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怪道胡宗仁

怪道胡宗仁

怪道胡宗仁

更新时间:2021-05-31 21:26:28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怪道胡蒋》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胡蒋说,白袍道人,邢崖子,胡蒋,张大姐说,张大姐,杨先生,黄婆婆,翁女士,杨先生说,王主任,马老师之间的故事。怪道胡蒋约108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国民党胡宗仁简介  怪道胡宗仁福利图片  怪道胡宗仁txt  怪道胡宗仁里面的图片  怪道胡宗仁紫襟  怪道胡宗仁好看吗  怪道胡宗仁有声小说全集  怪道胡宗仁有声  怪道胡宗仁txt下载  怪道胡宗仁本人照片  


精彩节选:

翁女士说,就在交往了2年后,他们两人就领了结婚证,但是由于没钱操办婚事,所以也就只在双方家里小办了一下。杨先生的父母起初对翁女士有些不满意,因为她比自己儿子岁数稍微大了几岁,但那并没有影响两人,因为杨先生是重庆区县的人,却在主城区工作,平日里见到父母的机会也不多,所以也就没在意。这日子就这么继续过着,在翁女士的帮助下,杨先生的工作很快就开始有了起色,于是两人开始盘算着,能不能自己当老板,自己开公司。

回到袁家岗的时候,时间还挺早,于是我和胡宗仁就随便找了个地方吃点东西。一边吃他一边说,他个子比较高,迟点我俩换好一副上电梯后,假如真是没被察觉到我们俩是假女人的话,那咱们总用一个会被抓住头发。我点点头,因为此刻看来,这电梯闹鬼几乎已经是个事实了,只不过我和胡宗仁都还没能在电梯里察觉到鬼魂活动的迹象,也许是我们学的东西毕竟浅薄,找不到并不代表它不存在。胡宗仁接着说,在没到时间的时候,我们俩先进去电梯里做点手脚,我到时候就把除了顶部之外的其他几个面都印上符,你也把你的绳子给栓在那一排通风口上,下个套子,如果真是有手伸进了,咱俩谁要是还能活动的话,谁就用绳子把它给拴住。

时间很快就混过去了,黄婆婆醒过来后,自己喝了一口茶,似乎这一趟她来回走得还挺快的。我和胡宗仁听到响动就走到里屋去,正打算开口问黄婆婆的时候,她对我们伸出手掌,那意思似乎是在说,你们先等一等。胡宗仁和我都闭嘴不说话只是看着黄婆婆。黄婆婆走到菩萨跟前,点香上香作揖,在作揖的时候,一边嘴里呢喃着:“造孽哟...造孽哟...难怪你走得不好哟...吃完我的香,也是时候该放下喽...”

我和胡宗仁很快打车到了枇杷山公园附近,这条路是进出渝中区的要道之一,在很早以前,老人们走这条路就是去重庆的“上半城”,相反还有一条路则通往“下半城”。虽然岁月经历了很久,这条路除了在九十年代略有加宽之外,周围却依旧保持着当年的老样子。周围的商铺几乎都是临街的,那是因为商铺的背后就是悬空的崖壁。这些商铺中不少是经营助听器材的,因为附近有一个西部地区实力与技术超群的儿科医院,许多先天性耳聋的孩子通常都会到这里的复健中心来定期接受检查。自然而然的,也就带动了周边诸多品牌的助听器的销量。

我无奈地笑笑说,看样子这回这玩意还没那么好搞哦!胡宗仁却抬头看着通风口,然后对我说,你看看这是什么玩意?我顺着他的目光看上去,通风口那儿,竟然垂出来一些头发,枯黄色的,并没有很多,悬在那儿,随着通道里灌进来的风,轻轻飘荡着。

就在这个时候,我感到头顶一阵凉意,那是因为我头上的假发正在被什么东西给抓住扯离了我的脑袋,于是我赶紧用力蹲下,借助蹲下的惯性收扯事先缠好的绳子,这一瞬间两顶假发同时掉落在了电梯的地面上,而我手上的红绳也感到一阵阵很大力的拖拽感,紧接着我耳朵里听见一个很奇怪的声音,这种声音有点像一个女人走在路上,被疾驰而过的车溅了一身水那种惊讶地叫声。“呀....”但是这声音显得很无力又很平静,而且有那种充满回音的感觉,但偏偏又是一闪而过。很快手里的拖拽感也随着消失,就好像两个人拔河,结果突然对方松手了一样,红绳也掉在了地上,却已经断成了两截。

我当时就惊呆了,瞪大着眼睛望着他,不知道他要干嘛,不会是连**都要装扮一番吧?我可是誓死不从的啊!那老板挺胡宗仁这么问,先是楞了一下,然后看了胡宗仁一眼,再看了我一眼,而那个时候我正在试着把假发往自己头上罩。然后店老板好像是明白了点什么,眼睛一眯,抬着头突然很微妙地笑了起来,他对胡宗仁说,胸罩到是没有,但是有那种天鹅裙的铁丝胸托,穿在里面看上去可大了,你们二位要不要来一副啊?

除非它自己生前,就是个长发直发的年轻女人。

电梯门关上以后,胡宗仁冲着我扬了扬下巴,那意思大概是在说你准备好了吗?我点点头,于是他就开始在除去顶上那一面的地方,每一面的电梯内侧,用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涅指决,并未真的蘸上印泥,而是作势点墨似的,画上了五条雷符,而总共也就五个面,这样的符威力还是挺大的,若是一般的游魂野鬼,可经不起几回就得挂掉。这也是我挺不喜欢胡宗仁手法的一个主要原因,他往往过于生硬刚猛,常常直接从起因就跳到了结尾,却忽略了对我而言极其重要的过程。

准备就绪后,胡宗仁跳过了负一楼,LG层,这两层楼,直接从2楼开始,一路按到了22楼。我和胡宗仁都站在电梯的正中央,也就是说,我们俩的头顶上,就是那个抓扯人头发的鬼手伸出来的地方,通风口的位置,我们就这么默默地站着,每上一层心里就会松一口气,但紧接着又会变得更紧张。那是因为你知道剩下的楼层越来越少,而这正在逐渐变少的楼层里,就会有一个瞬间,被抓扯头发。

每次到这个时候,我和胡宗仁总是要乖乖退出黄婆婆的房间,但是不会走远,就在门口附近晃悠。因为黄婆婆每次走阴都要有人呆在附近,以防止她阴下去以后受到牵绊醒不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就得给她灌茶。时间已经很晚了,黄婆婆的干女儿们都已经各自休息了,这事还只能胡宗仁或是我来。

张大姐胡宗仁小说名字叫做《怪道胡宗仁》,这里提供张大姐胡宗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怪道胡宗仁小说精选:坦白说,我这辈子干过不少奇怪的事情,有些事情甚至近乎于变态。但扮女人,我还真是从没干过。准确的说,假若我不认识胡宗仁的话,我恐怕至今也不会这么干。我看他说得这么漫不经心的,心里虽然不大愿意,但还是很快就想明白了他为什么要这么说。因为就目前掌握的视频信息来看,那个在电梯里的鬼,只会在固定的时间段里下手,而且施害的对象,都是长发的年轻女人。这就是我当时非常想不明白的一点,如果专门针对年轻女人的话,那么也许就是个色情狂…

当电梯运行到8楼和9楼之间的时候,电梯曾经有过一度轻微的晃动,并伴随着那种钢缆拖拽吱吱嘎嘎的声响。若是平常,我和胡宗仁大概根本不会在意,而此刻我们却对这任何一点轻微的异常而紧张。电梯到9楼的时候打开了门,和之前的那些楼层一样,打开门就看到一面脏兮兮的墙和消防栓。紧接着门又关上,我们继续朝着10楼走,就在大概快到10楼前的5秒钟左右,我右手拿着的罗盘猛然转动起来,指针因为受到外力干扰过强,而不再遵循旋转的规则,而是上下拍打着盖子和底座。这对我传递了一个比较危险的信息,因为这意味着,此刻正有东西在靠近或是就在我们周围,而且力量是不算小的。

电梯里重新一片安静,我和胡宗仁都愣在那儿,任由电梯一层一层的接着上,我们却弄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我低头看断裂在地上的绳子,断裂口的并不是烧断或是剪断的感觉,而是生生扯断的样子。这表示我非但没能抓住它,反倒让它挣脱了,不但挣脱了,它还生气地扯断了捆住它的东西。我站起身来看着胡宗仁,他也正仔细观察着四周墙壁上,他起初画雷符的地方,原本并没有真的画上去,这时候却在他画的位置,顺着符的走势,形成了一道水雾般的东西。

很快张大姐就安排好了,她甚至打出了通知贴在了负二楼停车场电梯口和LG层的通知栏里。于是我和胡宗仁把一些别的东西暂时放在张大姐办公室里,我们各自拿着一些必要的东西,例如罗盘红绳等,胡宗仁则带上了他的印泥盒子,还有一沓黄符纸。就绕到负二层的电梯口去。收费的那个老头看见我们俩的时候,先是一惊,然后大概是正打算盘问我们是男是女的时候,我们已经迅速地钻进了电梯里。

我就比较容易了,我只需要让胡宗仁撑着我,把绳子沿着通风孔的四周缠了一圈,并留下一个活结,绳子的一头延长以方便我捏在手里,这样如果真有手伸出来的话,如果我是那个比较幸运没有被抓的人,那么我能够在第一时间收绳子,捆住那只鬼手。



  • 你的茶&嘛,他

    胡宗仁突然说,干妈,快把你的茶给我喝一杯。我问他你要干嘛,他说,我要冷静一下。

    2021-06-15 07:54:19详情点赞(0)回复(0)
  • 么胡宗&们遇到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胡宗仁要先找黄婆婆了,事实上我和他心里都明白,眼下我们遇到的这个电梯女鬼显然是有着很深的执念的,所以先拜托老太婆问问也是好事。

    2021-06-14 05:54:3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