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血花葬影录

血花葬影录

血花葬影录

更新时间:2021-07-15 00:19:37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神秘的罪恶的飞影邪门;怪异凶戾的血煞神珠;魔尊道统的最后代代传承;洪荒历史的深幽隐秘;两域撕杀的壮美无比惨烈;九幽血海的波涛汹涌澎湃;兄弟相偎相依的血泪情深;红颜守望你的荡气回肠……  阴谋,诅咒之,血腥,罪恶,孤独的的穿行于天之间,看少年如何被打破命运的枷锁,踏出世间有无数凡人痴心于遥遥修道旅,渺渺长生路,而天下间更是派阀林立,纷争不断。上古一大能将天下修道之法分为练气;筑基;凝煞;结丹;元婴;化神;分身;合体;化虚九个阶段,无论正邪,皆尊此道。然而,经无数年的衰落,已数万年来无合体期大能,第至于化虚一境,更是无人可以有幸看到……但这并不妨碍天下修仙一系的发展,其正道为太虚殿,正一门,伏魔寺,抱朴宗四派统领群伦,而魔道则以阴风岭,血炼山,万鬼窟为泰山北斗。然时至今日,道已非道,魔已非魔……天下间更有如落叶谷,天南关,渡风湖,破海岛,碎云涧一般众多非正非邪的修道世家。而逍遥世间的散修怪耆更是无数。我们的故事,便是从此展开······。


莲心花葬录  


精彩节选:

  少年不断的搜寻,不断的搜寻,希望可以找到父亲的骸骨,哪怕只有一点,也能留下父亲曾存在于世间的痕迹啊~可惜,几近中午,还是没有一点头绪,不过,他却找到了一小块精铁,是花浩天的宝刀被劫雷炼化而成,这指节大小的一块精铁,便是花浩天最后留给儿子的东西。

  花浩天静静的听着他在说话,只是双眼的神色愈加冷漠,右手紧紧的握着刀,不断的颤抖,刀身泛起一道道青色灵气,盘旋着覆盖了整个刀身。左手牵起了妻子的手,仿佛在体会最后的温柔。女人好像明白了什么,双目泪眼滂沱,不断的轻摇着头,柔弱的发丝随风凌乱,朱唇张了张,仿佛要说写什么,但看到孩子苍白的脸颊,终于还是闭上了,贝齿咬住下唇,有鲜血流下,是一道绚丽的红……终于,花浩天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疯狂,用力的一挥手,一股柔和的劲力将女人和孩子推向远方,“天哥……”,将锋利的长刀高高举起,直指苍穹,灵力肆虐,狂风骤起,花浩天长发随风狂摆,竟显出猩红之色,余下蒙面人皆是大惊,不由得紧握宝剑,全神戒备,连女人与孩子的去向也顾不得了。

  眉头轻皱,少年终于悠悠醒来,明眸布满了血丝,身体一跃而起,又“啊~”的一声,忍不住单膝跪在了地上,以刀相支,只觉内脏一阵绞痛,口中溢出鲜血。

  少年呆呆的看着这一切,拳头紧紧的握起,浑身不断的颤抖,仇恨,一瞬间无限的蔓延,他从未感觉这样的恨!恨着柳家,恨着花家,恨着程家,恨着渡风湖,恨着落叶谷,恨着碎云涧,恨着飞影门,恨着这天地,恨着这命运……为什么,为什么天地茫茫,却无自己一家三口的容身之地!

  中午的阳光明媚刺眼,少年跪在父母的坟前,那个他亲手堆起的小土包,凌乱的发丝因为汗水的原因沾在了脸上,面容苍白虚弱,衣衫尽是灰渍,持刀的手暴起青筋:“爹,娘,你们安心的去吧,这个仇,孩儿一定会报的,特别是程家于飞影门,我一定不会放过!”重重的磕了三个头,少年站起身子,擎刀斜指苍天:“你给我听着,我花少韵在此立誓,此生此世,必覆灭飞影门,从现在开始,我就改名为花葬影!”

  此二人正是在修行界小有名气的裂天翁,鬼气煞,此二人乃是散修,前者凭裂天雷,后者靠幽鬼气成名立万,两人具是元婴中阶的高手,方才躲在旁边,是怕花浩天认出他们后立刻逃走,将二人的秘密传扬于世,像他们这种高手,即便是带上面具,也会被人靠功法认出。本想等花浩天筋疲力尽了,即使用天魔解体大法也提升不了太多力量,到时二人轻松拿下,立下功劳。没想到,花浩天悲愤之下,竟然突破到了元婴高阶,姑且不说他们在劫力的波及下能不能生还,要是主上知道了他们不战而逃的话,还不如现在就死了呢……

  天地茫茫,岁月悠悠,人生苦短,生死难测。

  家族的抛弃,仇家的追杀,还有这飞影门的血海深仇,于一起涌入心头,一口气息未稳,鲜血于口中喷撒而出,少年单膝跪地用刀支撑起身体,仰天怒吼,是撕心裂肺般的痛苦!

  星光渐淡,苍穹泛青,山洼摇碎天际的红云,流出血一般的黎明,万丈阳光,洒在潮湿的土地,杂乱的草木,又焕发出盎然的生机。

  “我从未听说有这样的一个门派……”

  夜路漫漫,皓月凝空,四下一片寂静。月光将三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虽是同行,却显得萧索寂寞。夜风忽起,左侧的中年男子停住身形,刀削般的眉目间泛起一丝冷酷,低声喝道:“拔刀!”中间的那个十五六岁孩子一听,迅速将一柄宝刀拔了出来,身子微侧,挺胸横刀,目光中散发出不耐烦的杀意。右边的女人也抽出一把宝剑。轻移莲步,自热而然的将那男孩护在身侧。男人高呼道:“是哪路的朋友在此屈尊等候?我们已到,何不现身相见!”言毕,只听得“嗖嗖嗖”几声,四周同时蹿出八个面具人,横成一排,一人位置在前,显然是头领。一阵响动,却是他们的出现惊走了怪枭。领头一人道:“花浩天?”男子心头一震:七个凝煞丹,一个结丹。男子道:“正是在下,不知诸位有何贵干?”“嘿嘿,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是我家主上想要请花兄去做客!”花浩天看了看周围的阵势,绷了绷肌肉,道:“如果我说‘不!’呢?”

  “花浩天”,裂天翁低沉的说,“我们也是身不由己,要怪的话,就怪你们一家三口运气不好吧!”说着,手中的力量又加重了几分。“哈哈哈哈!!!!运气不好!运气不好!花某运气不好也要你们给我陪葬!”花浩天一把抓住四枚裂天雷,竟然在手中捏爆,四枚裂天雷共同爆裂,虽然颇有威力,但在元婴高手面前,不值一提。

  可惜,他们躲过了天劫,却没躲过追杀,面具人尾随而至,女人纵使身体无恙实力也远远不及,何况这伤残之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女人带着对孩子的深深眷恋,同样发动了天魔解体大法,尽诛面具人,解体散魂,追随丈夫而去,在最终消散之前,她将最后的力量打入孩子体内,解开了她种下的封印,推着他远去,离开劫雷的波及范围。但狂暴的力量,也损伤了孩子经脉,使他身受重伤……

  “娘~~~”少年的刀“咣啷”一声掉在地上,人一下子扑了过去,双膝跪在地上,“娘~娘~……”他在柳玉蝶的身上哭喊着,摇晃着,期冀着能再次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再次感受到那温柔的爱抚,可是,可是,终于还是没能唤起他的母亲。少年抱着母亲的尸体,头脑渐渐的清醒起来,神色也愈加的冷漠,他轻轻的把尸体放下,拾起丢落的刀,找到一初偏僻的地方,一刀一刀的崛起泥土,灵力已经告罄,经脉随着刀锋的每一次落下,都如万针穿插般的痛苦,少年额头上已经汗水盈盈,衣衫也已湿透,口角溢出一了丝血迹,但他的目光,依然坚毅。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女人脸色苍白,一边理顺经脉一边抵挡如同暴雨一般的攻击,渐显不支。花浩天以一敌四仍不忘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见贤妻爱子受伤,心头大怒,大吼一声,手中劲力一吐,格开迎面刺来的四柄长剑,迅速退到女人身边,磕开攻来的灵剑,一把搂住女人的芊腰,一转身,来到孩子身边,手中大刀一挥,将刺向孩子的一人连人带剑劈成两半。背后传来一阵破风之声,八柄长剑如同毒蛇一般刺来,花浩天握紧大刀,青筋虬起,猛地转身,用力斜挥大刀,大吼一声“摧残斩!”猛然花浩天周身气场暴涨,一道青色强大的刀气自花浩天刀中撕天裂地般得喷涌而出,迎向八人。八人心头大骇,却并未慌神,齐齐剑势上撩,化攻为守。“轰”的一声,尘土飞扬。良久,夜色终于又归沉寂,只是地上多出了一个醒目的大坑。尘埃渐淡,八个狼狈的人影显露出来,本来这招“摧残斩”至少可以干掉三人,可惜其威力却被八人匀摊,效力不大。天哥!”“爹!”孩子和女人来到花浩天身边,“两人一左一右扶住他因灵力消耗过度而颤抖的身子。“呵呵,不愧是被柳家追杀十六年无恙仍然的人啊,结丹中期高手,花浩天你果然了得!可惜你还是改变不了你今日的命运!”

  鬼气煞则奸滑无比,趁着裂天翁攻击的岔子,驾者鬼气,远遁而去,无奈裂天翁死的太快,连一息都未替他挡下。劫云终于聚到了最后,一道赤色的闪电伴随着震碎洪荒般的雷声,直劈而下!花浩天运起所有的力量,爆发出最快的速度,于半息不到的时间便赶到了鬼气煞的身边,一把将其抓到,“不~~~~”伴随着鬼气煞撕心裂肺般的哀嚎,劫雷如期而至,狂风向四周撕裂,大地不安的震动,天空弥漫着狂躁的灵气,虐杀着一切生灵……终于,一切归于安静,归于死寂。罪恶,血腥,悲情,一切的一切,都随着天劫消散而逝,天空重归寂寥,远处映来了一道黑影,怪枭!

  最后一刀落下,一个大坑,终于呈现在少年面前,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母亲身旁,轻轻的抱起,仿佛怕打扰母亲的歇息,身体不住的颤抖,泪光在眼中闪烁,却努力的保持着平稳,少年一步一步的抱着母亲,走到坑边,将母亲的身体轻轻的放入。



相关资讯
更多>
  • 个人都&你们逃

      “花兄!”面具首领打断了花浩天的话,“你应该感到荣幸,因为真的不是每个人都听说过飞影门,当然,听说过飞影门的人,也没有谁可以逃脱他该有的命运,呵呵,跟我走吧,你们逃不掉的~”

    2021-08-01 12:00:5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