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 >

末日教主

末日教主

末日教主

更新时间:2021-04-04 03:47:44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末日的教主!末世到来,人性的丑陋枷锁被再打开,道德了而已名词。  教派,财阀,黑道,异士逐一闪现出,  被奴役,强暴,杀戳,乱战逐一戏码  有一点儿可怕,有一点儿香艳,有一点儿无助,有一点儿畅快淋漓。末日到来,你准备好好了吗?!是的!这位被取笑的男子就是我们的主人公王晓飞,另两位是他的战友加同事,一个爱笑嘴贫的胖子王刚,一个冷酷但肌肉发达的李力。--他们都是一起当的兵,然后又被一起分到了铁路工作。当然,作为**丝的他们肯定不是领导,而且还不如一般职工,因为他们都被分在了千里之外的义乌工作,过着与家人聚少离多的日子。这不,昨天才回家的他们,今天就得回去,因为明天就要上班,并且在这病毒肆虐的日子,也没得休息。哎!生活啊!生活!“先生你好!请出示你的车票”。美丽的高姐唤醒了不知什么时候横七八竖睡着的他们。唔~到哪了?刚子睁着朦胧的睡眼,一边擦着他那恶心的口水问。“马上就要到义乌车站了,请出示你的车票。”甜甜的声音却带着厌恶的表情,还不忘检查车票。没办法,乘务员最讨厌像他们这种铁路职工乘车不买车票的人。哎~如果可以,谁想坐火车啊,这就是跑通勤铁路职工的悲哀。刚子叫醒大家,刚把证件递给高姐,却不想她突然脸色煞白,眼睛翻白,喉咙“咕咕”响,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痛苦的蹲在地上。“啊~!你怎么了?”刚睡醒,脑袋还蒙蒙的晓飞想扶起她,不曾想,整节车厢里的人竟诡异的接二连三倒下,并且姿势都是掐着自己的脖子,仿佛呼吸困难。人们乱作了一团,询问着他们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晓飞脑门上开始冒汗,“快看!”力哥惊恐的望着窗外“咚!!””咚咚!”车窗外不远的义乌城传来很响的爆炸声,泛起了阵阵小蘑菇云。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所错。我擦!不会真的世界末日了吧!晓飞看见车窗上有把救生锤,急忙把救生锤握在了手里,仿佛这样才可以镇定一点。“啊!~”一个极度恐惧的叫声传来,“救命啊!松嘴啊!快松嘴!”远处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男人,正死死的咬着扶着他的女朋友,鲜血从白嫩的脖子上呼呼流出,女孩的手痛苦的乱挥。“啊!”那个男的居然把脖子上的肉咬了下来,砸吧砸吧吃了起来,女孩睁着痛苦且不解的眼睛死了。杀人了!杀人了!晓飞吓的惊呆了,冷汗已经打湿了后背,脑袋一片空白。“碰!”原来刚才蹲下的高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翻着眼白,四肢僵硬,恶狠狠的扑向晓飞。幸好平时就爱锻炼身体的李力看见了,一脚踹在了她的肚子上,“碰”声砸倒了一个正准备跑过来的“尸体”李力抢过晓飞手中的逃生锤,拉着晓飞,拽着已经被吓的呆若木鸡的刚子,死命的奔向了厕所。这时候,刚才痛苦晕倒的人们竟然诡异的颤颤巍巍站了起来,扑向了离他最近的人,车厢里响起了惨叫,血肉横飞。人们四处乱窜,仿佛人间地狱。“碰”李力踢倒了一个正在厕所门口掏着同伴内脏吃的丧尸,把晓飞和刚子拽进厕所狠狠的关上了门。三个人蹲在狭小的厕所,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惊魂未定,听着外面凄惨的叫声和打斗声,不知所措。“这,这,这是怎么了?发生生化危机了?刚子脸色煞白的自言自语,没有人回答他,因为他们也不知道怎么了。但是他们都明白,如果不逃出车厢,他们只有死路一条,而且可能是死无全尸。晓飞站起身打开水龙头洗了一把脸,怦怦乱跳的心脏才渐渐平息。脑袋渐渐运转了起来,可能,可能真的生化危机了!晓飞回答了刚子。好了!不管是什么?我们都要逃出这列火车,不然我们都得死!最先反应过来的李力狠狠的说。是啊!大家都知道要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可是外面丧尸那么多,稍微不注意就有可能死于非命,即使没被扑倒,但是被丧尸抓到,哪怕破一点皮,也有可能成为那种毫无意识,只知道吃人的丧尸啊。刚子范起了鸵鸟政策,弱弱的说“不如,不如我们等政府来救吧,我们就在这等着。”“不行!绝对不行!先不说等外面的丧尸吃完别人,会不会冲破这道门,就说我们在这里什么食物都没有,能撑到几时,而且刚才我们也看见了义乌那冲天的乌云,我想这不止是这列火车发生了这种事,有可能是全中国的事,甚至是全地球,全人类的毁灭!”晓飞拿出了当兵时的勇气,斩钉截铁道。好!那我们就冲出去,我看看这里有什么能用的东西没?李力也发狠了,说干就干,三人翻箱倒柜,拆来卸去,也只找到可以勉强算作武器的一小根通马桶的钢筋和从天花板上拆下来的方形钢制通风盖,加上那把逃生锤,正好人手一个。“咳,咳,到底是一个厕所好几十万啊,要是别的厕所还真找不到钢制的通风盖噢。李力僵硬的开了个玩笑,不过晓飞和刚子听过后,心情也稳和多了。“一会我和力哥在前面,刚子拿救生锤在后面,一会我喊一,二,三,力哥先用通风盖把外面的丧尸推远,我和刚子再从后面协助你。”晓飞简单的布置了下任务“好!”两人低声答道。晓飞把耳朵靠近门上,听着外面丧尸的咀嚼声,汗毛直竖,不过丧尸好像少了些,可能都追其余的人去了吧。“三!二!一!上!”晓飞一字一顿的说完猛下把门打开,正好推飞了一个趴在厕所门口津津有味的吃着同伴的丧尸,旁边还有一个丧尸正抱着一条血淋淋的胳膊,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短暂的楞了有两秒,然后仍开了那只胳膊“啊呜”的扑了过来。李力赶忙拿着通风盖顶上,一直顶到对面的车箱上,动弹不得。“晓飞,快上,这货力气好大,我快压不住了!”李力奋力的说,晓飞迅速跟上,拿着那一小根钢筋狠命的插在了那只丧尸的脑袋上,但是因为第一次杀人,虽然他们已经不可能被称作人了,心情紧张用力过猛,一下扑在了丧尸上。“啊呜”丧尸不甘的望着眼前的食物,嘴巴一张一合的倒下。远处的丧尸听到了这边的动静,放下了嘴中的食物,一窝蜂的跑来。“快!快!刚子快去拉下紧急制动阀!”坐过火车的人都知道,在两节火车的连接处,有一个紧急制动阀,就是为了火车开动时,发生意外时,可以让车厢里的人让火车紧急制动,停下来。晓飞拔起插在丧尸头上的钢筋,跟着李力快速的跑去,三人抓紧了扶手,打开了紧急制动阀,火车“吱~吱~”一路火星的紧急停了下来。飞扑过来的丧尸们因为惯性作用,越过了晓飞他们,挥舞着四肢朝着前方的车厢撞去。“刚子,快用救生锤砸开窗户,我们跳出去。”趁这会空挡,晓飞快速的说。“碰!碰!”不得不说火车的质量就是好,吃奶劲都使了出来的刚子,虎口都砸出血来了,玻璃才轰然碎掉。。


末日教主的小说  末日教主预言  末日教主华为认证  


精彩节选:

  是的!这位被取笑的男子就是我们的主人公王晓飞,另两位是他的战友加同事,一个爱笑嘴贫的胖子王刚,一个冷酷但肌肉发达的李力。--他们都是一起当的兵,然后又被一起分到了铁路工作。当然,作为**丝的他们肯定不是领导,而且还不如一般职工,因为他们都被分在了千里之外的义乌工作,过着与家人聚少离多的日子。这不,昨天才回家的他们,今天就得回去,因为明天就要上班,并且在这病毒肆虐的日子,也没得休息。哎!生活啊!生活!“先生你好!请出示你的车票”。美丽的高姐唤醒了不知什么时候横七八竖睡着的他们。唔~到哪了?刚子睁着朦胧的睡眼,一边擦着他那恶心的口水问。“马上就要到义乌车站了,请出示你的车票。”甜甜的声音却带着厌恶的表情,还不忘检查车票。没办法,乘务员最讨厌像他们这种铁路职工乘车不买车票的人。哎~如果可以,谁想坐火车啊,这就是跑通勤铁路职工的悲哀。刚子叫醒大家,刚把证件递给高姐,却不想她突然脸色煞白,眼睛翻白,喉咙“咕咕”响,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痛苦的蹲在地上。“啊~!你怎么了?”刚睡醒,脑袋还蒙蒙的晓飞想扶起她,不曾想,整节车厢里的人竟诡异的接二连三倒下,并且姿势都是掐着自己的脖子,仿佛呼吸困难。人们乱作了一团,询问着他们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晓飞脑门上开始冒汗,“快看!”力哥惊恐的望着窗外“咚!!””咚咚!”车窗外不远的义乌城传来很响的爆炸声,泛起了阵阵小蘑菇云。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所错。我擦!不会真的世界末日了吧!晓飞看见车窗上有把救生锤,急忙把救生锤握在了手里,仿佛这样才可以镇定一点。“啊!~”一个极度恐惧的叫声传来,“救命啊!松嘴啊!快松嘴!”远处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男人,正死死的咬着扶着他的女朋友,鲜血从白嫩的脖子上呼呼流出,女孩的手痛苦的乱挥。“啊!”那个男的居然把脖子上的肉咬了下来,砸吧砸吧吃了起来,女孩睁着痛苦且不解的眼睛死了。杀人了!杀人了!晓飞吓的惊呆了,冷汗已经打湿了后背,脑袋一片空白。“碰!”原来刚才蹲下的高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翻着眼白,四肢僵硬,恶狠狠的扑向晓飞。幸好平时就爱锻炼身体的李力看见了,一脚踹在了她的肚子上,“碰”声砸倒了一个正准备跑过来的“尸体”李力抢过晓飞手中的逃生锤,拉着晓飞,拽着已经被吓的呆若木鸡的刚子,死命的奔向了厕所。这时候,刚才痛苦晕倒的人们竟然诡异的颤颤巍巍站了起来,扑向了离他最近的人,车厢里响起了惨叫,血肉横飞。人们四处乱窜,仿佛人间地狱。“碰”李力踢倒了一个正在厕所门口掏着同伴内脏吃的丧尸,把晓飞和刚子拽进厕所狠狠的关上了门。三个人蹲在狭小的厕所,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惊魂未定,听着外面凄惨的叫声和打斗声,不知所措。“这,这,这是怎么了?发生生化危机了?刚子脸色煞白的自言自语,没有人回答他,因为他们也不知道怎么了。但是他们都明白,如果不逃出车厢,他们只有死路一条,而且可能是死无全尸。晓飞站起身打开水龙头洗了一把脸,怦怦乱跳的心脏才渐渐平息。脑袋渐渐运转了起来,可能,可能真的生化危机了!晓飞回答了刚子。好了!不管是什么?我们都要逃出这列火车,不然我们都得死!最先反应过来的李力狠狠的说。是啊!大家都知道要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可是外面丧尸那么多,稍微不注意就有可能死于非命,即使没被扑倒,但是被丧尸抓到,哪怕破一点皮,也有可能成为那种毫无意识,只知道吃人的丧尸啊。刚子范起了鸵鸟政策,弱弱的说“不如,不如我们等政府来救吧,我们就在这等着。”“不行!绝对不行!先不说等外面的丧尸吃完别人,会不会冲破这道门,就说我们在这里什么食物都没有,能撑到几时,而且刚才我们也看见了义乌那冲天的乌云,我想这不止是这列火车发生了这种事,有可能是全中国的事,甚至是全地球,全人类的毁灭!”晓飞拿出了当兵时的勇气,斩钉截铁道。好!那我们就冲出去,我看看这里有什么能用的东西没?李力也发狠了,说干就干,三人翻箱倒柜,拆来卸去,也只找到可以勉强算作武器的一小根通马桶的钢筋和从天花板上拆下来的方形钢制通风盖,加上那把逃生锤,正好人手一个。“咳,咳,到底是一个厕所好几十万啊,要是别的厕所还真找不到钢制的通风盖噢。李力僵硬的开了个玩笑,不过晓飞和刚子听过后,心情也稳和多了。“一会我和力哥在前面,刚子拿救生锤在后面,一会我喊一,二,三,力哥先用通风盖把外面的丧尸推远,我和刚子再从后面协助你。”晓飞简单的布置了下任务“好!”两人低声答道。晓飞把耳朵靠近门上,听着外面丧尸的咀嚼声,汗毛直竖,不过丧尸好像少了些,可能都追其余的人去了吧。“三!二!一!上!”晓飞一字一顿的说完猛下把门打开,正好推飞了一个趴在厕所门口津津有味的吃着同伴的丧尸,旁边还有一个丧尸正抱着一条血淋淋的胳膊,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短暂的楞了有两秒,然后仍开了那只胳膊“啊呜”的扑了过来。李力赶忙拿着通风盖顶上,一直顶到对面的车箱上,动弹不得。“晓飞,快上,这货力气好大,我快压不住了!”李力奋力的说,晓飞迅速跟上,拿着那一小根钢筋狠命的插在了那只丧尸的脑袋上,但是因为第一次杀人,虽然他们已经不可能被称作人了,心情紧张用力过猛,一下扑在了丧尸上。“啊呜”丧尸不甘的望着眼前的食物,嘴巴一张一合的倒下。远处的丧尸听到了这边的动静,放下了嘴中的食物,一窝蜂的跑来。“快!快!刚子快去拉下紧急制动阀!”坐过火车的人都知道,在两节火车的连接处,有一个紧急制动阀,就是为了火车开动时,发生意外时,可以让车厢里的人让火车紧急制动,停下来。晓飞拔起插在丧尸头上的钢筋,跟着李力快速的跑去,三人抓紧了扶手,打开了紧急制动阀,火车“吱~吱~”一路火星的紧急停了下来。飞扑过来的丧尸们因为惯性作用,越过了晓飞他们,挥舞着四肢朝着前方的车厢撞去。“刚子,快用救生锤砸开窗户,我们跳出去。”趁这会空挡,晓飞快速的说。“碰!碰!”不得不说火车的质量就是好,吃奶劲都使了出来的刚子,虎口都砸出血来了,玻璃才轰然碎掉。

  “我们往前走,每几百米就会有紧急避车口,那里想必会有梯子下去”晓飞及时想到,铁路沿线,每几百米会有一个紧急避车口,给铁路施工人员,火车来时紧急避让的地方。哎,关键时刻还是铁路专业知识救了一命啊。

  爬出车厢的三人,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望着远方山上郁郁葱葱的风景,不禁苦笑,因为火车已经过了义乌,快到金华了。还有高铁正行驶在高架上,离地面得有十几米。没有梯子更没有绳子,要从上面过跳下去,那不死也残了。

  晓飞为了不使大家太尴尬,站起来走到小溪边用手捧起水,喝了两口水说“呼~大家休息一下,前面就是金华的双龙洞了,我知道上面有个山洞,距离金华市区约15公里,不远不近,坐落在海拔1000多米的北山南坡。我以前去过那玩,双龙洞的外洞与内洞之间,有一块巨大的岩石覆盖在一流清泉之上,水道宽一米多,岩底仅离水面一尺左右,进出里洞,只得用小船,人直躺在船底,小船从岩底的水面穿引而入,进去约有三四米,就能到达内洞。内洞约有2000多平方米,岩洞深邃。我们要去那里的话,不但易守难攻,人烟罕至,丧尸会少。而且那里温度适宜不论春夏秋冬,里面的溪水也可以饮用。

  2015年12月12日晨,急速的高铁上,一阵大笑声传来。“哈哈哈哈哈~!晓飞,你太能逗了,这都2015年了,你还相信世界末日这种鬼话啊!要世界末日,早在2012年就发生了,哈哈!”面前的男子被说的脸一阵白一阵红,急辩道“又不是我说的,是网上这么说的,你看!你看!华夏社报道:最近HNS9病毒肆虐,造成我国大面积停工停课,给我国人民造成极大的困扰。病毒行成原因和疫苗,卫生部正在努力分析和研发中,请广大国民不要恐慌,尽量减少外出,及时关注新闻动态。还有!还有!美星社最新消息:传说中的玛雅日历,因为新发掘出一些古迹,得出玛雅日历不是停在2012年12月12日,而是2015年12月12日。”“切,这你也信,还末日呢!再不发工资,我的末日就真的来了!旁边的一位长着发达的肌肉男冷冷的说。“你还别不信,雾霾严重的什么程度,HNS9病毒都蔓延到全世界了,说不好就会发生,你没看火车上几乎一半的人都戴上口罩了嘛,还一直咳嗽。”晓飞嘀咕道。

  “碰!”又一个小型蘑菇云腾空而起,强烈的碰撞气流差点把她们吹下去,晓飞赶紧抓紧了扶手,然而英勇的警察和那些追来的丧尸却被气流吹下了高架,生死不明。晓飞他们和那两个女人却因为先下了一步,身在高架下面,所以勉过一劫。“我靠!!不会吧!拍美国大片呢!火车居然追尾了!”刚子看着火光冲天的火车嘀咕道。“怎么不是啊!就是美国大片呢!生化危机都出现了,还有什么不是的。”李力一边往下走一边说。“好了!都别说了!快跑吧!一会丧尸追来了。”晓飞想刚才如果是自己晚下来半步,不禁后怕不止。

  三人猫着腰,贴着火车,不敢把头露到窗户那么高,生怕里面的丧尸看见。走了有几百米,眼看见那个紧急避车口就在前面,忽然听见后面“哗啦”玻璃碎裂的声音。原来又有四个人逃了出来。,不过他们就没有晓飞那么幸运了,人还没刚出来,后面就涌出来了三个丧尸。一个男人很不幸,被追来的丧尸扑倒,滚下了高架,估计也没命了,吓得其余两个女生尖叫不止,“砰!砰!”两声枪响,剩下的两个丧尸应声倒下。后来晓飞他们才知道,原来他们是乘警和高姐,本来是躲在餐车里,避过了丧尸的第一波攻击,后来乘警又救了三男一女,趁着火车停下来,凭着从餐车里找到的两把菜刀和几根铁棍一路杀出来,途中两个男的为了断后被丧尸咬死,却不想刚出来,又死了一个。为了自己也不被扑倒,开枪射击,更不想这下如同捅了马蜂窝,巨大的枪声引起了车厢里丧尸的躁动,纷纷不要命的用身体撞向窗户。“快过来!快过来啊!”晓飞见状,赶紧呼喊他们过来。

  乘警拉着她们狂奔而来,后面陆陆续续有丧尸撞破玻璃追赶而来。晓飞他们也快速的跑到楼梯口,打开盖子,依次下去,“师傅,你们先下去吧,我这有枪,先挡一会。”不愧是人民警察,危难时刻挺身而出。虽然这个社会有些警察败类,但不得不说大多数警察还是忠于职守的。当高姐和另一个女的先下去后,晓飞下到一半,突然火车的后面传来急促的鸣笛声。啊!不好!后面的火车要追尾了。

  大家听的悠然神往,别的不说。就那外洞与内洞之间的那块岩石,下面是水,水面距离岩石只有一尺之宽,就是一个天然的屏障,别说毫无意识的丧尸了,就是正常人想要进去,没有小船也是不容易。如果再在下面的水中设上屏障,有几个人在那职守,那可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啊。不论来多少丧尸,都不怕了。刚子激动的说“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去吧。”大家看着刚子激动的样子,彼此看了一眼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危机四伏的坏境下,给大家紧张的神经带来了一丝丝缓解。

  。。。。。。。。。。。。。

  很高兴,昨天晚上上班之前才提交的申请,今天早上下班后,兴冲冲的打开电脑发现自己的作品通过了,真快!这是我的第一部小说,我会好好写的,希望大家多多推荐,三克油。

  五个人陆续下来,“你好!我叫程雪,谢谢你们救了我”最后一个晓飞下来后,高姐甜甜的说,晓飞这才有时间打量新加入的两位女人。一看不要紧,还是两美女呢。那位高姐唇红齿白,长着一副艳若桃李,温柔可人的脸蛋。身上的制服不知道是因为逃跑的原因,还是胸部太大的缘故,中间的一颗扣子不知道飞哪去了。晓飞怔怔的看着,就连另一个美女伸出的手也没看见“你好,我叫艾雨,感谢你们救了我。”刚子嬉皮笑脸的凑过来,在身上胡乱的擦了两下,赶紧抓住美女的手。“你好你好!这都是我们应该的!我要知道你还活着,我早就再进去把你救出来了。”刚子嬉皮笑脸的说,就差口水没流出来了。晓飞这才醒过来,不好意思的对着艾雨抱歉的笑笑。小雨也挺美,眼睛大大的,睫毛长长的,忽闪忽闪仿佛会说话一样。“好了!这不是交际会,我们都还没安全呢,大家赶紧找个安全的地方再说话吧!”对美女不感冒的李力说“还是由我和晓飞走前面,刚子断后,两位女生在中间。”“我们能去哪呢?现在外面肯定到处都是丧尸。”小雪担心的说。“这个问题我们出来的时候已经商量过了,不管以后去哪里,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还好我们现在在荒山野岭,人烟稀少的地方,先找个山洞躲起来吧。”晓飞答道。大家都知道这是最好的选择,于是抓紧时间按照李力说的队形排好队往前走。老天爷还是比较眷顾他们的,一路上拾到不少从火车上飞出来的零食,也从飞出来的火车部件上拆到了几根相对较长的铁棍,而且还发现了那位飞出来的警察已经死了,几个人想到他的事迹,难免有些伤心。尤其是小雪和小雨是被他救出来的,泪流不止。不过大家都知道,现在不是伤心难过的时候,匆匆把警察浅浅的埋了后继续前进。不过那把手枪至死也是握在警察手里的,被几人捡到,手枪大家决定由部队里枪法最好的晓飞保管,晓飞看了下手枪,居然是最近新配发到警察的**,该枪使用7.62毫米手枪弹,容弹量7发。刚才警察用了2发,所以里面只有5发了。但是有总比没有好,一枪在手,晓飞的胆量也上来了。虽然打丧尸可能不够用,但是对于华夏这个枪支管理比较严格的国家,社会上很少有枪,碰到些恶人还是比较好使的,毕竟现在世道不太平,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