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血溅玛法

血溅玛法

血溅玛法

更新时间:2021-04-26 00:17:36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本故事献给自己正玩传奇的兄弟们,本故事所属虚构故事,第一章主要原因是写主人公的诞生,本人是新手,有些措辞不仅的地方,希望能各位明确指出,以有利于小说的精彩的性。本故事并也不是写的传奇的来历,因为切记和传奇官方网站的混为一体,但本故事主要原因以传奇为重点,部分内容但是参考他们到底能不能就得到这盖世英雄,故事我们还得从头说起,相传,在玛法历428年,这是一个战乱的时期,人与人之间,人与妖魔之间,妖魔与妖魔之间的战斗,重来没有停息过,这样的战乱时期已经维持了三百多年,这个时期,全名皆兵,不分男女,是一个及其战乱的时期,在比奇的西南边境,这里高山峻岭,地区偏远,天很蓝,水很清,就在那偏远的地方,他出生了,传说,在他出生那天,他那破旧不堪的草屋上空,飘着七彩浮云,就在他出生那一刻,天上的七彩浮云化作一道金光,射向他那破旧不堪的草屋,顿时,草屋金碧辉煌,闪闪发光,引来不少村民的围观,其中一个道者掐指一算,摇头便离开了,边走边道:“救世主提前降临,空怕天下将会更乱了。”。



精彩节选:

  第一章英雄的磨练

  天尊安排好土城的一切后,便要离去,众首领想留下天尊,为玛法大陆消除恶魔,但天尊执意离开,众首领道:“天尊若离去,恶魔再犯如何是好啊?”说话间,天尊已消失不见,只听一个声音道:“南方为你们除魔的人已经降生了,他长大成人前,我这魔法结阵是不会破坏的”就这样,土城恶魔入侵的战争基本告一段落,而在比奇西南那个偏僻的地方,才传的消息,但这消息却是传变了的,本来是祖玛叛变导致救世主提前转世,却被传言成西南方一恶魔转世,东北方祖玛便叛变了。这时小孩已经快三岁了。于是村民们开始集结起来,将小孩的破毛舍为的水泄不通。有人带头道“把妖孽交出来,杀死他祭天。”“杀死他”“烧死他”顿时,喊声不绝。“我的儿啊,你怎么就是妖孽啊,不可能,更本不可能。”小孩的母亲哭着将孩子搂在怀里,小孩的父亲搂住小孩的母亲,一对平凡的夫妻以为就这样就可以保护自己的孩子,村民们就像着魔似的,将小孩的父母活活分开,将小孩抓走,只见那哭声淹没在这片喊杀声中,只见小孩被带到祭坛,绑在十字木头上,下方已经被村民们堆满了材火,天渐渐的黑了下来,村民们点起火把,多少,火光通天,只见台上一个法师口里叽里呱啦的念着咒语,村民一遍又一遍的整齐的喊着“烧死他,烧死他”而小孩的父母已经哭的没有力气了,趴在地方往前爬,两个人四肢腿,都被村民们拉住,他们哭的泪都快干了,爬的手都出血了,没人知道他们流了多少泪,流了多少血,两人几乎再也没有力气了,只有一双手,机械试的往前爬。突然听到一个声音“礼毕,行刑。”听到这话,父母犹如被打了兴奋剂似的,使劲挣扎着“我的儿啊,不要杀我的孩子啊!”就在点火那千钧一发之间,天空出现一道白光,将火熄灭,村民们定眼看时,之间一白衣老者,仙风道骨,白色胡须,却是一道家打扮。将小孩抱于怀中,人群中只见一道者跪拜道:“拜见天尊大人。”各位村民愣了一下,议论纷纷,但还是下拜天尊。“贫道夜观天象,知道这救世星有难,特来相救,差点被你们这些村民误了事。”再看那小孩,早已在挣扎中昏迷不醒。父亲挣扎着最后的余力,爬过来将他抱在怀里。“多谢大人救命之恩”小孩的父亲用微弱的声音道谢。天尊看了眼小孩道“此子乃救世星转世,并非妖孽。”有大胆的村民问:“那么为什么他出生的时候有妖光妖云出现?”天尊笑道:“那哪里是妖云,那是救世七星汇聚,救星转世啊!”“既然天尊这么说,暂且放过他这一次。”说完众人便离去,祭坛就留下了天尊,道者和他们一家人。“敢问,此子姓名?”天尊问到。小孩母亲回答道:“小儿贱名扎西巴丹。”“嗯,我们回屋说话吧。”于是他们便抱着小孩,回到了茅舍。“此子乃天神救世,但由于提前降世,所以此子注定多学少成,一生灾呃无数,但终能逢凶化吉,宜多拜义父,以成就他的大业。贫道也不多说了,泄露天机,反而对他不利,贫道就此告辞。”父母起身道:“谢大人救命之恩。”天尊道“不谢,我也只是想早点结束这战乱的局面啊,唉!”话未说完,天尊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自此,巴丹父母给巴丹找了十二个义父。可是,对于巴丹来说,好日子不会有太久的,村民们自然有些人心眼比较坏的,这天,又有机会村民聚在一起议论,“听说巴丹娘又有了,还顶着个大肚子下地干活呢?”“是啊,是啊,我也看见了。”“这前一个孩子就是怪胎,这次该不会又是什么星,什么怪转世吧?”“这次一定不能让她的孩子出世,要真是妖孽,那我们就惨了。”“是啊,是啊。”于是,村民们又聚集起来来到巴丹的破茅屋,刚好今天巴丹娘没有下地,村民们把巴丹娘抓起来。“干嘛啊,你们干嘛抓我啊?”“干嘛!听说你又怀了妖孽,这次绝不能让你生出来。”“不要,你们不能这么做!”“不能?干嘛不能啊,乡亲们,给我打……”众人便开始不由分说的打,打得巴丹娘哭天喊地的,直到巴丹娘落红了,才有人叫道“别打了,再打出人命了。”这群村民才停手各自散去,巴丹娘已经晕死过去。地里,巴丹爹正在忙活着,一个大娘跑过来叫道“巴丹爹,你家出大事了,快回去看看吧!”巴丹爹一听,扔了手里的农具就往回跑,回来只见巴丹娘躺在血泊之中,巴丹在一旁哭着喊娘。巴丹爹抱起她就往医者那里跑。医者检查后道“幸亏你来得及时,晚了一步都保不住你妻子的性命啊。”就这样,巴丹的弟弟还没出生,就被杀害了.

  他们到底能不能就得到这盖世英雄,故事我们还得从头说起,相传,在玛法历428年,这是一个战乱的时期,人与人之间,人与妖魔之间,妖魔与妖魔之间的战斗,重来没有停息过,这样的战乱时期已经维持了三百多年,这个时期,全名皆兵,不分男女,是一个及其战乱的时期,在比奇的西南边境,这里高山峻岭,地区偏远,天很蓝,水很清,就在那偏远的地方,他出生了,传说,在他出生那天,他那破旧不堪的草屋上空,飘着七彩浮云,就在他出生那一刻,天上的七彩浮云化作一道金光,射向他那破旧不堪的草屋,顿时,草屋金碧辉煌,闪闪发光,引来不少村民的围观,其中一个道者掐指一算,摇头便离开了,边走边道:“救世主提前降临,空怕天下将会更乱了。”

  更多精彩尽在www.

  第一节诞生

  天,已经暗了下来,没有阳光,也没有月亮,房间里,一个女人正在收拾着行囊,旁边的男人默默的看着女人收拾行囊,收拾完后,女人提着行囊就往外走,刚走到屋檐下,男人走出来一把拉着女人问“真的要走吗?可以留下来吗?”女人说“为什么?给个理由。”“因为,我爱你,直到你走的这一刻,我才知道,我不能失去你。”女人手里的行囊脱落在地,就像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量,连提行囊的力气都没有了,女人双眼流着泪,她不知道她等这句话都等了多久了,觉得是离开的时候了,男人把女人抱在怀里,女人问“为什么你到现在才说,到此刻才挽留?”男人道“因为,我明天要去救一个人,我怕以后就没机会说了,我本不想留你,因为,我不知道明天能不能活着回来。”“难道非去不可”“非去不可。”女人这时候,已经是泪容满面,因为她知道男人要去救的是谁,她也知道那个人对男人,甚至对整个世界是多么的重要。“既然这样,我可以给你们施隐身术,只是我这群体隐身术还没练到最高境界,维持的时间只有半柱香的时间。”隐身术是一种躲避术逃生术,道术的一种,分为个体隐身和群体隐身,普通隐身术只能让一些道行不高恶魔怪物看不见,达到进行隐身效果,而人是看得到隐身的人,而且隐身后不能走动,等怪物远去,便可脱身,在隐身时,亦可进行道术或魔法术攻击,但隐身术要让人也看不见,是很难的,普天之下,除了天尊,便是这眼前的女人,这个女人除了这隐身术上有大点的修为,其他道术却很平庸,即便这样,也足以让她闯荡江湖了,这人便是那人称赛天尊的禾小琴女侠,这男的就是曾经和森德王扎西巴丹同生共死的结拜兄弟容中木子,他们要去救的人便是那人称森德王的扎西巴丹。扎西巴丹在战争中,被敌国用计谋活捉,被敌国处以水刑,明日处死并水葬,行刑地点在巴姆河边的一处宽广的河边,这里是加撒国的刑场。“不,我不能让你去冒险。”“你不让我去冒险,我又且放心你去冒险,万一你出了什么差错,我也不会活在这世上。”两人相拥,木子笑了,即便是救不出巴丹,自己死于非命,也值得的,因为他守住了对兄弟的义,对爱人的忠。是夜,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只听见几个声音在说话,他们说的很小声,根本听不见在说些什么,那是木子和森德王的心腹部将在商量刑场就人的事情,商量完毕,木子带着巴丹的心腹躲在乱石后面,各自拿着禾小琴给的符咒,每人两个符咒,一个是救人前用,一个是救人后用,而赛天尊禾小琴则带着自己的神兽,站在离刑场不远的巨石上,那巨石生在半山腰,就算不隐身,靠着山体,抬头也看不见,巨石靠山体还有些树木依附着,可做掩体,天,慢慢的快亮了,加撒国的军队,开始来到这刑场,布置刑场,顿时一片火光亮如白昼一般明亮,木子他们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使用符咒,因为符咒的时间太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