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仙路飞虹

仙路飞虹

仙路飞虹

更新时间:2021-05-04 00:20:22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乞丐小混混有意中获仙缘,但能不能修到正果,自由翱翔九天,长生不死?大道三千,只取一瓢!造化天机,穷天地之秘,终得大自在的生活!尽在本书! 仙路飞虹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王辉家也算薄有财产,但却架不住生病,镇上抓药的先生欺他年幼,每次抓药都宰的王辉头破血流,几剂药下来家产便已告馨。万不得已,王辉只好典当了耕牛和田地,饶是如此,也没有挽救了父母的性命,当时王辉父母虽已不能动弹,但脑子还算清醒,听得儿子典当了家产,更是气怒交加,每隔几天便撒手而去。。



精彩节选:

  王辉平时机灵智慧,心智也是坚毅非常,在老道奇术之下,也不畏惧,并不退缩,但到了最后脑中睡意大增,实在抵御不得,王辉没奈何,只得狠狠心,狠狠咬了一下舌尖,鲜血直流,吃疼之下顿时清醒了过来!

  王辉听得老道刚才口气转变,以为事情有了指望,谁知道老道转瞬又换了说辞,愈加的垂头丧气,暗道:“老道都说我可以修道,但他却不收徒弟!却如何是好?”但王辉市井间混了几年,惯会察言观色,听得这老道并没有明显的拒绝之意,磕头便愈加的卖力起来!

  王辉暗暗诧异,要知道他们都是乞丐,本身都是又臭又脏,如今居然会被熏成这个模样,可见屋中臭气熏天已经到了何种地步,但他们几个平时把这里当成了住所,屋里收拾得还算干净,一天之内能把屋中弄成这样也算奇人了!和王辉一起在这里的一共有五个少年,刚才个个都进了屋,如今个个都跑到了风口处。王辉看看他们,一个个都是如临大敌的模样,就是见了李宽都没有这样,只好自己屏住呼吸,这才一咬牙,进了屋。

  那老道也有些意外,颇为惊讶,暗道:“这孩子倒有些毅力,居然能经受起我随手一下问心术,倒不是一般凡尘俗子所能比的,虽然资质差些,倒也是个可造之材。更难得聪明伶俐,且有些机缘!成全一番也是好的!”便道:

  几个人虽然被李宽胖揍了一顿,但到底少年心性,快走到土地庙便已经欢快起来。看看土地庙近,年龄最小的小凌子便飞奔起来,抢先来到土地庙中。土地庙门虚掩着,小凌子进了屋里,大叫一声便又飞快的跑了出来,王辉心里也感觉奇怪,小凌子已经飞快的跑来,叫道:“辉哥,辉哥,不要进屋,屋中不知道何时来了个臭乞丐,把屋里弄得臭气熏天,苍蝇乱飞,却是没法进了!”

  那乞丐如此做派,王辉越发肯定这乞丐乃是一个异人,虽然前边的话王辉听得并不十分明白,但后边的话还是听得一清二楚,心道:“娘的,买来酒肉居然还不吃,真是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但这难不倒王辉,王辉读过一些志怪小说,这些小说作者虽然大都是怀才不遇,写的也是荒诞不羁,极尽奇思妙想,但这些高人行事如天马行空,讲究一个缘法却是大同小异,王辉口气愈加恭敬,恭谨的说道:“老人家年事已高,小子虽然年龄不大,但也愿意为前辈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前辈问为什么要吃小子买的酒肉,小子斗胆便说一句,万事讲究一个缘法,小子与前辈相逢即是有缘,小子既然买来酒肉,说明这些酒肉与前辈有缘,前辈只管享用便是,何必一定问个原因?”

  “你这娃娃,居然不为老道目光所迷,倒也是可造之才,虽然根骨一般,但心智异常,毅力非凡,修道倒也可以,但奈何老道现在并不收弟子,你我并没有师徒之缘!”

  小凌子虽然这样说,但后面的几个少年都不信邪,一个个都进了屋,却又一个个捏着鼻子又出去,一个叫王三川的少年表现的最不堪,居然把头一硬,嘴一张,“啊”的一声吐了个翻江倒海,只是可怜三川一天只吃了一点东西,肚子里已经是饥肠辘辘,除了吐了一肚子酸水以外再也没有什么可吐。

  小凌子怪叫道:“就是能听到里面的姑娘们啊啊的叫声也是好的,省的把小林子憋出毛病来!”小林子大怒,站起来刚想去捂小凌子的嘴,小凌子却见机的早,早就笑着跑开了,打打闹闹了一回,他们几个便去怡红院了!王辉不知道怎么,并不想去,便独自一人留下。平时和伙伴们在一起并不觉得孤单,这次剩下王辉自己,王辉只觉得好像又回到自己当时父母双亡,无依无靠的日子,想起那些个不堪回首的日子,王辉不禁有些心烦意燥,索性站起身来,习惯性的又走到那间石屋里边,刚进石屋,又是臭气熏天,王辉这才猛然间想起屋中还有一个奇异乞丐。王辉想起以前自己上私塾时偷偷读的那些个奇侠志怪小说,心中不由得痒痒起来,这乞丐如果真是个异人,能让他指点一下自己一辈子也受用不尽,难道自己一辈子还能光干这个不成?王辉以前饿的怕了,知道一文钱憋倒英雄汉的事,平时倒偷偷的攒了几两银子,如今正好派上了用场!

  那乞丐看看王辉买的肥鸡和酒,嘿嘿笑了几声,叫道:“你这小子倒也机灵,居然知道买些酒肉来孝敬我,我行走三年却没有一个人有你如此机灵,你这小子资质不好运气倒是不坏,但我老人家并不白吃人家东西,同样,为何我一定要吃你买的酒肉?”

  王辉听了老乞丐这话,心中不禁凉了半截,虽然自己也知道仙道难求,就是前朝的那些皇帝耗尽了天下的人力物力,还不可得,自己这样确实是有些妄想了。但好不容易碰见如此仙缘,如果自己生生浪费,恐怕自己今生今世都会悔恨,想到这里王辉一咬牙,趴在地上只是磕头,砰砰直响,一会儿头上便一片青肿,隐隐露出鲜血来。那老道看见王辉如此,半晌无言,见王辉一直磕个不停,便咳嗽一声,王辉以为老道应允,心中一喜,连忙抬起头来,却见老道目射奇光,王辉目光和老道目光交接,便觉得昏昏欲睡,脑中睡意大增,不由自主的想要睡觉!更觉得浑身好像脱光一般,全无隐私,就是五脏六腑也逃不过老道的眼睛!心中暗道:“这老道拗不过我,却打发我来瞌睡,这准是神仙道法的一种,如果我坚持不了,这辈子就仙道无望了。如果我连这个入门的考验都过不了,还谈什么让人家收为弟子?”

  王辉掉头跑到附近卖熟肉的老张头那里,买了一只肥鸡,路过酒坊,酒坊居然还没有打烊,王辉狠狠心,又买了一坛子酒。这才快步回到土地庙中。王辉抱着酒和肥鸡进屋,强忍着恶臭,叫道:“老人家,老人家!”连喊了几声,那乞丐这才起身,面色木然,打了好大一个哈欠,看看王辉,慢条斯理的道:“你这娃娃好不知趣,我老人家一场好睡居然被你打扰。”

  “真是奇怪也哉!”王辉暗暗奇怪,心中道:“莫非这人是那些志怪小说中所说的异人?最不济也是那些江湖中身负绝技的高人,那乞丐宽不过是在少林寺学了几年,现在就耀武扬威的不得了,虽然这鄂州城中也有许多江湖人士,但等闲之人并不去招惹他。这名乞丐颇有些奇怪之处,招惹不得,还是先不要声张的好,免得有些不必要的麻烦!”王辉其实只是思考了一瞬间的功夫,就觉得这里边臭气越来越浓,偏偏没有呼吸又憋得难受,忍不住呼吸了一下,就这一下,王辉就再也忍受不住,只觉得天旋地转,臭气一熏之下居然直欲晕过去,当下不敢再做停留。连忙三步并作两步的跳将出来!

  说也奇怪,当王辉跳出屋门,只觉得浑身清爽,刚才在屋中反应好像做梦一般,就是屋中的臭气也一点都没跑出来,好像屋中根本没有臭气一般,实在不符合常理。看到王辉也被呛了出来,几个小乞丐哈哈大笑,一个叫小林子的乞丐叫道:“辉哥,这回尝到厉害了吧,刚才说里边臭气熏天你还不信!”王辉虽然平常对李宽马屁拍的山响,但对自己手下这几个小兄弟倒很爱护,所以这几个小子和王辉倒也没大没小的,难得见王辉吃了瘪,个个都怪笑起来!王辉也不以为意,反正正是天热季节,虽然夜里风寒,但毕竟不比冬天,对于这些个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小乞丐们挨挨倒也过去了,那间石屋让那名乞丐住上几天倒也无妨。想来不知是哪里来的野乞丐,没有去李宽那里报到在这鄂州城中也呆不了几天。毕竟是少年心性,几个半大小子很快就忘了这件事,闹嚷嚷的乱作一团。

  王辉恭恭敬敬的道:“我见老人家孤身一人,天色已黑还在这里睡觉,怕老人家一会睡醒以后却没地方买吃食,肚子饿了却是不美,小子特意买些吃食献给长辈,也是小子一片心意!”

  王辉是读过几年学的,见识自然是同为乞丐的那几个比不了的,那几个少年只是觉得里边这个乞丐臭的惊人,只看一眼便争先恐后的跑了出去,王辉却发觉了异常之处。一般来说,来了这些个少年,这名乞丐早该醒来,现在却依旧呼声如雷,此一也,庙中苍蝇满屋,嗡嗡乱飞,但王辉只见屋中苍蝇乱飞,却并没有发现有一个苍蝇附在这名乞丐身上,

  乞丐宽本姓李,少年时候曾经拜入少林派学武,倒也有几分学武的天赋,但奈何其凶狠好斗,不尊戒律。少林本是佛门圣地,讲究以慈悲为怀,与世无争,李宽几次三番的触犯戒律,少林派无法,只好把李宽逐出师门便罢。李宽虽然凶狠好斗,人却不傻,被逐出师门以后回到家乡鄂州城,仗着学了一身功夫,凶蛮成性,慢慢成了这鄂州城里的乞丐头儿,虽然不入流,上不了什么台面,但手下几百名乞丐乞讨着实给他挣了不少家业。

  那老道听得王辉居然如此请求,不由得哑然失笑,笑道:“你这娃娃,可是看多了志怪话本,听多了神仙故事?居然作此等妄想?可知道富贵易得,仙道难求?就是那些王公大臣,花费巨万,靡费无穷的人力物力,到头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幻罢了!况且仙道艰难,随时都有万劫不复的危险,到时候灰飞烟灭,你就是想求个转世投胎都是难得,还是听老道一句劝告,你既有缘和老道相聚,也是个机缘深厚的,还是求一场人间富贵罢了,切莫再做此等奢求,抱这种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