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 >

超越神话

超越神话

超越神话

更新时间:2021-04-03 03:47:11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曾经的的人类再也没有难以站到金字塔的顶端,不是沦落其他生物的口粮,人类该何去何从?  血腥的战斗,人类与怪兽的尔虞我诈……  人类最后幸存者的营地……和喧嚣浮华的生活现实世界而已表面,种种一切……  卷进漩涡的方腾该何去何从……  惊天阴谋的矛头到底矛头方腾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醒来,不过常年的侦探生涯让他立即本能般的快速站起身来,然后快速打量周围。。


超越神话图集  超越神话设定集  超越神话酒吧怎么样  超越神话有什么服务  超越神话湫333 00  无锡超越神话  镇江超越神话  超越神话ktv有什么服务  超越神话ktv  超越神话  


精彩节选:

  方腾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醒来,不过常年的侦探生涯让他立即本能般的快速站起身来,然后快速打量周围。

  其实方腾的话也没期望这声音做出回答,接下来声音传出的话却也不出方腾所料,声音回答他的是:“权限不足,不会给予答案。"声音顿了顿接着说道:"下面还是由我告知于你应该知道的吧:这地方是被选中者营地,你也可以称为幸存者营地,总之差异不大,这地方确实是‘最后’的营地,不过这营地不是唯一性质的。”

  方腾对于这番话并没有感觉到诧异或是惊惧,而是习惯性的摸了摸下巴,沉吟一下接着问道:"能不能对这一切做一个解释。”

  夜晚静嚣下是永恒的罪恶。这是一个人来人往的街道,每个人都带着不同的目的,用着缓慢或是着急的脚步走着。街道靠近银行取款机边的栅栏上坐着一道瘦俏的影子,与周围格格不入。入夜带来的是丝丝寒意,她从褶皱的烟盒拿出一支完好的烟,慢慢点燃,‘呵了‘一口气,在空气中形成一小片白雾。随即看了看周围,有些畏畏缩缩,然后眼睛却瞄向了正在取钱的男人,她深呼吸一口气,等待男人取完钱,快步走向取款机,把藏在上方狭窄夹层的手机拿到衣袋中,然后又小跑男人身后,随即撞了下男人,男人却不知道,他取钱的银行卡却被‘拿‘走,速度之快,他丝毫未察觉。她得到东西后,笑了笑,然后快速走向回家的路,显得十分满意,露出了丝丝笑容,看来对自己的技巧有些自得。她却不知道,在她转身进入回家街道的时候,一个隐藏在黑暗墙角的人却往她那边注视了一阵,直到她离开。她到了一处有些破旧的居民楼,然后抬头看了看黑漆漆的楼层,叹了一口气,被衣帽遮住的眼睛不免有些落寞,然后径直走向楼梯。她要迈步到楼梯的时候,楼梯角落闪现一个影子,速度之快,脚步之轻。以至于她都没看到,随即,那黑暗中出现的影子开口说话,声音低而沉,却又十分富有磁性:"跟着我,我要和你说一些事情。"她不可能就被这句让人摸不到头脑的话就跟着这开口说话的人走,虽然他的声音有让人信服的力量,不过她自己也不会是好惹的。她思考有一会,却突然抬腿向黑影踢去,不过,她即将动身的那一刻,却忽然感觉后颈被微风一吹,随即失去知觉。黑暗中的影子轻轻说道:"睡吧,你很累了……"然后抱起晕倒的她缓缓消失于原地,空气像水的涟漪微微荡起。睡梦中,她忽然闻到一股焦糊的香气,猛的皱了皱鼻子,慢慢睁开眼睛,突然像是条件反射般的站了起来,慢慢环顾四周。"你醒了?十分对不起把你弄晕,这也是下下之选,不然你也不会跟我走,来,拿着吃,小心烫着了。"原来这是一处荒野,在她身边燃着一堆篝火。不过她却不知道这是哪里,她只看到被火光照映的有些发红的一张脸。她仔细观看,发现这张脸年纪约莫二十几许,线条十分硬朗帅气,尤其是一双眼睛,好像能勾人魂魄,又好像隐藏着什么秘密,一身休闲西装,席地而坐,十分随意。她心中虽然有疑问,但是却没有出声指责或是询问,而是十分顺从点点头接过男子手中烤的金黄的鸡大腿,试探吃了一小口,随即不顾形象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男子看见这样的结果,却也无声笑了起来,笑容充满感染力,最为奇特的是眼中包含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谊。不过一会儿,她就吃完了手中烤的金黄的鸡大腿,才发现男子手中空空,随即想到了什么不好意思起来。男子笑了笑,开口说道:"没事的,你吃吧,那鸡腿是为你烤制的,我早已经吃过了。"男子清了清嗓子,略带沙哑又接着说道:"你的名字是叫安吉莉卡吗?"被男子唤出安吉莉卡这个名字,她眉头一皱想了想,还是回答到:"对,我是叫安吉莉卡,不过你怎么知道呢?"男子没有回答她,略带痛楚的看了安吉莉卡一眼,然后沉默不语。但是安吉莉卡心中却隐隐泛出一种伤心难过的情绪来,不过却想起男子之前说的话,没有出声询问她所想的,而是目光投入到男子身上。夜晚格外静嚣,篝火烧的正旺盛,把入秋带来的寒气驱散开来,男子又添了些柴火进去,用那种低而沉的声音缓缓讲道:"在你思想深处如果以为你们居住的地球只是一个舒适的家园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男子说出这些话后,眉头皱在一起,眼神却似乎燃烧着无穷怒火,身上的肌肉也绷紧,手攥成拳头,好像说出这些话需要用尽全身力量一般。安吉莉卡看到此情此景心中忽然多出了一种仿佛要看透迷雾的感觉,抿了抿嘴巴,却没有丝毫急躁,而是靠近男子身旁坐下,男子看到这番景象,只是把身上黑色休闲西装脱下来,慢慢披到安吉莉卡身上。在火光下,而且距离又十分之近的情况下,安吉莉卡才仔细观看了眼前的男子:原来男子身上只穿了一件黑色休闲西装,此刻脱下后给了安吉莉卡来御寒,上身就裸露出来。男子裸露上身的肌肉如刀削般坚毅,比那些所谓的超级男模平常裸露用来装扮杂志封面的肌肉来说就是小巫见大巫,没有可比性。更不要说男子上身交叉的两道刻入骨髓的伤痕!是什么样的打击能够遗留下如此恐怖的疤痕?而眼前的男子又在怎样的环境下遭受如此巨大的伤害,然后活了下来?安吉莉卡终于忍不住心中所想,张开嘴巴将要询问:"你…"男子却打断她的话,平复了一下心情,接着说道:"这是和一个被称为神之裁决的队伍战斗留下的,那场战斗他们的队伍失败了,可惜的是,只有我活下来了……"男子却没有丝毫得意,带着自嘲的说完。安吉莉卡点点头,然后用目光注视男子,轻轻问道:"那你的名字呢?你的名字还未曾告诉我。"男子‘嗯‘了一声,目光投入到眼前的篝火,缓缓说道:"名字?呵呵,经历过那样的战斗我的名字也变得模糊了呢!对啊,说到底我的名字究竟是方腾还是安腾?我究竟是……"说罢男子表情十分痛苦,双手快速的按摩着太阳穴,不过,却没有给他带来丝毫舒适,以至于歇斯底里的双手握紧猛烈锤击脑袋。安吉莉卡也被男子的这番所做所为感到诧异,不过还是慢慢的抱住正在痛苦的男子。其实,眼前的男子对于她还是十分的陌生,不过她只觉得可以无条件地信任男子,男子看向她的眼神也是只有对深爱至极的爱人才会有。安吉莉卡自嘲一笑,缓缓摇头,把这些杂乱的想法移出脑海。男子把头埋在埋在安吉莉卡怀里,似乎痛楚消失了,脸上也噙着一丝安详,仿佛自言自语一般:"还是那种特殊的香味,没错,就是你,我好想你啊,安吉莉卡!"不过安吉莉卡却没有听到男子的自言自语,不知是不是造物弄人。男子痛楚渐渐不在,离开安吉莉卡怀中,然后慢慢掐起手指,屈指算了起来,然后说道:"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本来能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你,但是该死的时空守护者似乎察觉到了,我只能长话短说,我且问你:你相信‘时空、神‘之类的说法么?"男子询问的两个词虽然让人摸不到头脑不过却不难猜,前提是要把这两个关键词衔连起来。安吉莉卡听到男子的询问,慢慢沉吟起来,她想到那些电影小说中,或是那些人与人之间代代相传的一些未解奇事,这两个词确实经常听到了,而且她在男子身上感受到可以令她信服的感觉,两者结合,不由的点了一下头,重要的是她也不是一个唯物主义者!男子看到安吉莉卡点头,笑了笑,不置可否。而安吉莉卡对眼前的笑容却是感觉到一阵熟悉的气息,可是她没见过他,没道理会有熟悉的感觉啊!男子似乎察觉到安吉莉卡的疑惑,开口说道:"构成我们这个世界不停运动的最基本‘元素‘就是空间(时间+空间),那么有人抽取其中一样作为力量的源泉会产生什么后果呢?"说道这里,男子耸了耸肩膀接着说道:"那余下的就是空,就是主观意义上的空,一切不存在,即虚无亦或是混沌,一切从源头重新演变,当然,这些只是那些旁观者的推论,具体会带来什么影响至今没什么人或是什么‘神‘知道,所以,所有知情者都会加入三个派系来捍卫他们可笑的想法:一是加入所为的守卫者派系,二是加入激进者派系,三是中立派系,至于这三个派系的区别我不能告知与你,但是你要知道的并没这么多,你只要知道如果构成我们所知世界的基本‘元素‘失去一个的话,我们的唯一结果就是死亡,我是谁不重要,但是请你务必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我即将给你的东西是唯一的希望!你相信我么!"最后一段话男子都是用低沉而激烈的声音说出来的。安吉莉卡已然惊呆,这样子的事情不是无厘头这个词汇可以形容的,而是天方夜谭!不过看到眼前男子认真的神情,以及……男子身上的伤痕,都让安吉莉卡不由的相信几分,安吉莉卡用缓慢而干脆的声音一字一句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吗?"男子没有说话,而是认真的盯着安吉莉卡点了点头。"我相信你!"安吉莉卡干脆的声音让男子哈哈大笑起来(她还是一样相信我啊!),男子笑的十分悲痛,以至于眼泪都流了出来,男子略带沙哑地说道:"如果你以后遇到一个叫方腾的家伙的时候,无论如何请转告他:回、到、过、去!而且叮嘱他这句话要像性命一样珍惜,只能他自己知道,你清楚了吗?""恩,我清楚了。""很好,我的使命完成了,我接下来会去哪里呢?消失还是……回归最后?"男子最后的几个字几乎像梦呓一般说出来,然后男子在安吉莉卡眼前缓缓变淡,身体像是水在空气中起了涟漪一般缓缓消散。安吉莉卡没有惊讶,今晚带来的震撼已经够多了,不过看到男子缓缓消散,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几乎是喊了出来:"你究竟是谁!"男子快要消失的身影轻轻颤抖一下,最终还是略带哭腔的说道:"再见了,我的爱人……"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同时消失的还有安吉莉卡身上披着的黑色休闲西装,没有任何东西能证明男子存在过,只有温暖的火光在寂静的夜空中隐隐若现……

  在思考的方腾脑海中突然响起一个介于中性的声音,方腾直接被脑海中出现的声音说出的话感到愤怒,因为事实推翻了他的假设,他并不是被绑架了。这种推测不到的结果,让他十分恼火——这不是他喜欢的感觉,因为他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理性思考者,所以他有轻微的强迫症,这是侦探的职业潜性并发症。方腾脑海中出现的声音说出的原话是:"欢迎进入被选中者营地!”

  随即方腾发现自己遇到棘手的事情了,因为,他觉得自己被绑架了!

  但是,这句话所留下的悬念也是如此之多,出于职业习惯,方腾没去解惑心中的疑问,而是耐心的当一名听众。那声音也没有让方腾失望,而是突然在方腾周围响起,声音还是介于中性,具有让人信服的力量,不过却从方腾脑海里消失,出现在方腾的周围。现在声音的源头已经不知道了,不过方腾总算是舒服了,对于能够进入脑海然后和方腾潜意识交流,这样的事情已经超出人们的认知了,对于这种未知得恐怖,方腾的忧虑并不是多余的。

  话要从头说起……

  方腾却诧异起来,因为自己并没有做出选择,但是这声音却认同了他一定会加入幸存者营地一般,方腾突然想起自己的‘死‘状,苦笑了一下,这是一个单项选择题,你只能就给出的问题做出一个回答,而且只能是提供的答案,当然不排除对这种种一切嗤之以鼻的人,不过,根据方腾的想法来说,估计那一部分人精神有病,或者说根本就无惧死亡,但是那样的人该有几个?

  方腾是一个侦探,确切的说是一个私人侦探,在当地十分出名,因为,他侦破了无数的棘手案件,更是被当地的热心居民称为‘小福尔摩斯‘,虽说有一点夸大,但是方腾的侦案才能在当地确实是首屈一指的!在阳光下他如此的耀眼,在黑暗中也是一样的耀眼!介于他侦破案件的成功也让许多有心人所警觉,这其中就包括未雨绸缪的高智商罪犯,以至于他在自己舒服的住所被毒杀。不过他不知道此时自己已经不在原本的世界中了,也许是因为他被毒杀,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总之都不重要了……

  听到方腾的问题,那声音忽然尖锐的笑了起来,这回却是有些刺耳:“第一次一次听到被选中者称自己进来会有使命的,哈哈哈!有趣,有趣!虫子,既然选择了加入被选中者营地,那么好好品尝自己的选择吧!希望你不要被营地外面的怪兽撕成碎片!所以,活下去吧!只有活下去才有资格知道一切!"随即这声音突兀的消失了,来的突然,消失的也突然。不过方腾的脸色却是苦了起来,这声音的主人把自己拉进这被选中者营地只给出这么少的信息,也没做出任何有用的解释,甚至最后那声音称自己为虫子,这一切就像在沙漠之中山穷水尽的时候出现了一汪水,但是那水却发臭了一样……

  仿佛印证方腾的推断如此正确似的,那中性声音不符合时宜的响起:"你有两个选择:一:继续维持你之前的现状,也就是毒发身亡,灵魂进入轮回,或是变成自由的灵魂意识体,也就是俗称的鬼魂…二:加入被选中者营地,随即对现今存在的三个阵营做出三选一,也可以自己创造派系,不过难度稍大,暂不推荐。”

  这声音在方腾脑海出现并不突兀,这介于中性的声音也不是很刺激脑海,相反,这声音很柔和,让人听到不由自主的信服,好像这声音的主人就是那种高高在上、主宰一切的人。

  方腾根本就来不及惊叹发生的事情,因为全息屏幕播放的赫然就是一个习惯穿着黑色风衣,带着黑墨镜,梳着‘大奔头‘的人,以及后来干净利落地处理一个个令人棘手地案件,确切的来说这人就是他方腾,如果说这全息屏幕的蕴含科技量惊人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事情能让人瞠目结舌,因为视频的最后赫然就是自己躺在自己那舒适手工单人木床的情景,其实也还算不错,撇开方腾睡相不提的话。

  虽然方腾愿意加入被选中者营地,但也不是小白鼠,所以还是问道:“让我进入这个营地的目的,或者说我的使命是什么呢?”

  这次,那声音并没有继续和方腾交流,而是在方腾眼前像展开书本似的打开了一个全息屏幕,像是凭空捏造出来的。

  这番话透露出的信息不可谓不多,对于方腾却是足够了,这句话直接推翻了方腾之前的推论:被绑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