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盗墓之墓鼓辰钟

盗墓之墓鼓辰钟

盗墓之墓鼓辰钟

更新时间:2021-07-12 21:27:55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挖墓之墓鼓辰钟》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石碑,老幺子,家子,窦青,鱼叉,金蚕蛊,佛像,鱼叉怪之间的故事。挖墓之墓鼓辰钟约17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精彩节选:

同时旁边房间传来了昊木的声音:“谁啊,大半夜的还这么吵?”

无奈之下,我和窦青只得闷声继续向上,得赶在金蚕蛊到来之前爬到那佛像雕塑上边。等到那雕塑上面之时,大量的金蚕蛊汹涌而出,向着那口水晶棺材而去,密密麻麻的堆砌成小山包一样覆盖棺材表面,十二个抬棺童子已经被水淹没。

大门被完全打开,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恐怖,更多的是那股怪风。吹的浑身都是痒痒的,不由挠全身,后背的疼痛侵入大脑,我隔着衣服摸到了一摊血迹。

“那也不能干坐着被淹死!”

我转身看着他,刚要解释,却发现尸体并没有异样,难道自己刚才的情景只是一个幻影。但跟了姥爷这么久,宁愿相信这其中的诡异。

血水已经在蔓延上来,经过商量,窦青决定爬上那些小洞,突然一阵巨大的响声回荡,那口水晶棺材轰隆向着下面掉去,带起的浪花向着两边分散开来,而那十二个童男童女托着这口棺材在血河的缓慢中即将被淹没。我和窦青向着上边爬去,最顶端是无数的佛像雕塑,但是要想到达那边就要经过金蚕蛊的巢穴前,但是此刻时间不容思考。我们避开那口棺材向着对面走去,谨慎地随时观察动向,离那墙壁只有几米时,窦青一声惊呼,一个踉跄就要摔倒在血河中,幸亏被我拉住道:“发生了什么事?”

雨水很大,噼啪的让声音都模糊,我听不到瞎子的声音,只见他手指着那两口洞穴胸口喘息,全身颤栗。洞穴阴森,里边散发的热量和冷气相互交错,只见一双双泛着白色的亮光出现,那是一道道身影,从左边出现六个童男,身穿白色的长袍,更像是丧服,脸色蜡青,一层层尸斑,锋利的尖牙。右边也出现六个童女,一样的装束和表情,他们并排走出,瞎子这时已经吓得动弹不得,坐在地上。

“呵呵,想不到被你们发现了,不过放心,我只是随便逛逛,不小心就到这里来了!”我辩解道。

可是等到了攀爬的墙壁时,我们才发现上面湿滑地根本无法上去,瞎子爬了五六米高就摔倒在地,发出痛苦的嚎叫。脚下的血河在慢慢上涨,没过了脚踝,眼看这血雨不知何时才能停歇。

“没办法了,只有朝那些小洞上去了!”,我道。

“不行,你看我们面前就是金蚕蛊的巢穴,保不准它们会出来!”,果然,那黑漆漆的里边传来窸窸窣窣的爬行声,窦青面红耳赤骂道:“你这个烂嘴巴,真被你说中了!”

瞎子的食物主要来源于金蚕蛊,剥去里边的毒液囊,然后再进行一番烧烤,看得我和窦青胃口全无,跑到一旁干呕。

盗墓之墓鼓辰钟小说名字叫做《盗墓之墓鼓辰钟》,这里提供盗墓之墓鼓辰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盗墓之墓鼓辰钟小说精选:深夜,黑的让人心慌慌,寂静的听着心脏的跃动和脉搏的轻跳。半夜十分,阁楼顶上响起阵阵的敲击声,顺着楼梯下来,在之前一直未注意这栋小楼还有三楼。那敲击的声音就像叩击灵魂的呐喊,每一次都感觉是离自己近一步,不多久这声音出现在了门口,停止了敲击声。我抓着那把古剑紧张地注视着大门,房间里的煤油灯好似要燃尽一般,左右飘摇着犹如张牙舞爪的魔鬼。于是我开始后悔起这趟苦差事,还未完成任务就出现了这么多诡异的场景。大门无声无息的发…

昊木说得头头是道,俨然一副侦探,对事物的分析极其透彻。当所有的人群在逐渐的散去之后,只留下了昊木这两父子,昊公愁眉不展道:“看来这事情越来越棘手了,不能在耽搁下去。”

趁着机会,我和窦青急忙向上面爬去,山洞呈拱状,最顶端是佛像雕塑,如果说我们要过去,必须将整个身子重心向下,然后固定身形方能通过,难度可想而知。那鱼叉怪在水中愤怒的咆哮,而后面带惊恐的看了一眼棺材,愤愤地潜入水中消失。

可惜的是水性不好,才一分钟的时间,整个脸都涨的通红,咕隆的冒出泡来,无奈之下跳出水面。鱼叉怪正找不到人发怒,对着上边的窦青攻来,也向上面爬去。窦青的速度很慢,眼看那鱼叉怪就要上来,情急之下抽出鞭子对着鱼叉怪的脸部狠狠一下,“啪”的轻响,留下一道血痕,那鱼叉怪吃痛,发狂般怒吼。

“你们看那两个洞,竟然无法渗进去半点,怪异!”,窦青指着那两个洞穴道,血河在经过那洞穴时,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住,瞎子是急性子,说着就要钻进去,被我一把拉住道:“那两个洞穴有古怪,可能有无法预知的危险?”

瞎子这时倒不顶嘴,血河没过了膝盖,鲜红的河水让人看的心惊,瞎子再也镇定不了,冲向那洞穴,无论怎么叫也拉不回来,溅起的河水覆盖全身,离洞口只有一米之遥时,瞎子颤颤巍巍地往后退去,手脚不听使唤地一个踉跄被绊倒在地,我在远处喊道:“瞎子怎么了?”

可惜的是在询问村里人关于木佬头孙女的事情时,所有的人都表现出强烈的敌意,弄得我只好讨没趣,心想这木佬头肯定是做了一些人神共愤的事。这时间也无趣地紧,打发之际竟一路来到了昊木家的后门。

十二个童子仿佛没有看见瞎子一样,从两排走过,我倒吸一口气,和窦青向后退去好几步。诡异的看着他们,十二童子径直来到水晶棺底下,男女分开,双手向上,口中念着一句句繁奥的咒语。



  • 度越来&有那两

    血河上涨的速度越来越快,时间不容思考,我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那些密密麻麻的小洞能够让人匍匐上去外,就只有那两个诡异的洞穴。

    2021-08-02 05:59:36详情点赞(0)回复(0)
  • 涨,没&何时才

    可是等到了攀爬的墙壁时,我们才发现上面湿滑地根本无法上去,瞎子爬了五六米高就摔倒在地,发出痛苦的嚎叫。脚下的血河在慢慢上涨,没过了脚踝,眼看这血雨不知何时才能停歇。

    2021-08-04 09:10:51详情点赞(0)回复(0)
  • 和窦青&胃口全

    瞎子的食物主要来源于金蚕蛊,剥去里边的毒液囊,然后再进行一番烧烤,看得我和窦青胃口全无,跑到一旁干呕。

    2021-08-04 05:19:27详情点赞(0)回复(0)
  • 在上面&河退去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就坐在上面等着血河退去吧?”,窦青气馁道

    2021-08-01 04:13:47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看&前就是

    “不行,你看我们面前就是金蚕蛊的巢穴,保不准它们会出来!”,果然,那黑漆漆的里边传来窸窸窣窣的爬行声,窦青面红耳赤骂道:“你这个烂嘴巴,真被你说中了!”

    2021-08-04 04:10:3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