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纵横张子

纵横张子

纵横张子

更新时间:2021-04-07 17:56:05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战国时期,纷争,时间,跨度。为求名,为求利,为土地,为建立统一,为升华。一代纵横驰骋大师张子飘逸灵动的会出现在战国时期的天空下,一张利嘴吞吐天地,袭卷万里。回过头望去,却没办法弯下腰下拜,唏嘘不已惊叹,情不能够收。  我们把眼光转到魏国安邑。苍茫的天地中,剩下的只有苍茫了。那山,那树,那木,那人,点点化作浮云,随风飘散,无处可依。这年头命是自己的,也是他人的。食之为己,用之为他,命尽握于他人之手。倘若遇上贤君明主,倒也无所其他。可惜世间贤明之人何其少,昏聩之主何其多。百万将士大半生不得其志,死不得其所,徒留一捧黄土任人践踏。。



精彩节选:

  战国已定,局势渐命。齐自桓公霸天下而余威犹在,楚地大而王聩臣佞,燕苦寒之地不足提及,韩立于列国之央志不能伸,赵兵强马壮列于一方,魏与秦历代交战国力衰颓,秦自孝公变法而日新月异。观此局势,各国之间必有一场,两场,乃至数十场的征战。明大势者无不励精图治,披肝沥胆,锐意革新。而昏聩者则在美人富贵的假象中沉沦了自己,迷茫了国家。这注定是一个弱肉强食社会,身死国亡者不计其数,如果哪个王想看一看国亡的残像,只需回头看看则可:历代周天子分封的数百诸侯,如今剩下几个,周天子现在又沦落至何等模样!这就是社会,残酷又现实,感性但不性感。

  正神游太虚,忽见一柴夫挑柴从山上而下,张仪立即打住神游,迎上前去。张仪见柴夫,抬手于前,深鞠一躬。那柴夫倒也坦荡,站在那里,受了张仪一拜。张仪起身问柴夫道:“老丈,在下魏人张仪,特来拜求鬼谷子先生为师,不知鬼谷子先生居于山中何处,万望老丈告之,张仪感激不尽!”

  张仪自此想到,人何尝不是如此,甘于在乱世中找一安宁之处,以躲避战火,却不知怎么也逃脱不了飞来横祸。自以为聪明绝顶,熟不知早已被人看透摸透。自认为逍遥自在,却不知已为鱼肉。自认为可以逆来顺受,却不知那只是信口胡说!然而这一切都是命。就像田中野兔,不是自然死,就是非自然死。人也大致如此,不是老死,就是半路夭折而死。

  说罢。张仪牵着黄狗,开了门,走了出去。妻子上前拴上门闩,在屋中煮起了水,脸上现出了一片红润。

  屋外,雪已停了,但被大风吹起的白雪仍像下雪般的随风飘洒。张仪捂紧破旧的衣服,一步步走地在一尺多厚的雪中,显得有点吃力。一旁跟随的黄狗,在雪中时而远奔,时而紧随,似已经做好充分准备的战士在等待着猎物的出现。

  正走着,一团灰色的东西,从眼前刺溜一下飞了出去。张仪定眼一看,原来是只肥大的野兔。可那黄狗倒也十分机敏,不等主人反应过来,直奔着追了上去。张仪随着狗在田中狂奔,在嚎叫,似一个肆无忌惮的土豪。

  张仪起身说道:“吾与此狗可逐兔,食兔否?”

  忽然那野兔不知去向,消失在茫茫的雪地中。那狗却也停了下来,围着一片雪地嗅着,呜哼着。张仪喘着粗气,跑到了那里,扶着膝盖,看着雪中一丝一毫的异象。看了一遍,毫无发现,但那黄狗仍在呜哼着,不肯离去。张仪知道野兔必定藏于此处,于是屏住呼吸,用那犀利的目光再次扫描了一遍。突然张仪发现雪中有两个小孔,知道是野兔呼吸所致,乃伸手向下抓取,可是张仪落空了,并没有野兔。正迷茫中,忽然那黄狗向前一扑,嘴伸进雪中。当黄狗站起时,嘴中俨然含着一只肥大的灰兔。

  张仪回过头,看着城门处,人来人往,好不热闹,足见城中之繁华。他正了正了破旧的衣服,揉搓着僵硬的面部,踏步朝城中走去。仔细一看,如此张仪,虽不算帅气,倒也有几分贤士的风范。

  张仪要去的是云雾山鬼谷岭,他听人说过,鬼谷岭住着一位世外高人——鬼谷子。他要去投奔他,学习谋略、纵横捭阖之术。知识改变命运,自此他的头脑和智慧将成为改变命运、扬名立万的一把利器。

  看着那柴夫远去的背影直至消失,张仪走进了云雾山,消失在茂树之中。

  时间飞快地在流逝(写到这,我就想起当年我的高考作文题就是“时间在流逝”,也是又惊又怕,又喜又气。),转眼就夜幕降临在了张仪的头上。夜晚带给人的恐惧是黑暗,密林带给人的是恐惧,那么夜晚的密林带给人的就是黑暗的恐惧,不对,应该是无限的绝望。被枝叶挡住月光的密林太黑了,比人心还要黑。张仪无奈,只好停下脚步,独看四周。若张仪读过“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那他才应该是体会最深的一个人。张仪靠着周边没有杂草的一颗树,坐了下来,拿出干粮,粗鲁的吞食着,顺带“享受”着大自然的恐惧。

  话说张仪乃是魏国贵族后裔,只是过早的没落了,没有品尝过奢华的生活。伴随着他的只是无尽的劳累和贫苦。在那个时代,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抓住机会就是抓住命运。乱世存在的意义也只是供人追名逐利,吞吐天地。张仪何人?虽人微而志大,怎会甘愿如此平凡一生。

  张仪摸了摸袖中,还有些许钱财,找一路边小面摊坐了下来,要了一碗面。吃罢,张仪舔了舔嘴,付完钱,起身走了,去继续着自己的梦想。

  话说那时候天还是蓝的,水还是绿的,大气污染还是没有的,环境保护则是深入人心的。在自然环境如此好的地方,野兔时而会钻入家中,时而会跳入沸水之中,洗个热水澡。在如此和谐社会面前,怎能不让我等羞愧不已。可是在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时候,人与人之间却充满了敌意,只因战争。

  张仪听此不免有些失望,只是叹了一声,抬手再拜了柴夫,说道:“无妨,晚生当自进山寻找。”

  经过此番逐兔,张仪也经历一场自我寻找。他知道,做人万不能如狡兔。他深深的悟出了:环境的重要性和知识改变命运这两点。张仪发誓他要改变自己,改变这个日渐颓废的自己。

  听妻子说完,张仪突然想到隆冬时节正在下地逐兔的时候,怎可错失如此吃肉的好时机。于是拍了拍黄狗,对妻子说道:“今日将有兔肉!”

  张仪看着黄狗,四目相视,淡然一笑,对妻子说道:“家中唯有此狗悠闲自在!”妻子回头笑着说道:“天寒,畜生皆无以为食,四处奔走,唯有家畜可悠悠然以待饲之!”



  •   说&出去。

      说罢。张仪牵着黄狗,开了门,走了出去。妻子上前拴上门闩,在屋中煮起了水,脸上现出了一片红润。

    2021-04-09 05:51:53详情点赞(0)回复(0)
  • 仪看着&子说道

      张仪看着黄狗,四目相视,淡然一笑,对妻子说道:“家中唯有此狗悠闲自在!”妻子回头笑着说道:“天寒,畜生皆无以为食,四处奔走,唯有家畜可悠悠然以待饲之!”

    2021-04-11 09:07:32详情点赞(0)回复(0)
  • 仪要去&鬼谷岭

      张仪要去的是云雾山鬼谷岭,他听人说过,鬼谷岭住着一位世外高人——鬼谷子。他要去投奔他,学习谋略、纵横捭阖之术。知识改变命运,自此他的头脑和智慧将成为改变命运、扬名立万的一把利器。

    2021-04-10 09:30:39详情点赞(0)回复(0)
  • 平平淡&秦国的

      当本书的主人翁——张仪第一次出现在历史的舞台上时,他只不过是一个乡野之人,平平淡淡,无所他长。谁又知道在今后的岁月里,他将站立在秦国的舞台上,凭借一张利嘴,造就了属于自己的辉煌,受后世膜拜。

    2021-04-09 11:23:4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