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天法万物

天法万物

天法万物

更新时间:2021-05-04 00:20:22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生,众法现!万法归一,替天行道! 天法万物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天合镇处于燕云大陆云州的东南大国“宋”的东北角,以当代大宋皇尊国号“天合”为名,是这一带有名的贸易中心和交通枢纽。东接银月海,南靠神祇沙地,北上是小国幽国,西去乃是大宋第二大城海天城。不知不觉走到城门口时已是日昳时分。城门口的守卫士兵看到一道矫健的身影扛着一头野猪快速接近城门时,他们互相对视片刻,似乎都从对方的身上看出了嫌弃之意。他们对少年入城的举动视而不见,也并不为他肩上能够抗起接近三百斤的野猪感到诧异只是暗中咒骂,隐约还有那么点嫉妒之意“我要是有那么好的师傅,一拳就可以把城门楼子打穿!”在人人尚武的燕云大陆,拳头似乎比语言更为好用。二人虽心生嫉妒,却也不敢直言嘲讽。不然以这厮性格,非要吃一两拳不可!少年进镇以后本来就迅速的脚步在此时竟又快捷了几分。闪转腾挪之后来到一间破旧的瓦屋门前,把肩上的野猪往青石地面上重重一甩,刚想去推开老木门的时候,门却轻轻的向里敞开,一个中年妇人站在门口微微含笑,虽然穿着粗布麻衣但却藏不住她的韵味,岁月留在她脸上的痕迹很少,不难看出年轻时必然是个绝世美女,只是自从丈夫战死以后,独自带着孩子逃到宋国的她,佝偻了腰身,磨伤了手指,褪去了惊艳,舍去了一切。她的目光劳劳锁定在少年的身上,完全不去在意地上的猎物。”呼……“待确定少年身上并没有什么创伤之后这才放下心来,”臭小子又乱跑什么,今日为何不去道观伺候师傅!“少年也不以为意,狡黠的笑了两声,顺势拖着猎物钻进了屋子。看到周围熟悉的一切少年似乎卸下了最后的防备,挺拔的身躯竟微微的佝偻了几分。看着放在地室的猎物,少年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至少,接下来的一周母亲和自己再不用为吃喝发愁了,甚至有多余的肉块能带给师傅敬敬孝。想到师傅少年的头不经微微疼了起来。“那个怪老头…哎…”少年摸了摸头,转身一扭就走进了浴室,凉水拍打在身上,洗尽了一身的疲惫。少年虽然只有12岁,身高却已经接近五尺半了!比例匀称,手足协调。由于5岁就随师父修习世俗武道,浑身的肌肉凸显,每一块仿佛都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少年从浴室走出,落日的余晖洒在他的脸上,剑眉星眸,棱角分明,面如冠玉,端的是一个唇红齿白少年郎。可惜好景不长,这样唯美的画面在厨房饭菜的香味飘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被破坏了!在看他脸上的表情,哪里还有什么翩翩少年郎简直就是一个饿鬼投胎!陶醉的脸上竟然还挂着一丝…猥琐。“老娘!快点上菜啊,饿死爹…哦,不!饿死我了。”“臭小子,又说什么浑话!要是你爹还在世必然重重责罚于你!哎…“少年看着母亲说着说着竟然快流下泪来,眼圈一红赶忙低头认错“娘,孩儿错了……“妇人自知失态,可是自己毕竟只是一个女人,能力有限,在某种程度上她觉得自己有愧于孩子。少年似乎看出母亲心中所想,闭口不言,垂下的投中却眉头紧锁,双拳暗暗发力,似乎是在下什么决心。“哎算了算了,你这臭小子。快点吃饭吧。晚上把猪肉给你师傅送点去,陪他说说话,知道吗?”少年生吞猛咽哪真个听得清母亲在说什么,只是口里还没咽下肚,就含糊回答道“知道了知道了。”。


万物皆无定法  万物模法官网  万物自有其法  万物法自然  万物之法辩证法  法是万物的尺度  


精彩节选:

  “要不是事先你中了尊者的弑仙咒,我们三个怕是要转头就跑。燕云大陆夏州仙道领袖海天门太上海成子,果然名不虚传,二位尊者五位主教围攻你,反倒被你斩杀一名尊者和两位主教,还用阵法困住一位尊者!今日留你不得,前来授首!老匹夫!”

  “师父,辰儿刚失去娘亲,再也不想失去师父。如果命中注定有此劫,辰儿当伴师父左右不敢离去!师姐你速速离去,莫要再耽误了。”到底是个热血男儿!没有再让悲伤占据心神,此时的表现与之前大相径庭!

  少年睁开眼后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人发现,本能的想做出戒备的姿态,可是怎么也动不了,全身的骨头仿佛碎了一半。微弱的张了张口,却又听见了刺耳的声音“哟,没死啊!活的!吓死我了!说你看到了什么,是不是看到兰兰洗澡了!你个色坯!将你看到的说出来,小爷饶你不死!“

  灼热的阳光照射在苍松翠柏之间,一道凄厉的叫声似乎并没有给这个宁静的大山之中带起一丝波澜。一个少年此时正蹲在他的战利品上面,眼眉之中止不住的喜悦。“虽然只是一头野猪,但把肉卖了也能换得几个钱。母亲中意的那件首饰想必可以买下了。”少年心中这般想着,搬起野猪的力道似乎更大了一些,两三百斤的野猪就这样被他扛在肩上大步流星的向天合镇走去。那是他的家,那里有他相依为命的母亲。

  片刻之后,两人已到事发地点,看向场中惨况,少女不由得手遮红唇差点呕吐出来。少年却将惨况看的真真切切,一具尸体,不知道能否说是尸体还是说那是一片人形树皮更为准确一点。一个人被抽干全身血液,看他那被风一吹就化成粉的样子来看,怕是骨髓也没留下。少年倒吸一口冷气,何人歹毒如斯!莫不是鬼修,亦或者是妖修?可是仙凡两隔,修炼者如果胆敢用凡人性命来修炼,可是要遭到天下所有修炼者的追杀,灭九族!世俗这么大又有哪个人在世俗没有牵挂,如果不予以管束和制约,整个世界就都乱了。想到这里少年一惊!难不成他们就没想过留下活口?这种想法刚一萌生出来,心悸的感觉瞬间将少年吞噬,情不自禁的大吼一声“娘!”他不敢在耽搁一分一秒,拔起腿转身就像家中飞奔。她看着失神飞奔的师弟,心头也泛起了一丝恐慌,师弟虽然天资聪颖可自己也不差,师弟想到的她自然也想到了。不作犹豫她也跟着师弟身后飞去。少年落在一处屋顶上缓缓喘气,即使以他现在练气四层的修为在心神失守的情况下这般赶路也是有点吃不消,他在屋顶上看着这个生活了十多年的小镇,今晚的气氛有点异常!安静!太安静了!他眺望着来时的路,即使在刚刚的事发地点也无一人!事出反常必有妖,少年顾不得在休息,连忙往家中赶去,他仿佛已经看到了母亲的身影。

  “臭小子,瞧不起师姐不成,我虽是女儿身,但也身体里流的同样是热血,跳动的同样是颗人心!要么三人一起走,要么三人一起留!”少年诧异的望着师姐,不知不觉在内心中师姐的形象又高大了几分。

  “木兄说的在理,愚兄鲁莽了。”言罢三人便不再多话,转身向远处飞去。

  “上古神教已然开始行动,老夫自当拼死守护!”

  听得海成子大喊一声,对面三人赶忙结阵以待,可是刚一掐诀海成子却燃尽了最后一丝神魂裹着徒儿远去,转眼之间冲破了三人早先布下的结界,刹那远去!

  “咦!海老匹夫竟敢燃烧神魂换取修为之力!可恶,看你能撑多久。”

  一道流光在天际飞着,明灭不定。无数人看到了这颗流光,甚至有些凡人还双手合十祈祷。流光再美终有尽时,当光华散尽,人群不再瞩目于此。一道人影,从天际坠落。可在漆黑的夜晚,没有人会注意到你。就这样,少年笔直地从天空坠落,一头栽进了大河……

  老者不动声色微微点头,忽然他撤去了碧蓝光罩。露出外面的天地。经过虚空能量的一番肆虐,周围哪里还有小镇的模样,处处都是大坑,仿佛帝国把所有的重火器一股脑的甩在了这一片空地上!

  师姐弟两人刚想给师父见礼,却看见师父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这倒是吓了两人一跳。虽然两人不知道具体修为如何,但是也隐约从师父口中得知在这东南角仙道资源匮乏的地方,绝对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打的过师父。而看着师父这般样子,竟然有种仓皇逃离的感觉。两人对视一眼,便不敢在做多想急忙上前去扶起了师父。

  “辰儿颖儿,莫在胡闹!听得你们之前所语,能收得你们这两个弟子,老夫此生无憾。如果真有心不如留得一条性命日后为老夫报仇!哼!还不快滚?!”老者说着袖袍一拂,似想借着最后的修为之力,送两个弟子离开这个绝地!可是两位弟子却纹丝不动,可见老者已然是强弩之末哪还有半分法力,怪不得之前都要借着符箓消灭黑衣人。

  天地间的声音还未消散,一个身着白色道袍老者直接出现在了一对师姐弟的前面,老者仙风道骨,鹤发童颜只需远远一瞥就知此必乃高人。只是其脸上的表情异常狰狞,头上的发髻也是凌乱不堪,身上的道袍还有几处破洞。显然是刚经历过一场大战!为首的黑衣人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看向老者,神魂中却战栗的更加厉害,颤声说道“海成子…”这三个字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与修为喊出来,之后便如一滩烂泥倒地不起。“没想到还有人认得老夫这张脸。倒是让人意外,欺我门下弟子,哼!当老夫是个摆设吗!”话音刚落,只见老者袖口之中飞出两张道符,火光飞舞,刹那之间就把七人焚为灰烬。

  “牙尖嘴利的小辈,我必杀你!”说着天上的虚空裂开,实质性的能量从头顶宣泄出来,直击下方三人。眼看三人就要被虚空能量所吞噬之时,一道碧蓝色的光照稳稳的将三人护在下方!

  “老匹夫,我敬你是前辈!

  夜幕悄悄的降临在宁静的天合镇。上年手上提留着五斤猪肉正百无聊赖的向镇子的后山走去,路上的行人看着少年,都纷纷避让开来。为什么避让开来?开玩笑!别看少年白白净净长得喜人,可他却是镇上有名的混世魔王。蛮不讲理,周围邻居因为都可怜他们一对弱母子,可他们表现的越是怜悯,少年心中的怒气越盛,在这个尚武的世界里他发誓要用拳头打出一片天下,打出一个真理!本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小子,可是谁知道他的师父却是个强悍至极又护短之极的人!教训不能只能敬而远之了。正当少年走着的时候,忽然前面闪过一道俏丽的身影,正不怀好意的看着他。“年轻人,像你这般低头走路很危险啊!不怕自己摔死吗!哈哈哈!”话中的内容虽然不怎么中听,但是那声音如银铃一般,高低起伏抑扬顿挫,煞是好听。看到面前的少女,他眼睛不由得微微一亮。原来是师父道观中的小丫头,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她却是少年名义上的正牌师姐,整日戏耍在一起,不光调皮捣蛋还故作老成!想到这少年不由得正视她,她今天穿的还是那身青绿色的长裙,眉似细柳,眸若秋水,肤为凝玉,贝齿轻唇乃是正宗的美女师姐。“师姐,你…”“你”字还没完全说出口就听的一声惨叫划破夜空!两人不由得一惊,少女一个腾挪就挡在了师弟的身前,看到师姐如此,少年心头不由得微微一暖。在这个师姐上,母亲,师傅,师姐乃是世上最亲的人。甚至有时候师姐的排名较之师傅还要微微靠前一点。”师弟,你先回去,待师姐我前去惩恶扬善,捉拿贼人!“”去你的吧!不过是想独出风头,想藉此在师傅面前卖乖好叫你自己压我一头!不行!要去一起去!“少女听到这话倒也不生气,他知道他这个师弟担心她。她也没有过多的废话,脚下用力往地面一点,竟像是没有重量一样就直挺挺的飞上屋檐,向事发地点飘然而去。少年也不敢落后,也像她这般轻点虚空而去。他们离去不久后,阴影处竟飘出一道身影,他眉头微皱轻语到“竟然有法力波动,女的应该练气七层以上,男子不过五层。哼!两个小辈而已居然敢这般大胆!阻我神教行事,格杀勿论!”随后有隐匿回了阴影处,不知去了何方。而一对师姐弟对身后悄然接近的杀机毫无发觉。

  “师父您没事吧?”少年出声问道。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