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诛神洗剑录

诛神洗剑录

诛神洗剑录

更新时间:2021-06-08 00:17:44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修真对于凡人而言,虽不万万没想到都能呼风唤雨,御剑飞行行空。但强壮体魄,延年益寿,乃人所共知之事实,凡夫俗子凡修太玄一清气(大众版)的,其寿皆有两百不足,若能修得完满,其寿亦有万余,怎奈凡人其根其慧皆弱,故能修到正果者乃凤毛麟角,即使如此人间之人仍以绿袍老者看着跪倒在地不停发抖的潘涂,又看了看已成人棍,却还强撑着的许南。心中一阵悲凉,向杜维啊向杜维,你收了这样两个徒弟,愚弟不知道该夸你呢?还是该骂你。老者口中的向杜维就是潘涂和许南的师傅。封玄宗的上任宗主向杜维,此人乃一传奇人物。传奇的不是他的修为有多高,而是他的经历,向杜维百岁以前乃已算命为生,还兼职坑蒙拐骗。这时期的他别说是修道了,就连修道者的毛也没有见过,而他的后半生却遇见了一个高人,这个高人不是一般的高,而是高的没了谱。此人字号玄真子,大名张缺五,这个玄真子除了长的仙风道骨,小时候在仙霞宗听了一天课之外。其他的和修道者没有半点联系,不过就是小时候听的一堂课,却成了他以后人生的重要支撑。张缺五小的时候参加了东洲仙霞宗的海选,进了仙霞宗做了临记弟子。进了宗门的第一课就是掌门在言堂的海讲,所谓的海讲就是由本门宗主对入门弟子的聆讯。从修道的难与易,捷径与心得,修道的等级划分和法门秘诀,最后把修道基础太玄一气决给念一遍即完成了海讲。前段的就简单多了,修道分为三大境界。三大境界乃是练境。化境和玄境。每个境界都有三小期,分为练气,练神,练虚。化气,化神,化虚。玄清,玄虚和修神。而且每个小境有十层。而与每个小境对应的是称谓分别为道师,大道师,道王,道皇,道帝,道宗。道圣,道仙,道神。把这些乱七八糟的讲完,下面的才是最难的,念太玄一气诀,作为修道者修练的根本,别说听懂,看懂已是难上加难,没想到缺五哥竟然在仙霞宗主念完之后起身也照样念了一遍,然后还指点出了和掌门所教授不一样的修炼的法门要点,有的要点那宗主听了都感觉顿悟,接着缺五哥说了句不过如此,就扬长而去。留下了一群错愕的修道者。从此而后,他就到处云游,点化度人,向杜维就是其中之一,经过点拨的向杜维在三年内,瞬间从坑蒙拐骗的算命小白丁变成了开宗立派的神皇。这速度说传奇也不为过。不过自此之后他的修为便永远停在了神皇的阶段,有人便猜测他是用了什么秘法强行提升了修为,拔苗助长导致了他修为的停滞。这猜测其实只对了一半,其实向杜维是靠异灵才有大修为的,他自身的灵根很普通,所谓的异灵乃天地万物中的各种灵物得到特别的滋养形成了有强大力量的变异灵物,得到它的人哪怕是个白痴也会成为修道奇人。向杜维得到的是天地万灵榜上异灵榜排名二十二号的异灵海焰冰,不过匹夫无罪,怀璧有罪。无意之中得知消息的小徒弟潘涂把这个消息以两个法器的价格卖个了六奇真人。接下来就上演了一出暗箭伤人的戏码。不过出乎小人们的意料,被暗算了的向杜维强撑伤势遁回了宗门并在羽解前把许南叫到了跟前,把他拥有海焰心的事告知了他,并吩咐他只要自己一死立刻把海焰冰封印起来迅速带走,有人在打它的主意,说完交给了许南一张符。没多久就羽解了,向杜维一羽解,没一会一团蓝幽的莲花从他体内飞出,这莲花便是海焰冰的本源,许南一见到蓝莲花飞出,赶紧捏破符,把海焰冰封印了起来,然后迅速离开了封玄宗。没和任何人交代去向。可没多久他便做了件蠢事,他竟然忘了师傅的交代去找了自己的同门师弟潘涂,这就发生了刚才的一幕,被追无奈的许南只好把海焰冰半途扔下,带着潘涂他们飞到了千里之外,这样也不枉师父对他的嘱托。此时的许南已是强弩之末,那绿袍老者刚打算继续问他海焰冰的下落,他就追随他师傅而去了,树林中只剩那绿袍老者的怒吼声传的老远老远。次日,老乔拿起了扫帚准备开始他一天的门房生活,刚打开门一个人高的雪球顺着大门滚了进来,老乔大怒这是谁这么大的狗胆,竟然在冷宅门前堆了个雪球,正当老乔准备家伙把这雪球扫地出门的时候,这雪球竟自己动了起来。这雪球左晃晃右抖抖没一会就露出了个人的轮廓,这个人走到了大门边上拉着门环使劲地抖落一阵,身上的雪才差不多抖干净,老乔见原来是个人,那门狗的态度一下子又冒了出来,只见他拿起笤帚走向那雪人,边走边道:你谁啊,出去出去。说完也不容那雪人言语,连踢带打就把那雪人赶到了门外,雪人走到门外在那厚厚的雪堆里连翻带找地拿出一个皮革法袋,从里面拿出了一张烈火符,往自己的身上一贴,瞬间雪化了衣服干了,老乔这才认出来原来是昨晚敲门的兔崽子,感情他在外面坐了一夜,老乔最怕冷,但现在他觉得很热,他怕这种热,因为这种热所带来的反应会把他置于死地。给老乔热量的是一个珠圆玉润的美妇一袭淡紫色的长裙把她的身材包裹的恰到好处。使她整个人看起来像朵冬天的蜡梅。这美妇是老乔的主人,冷家的当家家母若月夫人。若越夫人走到近前质问老乔:为何如此吵闹?老乔虽然心里对她想入非非,但嘴上却不敢怠慢连忙回声道:禀夫人,此子夜宿本家门前,早晨小人刚开门,他就潜入了宅中,这不小人刚把他赶出来。若月夫人没有看老乔反而看着那少年,越看就觉得越熟悉,就是记不的在哪见过。若越夫人刚想问。那少年少年却先对他施了一礼道:越姨,这么多年不见,您还是和当年一样美丽。若月夫人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把将那少年拉进怀里,用手拧着他的头笑骂道:你说怎么这么多年不到家里走动,是不是忘了我这准岳母啦?东郭城有门亲事,这亲事是当年他爷爷和冷家老祖冷坤定的,对象就是冷家的独女冷若霞。若越夫人扭过了头对老乔道:东郭少爷怎么在外面坐了一夜?此时的老乔满头大汗,口里不停的这,这,这的。就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那少年却在这时替老乔辩解道:是小侄自己到的太晚所以没有惊动乔伯。若越夫人见少年这么说也没坐纠缠,让老乔赶紧通知下家主冷凌,就说他女婿驾到了。。



精彩节选:

  绿袍老者看着跪倒在地不停发抖的潘涂,又看了看已成人棍,却还强撑着的许南。心中一阵悲凉,向杜维啊向杜维,你收了这样两个徒弟,愚弟不知道该夸你呢?还是该骂你。老者口中的向杜维就是潘涂和许南的师傅。封玄宗的上任宗主向杜维,此人乃一传奇人物。传奇的不是他的修为有多高,而是他的经历,向杜维百岁以前乃已算命为生,还兼职坑蒙拐骗。这时期的他别说是修道了,就连修道者的毛也没有见过,而他的后半生却遇见了一个高人,这个高人不是一般的高,而是高的没了谱。此人字号玄真子,大名张缺五,这个玄真子除了长的仙风道骨,小时候在仙霞宗听了一天课之外。其他的和修道者没有半点联系,不过就是小时候听的一堂课,却成了他以后人生的重要支撑。张缺五小的时候参加了东洲仙霞宗的海选,进了仙霞宗做了临记弟子。进了宗门的第一课就是掌门在言堂的海讲,所谓的海讲就是由本门宗主对入门弟子的聆讯。从修道的难与易,捷径与心得,修道的等级划分和法门秘诀,最后把修道基础太玄一气决给念一遍即完成了海讲。前段的就简单多了,修道分为三大境界。三大境界乃是练境。化境和玄境。每个境界都有三小期,分为练气,练神,练虚。化气,化神,化虚。玄清,玄虚和修神。而且每个小境有十层。而与每个小境对应的是称谓分别为道师,大道师,道王,道皇,道帝,道宗。道圣,道仙,道神。把这些乱七八糟的讲完,下面的才是最难的,念太玄一气诀,作为修道者修练的根本,别说听懂,看懂已是难上加难,没想到缺五哥竟然在仙霞宗主念完之后起身也照样念了一遍,然后还指点出了和掌门所教授不一样的修炼的法门要点,有的要点那宗主听了都感觉顿悟,接着缺五哥说了句不过如此,就扬长而去。留下了一群错愕的修道者。从此而后,他就到处云游,点化度人,向杜维就是其中之一,经过点拨的向杜维在三年内,瞬间从坑蒙拐骗的算命小白丁变成了开宗立派的神皇。这速度说传奇也不为过。不过自此之后他的修为便永远停在了神皇的阶段,有人便猜测他是用了什么秘法强行提升了修为,拔苗助长导致了他修为的停滞。这猜测其实只对了一半,其实向杜维是靠异灵才有大修为的,他自身的灵根很普通,所谓的异灵乃天地万物中的各种灵物得到特别的滋养形成了有强大力量的变异灵物,得到它的人哪怕是个白痴也会成为修道奇人。向杜维得到的是天地万灵榜上异灵榜排名二十二号的异灵海焰冰,不过匹夫无罪,怀璧有罪。无意之中得知消息的小徒弟潘涂把这个消息以两个法器的价格卖个了六奇真人。接下来就上演了一出暗箭伤人的戏码。不过出乎小人们的意料,被暗算了的向杜维强撑伤势遁回了宗门并在羽解前把许南叫到了跟前,把他拥有海焰心的事告知了他,并吩咐他只要自己一死立刻把海焰冰封印起来迅速带走,有人在打它的主意,说完交给了许南一张符。没多久就羽解了,向杜维一羽解,没一会一团蓝幽的莲花从他体内飞出,这莲花便是海焰冰的本源,许南一见到蓝莲花飞出,赶紧捏破符,把海焰冰封印了起来,然后迅速离开了封玄宗。没和任何人交代去向。可没多久他便做了件蠢事,他竟然忘了师傅的交代去找了自己的同门师弟潘涂,这就发生了刚才的一幕,被追无奈的许南只好把海焰冰半途扔下,带着潘涂他们飞到了千里之外,这样也不枉师父对他的嘱托。此时的许南已是强弩之末,那绿袍老者刚打算继续问他海焰冰的下落,他就追随他师傅而去了,树林中只剩那绿袍老者的怒吼声传的老远老远。次日,老乔拿起了扫帚准备开始他一天的门房生活,刚打开门一个人高的雪球顺着大门滚了进来,老乔大怒这是谁这么大的狗胆,竟然在冷宅门前堆了个雪球,正当老乔准备家伙把这雪球扫地出门的时候,这雪球竟自己动了起来。这雪球左晃晃右抖抖没一会就露出了个人的轮廓,这个人走到了大门边上拉着门环使劲地抖落一阵,身上的雪才差不多抖干净,老乔见原来是个人,那门狗的态度一下子又冒了出来,只见他拿起笤帚走向那雪人,边走边道:你谁啊,出去出去。说完也不容那雪人言语,连踢带打就把那雪人赶到了门外,雪人走到门外在那厚厚的雪堆里连翻带找地拿出一个皮革法袋,从里面拿出了一张烈火符,往自己的身上一贴,瞬间雪化了衣服干了,老乔这才认出来原来是昨晚敲门的兔崽子,感情他在外面坐了一夜,老乔最怕冷,但现在他觉得很热,他怕这种热,因为这种热所带来的反应会把他置于死地。给老乔热量的是一个珠圆玉润的美妇一袭淡紫色的长裙把她的身材包裹的恰到好处。使她整个人看起来像朵冬天的蜡梅。这美妇是老乔的主人,冷家的当家家母若月夫人。若越夫人走到近前质问老乔:为何如此吵闹?老乔虽然心里对她想入非非,但嘴上却不敢怠慢连忙回声道:禀夫人,此子夜宿本家门前,早晨小人刚开门,他就潜入了宅中,这不小人刚把他赶出来。若月夫人没有看老乔反而看着那少年,越看就觉得越熟悉,就是记不的在哪见过。若越夫人刚想问。那少年少年却先对他施了一礼道:越姨,这么多年不见,您还是和当年一样美丽。若月夫人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把将那少年拉进怀里,用手拧着他的头笑骂道:你说怎么这么多年不到家里走动,是不是忘了我这准岳母啦?东郭城有门亲事,这亲事是当年他爷爷和冷家老祖冷坤定的,对象就是冷家的独女冷若霞。若越夫人扭过了头对老乔道:东郭少爷怎么在外面坐了一夜?此时的老乔满头大汗,口里不停的这,这,这的。就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那少年却在这时替老乔辩解道:是小侄自己到的太晚所以没有惊动乔伯。若越夫人见少年这么说也没坐纠缠,让老乔赶紧通知下家主冷凌,就说他女婿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