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纯阳道途

纯阳道途

纯阳道途

更新时间:2021-05-01 00:16:33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人 法 地 , 地 法 天 , 天 法 道 , 道 法 自 然  大道神王 ,看小道士如何一路斩荆披棘,成就无上道统 纯阳道途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而这座诡异万分却又万物静籁仿佛时间都在此停止了流动,而显得格外森冷的乱葬岗上,突兀的,有了那么一丝动静,一阵似是从那黝黑寂静的地下深处,来自九幽黄泉的冷风,带着黄泉的气息从一座座挖开没挖开的坟包上,横着的、竖着的,仍然盖好的、半开的、棺材板完全被掀开的棺木上,白森森的骷髅上、腐烂的尸体上、似乎是被撕咬的七零八落,原先本是裹住那可怜人,让其在离开这世间最后的遮住身形,留存最后一丝可怜微不足道的旁人赐予的最后一点小尊严的烂草席上刮过。除了引得几根不知何时来挂清的人们插在少数几座坟包包上日晒雨淋之后大部分只剩一根白色的丧幡上最后的几片幡页孤寂的飘动了那么几下后。仿佛来自九幽的冷风就如它突兀的出现一般,又这么突兀的消失了,仿佛从没出现过一般,刚才那一切不过是人脑海里臆想的幻象一般,乱葬岗上又只剩下了恒远的冷清,连刚刚苟延残喘般顺风而动的那几片残存的幡页也恢复了之前的模样,就如一开始便如此,从没发生过改变。让人不由觉得似乎从开天辟日起这座乱葬岗便矗立于此,与尘世间隔绝,了无生机,让大名鼎鼎的黑色报丧者都不愿在此停歇一会,也不知是嫌弃还是因为......。


纯阳道长名字  剑网三纯阳道长  纯阳道长图片  纯阳道长头像  剑三纯阳道长  纯阳道长穿越  


精彩节选:

  “嗯...按照舆图所绘和罗盘方位,向东南横穿过乱葬岗前行10里不到应该有座小村庄,先去那休息一夜吧。”收好舆图和罗盘,拍拍膝上的灰,小道士站起身来继续前行。“无量天尊,刚才小道一路前行,似乎这黑森林那并未有野物生存,这乱坟堆也不似有人常来的样子,怎么有一半埋好的坟包似乎被野狗或者野猪类的大型动物刨开一样,连棺木都半翻出来了,这是何理?那些草席子也都被抓得七零八落,可怜人都曝尸荒野了,却又为何大多四肢完整,不似有被野物啃咬撕食过的痕迹?那又为何原先本应裹好的草席子大多都已经摊开,而且都似被尖牙利爪撕咬过?那又为何草席内的可怜人又未????”行至乱葬岗中间位置的小道士看着这情景,心中疑窦丛生,目光所及之处既显得森冷怪异,让人不由白毛汗丛生,却又在这森冷怪异中透着一股浓浓的让人不解的疑窦。

  “额...”由于已是黄昏,加上黑森林中灌木丛生,遮挡住了视线,直到从林中艰难穿行而出,才惊愕的发现出现在眼前的这座瘆人的乱葬岗宛如天降一般出现在自己面前。“该死的老道,年级大了老眼昏花了给我的舆图不会是画错了吧?怎么小爷照着舆图(古时地图的称谓)越走越偏,跑到这乱坟岗上了,早知就不该答应老道下山了”一边发着牢骚的小道士从怀中掏出一张应是羊皮质地的舆图,又从背上背着的小包裹里取出一个青铜质地造型别致的罗盘,半蹲在乱葬岗边,仔细查看对照起来。

  这是座被一片黑丫丫的小树林包裹着的乱葬岗,在夕阳的残晖下孤寂无声,只有那一座座小土包和东倒西歪的墓碑在夕阳下投射出一道道斜长的黑影,不少坟包不知是被野狗还是野猪被挖开,黑漆漆的棺木已经半露出来,而在乱葬岗最外围一周,原先被草席裹住再用草绳系牢的可怜人也已经从草席中露出,白骨、腐肉就那么暴露在外,让人冷汗丛生之际却又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协调感,似乎从一开始,挖开的坟包、黑漆漆的棺木、被撕咬得七零八落的草席、白森森的骷髅儿、深色调的有些还在流着乌黑色不知道是腐肉还是腐血的半腐烂尸体就应该这样摆放才显得协调,若不这么儿才让人觉得膈应不协调不舒服。虽然现在这模样让人一眼看去就寒毛直竖、冷汗丛生、心跳加快、手脚都有些发软,却又莫名地感到那么几分协调和谐之意。这种感觉直让人怀疑自己是否被这人世间的可怖地狱景色吓得肝胆儿发颤,乃至脑袋里儿都已混乱万分,才会觉得地狱其实也挺协调和谐滴......而若你胆子儿够大,在此般情境中,脑海中仍能留有几分清明,保持那么几分神智的话。那么忽略掉眼前的一切,细细的观察下四周,再在脑子里稍微一琢磨,那么和刚才完全不同的另一般诡异之处便浮出水面,就这么赤裸裸滴出现在你面前,让人静思极恐:别处儿乱葬岗上常见的吃腐肉吃的眼珠儿只剩下血色的野狗和大陆上著名滴人见人厌滴黑色报丧者乌鸦和其标志性的让人一听就觉得不舒服某些细胆人士甚至闻声心惊的呱呱报丧叫声在此处却仿佛从来不存在一般,别说看见,就连地上树上都看不出一丝它们曾经存在生存的痕迹。除了被扒开的坟包,被撕咬的七零八落的草席让人感觉似乎应是它们所为外,便再也找不到其它可以证明它们存在的迹象,整座乱葬岗和旁边的黑森林泥泞的土地上树枝上都没有一点脚印和爪痕,一点点生存迹象的存在都找不到。

  一个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乱葬岗边缘的黑森林那,仿佛一个顽童将一块石子丢入安如明镜般的湖面,瞬间荡出一片片的波澜,打破了之前的寂静。人影顺着一条快被杂草和灌木丛淹没的泥泞小径慢慢穿行而出,看他中等个儿,穿着一身半旧但若不算在林间穿行不得已粘上的落叶残枝泥渍外还算整洁的蓝色道袍,头上扎着混元发髯,右肩背着一个小包袱,左腰间系着一把被棕色牛皮剑鞘包裹着的宝剑,脸上还带着一分稚气道士打扮至多不过十八的小道士从黑森林中走出。

  而这座诡异万分却又万物静籁仿佛时间都在此停止了流动,而显得格外森冷的乱葬岗上,突兀的,有了那么一丝动静,一阵似是从那黝黑寂静的地下深处,来自九幽黄泉的冷风,带着黄泉的气息从一座座挖开没挖开的坟包上,横着的、竖着的,仍然盖好的、半开的、棺材板完全被掀开的棺木上,白森森的骷髅上、腐烂的尸体上、似乎是被撕咬的七零八落,原先本是裹住那可怜人,让其在离开这世间最后的遮住身形,留存最后一丝可怜微不足道的旁人赐予的最后一点小尊严的烂草席上刮过。除了引得几根不知何时来挂清的人们插在少数几座坟包包上日晒雨淋之后大部分只剩一根白色的丧幡上最后的几片幡页孤寂的飘动了那么几下后。仿佛来自九幽的冷风就如它突兀的出现一般,又这么突兀的消失了,仿佛从没出现过一般,刚才那一切不过是人脑海里臆想的幻象一般,乱葬岗上又只剩下了恒远的冷清,连刚刚苟延残喘般顺风而动的那几片残存的幡页也恢复了之前的模样,就如一开始便如此,从没发生过改变。让人不由觉得似乎从开天辟日起这座乱葬岗便矗立于此,与尘世间隔绝,了无生机,让大名鼎鼎的黑色报丧者都不愿在此停歇一会,也不知是嫌弃还是因为......

章节目录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