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信长烈风传

信长烈风传

信长烈风传

更新时间:2021-06-05 18:15:15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这是日本一名小领主的种地称霸天下和美少女小萝莉正太好习惯的过程,最最重要的的是真实的,毕竟是再次穿越情节,但也没普普通通那种再次穿越主角光环,一切贵在真实的,就当是我讲个故事给大家听,就这样吧。  请切记参考历史,完全大权独揽,计划织田家强势崛起浓尾平原,但对手的众早上5点左右,孩子们还在睡觉就被各自的母亲弄醒来到天守阁见老子我最后一面,有可能就是永别,气氛很是沉闷,弟弟妹妹们也都到了,早饭早早的就备好了,可是谁也吃不下,归蝶还在房间给我整理盔甲,最后的时刻归蝶突然不顾一切死力抱紧我,眼泪一滴滴的流到我脖子里,我笑了笑想缓和气氛,出去吧,大家都等着呢。。


信长烈风传围城  信长烈风传乱臣  信长烈风传守城太容易  信长烈风传役职如何取得  信长烈风传战斗解析  信长烈风传最多出几个姬  信长烈风传没有从属?  信长烈风传苍天录哪好  信长烈风传 好玩吗  信长烈风传传教士有什么用  


精彩节选:

  “主公,三河国太久保忠世备队上来了。”小姓多吉大声传达前线忍者传回的消息,我拿起花费重金好不容易买到的一只单筒望远镜观察着整个战场。

  “预备,放。”一排飞矢射了过来,甚至已经看见对面五十米开外的织田家弓兵正在拉弓放箭。大约百余支长箭呼啸而来,太久保忠世挥刀隔开迎面的长箭,这种箭一般很难射的死人,都是一些吓人的玩意,除非是在运气背到谷底刚好射在要害上,那只能说明你命不好了,事实上这种丸木弓的杀伤力真的很有限,用麻绳浸油数日后再绑在木制弓身上,那弹力能有多大,中国古代弓都是用动物筋脉混合制成弓玄,一把弓选料取材三年方成。

  “冲上去,不要停。”太久保忠世大呼,五百足轻除了几个倒霉鬼倒真的没死几个,几名穿着盔甲得武士身上还挂着几只箭在那晃悠。

  我在收到今川家出兵的消息后立刻把整个尾张国动员起来,这时有的都拿来,没必要保留什么的,除去我的一千近卫常备兵外,其他家臣多多少少都把家中实力拿了出来,是拼命的时候了。尾张国织田家的总兵力已经达到一万五千人,我还向自己的大舅哥北面美浓国领主斋藤义龙求援,斋藤家实力和我家差不多,家主义龙也是精明能干之人,唇亡齿寒的道理谁都懂,尾张的下一站就是美浓,织田斋藤两家领地加起来就高达110万石,比今川家的骏远三才70万石的领地还高出一截。但实力不是这么简单的,今川家的本领骏河一国虽只17万石土地,但地处东海道要地,人口稠密商业发达不说,最重要的是位于富士山下的大宫城金山年产金不下十万贯,按一贯钱折米五石算,骏河国真实石高在70万石,加上三河国29万石和远江国25万石,今川家真实实力最少在125万石以上。

  早上5点左右,孩子们还在睡觉就被各自的母亲弄醒来到天守阁见老子我最后一面,有可能就是永别,气氛很是沉闷,弟弟妹妹们也都到了,早饭早早的就备好了,可是谁也吃不下,归蝶还在房间给我整理盔甲,最后的时刻归蝶突然不顾一切死力抱紧我,眼泪一滴滴的流到我脖子里,我笑了笑想缓和气氛,出去吧,大家都等着呢。

  锋利的长枪刺入人体的噗呲声和临死士兵的痛苦嚎叫声不断响起,刚刚三十出头的部将佐久间信盛正是建功立业的黄金岁月,作为16岁出道和先主信秀一起创业的家中忠臣虽勇猛不足,但胜在经验丰富,手中的备队五百士兵也是久经沙场,打顺风仗抢功劳捞战绩还不会吗?这个必须会,所以佐久间信盛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一心想抓住三河军太久保俩兄弟。

  饭桌上,我抱着还迷糊的长子信忠,也许真的是长子成熟的快一点,信忠在喝完一小碗米粥后问道:“父亲要去打坏人了吗?要揍死今川家的死胖子噢。”四岁的信忠懂的那么一些。

  “兄长,小心。”太久保忠佐眼神好,看见了织田家的长枪兵突然停了下来,然后从长枪兵的身后飞出一片黑影,是织田家投掷的标枪,这么短的距离上百支标枪的杀伤力甚至超过铁炮,挡箭板能挡住弓箭可挡不住标枪,标枪刺入人体的穿刺效果十分惊人,中者马上失去战斗力,惨叫声一片,三河军五百前锋军到这时终于奔溃,勇猛的武士大都战死,短短几分钟两百人躺在地上痛苦挣扎,暗红的血液迷漫在战场上汇集着士兵的惨叫声,如同地狱一般的有被标枪刺穿的士兵双手紧紧抓着受伤的部位呼叫自己的同乡,如果这是织田军的长枪兵没有发动突击也许会有一部分受伤的士兵可以获救,但现在等待他们的只有一个下场。

  大高城前线,织田斋藤近三万联军驻扎在冈崎平原,对面是今川家四万大军,兵力虽然少了万余人,但我这边能征善战的武士却远远超过今川家,先不说本家的万五大兵,斋藤家稻叶一铁为首的三武士都是老于战事的老臣,还有竹中半兵卫这样的军师,一米八身材高个领主斋藤义龙,打赢这场战争的几率至少接近四成。

  “命令佐久间信盛退后一百步,左右两翼柴田胜家和前田利家各前进一百步。”我突然很想吃掉这只三河精锐。(两步距离为一米)

  更气人的是今川家的背后站着甲斐之虎武田信玄和相模之狮北条氐康两位牛人,铁三角同盟的建立为三家都带来了稳定的后方,今川家得以全力上京。

  五十米的距离短程快跑要多久时间,十几秒的时间呼吸就到,就在最后短兵相接的那一刻,织田家的弓兵居然集体卧倒,露出了身后数排手持铁炮的火枪兵,黑漆漆的枪口笔直正朝着三河军,太久保忠世身后的旗本武士死命扑倒自己,最后的十米距离成为了三河人的恶梦,两百名火枪兵分为三排,依次射击。

  “死战”“为了三河人的武魂”。。。。。。

  “啊,妈妈呀,好痛,我不要死啊。”就像被一阵强风吹到一般,三河军倒下一片,不过十几秒钟上百名最勇猛的士卒就被火枪射杀在地上,临死前的痛苦模样让后面的士兵胆气一泄,铁炮巨大的声音也很骇人,三河兵看着射击完毕的织田兵退后换上的同样长枪兵,拼命的时候到了,但三河人的血气已经不足,太久保忠世推开为保护自己牺牲的家臣,站起身后立刻大呼,向我靠拢,重整队列,长枪兵向前,有退后的杀无赦。

  西元1560年,这一年,我,尾张国的领主织田信长27岁,有五个妻妾和三个儿子,从父亲尾张之虎织田信秀手中接过高达56万石的领地,以及大批优秀的家臣,所以说我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封建领主,在这个时代的日本,领主又被称作大名。16世纪日本其实和欧洲的封建领主制相似,最强大的领主在日本被称为大将军,手下66个封建领国(和现在一个县差不多),全国大概就2200万石左右的土地,人口七百万左右,而拥有一万石的领主就可以被称做大名了,全国上下大概有240多个大大小小的领主。一万石左右的领地有人口约3千人(按一家五口计约600户)。按古制一万石可动员两百到三百之间的农兵,所谓农兵就是那种乡下种田的农夫,战时发把木制长矛充当炮灰的那种,所以日本战国两军交战一般都是击溃,上万人的战役打下来死伤不会超过五百之数,由此可见,兵农分离(职业兵)的重要性。常备兵也就是足轻,还不算武士,足轻组头才算。足轻一月2贯外加一份扶持米,一年工资2.4*12=28.8贯,你一个万石大名,年收入1200贯,能养的起多少常备兵。所以战国的战场主角基本都是农兵,农兵便宜啊,只管饭就行,又不用付工资,死了也不用抚恤金,多划算啊。那么一万石有多少呢?一石约合现在的60斤,按现代普通白领月薪5000,米2.5元一斤,可买米2500斤,约为33石大米,折钱不过六贯半(1贯钱=5石米),战国一个足轻组头月俸也就是5贯还加三份扶持米(6石米)。这么算下来,所谓的日本武士其实和我们现在的白领阶层一样,只不过一个和老板混,一个跟领主混,白领不爽可以跳槽,武士也可以出奔。战国农税一般为六公四民,这么算一个万石领主一年得米六千石,折钱1200贯,当然运气好的有商业税可收,但这个毕竟少,我们只算一般情况,请个员工(武士)一年得付工资6.2*12=74.4贯,请十人就得750贯,还得雇些下人吧,再加上其他吃穿用戴,1000贯就没了,兵器盔甲得空要存点吧,生个病大家现在都知道要花多少钱吧,聚个会送个红包必须的吧,再偶尔出去喝点小酒,一年下来能存多少钱不用说了吧?所以战国真的很难混的哇!日本战国时代吃饭还是一天两餐,一个士兵一月要吃约两石米,带上一万人打上个把月,一个月口粮就得两万石,打上几个月就吃不消了哇,打仗打的就是钱,所以赚钱才是硬道理。春天的季节适合干什么,眼下家中大体平安无事,内政有家臣丹羽长秀打理,军队,如果清州城里的五百常备足轻算的话应该是掌在我本人手中,我没有什么大的野心,就想每天都和现在一样躺在女人怀里,喝着美酒,顺带教育一下我那三个笨儿子。清州城的天守阁中,我抱着长子信忠教他算术,四岁的小孩子天真可爱,童趣未失,还没有被那些古板的日本武士教坏,另外两个三岁的小屁孩正在一起堆积木玩的不亦乐乎,我后院的那些女人们见夫君大人我心情不错,也围在我身边唧唧歪歪不知道聊个啥。“归蝶,再大点力,噢,好舒服。。。”在信忠短暂的课程结束后我趴在地上让大老婆给我按摩,不知道为什么,历史上归蝶一直没有生子,也许是身体的缘故,当然肯定不是我的问题,否则这三个小屁孩哪蹦出来的。“啪。”归蝶很不爽的给了我一下重的,还呵斥道:“孩子们还在呢,别乱叫。”28岁的女人在这个时代已经是老女人了,尤其在日本这个偏爱萝莉(12岁-14岁女孩子)成风的习俗下,归蝶其实算是**了,就像已经熟透的桃子,仿佛只要捏一把就能捏出水一样,怎么可能是那种飞机场一般的小女孩能比拟的,我猛的翻过身来大力抱住丰满的女体,在妻妾们和侍女们的的尖叫声我得意的大笑起来,归蝶更是又气又急想挣脱开来又没我力气大,直气的双眼冒火,一双手却毫不客气的死命的掐我腰上的软肉,这女人够心黑啊,为了保住家中正妻的风范,归蝶更是和我滚做一团,周遭的女人很识趣的赶紧抱走小孩,这些碍事的东西都消失了,只剩下一只仿佛精力无限饱满的野兽正在享用美餐。“啊,你还真咬啊,痛啊,不松口是吧,我可来真的啰。”归蝶不愧是毒蛇斋藤道三的女儿,发起飙来我都档不住,这不,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这样羞辱自己的正妻,一向自诩大方得体的归蝶哪受的了,一发狠又抓又咬的,几束长发贴在脸上,鼓涨涨的胸部,竟别有一种**的**。我一时忘了疼痛和挣扎,呆呆看着扑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回过神来的女人终于发现男人的奇怪,但还是不解气的又抓了一把,嘴上骂道:叫你胡来,看你下回还敢不敢。一边还赶紧把松开的和服扣紧,半边已经裸露出来的雪白美景突然消失,我很愤怒,好像气力一下回来,猛的抓住有些惊慌的女人,不顾女人的挣扎,就那么直接扑下去,撕拉一声,绸制和服被大力扯断,雪白的球球再次浮现,我毫不客气咬了上去,女人当然不肯认输,还不断挣扎刺激着我,我一火大,右手将自己**一扯,露出早以等待多时的武器,不顾一切的攻陷敌人的阵地,女人在此时的模样最为动人,也许太过激烈,女人直呼轻些,轻些啊。世界上最动人的声音也许就是女人在承受男人进攻时的软绵绵的喘息声,不重不轻,就那么在我耳边响起,我,很喜欢。。。晚餐时间,我一家老小围在一起用饭,大大小小十几号人,两个弟弟两个妹妹五个老婆三个儿子,一张大大的双层圆桌(顶层可转动),我坐在最上头,我不喜欢跪坐分餐制,也讨厌那种没油水的日本饭团。桌子上都是些炖的直冒香气的蘑菇鸡汤,红烧猪肘子,韭菜炒蛋,水煮鱼片,油闷大虾,清蒸螃蟹,,,孩子们各自拿着自己的碗筷,坐在自己特制的高木椅子上,盯着各自喜欢吃的直咽口水,勉强克制着自己,因为家主大人我,还没有宣布开饭,我故意找东找西,就是不肯说出开饭两个字,气的众人直哼哼,乱伸手的下场可是很严重的。“哥哥,你想饿死我们吗?”小公主织田市很是愤怒,为什么一定要人到齐了才可以吃饭,市公主没一点教养的在自己位置上大呼小叫,也许两个弟弟没挑战家主的胆量,但妹妹这种奇怪的生物好像一点也不在乎。“就是就是,哥哥大人最坏了!”老实一点的犬公主一副也赞同的模样,还用手上的筷子敲击饭碗发出抗议的声音,惹的三个小孩也不老实了,各个有模学样用筷子敲碗,叮叮当当的吵成一片。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我狠恨瞪几个小孩吓得场面顿时安静下来,饭前检讨,没完成今天功课的统统到我手上一一报告,竹板打手心是必须滴,啪啪啪,不管事儿子还是弟弟妹妹,在27岁的我面前,最大的也才18岁的织田信包,14岁的织田长益和织田市,13岁的织田犬,长子为父,我可不是什么软脚虾,该打的打,该骂的骂,毫不手软。众人一顿教训后马上老实起来,今天犬公主挨打最多,眼角已经快哭出来。“开饭。”我很满意这种局面,这就是一家之主的好处哇,很爽。四岁的信忠人小胃口可不小,一听到可以吃了,立刻在椅子上站立起来,一双小手贪心不足去抢那个最大的大虾,刚刚市公主也被骂了,很不爽立刻去和自己的大侄子信忠抢那只大虾,急的信忠哇哇大叫:我的,我的,小身子几乎恨不得扑到桌子上去,害的二夫人急忙使眼色想让市公主给点面子,谁知市公主今天心情不爽,就是不肯让,场面顿时乱了起来。织田家规一,吃饭不准别人喂,三岁后都得自己抢食,各自的母亲不准帮忙,好吃的就那么多,想吃好的就得抢,我仗着人高马大,总是把最好吃的抢走,起初没人敢和我争,但后来在市公主的带领下,哥哥什么的在好吃的面前都是浮云,一个字,抢!织田家规二,不准浪费,夹了得菜和饭都得吃完不准剩,否则就得挨打受罚。几个夫人起初很不习惯这场面,吃个饭和打仗一样,除了不准动手这条死规定其他坑爹的货还真不少,两个才三岁的小屁孩信雄和信孝在老子我的教导下也不是吃亏的主,筷子用不顺那就用手抓,小嘴上的那没长齐的牙齿居然把一个鸡腿啃个干干静静,对了,你说日本人的宗教习俗是不可以吃肉的,得吃素,但在我的美食攻略下,一个个都沦陷了。“信包哥哥,帮我再打碗鸡汤,谢谢哥哥。”市公主最喜欢欺负大侄子,脸皮也厚,满嘴的油不说,还让身边的哥哥帮忙,好菜可不常有,像今天这样丰富大餐每十天才有一次呢,得多吃点,大哥信长大小气了。一门众织田长益现在也很忙,在二哥信行被大哥杀死后,几个弟弟开始害怕的要死,谁知道一场大病后,大哥好像变了很多,对两个弟弟的要求也变了很多,多了一点叫亲情的奇怪感觉,不再有害怕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大哥喜欢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的主意真的让长益很喜欢,当然这主要还是才14岁的少年,没有老三信包那种负担。“市,再吃你就变成小肥婆了,看你怎么嫁的出去哇。”不怎么说话的三哥信包突然接过汤碗叹气道。“呀,三哥哥最讨厌啦,我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市公主,想娶我的人可是从尾张排到京都呢。”市公主对自己很有信心,长的漂亮就是本钱那,尤其是在学到本人我的超前时代的化妆术和现代服饰装扮下,整个东海道都知道市公主的美貌天下第一呢。“卖萌可耻!”老四长益不冷不热刺了一句,少年的嫉妒心还是有的。“某人好像连女人都打不过吧,是不是,少年。”市公主可没吃亏的习惯。“扑哧。”我看长益几乎气的要和阿市拼命,但谁叫市公主居然得到名师指点,武艺大增,连续在家中的比武场上打败长益,害的少年无脸见人。“阿市,你这个月的收益不错吧。。。”归蝶突然笑咪咪的问道。“干嘛?想找我借钱,那可要算利息的。”市公主仗着在家中最受宠,在家主大人的指点下开了一家女性会馆,专卖各类女性高档用品,每个月下来居然盈利颇丰,但是好像哥我的创意居然没收到一文钱,都落到了这个土财主的口袋里去了,让其他几个弟弟妹妹可是眼红,但就没几个舍的下脸去经营这些低等人的生意。后来归蝶很不爽,家中女主的地位遭到威胁,这年头有钱就是老大啊,市公主出手大方,经常小点心小恩惠的赏赐下人,那好评当然是如山一般,什么神女下凡哇,女神在人间之类的,威望几乎超过家主大人我了。市公主的店面能不火爆吗?仰慕美貌的家中不论大小那是个个死忠,尤其是市公主在苦练我教的街舞后,带上犬公主和其他7个年纪相仿的侍女组成一个九人美少女组合,穿上雪白的公主裙在清州城下盯表演一出,顿时整个尾张国沸腾了,当时那场面,劲爆的音乐配合火爆的舞蹈,在我看来还很一般最多和一场现代演唱会差不多的模样,但在15世纪的日本这群乡下土包子哪见过这种场面,尤其是本人一时没忍住,也下场来了一场迈克尔的机械舞,身边九个美少女围绕,配合起来那叫一个得意,就是音乐差了点,不给力,那一夜织田家的帅哥美女成为了传说。日本人喜欢和歌和能剧,我自创的舞蹈被称作日本最新潮的歌曲和舞蹈,尤其是那些漂亮的女性服饰在大户人家中很有市场,超短裙的魅力不是男人可以抵挡的。归蝶作为后院之主见小姑子这么谨慎,心里不仅恨的咬牙,都是夫君偏心,可是自己新开的店面也想请市公主出面演出一次,打广告,这是夫君大人的新词。“这个好说,姐姐大人的场我是一定捧的啦,不过姐姐开的是什么店啊,我怎么不知道呢?哥哥又有什么好主意了吗?”说完市公主居然狠狠瞪着还在和猪肘子奋斗中的我,没办法啊,两个小的咬不动,两双眼睛眼巴巴的盯着他们老爹我咬下来的肉快,大的那个已经和我不分上下了。这一家人,恩,果然都不是好东西,用归蝶的话说和一群狼一样。谁知道市公主的话音刚落地,家中其他女人的眼神那叫一个热切,钱帛动人心啊,没钱那是寸步难行啊,经过我的熏陶家中对金钱的观念转变的够快啊。“阿市啊,姐姐我才赚几个钱,不过是一家小店,本小利薄,阿市要多多支持才行噢。”归蝶是第二个吃螃蟹的,这头开的不好哇,我日子难过啦,感觉着嘴上的猪肘子怎么这么硬啊,啃不动是,小家伙见我好像忘了喂自己,一下子串到我身上,满是油的小手就这么直接扑到我怀里,是信雄这个胆大的,这下又得换衣服了。我懒的理她们这群女人,喂儿子重要,三个狼崽子围着老子我嗷嗷直叫唤,我喜欢和儿子们一起分享食物,那是一种满足感充斥胸间的感觉,那叫幸福。

  “稳住,给我稳住,不要急。”铁炮备队统领原田直政大声鼓励士气,为打响头阵,我将两百支花了血本购置的火枪队布在最前线,如柴田胜家前田利家这样精锐的武士都坚持在第一线,双方七万人的战场集中在一小块平原上,可想而知有多拥挤,真正奋战在一起的只有最前线的士卒。

  很快,三河的松平元康发现了异常,太久保忠世冲的太急太冒前,五百人前锋还没接触到织田军,织田家自己就凹进去一块,这不是好现象,虽说自己想表现一番获得今川义元的青睐,但三河松平家的家底就那么三千人,都打光了还混个屁啊。但现在只能进不能退,只有将凹字的两边打垮才能救回前锋五百人,松平元康真是恨的要死,手下人还是不能完全领会自己的意图啊。

  当然最前线的太久保忠世也不是傻子,只是大军一动就很难停下来了,后面的今川家的人可都在盯着呢,过河的卒子没有回头路,一咬牙只能一路黑到底了,希望自家武运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