶到的时候,只见李大妈右手拿把菜刀,左手抱个卷心菜拼命的啃着,周围的人谁也不敢上去,因为李大妈危胁着谁要敢上来,就用刀砍自己。

  “几年前你哭着喊着要一只红毛兔子,我辛苦为你觅得火兔一只,你却充将起好人,把它放了。你又改为捉斑鸠,我又为你觅得一只珍贵无比的雪鸠,没想到你又将它放了。你如此大方,不如你将那本子书借我一观。”

  第二日天一亮,葛黑哭着喊着要红毛兔子,结果有气无力的外公发动全家人挖耗子洞。外公家里的人都知道有只耗子,这只耗子已经活了几十年了,毛已经由黑变白,由白变红,长的比兔子还要大一些。这次耗子没挖出来,却在耗子洞里挖出一本书。书又旧又破,写的全是鬼画符。那时葛黑还不识字,就是识字,他也认不得。最后外公只得把这卷厕纸般的东西当作哄孩子的东西送给了哭闹的葛黑。

  葛飞一觉醒来,将梦里的事忘记了一大半。不过那本子书给他的印象太深了,他就是想忘也忘不掉。葛黑记得在梦里,那本书躺在老箱子的底部,夹在两本毛主席语录中间。葛黑伸手揭开箱子,一切皆同梦中,葛黑的手因期待而身不由己的颤抖起来。在箱子底部,那本子书还真在两本语录中间,只是当他满怀激动地翻开破旧的书皮的时候,并非像梦里一般,眼前又是大山,又是星星,书上依然是七转八拐的鸟文,一切实实在在,一目了然。他还是一个字也识之不得。

  “你不……不用害怕,土中的男人不是你。”说来说去,胡半仙就这句话有镇静剂的作用。“但是,你……你别高兴的太早……”



相关资讯
更多>
  • 说去,&静剂的

      “你不……不用害怕,土中的男人不是你。”说来说去,胡半仙就这句话有镇静剂的作用。“但是,你……你别高兴的太早……”

    2021-02-27 10:55:57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下&了。”

      “完……完蛋……蛋了,这下你……你惹祸了。”胡半仙越急越结巴。“这只兔子道行很潜……潜,是借阴气助它……它它元神,你这一口阳气下去,它将会……会魂飞魄散,元神不保。”胡半仙结巴道。

    2021-02-28 12:22:1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