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堕天劫

堕天劫

堕天劫

更新时间:2021-07-09 00:19:32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精彩节选:

  地绝之魂的血色光芒越发的夺目,命运之盘的轨迹也变得越发的凌乱起来,不再那么的平滑有序,似乎在躲避着这可怖的凶魂,但即使躲避的再远,下一刻还是会被吸回。小渝想极力的避开这个凶魂,可是这凶魂作为他身体的一部分是无论如何无法剔除的。

  夜色悄然来袭,虫鸣声却以不在,黑夜里格外的安静,“可以啊,早上是怎么做到的,把我弄昏的?”傲柔抱着手臂,似笑非怒的看着床角的小渝。“这个是‘狐媚术‘......”小渝外表还像往常般平静,心里却有点不安:姐姐真的生气了么......“你还敢魅惑我!”说着狠狠地揉了揉小渝的耳朵。小渝想要躲开,可是看姐姐的样子貌似不再生气了,干脆由着她好了,任由傲柔“虐待”着自己的耳朵。傲柔捏着小渝的耳朵说道“你把那老家伙打成那样,他会暗中报复的吧。”“我没杀他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他还敢当众轻薄与你,哼。”小渝挣脱了傲柔双手,背过身去埋怨的说道。傲柔见状,轻笑着坐到小渝身后,手轻轻一拉,把小渝拖得靠在自己的腿上,捏着他的脸笑道:“好吧是我不对,来笑一笑。”“......”被姐姐这般抱着小渝显得不知所措,只能看着傲柔的脸干笑了两声,傲柔看向小渝,澄澈的浅蓝瞳孔如湖水般清澈,俊秀的脸有着狐族天生的妖娆,怎么看去都是那么的好看刹那间使得傲柔又一次沉浸在这片浅蓝中,果真是个绝美的孩子,呆呆的望着小渝的双眼。“姐姐,姐姐,嗨。”小渝伸手在傲柔眼前摇了摇,傲柔刹那惊醒,脸上泛着一丝羞红,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啊,你说了什么吗?”“没有啊,姐姐好奇怪......”“你才奇怪!”说着捏着那双狐狸耳朵狠狠揉了几下。“......”

  黑衣见状大吼一声:“师妹!”声音中夹杂着难以想象的痛楚,转而将仇恨指向了傲柔,这美丽的身体这一刻竟化身为屠夫,刹那间令师妹的生命消散。凄厉的声音震慑着傲柔的心弦,看来再凶残的杀手也不是完全没有丝毫的感情,也许哪天小渝死在我的面前,我也会如他这般的吧,换过来的话小渝又会怎么样呢......

  手下弟子敢怒不敢言,可小渝却不是这么回事,虽然听姐姐的话一直是自己必定完成的事,但是此时内心却是充满了怒火,看着姐姐被那个猥琐的家伙欺负竟再也忍受不住:“把你的手拿开!”话语中充满了森冷杀意,一时间大殿里竟是瞬间阴冷了几分,听到这声音的弟子一动不敢动,他们都见识过小渝的刀法,尽管逼人杀气使得影绝感到了窒息,但是身为影主本身的骄傲让他不能让步,这要是被弟子看见了自己被个少年吓破胆,那以后在门派怎么混,手并没有放开,反而更加肆无忌惮的要往下摸,他坚信有傲柔在,小渝万万不会违抗她的命令。

  过了许久,琴音早已结束,一声知了的鸣叫打破了寂静,这时小渝才从琴音中醒来,抹去脸上的泪痕,心情转而明朗起来:难以修习法术又能怎么样呢,也许在其他的方面我会很厉害也说不定呢。“嘿嘿。”想到这,小渝不禁笑了起来。在远处的屋顶,一个女子望着小渝心情的平复,渐渐的露出了微笑,正打算收琴离去,却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只见一只有着巨大的蝙蝠翅膀的怪兽向小渝疾速飞去。小渝听到了响动回头望去,顿时便是一惊,看到的只有这只怪兽的血盆大口,小渝心道:不妙。这个距离已然无法逃脱,正待闭目等死,忽然发现怪兽不动了,原来是远处飞来的一支袖箭直接击穿了怪物的头颅,怪兽临死时瞪圆的双目映出了这支袖箭的主人的身影,小渝赶忙回头看去,只见那人一身黑色的纱衣,手中抱着一把古琴,身形窈窕,面带纱巾,只留得一双似曾相识的冰冷眼眸,与眉心的精巧刺花。

  康晓云看着这个比自己稍大一点的男孩这么害羞,自己竟是觉得有趣起来,往小渝身边靠了靠:“你是来看星星的么。”小渝:“额......”康晓云:“在这个宫里我怎么没见过你呢,你是新来的下人么。”小渝一时竟是目瞪口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物,和其他几个皇子打架之后就没换过,确实有点脏,不禁讪笑:“那个,我好像也没见过你啊。”康晓云骄傲的说:“我爹是万妖之王康回,我以前在别的地方学习医术,最近年满才刚回来的,以后他们几个找你麻烦,你就报我名号就好了!”一副老大的派头,不禁逗的小渝笑了起来。“喂,你笑什么,我是认真的!”康晓云见小渝没有惊叹羡慕反而大笑,不禁崛起了小嘴。小渝见状止住了笑,装作郑重其事的说:“好的,多谢公主。”康晓云转怒为喜,一双大眼睛眯成月牙状甚是可爱,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明天再找你玩。”小渝也站起身,对康晓云挥手告别。

  “好快的刀法!”人群中发出惊叹。小渝抱住被自己短暂催眠的姐姐,看也不看影绝的惨状,转身走出了大殿。众人纷纷让路。

  康晓云走后,小渝独自呆在屋顶,靠着屋顶张牙舞爪的妖兽琉璃像心中回想起刚刚的点点滴滴,心中竟有了那么些许的温暖,在这繁华却冰冷的深宫之中,总算也是有了个伙伴,虽然不再孤单,但是难以修习法术依旧是内心的痛,想到这里不禁皱起了眉头,思绪间乎听得夜空中传来了一曲悠扬的琴音,琴音飘渺如一双无形的手,拂过屋顶的琉璃瓦,拂过暗红的深宫墙,拂过妖界的深宫夏夜,乐曲空灵婉转,一切受它感染之物都趋于平静,知了不在喧嚣,昆虫不在吵闹,刹那间万籁俱寂仿佛一切都已消逝,只留那悠扬琴音回荡在夜空,小渝闭上眼睛,感受着琴音,音符的跳动仿佛与自己心脏的跳动,血液的流动融为一体,不由自主地自己的灵魂与琴音产生着共鸣,这一刻琴音仿佛是自己的影子,听着这琴音,仿佛是有人又把这些年来自己的痛苦回忆再一次向自己诉说一般,顿时万般的委屈涌上心头,千万种苦楚与不甘似乎在这一刻如开闸的天河水般倾泻而出,不受控制,正在这时,音调转而平缓,似母亲的手,似纤薄的纱,转而抚慰着小渝难以平静的内心。

  小渝在房中突然惊醒,骤然梦到姐姐浑身血淋淋的站在屋外,吓得浑身冷汗。“不不,这是不好的兆头。”心中的压抑使自己的心脏跳得更快了,赶忙随便披了件斗篷,纵身跃出窗外,向姐姐房间的方向跑去。

  说着,傲柔双刀在手霜刃纷飞,施展出了影刃的各种招数,“毁刃失明,极影萧条,狂影剔骨”都是极为阴狠的招数,毁刃于暗影中啄人双目,极影断人经脉血流,狂影肢解对手。转瞬间白衣便以伤痕累累,而傲柔却无法顾及黑衣的攻击,身体也被刺中了多处,殷红鲜血滴落,火焰般的长袍显得更加妖艳,整个人宛如沾血的玫瑰,手中双刃就像玫瑰利刺攻击着对手的弱点。

  这么打下去迟早会被磨死,黑衣狡诈,白衣凶狠,看来只有险中求胜了。想到这,用手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身体顿时化作几重虚影,这边是影刃的最终绝技七杀,比起小渝先前所用更加的灵活纯熟,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真身与虚影更难分辨,只见两道虚影,径直冲向白衣,而其余五道却是合理的方阵,将其中一道护在中间。白衣纵身一跃躲开攻击并一剑刺穿最前方虚影的肩膀,见虚影无动于衷,以为没有刺中傲柔便轻蔑的说:“很明显护在中间的是她本人,师兄一起上杀了她。”黑衣大急:“小心你刺中的,那就是真的......”话音未落,只见白衣身上闪出一片刀光,正是那招“狂影剔骨”瞬间白衣便血肉模糊的栽倒在地,连惨叫声也没来的及发出。

  月光下的战斗仍在继续,黑无影攻势更加凌厉,傲柔由于之前被二人围攻失血一多竟难以招架。黑无影抓住机会挑开傲柔双刃,一招长虹贯日直刺咽喉,眼看无法阻挡,傲柔默默闭上眼睛,想到小渝,竟有些许舍不得,一行清泪默默从眼角滴落。

  娘依旧是那么美,看着梳妆的娘亲,小渝一时竟也不知说什么,只是忍着两腿的麻木,站在一旁,呆立良久终听得美妇说道:“孩儿,知错了么?”小渝双腿支撑不住跪倒在地,磕在坚硬的地面上,又传来一阵痛楚,“孩儿知错。”美妇站起身走向小渝难以站立的身影爱怜地说:“孩子你天生异脉,难以修炼法术武功,这宫中又不是什么安宁的地方,能忍让便忍让。”小渝咬了咬嘴唇,想到自己不会法术,被其他几个王子捉弄的事情便满心的不悦,死死的攥紧拳头。美妇见状轻轻将小渝揽入怀中“是娘对不起你......”小渝察觉娘亲话语中的难过,心下不忍,拳头渐渐的舒张,微微的笑了笑:“好的,以后我便躲着他们,尽量不跟他们冲突。”

  黑衣持剑之手颤抖起来,一抬手扯下斗篷,目光中竟是充满了血红,灰白长发飘洒在脑后,眼角的疤痕显得更加狰狞,仇恨已经冲昏了他的头脑,他的判断不在敏锐,执剑之手不在平稳,想起来的路上本想这次任务结束就可以带着师妹隐居江湖不问世事,而且上方也同意了,没想到,此次却是次死亡之旅,师妹竟会在自己眼前死无全尸,而自己却毫无办法挽救。

  缠斗许久,渐渐的力不从心,黑衣武功深不可测,白衣虽弱,但是有了黑衣的照应,也无法短时间内杀死。看着渐渐力不从心的傲柔,两人的目光都充满了狂热仿佛毁灭眼前的娇美躯体是一件生平乐道之事。

  “嗨,你在做什么,小狐狸!”小渝忽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循声望去,正是中午帮自己解围的康晓云,此时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身边,还不等小渝开口,康晓云便惊叫道:“呀!你的手在流血!”经她这么一吓,原本麻木的手指竟然发出一阵阵的痛楚,“啊......”刺痛之下发出了微微的**,小渝慌忙握住了滴血的手背,可是血没有停止流淌,反而留的更多。康晓云看着小渝的囧状噗嗤一笑;“笨死了,我来吧。”说着抓过小渝的手,同时念动咒文,指尖发出一道道浅绿色的光芒,温润柔和,经绿芒的照射,小渝被琉璃划破的皮肤在一点点的还原,最终完好如初。“好了。”康晓云松了口气。原本,小渝的手被康晓云抓在手里,一时竟窘迫的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听到康晓云完成治疗的消息,慌忙将手抽回。“谢谢你。”小渝低头答谢道,目光看向别处,不敢注视康晓云。想起中午时的尴尬,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娘,我可以进去了么。”小渝走进站在门口问道。“进来吧。”屋内传来平静地女声,小渝听到回应,强撑着已经腰酸背痛的身体,尽量平静的走进屋内,只见一女子坐在镜前,镜像中映出一张绝美却冰冷的脸,五官线条是那么的恰到好处,无可挑剔,眉目若画,朱唇激丹,尽显女性的柔美,一身华贵红衣搭配着头上的精致首饰,更显得美妇无与伦比。这便是小渝的娘了,自从入宫以来,便牢牢吸引着万妖之王康回的目光,万千宠爱于一身没过多久便当上了贵妃,由此成了其他嫔妃的众矢之的,而小渝也因此常常受到其他王子的排挤。身处弱肉强食的洪荒妖界,小渝自身体质又无法汇聚大量的灵力,武功法术都很普通,因而所处的境地可见一斑。

  可是这一剑并没有刺下来,原来在剑刃快要刺破傲柔咽喉的时候,小渝赶到了,看着万分危急的形式,强行催动内力力,以极限的速度伸手抓住了将要刺下的一剑,转而对黑无影的咽喉一刀砍去。

  妖界的夜色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漫天星辰的亮光划过夜空,忽闪忽闪的,似乎是天上的神明在注视着凡间。小渝一个人坐在房顶手托着下巴看着妖界皇宫的一切,暗红的宫墙在夜色下变得如鲜血浸染过般,整个皇宫看起来华丽而冰冷,望着这一切,小渝想起了白天被其他几个皇子捉弄的事情,握紧了拳头,狠狠的砸在屋顶的琉璃瓦上,鲜血夹杂着破碎的琉璃瓦染红了小渝的拳头,本该传来的剧痛的手指此时却毫无知觉,小渝麻木的任由血顺着手指滴落,殷红的鲜血带着小渝的落寞与无奈消无声息的滴落在琉璃瓦上,留下一丝丝鲜红的印记。



相关资讯
更多>
  • 柔咽喉&赶到了

      可是这一剑并没有刺下来,原来在剑刃快要刺破傲柔咽喉的时候,小渝赶到了,看着万分危急的形式,强行催动内力力,以极限的速度伸手抓住了将要刺下的一剑,转而对黑无影的咽喉一刀砍去。

    2021-08-02 10:52:37详情点赞(0)回复(0)
  • 照应,&,两人

      缠斗许久,渐渐的力不从心,黑衣武功深不可测,白衣虽弱,但是有了黑衣的照应,也无法短时间内杀死。看着渐渐力不从心的傲柔,两人的目光都充满了狂热仿佛毁灭眼前的娇美躯体是一件生平乐道之事。

    2021-08-01 10:50:3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