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 >

剑御星辰

剑御星辰

剑御星辰

更新时间:2021-04-27 05:17:21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剑御星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元正卿,萧铭,行者,李三清,赵卓,杨佑,书童,楚王,史那云之间的故事。剑御星辰约30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星辰太荒剑属性  星辰剑怎么折  曜星辰十三剑  星辰剑怎么画  星辰剑宫 小说  dq11星辰之剑  星辰十三剑  擎天柱星辰剑  剑碎星辰女主角  剑御星辰 小说  


精彩节选:

萧铭小说名字叫做《剑御星辰》,这里提供萧铭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剑御星辰小说精选: 楚王杨佑与李三清促膝长谈了一夜,仍是没从这个老狐狸嘴中套出什么有用的讯息。这名太平道北宗掌门护法非但不卖自己面子,就连一拂场面话都懒得说予他听。杨佑这些年虽然一直留在漠北草原作质,但凭借手下的幕僚线人的查侦,对神都洛阳的局势也算了如指掌。 从本质来讲,庙堂之争与修行世界的纷争没有什么不同,无非追名逐利耳。不管你是浩漠上境的绝世天才,亦或是位列三公的两朝重臣,都逃不开名利场的束缚。难道修行者便不用埋锅造饭,便可…

大周帝国显隆十一年冬,北疆蓟州城又落了一场大雪。

这座位于帝国极远之地的边城,是为了抵御北面的突维尓胡族所建,至今也不过六七十个年头。粘土混合糯米、红柳所烧制建造的城墙,透着一股灰蒙蒙的色调,正如城中百姓的面气一般不讨人喜。不过瑞雪一至,蓟州城便披上了一件素色霞衣,往日城墙上那惹人嫌恶的浮沉扬土到底是被压了下去。

城脚下的矮原上,干秃秃的麦地蒙上了一层素白晶润的薄毯。只需站在不远的小岗上踮起足步望去,你便能惊讶的发现这片皑皑白雪覆盖下的丘地,竟与北地突维尓人秘传酿制的酸口奶酪惊人的相似。

蓟州城外有座不起眼的驼铃村,山村里有个不起眼的元记铁匠铺,你只需轻移尊步叩门迈入铺子,便能见到屋中那个不起眼的铁匠师傅。

他叫元正卿,在这个村子里已经过活了十二个年头。由于他是外来户,受到不少本地恶霸的欺凌。一到了荒年,少不了有痞赖流氓去铺子里敲诈勒索,就连一些不谙世事的半大小子也总是拿他那个半文不白的名姓嘲弄。倒也不怪这些小子犯浑,这么个名姓放在穷乡僻壤的小村子,怎么看怎么扎眼!

每到这时,元正卿总会放下手中的铁锤,抡起烧的通红的锻件冲上去与这些恶徒搏命。俗话说的好,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遇到元大叔这么个搏命三郎,有哪个小年轻愿拿自己的后半辈子开玩笑?

自此元正卿便得了一个与小村子相得益彰的外号--元大愣。

没有人知道元大愣为什么来到驼铃村,也没有人知道他为何不凭着一厢手艺搬到蓟州城中吃军粮。春夏秋冬交替往复,那个不起眼的铁匠铺依旧那么开着,丝毫没有关门歇业的迹象。

今夜自然也不例外。

狭窄的屋室坐着两个人,一老一少,一胖一瘦,一高一矮。元正卿翘着二郎腿靠在藤椅上抽吸着一杆土烟枪,时不时惬意的吐出一个个白色的烟圈。

铁炉前,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在卖力的拉着风箱,那是元正卿新收的学徒大宝。

兹吱的声响催动了炉中钢火,噼噼啪啪的火星争相往人的面门上蹿。还有那恼人的黑烟,总是寻着缝隙,在你最大意的时候钻入口鼻,呛得人直落泪。

大宝不想被师傅看轻,遂擦去眼角的泪水,继续拉了起来。

元正卿见锻件已经烧得差不离,只一提气便从藤椅上站起身,眨眼的工夫便出现在了铁炉前。

被风箱催的炽热的一个锻件儿足足有四五十斤,已被火炉烧的通红,此刻易于打铁墩上。元正卿寻了一个大小适中、趁手的铁锤便向其上砸了上去。

乒乒乓乓的声响听起来竟是那么悦耳,大宝沉浸其中,拉风箱的速度自然而然的渐渐缓了下来。

“不要停,继续拉!”元正卿夹了他一眼,丝毫没有怜悯之心。天下三大苦:打铁、撑船、磨豆腐。若是他连这点苦都受不了,还谈什么出师坐店?

元正卿右手握小锤,左手握铁钳,一番捶打后,那根锻件已是成了雏形。元正卿一边翻动着铁料,一边叮咛嘱咐道:“我们做铁匠活的最忌行工时分神。这锻件可都是一样的模子,至于能捶打成什么模样,可全看铁匠这一双手哩。”

他不断捶打着,那个分量十足的方铁锻件已渐渐磨平、磨薄,成了一把横刀的形状。

哼,村里的那帮莽夫只道他打造一个锻件便要收取十贯钱,却不知道他要付出多大的辛劳。别看铁匠表明风光,一番捶打就能变出一件利刃。但可曾想过,每至红炉生火之时,都是气温高烧之时?匠人只拉一阵风箱,便会汗水满头,只抡一番铁锤,便会挥汗如注。那几十斤重的大锤抡番起落,需要多大的力量与气度?

元正卿将横刀开始了修边儿,一边移着锻件,一边用特制的小锤子轻轻捶打着铁棒四周,过了不久,元正卿依依不舍的从一只木匣子中抽出一只暗灰色的匕首,叹了口气道:“哎,上辈子我定是欠着小子的。罢了,罢了,再好的刀剑也都是身外之物,若是能物尽其用,也不枉其数百载赫赫声名。”

说完,元正卿便将那匕首放置到横刀上,狠狠用铁锤向其砸去。约莫盏茶的工夫后,一根透着赤红的钢刀就已打炼完毕。

元正卿把那圆柄锻件儿放入近旁的水槽内,随着“吱啦”一声,一阵白烟倏然飘起,打着圈儿向外飘散。元正卿微眯着双眼,满意的打量着这把宝刀。这把刀包括刀柄,都是由一块整铁打制。整个刀刃是在泥范上用铁水浇灌而成,再行磨砺,几乎没有什么缺点。

“去把铁钳给我拿来!”

元正卿瞥了一眼大宝,冷言吩咐道。

小学徒怎敢违拗,连声应着出了铺子将铁钳拿了来。

“把剩余的锻件钳好!”吩咐完,元正卿便抄起铁锤向锻件砸去,顷刻间剩余的铁料便破碎断裂。

“咱们做铁匠生意的,一块料只出一件兵器,余下的料必须毁了!”元正卿叹了口气,冲小学徒挥了挥手:“把刀挂起来把。”

元正卿走到面盆前净了净手,又从架子上取了手巾擦了净这才又重新坐躺到了藤椅上。

......

......

“咚咚咚!”

老旧的木门传来三声钝响。

“是谁,今夜不接货了!”元正卿吐出了一个烟圈,高声喝道。这些个没开眼的家伙,跟自己处了这许久竟然都不知道他老元的规矩,真是白活了这些年!

“咚咚咚!”门外之人似乎不为所动,叩门声依然响起。

“是谁,他娘的给老子进来!”元正卿暴怒,猛地一用力便从藤椅上蹦了起来,阔步朝木门走去。

老旧木门传来吱呀一声怪响,屋外之人倒是率先进了屋。

“老元叔,别来无恙啊!”炉中的钢火将屋子映的有如白昼,元正卿分明可以看到这个面容俊秀,身材修长的少年。

这少年双眸朗朗炯若疏星,一个高挺的鼻梁更是把整个人衬得英伟了几分。如瀑的黑发并未包裹网巾而是被一只木簪简易的束了起来。若是他身上穿着的不是一件布满油星、污渍的棉袄,还真会让人误把他当做是蓟州城中的富贵军少。

“是萧铭啊”元正卿嘴角一扯,微微苦笑:“不是说了让你明天来取货的吗,怎么今晚便来了。从我元记铁匠铺出的货可不能有一点瑕疵,这把刀我还要留待查看一晚。更何况,以你现在的资质......”

不等元正卿说完,萧铭便挥手打断:“不必了,老元叔的手艺我信得过。更何况情况有变,明日我便要入城了。”

“难道,难道你已经进入了修习之境?”

“嗯。”萧铭淡淡的摊了摊手,不置可否。

元正卿难以置信的盯着萧铭,紧接着面上露出了狂喜:“这也难怪,难怪你这么急切!”

他一边揉搓着手掌一边不停的踱步,试图让自己从极度的兴奋中镇静下来。萧铭带来的这个消息实在出乎了他的意料,若如此看此子倒算是个修行的天才!

在大周帝国,修行分为诵吟、修习、解悟、致知、炼虚、忘我、净天、浩漠八界。从解悟开始,每界又分为上、中、下三境,任何一个修行者都要从白丁开始修行,一境境、一界界的研习攀升,绝无任何投机取巧的可能。

一般资质的修行者从进入诵吟界开始,需要三个月左右的精心研习才能进入修习界。萧铭这孩子灵气厚重,体内皆是有形有质之物。但无奈他胸前雪山、腰后气海有血气阻塞不能相通,浑身的元气无法连为一体,于修行是极大的阻力。

若是自己没记错,他仅仅有了四十余日便升入了修习界了吧,这样的速度即便放在了一般的修行者身上也会引得旁人大为称奇,于萧铭这样雪山气海不通的人来说,他便只能称之为奇迹了!

“元叔,你便这么让我站着?”萧铭双手叠抱在胸前,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元正卿,引得老汉连连顿足捶胸。

“你看我,你看我一高兴竟然忘了迎你进来!”

元正卿连忙单臂相邀,将萧铭虚让进了屋。

“阿木,还不进来!”萧铭走进了屋子却不见小书童跟来,无可奈何的转过身子提点道。

“哎,少爷,我来了!”那书童连声应着,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他许是在屋外待的太久,面颊被冻的分外通红,嘴唇已是隐隐皲裂。

阿木见少爷脸色隐隐发暗,知道他是担心自己冻着,忙将手中的食盒放到了屋内唯一的一只瘸腿矮几上,从口中呼出热气反复搓揉着双手以作取暖。

屋子一时陷入了静默,阿木反绞着双手,轻咬着嘴唇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唔,唔......少爷方才我们走的急,在陈老太爷的铺子里把烧酒和烤鸡拉下了,我刚刚跑回去拿了来!”

生怕少爷因此动怒,阿木连忙出言解释。他不过十四五岁的模样,比萧铭还要小上两三岁,此刻眼里噙满了泪水,这一副痴萌的模样真是讨人怜惜。

“罢了,下不为例!”萧铭长叹一声,冲阿木摆了摆手。

“元叔,一点酒菜不成敬意,嗯,便算作是我那柄横刀的酬金吧。哦,对了您可别找我讨钱,我现在也就剩下这个傻阿木了。您要真讨,我便只能把他抵给您了。”

双方既己落座,萧铭便冲元正卿挤了挤眼,连声诉起了苦。

“你小子倒是贼精!”元正卿夹了萧铭一眼,撇着嘴道:“谁不知道那小子是你的小心肝?我若是将他讨了走还不要了你的命?得了,留着他看着你我倒放心些,省的你小子哪天修行时走火入魔,毁塌了雪山气海之间的梁道!”

微顿了顿,元正卿正色道:“不过说真的,你小子真打算去蓟州城中见那个贵人?老夫人临走时可是托付于我要好生照料你。你现在刚刚进入修习界,虽说念力已可以控制这柄横刀,但却无法和它合为一体,更是不可能将它作为你唯一的魂器!”

楚王杨佑与李三清促膝长谈了一夜,仍是没从这个老狐狸嘴中套出什么有用的讯息。这名太平道北宗掌门护法非但不卖自己面子,就连一拂场面话都懒得说予他听。杨佑这些年虽然一直留在漠北草原作质,但凭借手下的幕僚线人的查侦,对神都洛阳的局势也算了如指掌。

从本质来讲,庙堂之争与修行世界的纷争没有什么不同,无非追名逐利耳。不管你是浩漠上境的绝世天才,亦或是位列三公的两朝重臣,都逃不开名利场的束缚。难道修行者便不用埋锅造饭,便可不食人间烟火了?若是这般,那武当山大掌教李天贯为何会甘愿舍弃自身四十年修为去为先皇妃子续命?所为的,还不是武当道教的一世荣宠?既有束缚,修行者做事便难免瞻前顾后,卷入世俗世界的争斗中去。那位骑驴下江南的前朝王叔可是忘我境的大师,南粱国主的一袭推恩令还不是叫他乖乖的星夜奔回襄阳,闭门不出一心修禅?

还真当一人可敌千万军?如此这般,怕只有那三危山普渡道观的林清玄道长能做到了。相传当年中原板荡,西域三十六国企图趁火打劫,洗劫九州。各国国主集结了五十万铁骑便气势汹汹的越过葱岭,直扑敦煌。西秦朝廷得知消息后阵脚大乱,小皇帝和摄政的太后眼看大敌将至,手足无措的躲到太液池中蓬莱仙岛上抱在一起嚎啕痛哭。满朝文武更是一个个唉声叹气,与家人商量着置办后事。春秋乱战几十载,西秦朝廷所剩不多的实力都耗散在了对南楚北魏等国的征伐上,哪里还有气力应对西域三十六国的倾力一击?

林老道长得知消息后不急不躁,执一素白浮尘立于三危山下,于日光映耀最盛之时凭一身浩然罡气大败西域联军,挽狂澜于即倒,为西秦朝廷续命五十载。可他老人家现在不是乘鹤飞升了吗?

这李三清虽然也是道门中人,与林清玄老仙人比却是差的很远。在杨佑看来,在这个世上,不是仙人那便是俗人,没有第三种可能。自己早派人查过他的底,他是太子的私聘幕僚,一直为自己的这个大哥出谋划策,被大哥倚为臂膀。太平道北宗自打在二十四年前的宗门之争中溃败后,便一直被南宗压制,要想重返巅峰,必须借助世俗朝廷的力量。看来,李三清是打算把所有的宝都压在这个大周储君身上了。

哼哼,真是打的一手如意算盘!攀龙附凤自然可以一朝入龙门,鸡犬升天。但若一不小心站错了队,同样可能落得个身死族灭,挫骨扬灰的下场!

杨佑背负双手走出营帐,慨然南望。这大周帝国的大好河山凭什么就要拱手送予大哥?难道就因为那荒谬无比的长幼尊卑古礼?

这位困居漠北蛮荒之地近十载的藩王龙子深吸了口气,紧紧攥固拳头,面容一时变得阴鸷无比:“李三清啊李三清,你不是能攻心参命吗?你说我大哥受命于天,当承大宝?偏偏本王这辈子不信命!”

......

......

大周使团营区南侧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立着一主一仆。

“少爷,到底是你面子大。昨夜要是我去找那李三清道长讨要,他肯定不会把那几床棉被送来!”小书童阿木此刻正啃着一只烤羊腿,腮帮子一鼓一泻,霎是好看。

萧铭慵懒的抻了个懒腰,摆手道:“这有什么,那牛鼻子老道吃了我的烩面片,有把柄拿捏在我手中,自然得照我说的去办。几床棉被算什么,便是一部侍郎,你信不信只要少爷我一张口,那老道儿也会乐呵呵的替我去朝中斡旋?”

小书童阿木呵呵一笑,露出两颗大门牙:“这个人家不信,少爷一定又在吹牛!”

萧铭显然被这话伤的不浅,没好气的瞪了阿木一眼道:“真是个白眼狼,这些年少爷我真是白疼你养你了,你说,你说你少爷我这辈子什么时候吹过牛?”

小书童灿灿的挠了挠后脑勺,只是望着萧铭继续呵呵傻笑。

萧铭无奈的长叹一声,刮了刮小书童的鼻梁:“这世上还真是一物降一物,罢了罢了,你少爷我上辈子一定是造了什么孽,老天爷派你小子来惩罚我!”

萧铭稍顿了顿,望着不远处升起的炊烟道:“走,少爷我带你去吃顿好的!”

......

......

营盘驻地中部的空场外,围拢了不少人。

萧铭一手拉着小书童,一手拨开身边的袍泽,硬着头皮向前挤去。

“让一让,让一让啊!”

萧铭个子虽然不矮,但在这些老行伍中一衬比,就落不得什么优势了。这些士卒都是赵卓从蓟州边军中精心挑选的,不论是实战的工夫还是忖度人心的本事都不居于人后。他们早知道萧铭是李三清道长钦点的护驾人选,一路上对萧铭自然非常客气。此时见少年穿行而来,众士卒都本能的向两侧散开,给少年让开了一条将将能通行的小径。

“少爷,你真神气啊!”小书童阿木双目炯炯,神采奕奕的望着周遭的大周士卒,得意的砸吧着嘴慨叹。

“出息!”萧铭摇了摇头,苦苦相笑。

待得从最后两名袍泽身边挤过,萧铭终于长吁了口气。只是少年还没舒坦的歇落一晌,便听得一尖锐的叫声。

“来,还有没有人敢来一战?你们谁要能打赢我,本塔格便嫁给你!”

萧铭不由的蹙紧眉头,朝上首望去。但见齐人高的土围子上立着一个妙龄突维尔小娘。柳眉月目桃花面,再加上那细挑的腰身,便是放到国都洛阳,也算得中上之姿......

但,但怎么看这副嗓门也有些煞风景啊!

“你看什么看,本塔格岂是什么人都能随便看的!”

萧铭心中还在慨叹,便觉一凌冽箭意朝自己袭来。少年一把推开身侧的阿木,身子猛地向后仰倒,一记铁板桥将将躲过迎面袭来的夺命利刃!

一个纵跃翻起身来,少年冲眼前小娘怒目而视:“你一个姑娘家,心思恁的如此狠毒,小心没人敢娶你!”

谁知那突维尔小娘柳眉一挑双手叉腰冷笑道:“这个不劳烦你费心!本塔克正在设擂,你无端闯入算作什么?你若不是接擂,本塔克便是射死你又如何?”

“你!”萧铭满吸了一口凉气,一时竟是语噎。

这小娘小小年纪心思却是如此缜密,若自己不是接擂的她自然占着一个理字。若自己是来应擂的那更简单,直接上家伙操练便是。

一句话便封死了自己所要的退路,当真是副玲珑心思!

“既然如此,我便来会会你!阿木,拿刀!”萧铭抬手弹去袖口尘土,慨然吩咐道。

他这一句话可一时令周遭的军卒炸开了锅。虽然这些军卒知晓萧铭是李三清道长钦点的人选,但对少年是什么来头却一无所知。这下萧铭主动要求和突维尔小娘比试,正好满足了众人的好奇心。

“唉,老王你说这小公子不会是修行者吧,不然怎么那么有把握?”一个满面胡茬的老兵,双手抱在胸前冲身侧的好友挤弄了一番,却落得一番奚落。

“切,修行者?老张,你别逗了。你真以为这修行者遍地都是,烂大街的啊?咱大周朝在钦天监登记在册的修行者不过万余人,算上闲云野鹤般的游侠儿也不会超过五万,咱们蓟州城这鸟不拉屎的地界儿怎么会有修行者,何况,何况还是一个胡子都没长齐的娃娃!”

那老王头摇了摇脑袋道:“我猜啊这小子八成是李三清道长豢养的兔哥儿,你瞧这面相,呦呦,都能捏出水儿来,跟熟鸡子似的,简直比小娘子还水灵。要是我啊,八成也得动心。”

张姓老兵听后嘴巴张的有如鹅蛋:“乖乖,你不说,我还真没想到。老王啊,这小子还真是俊秀的紧......可是李老道长是出家人啊。他们不是讲,不是讲要六根清净吗,怎么也能玩兔儿哥儿?”

“去你的,那明明是释门中讲的经义,恁的被你安到黄老学说上去了。你小子懂个屁,人家道士也有七情六欲,难道就不能玩玩男人?”

老王头狠狠的朝张姓老兵的屁股上踹了一脚,摇了摇头。

“不过,这小子真的是水灵的紧啊。啧啧,怪不得,怪不得啊......”

......

......

萧铭却没甚工夫去听眼前众人讲胡话,深吸了口气接过阿木递来的横刀。这柄横刀是元叔倾心打造,虽比不上武道第一人耶律钦手中的那柄鸣鸿刀,亦远不及西胡怪人拓跋杵的昆吾利刃,但依他老人家的话讲,这柄刀怎么也能进当今刀评副榜的前二十。而且使刀者向来讲究以血喂刀,刀口饮血越多,便越具威力。要不为什么魔宗随便一个致知下境的刀客都能与炼虚境的高人大战三百回合?

不过遗憾的是,萧铭这次走的紧,没来得及给这柄刀起名字。

“少爷,小心啊!元叔讲过,山下的女人像老虎!”

小书童担心自家少爷的安危,连忙在一旁提醒劝说。

萧铭却是阖上双目,屏息凝神攥紧了手中横刀。

“念力、自然、修行、魂器......缺一而不可,正所谓富贵有命,成败在天。只有恰逢天时地利人和,才能造就出那一个半个的不世出天才!”

元叔的话再次浮现到少年的脑海中,他沉沉入定,感受着身侧忽强忽弱的天地元气。

屏息,凝神;屏息,凝神......

元叔赠送的《昆仑吐纳大法》中的经句瞬间填满了少年的实海,如一条条牛筋勒出沟壑万丛。

少年只觉胸前雪山,腰后气海隐隐钝痛,不多时的工夫已是汗流浃背。

“破!”

意识深处突然传来一声呐喊,萧铭只觉周身三百六十一窍倏然通畅,手中的横刀登时飞起!

你是突维尔塔格又如何,乱我心者,我必斩之。

不过,不过......这好像算命犯桃花啊!

元正卿萧铭小说名字叫做《剑御星辰》,这里提供元正卿萧铭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剑御星辰小说精选: 大周帝国显隆十一年冬,北疆蓟州城又落了一场大雪。 这座位于帝国极远之地的边城,是为了抵御北面的突维尓胡族所建,至今也不过六七十个年头。粘土混合糯米、红柳所烧制建造的城墙,透着一股灰蒙蒙的色调,正如城中百姓的面气一般不讨人喜。不过瑞雪一至,蓟州城便披上了一件素色霞衣,往日城墙上那惹人嫌恶的浮沉扬土到底是被压了下去。 城脚下的矮原上,干秃秃的麦地蒙上了一层素白晶润的薄毯。只需站在不远的小岗上踮起足步望去,你便能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