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追道人

追道人

追道人

更新时间:2021-03-22 00:16:51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看一个穷酸相秀才,如何去追寻诸世大道。 追道人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旭日初升,光辉穿过篱笆院墙,透过麻纸窗户散落在一个年轻人男子的脸上,眼眸微动后他坐了起来,打了个哈欠后才睁开眼睛,尽管脸上还睡意朦胧但他的眼神却坚定有神,如无月夜里的明星,杂质皆无明亮异常。。


梦见道人追我  


精彩节选:

  看着这美丽女子胸前血肉模糊,他犹豫了,一边是圣人言:男女授受不亲.另一边是佛语: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最后他还是决定解开这女子的衣襟,因为他知道如果现在不处理下伤口这女子将必死无疑。

  这一幕又把常暮吓得够呛,赶快又把手指伸向女子面前探她鼻息。

  “那么小生得罪了”对于这样一个只睁着眼睛不说话的人常暮感觉无计可施,只能按自己的想法办了。说完后就把女子横抱了起来,可女子现在已经清醒,被他这一抱疼得脸都抽搐了起来。这把常暮可吓坏了,准备把她慢慢的放下,可这女子突然“哇”的一声后吐出了一口黑血,喷了他一身,此时也顾不上其他,慢慢的把女子放平后赶快掏出自己的那块如抹布一般的手绢给把女子把嘴角的血迹擦干。

  “那,都是些,可遇不可求的东西,是寻不到的。少年郎,你,你自己下山吧,不用,不用再理会我,你照料我一晚,拿我给你指路做相抵”女子说完就把眼睛又闭上,好像认命了一般。

  “天才地宝?那姑娘你可知道这些东西那里有?”常暮一听马上就停止了脚步,低头问怀中女子。

  刚经过白虎尸体的身边,怀中女子就急促的喊话:“停,停下,白虎的血肉也是天才地宝”。

  一个身影如九天仙女一般轻飘飘的从树头落下,距离太远也常暮无法看清此女的面貌,只能从她衣裙洁白如月色,身影曼妙玲珑判断这是一个女子。此女飘落之地的面前有一只体型如成年牛大小的白虎趴伏于地上,没发出任何的嘶吼,只是铜陵一般的眼睛紧紧盯着面前的女子。

  “那要如何打开?”常暮越来越疑惑。

  “吼……”一声如惊雷般的兽吼声把在潜心于圣贤书中的常暮惊醒。紧张的看了看周围没发现有什么野兽,他感觉野兽可能在洞外,所以马上就把已经成了冉冉火星的篝火手脚并用扑灭,屏住呼吸等待着野兽离去。他不是笨蛋,从小在大山里生长也知道一些野外求生的要领,这时他也暗暗庆幸,如果这火堆再旺盛一点或许真的就把野兽给引来了……

  “姑娘,你现在如何?”常暮放下水袋,看着气息变得悠长的女子轻轻问。

  “我不能把你留在这里,这样的话就非常某人了,姑娘你要坚持住,我现在就带你去寻下山的路”说完也没去理会怀中女子的表情,径直向洞外走去。

  要说他不着急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只是自己又寻不到出路,更没见到猎人或柴夫这样的人,只能自行摸索。也幸亏他性格从小就有种泰山崩于前而不改颜的淡定,要不要给其他人早就嚎啕大哭起来。继续前行,身后的树上他都拿出随身携带的墨块在树干上画上一个符号,以做记号。可一日白昼即尽,他还是没有从山中出来。无奈只能再寻避风角落准备过夜,眼看背包中母亲给准备的干粮越来越少,如果明天再找不到出路就会饿肚子了。也幸亏这是北方,虽然是夏天但雨水不常,这三天也未见到点滴雨水落下,他不免对天上众仙人一顿感激。

  常暮年仅十四岁岁就有了秀才的头衔,从而一举成名成了奉化县最年轻的秀才。因为大华国科考制度明确,三十岁以上者不能再参加乡试以上的科考科目所以他就成为了奉化县唯一能参加乡试的年轻秀才。也可以说他的身上如今可是背负了整个奉化县的期望……

  呼……常暮长出一口气,没死就好,没死就好!

  把削下来的几块虎肉拿进了山洞,又点燃了火堆,用短剑叉着烤了起来,这虽然是第一次烤肉,但他用心来做,也并未出现什么烧焦现象。考好后给女子喂了下去,可这女子食量异常,连续好几块慢慢的下肚后,还说要吃,常暮也只能再去取虎肉,直到整个上午过去,女子才停止了食用,沉沉睡去。这期间把常暮吓的都不知道该用那种心情来描述了,一般人吃肉最多也就是吃几块就吃不下去了,但这如仙子一般的女子却在一上午时间把巨大白虎的两条后退吃了下去……

  ……

  可他在洞内等待良久都没有任何野兽进洞来,也再没有再听到兽吼的声音,不免觉得奇怪?难道自己刚才听到的是幻觉?壮起胆子从洞内慢慢的走出来。在黑暗总的人,才能更清楚的看清光明里的事物,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常理,常暮壮大胆子来到了洞口,但没有走进月光照射的范围。头稍微向前倾了倾以便看清楚外面的景物,视线慢慢转移看到了他这辈子最令他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

  月色下,刚才如仙子下凡的女子横躺枯枝烂叶之上,双眸紧闭,嘴角淡淡的血迹已流了出去,胸前一片血肉模糊,根本分不清那个是肉那个是衣,白如月色的长裙已经被不知被她自己的血还是这野兽白虎的血沾染的丝丝点点。她身边的巨大野兽白虎则趴伏于地,下颚到胸口一滩在月色照耀下如墨色一样的血迹,如铜铃一般的眼睛还没有闭合,但却有腐叶沾了进去,看到这里常暮长出了一口气,因为他知道这巨大的野兽白虎已经是测底的死了。这时候他才转过视线又看向这女子。

  “嗯,是啊,迷路了,不知姑娘可知出山的方向?”说起这事来常暮就有些许无奈。

  这场面如《山海经》中的故事一般,把躲在暗处的常暮震惊的连呼吸都忘记了。他的世界中何时出现过如此场面?如飘絮一样的女子从十几丈的树梢下轻轻落下,如牛一般大小的老虎眼神如人一般仇恨的盯着这个女子。这完全脱离了他认知的世界,如走进书卷上描绘神话世界一般,但他有清醒的意识到这就是发生在他面前的事实……



相关资讯
更多>
  • ?”女&。

      “你可否愿意做我坐骑?”女子在常暮震惊的时候看着眼前的眼前如牛大小的白虎没有淡淡的问道。

    2021-04-11 03:43:58详情点赞(0)回复(0)
  • 漏出脚&趾的麻

      起身下炕,穿上已经磨掉几成皮但还没没有漏出脚趾的麻布单鞋,披上已经有几个补丁但干净整洁的蓝色书生长袍,走出厢房。

    2021-04-11 07:58:32详情点赞(0)回复(0)
  • 父亲肩&晃的把

      “爹,我来帮你……”年轻男子赶快走向父亲的位置,把父亲肩上的扁担接过挑在自己的肩上,压得呲牙咧嘴,摇摇晃晃的把两桶不算满的水倒在了小院中的大水缸中。

    2021-04-11 10:50:5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