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司徒山空传

司徒山空传

司徒山空传

更新时间:2021-07-20 21:19:19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司徒山空传》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刘老先生,施工队之间的故事。司徒山空传约101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司徒山空传在哪里看  司徒山空传有声小说  司徒山空传招魂幡  司徒山空传百度云  司徒山空传 李诣凡 小说  司徒山空传百度网盘  司徒山空传小说免费阅读  司徒山空传txt下载  司徒山空传 小说  司徒山空传txt  


精彩节选:

说完师父哈哈大笑起来,我也没办法反驳,由于不怎么出门,所以也就自然不怎么坐车坐船,晕车这种事我又控制不了,不过看他如此肆无忌惮的取笑我,我暗下决心,回程的时候如果我还晕车的话,我就吐在他那身看上去干干净净的道袍上。

这个时候叔父骂我说,臭小子,你不要总是问这问那的,你又搞不懂,别惹大师心烦!于是我给道士挥手说了再见,朝着叔父走去。走到门口我问道士,那我今后可以常来你这里玩吗?

我毫无经验,其实这些都是我想当然的胡说,不过却得到了师父的赞许,他说你说的这些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要根据这些人说的见到鬼的地方挨个走走,如果有必要的话还要派兵马出去查一查,最后找到根源所在后,看看是什么性质的鬼事,在找到妥帖的处理方式。这一切弄完以后,还要观察一段日子,没毛病,这事才算完。

看着师父嘴硬的样子实在是觉得好笑,于是我径直进屋喝水,然后问师父,我这边的事都搞好了,你不是说要带我去外地吗?咱们什么时候动身啊?师父说,既然你都回来了,那就明天吧,你今天晚上就收拾好东西,明天一早咱们就去坐车。

叔父掏出身上的一些钱,递给道士,道士却摆摆手没有收下,他告诉叔父,如果这件事过了今天之后解决了,你提一筐鸡蛋一只鸡来谢我就是了,钱财这东西我不收。于是叔父只能连连称谢,接着就带着我赶回了茶馆。

这些动物都是晚上死的或丢的,其中有一头大水牛,第二天我们是在小树林的另外一个入口处不远找到它的,当时还没死,但是肠子已经被拉扯出来了,身上很多被尖利的东西抓破的伤口,于是村民们就猜测是不是被那个黑袍子女鬼干的,然后又有人说这山里闹豹子,这水牛是豹子伤的。最后我们村一个上了岁数的老者就出来说了,以前是闹过一阵豹子,后来施工队进山后,豹子就没了,于是女鬼就出来了。

我心想,搞了半天,信里的内容都不一定完全准确,那还说这么多干嘛,直接从头查起不就完了。于是我没能忍住,插嘴问道,刘爷爷,您的意思是说,不管是你们撞见鬼了,还是牲畜开始死亡了,都是从那支修中心小学的施工队来了之后才发生的事吗?问完这句我赶紧住嘴,眼睛偷偷瞄着师父。

又聊了一会,还是卡在之前的诸多疑问上,于是师父说,先休息,明日再说。

我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样,于是我点了点头。道士说,也许你们当时听到的铃铛响动,只有短短的时间,那是对于咱们活人而言,不过对于亡魂来讲,那个时间就非常长了,水是一个相对隔绝的环境,所隔开的,就是人间和阴曹地府了。木人最终流血,那说明它始终没能挣扎过,最终还是认命了。这里的认命,说明它清楚地回想起自己死时候的样子了。

其实他说的这些我听得云里雾里,压根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甚至连那些字我都不明白怎么写。道士接着跟我说,一般来讲,出了精怪或是死人频繁的地方,属于地气不好或是地气太好。分列两个极端,这样的地方就很容易收集到猖兵的兵马。

我和师父的行李就是各自一个大挎包,不过我的挎包里塞的依然是师父的东西。这堆东西看着不多但还真是挺重的。师父说由于对方的来信之提了下村子里遇到的古怪事,却没有具体说明是什么,师父也不好对症下药,只能把该带的都带上,以防不时之需。

这个时候,叔父叫了我一声,让我过去看贴在门上的符咒,我凑过去一看,发现头一天才写下的符咒,此刻竟然有些褪色的迹象,符咒的边缘还微微卷边,我伸手摸了一下,竟然好像是经过高温烘烤后,原本又软又薄的符纸,变得硬了脆了许多。

道士开始眉飞色舞的跟我解释说,所谓的兵马分为上下坛,而道士和巫师的区别也在于这上下坛,道士是从“官兵”到“猖兵”都要掌握,儿巫师通常只有“猖兵”。

我又问道,那木人流血又是怎么回事?那个碗里头可连红色的东西都没有呀。道士哈哈大笑着说,小伙子,那不是血,那是鬼魂想要逃走却没办法,于是变化出来一种让咱们看好像血的东西,因为这个时候鬼魂已经很清楚自己的死态了,我想请问你一下,当天那个大头兵开枪打死他的时候,中枪的位置是不是就跟你看到木人流血的位置一样啊?

哎我说你这臭老头,这都还没开始呢你就说丧气话,你怎么就觉得我一定会害怕得逃跑了,没准你一把岁数了跑得比我还快呢!当然这些话我没敢说出口,否则还不得狠狠挨几个脑瓜子不可。

大约到了晚上11点半的时候,我都有些打瞌睡了,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铃铛声响了起来。

到了村子的时候天已经有些黑了,师父按照信上的寄信人地址找到他的朋友,这是一个看上去快七十岁的老大爷,是村里的长者,师父说,这位老先生姓刘,当年在红军过川地的时候曾随军过一段日子,和某位首长有着惺惺相惜之情谊。解放后就回了老家,在当地帮忙改革教育。村子里的那所中心小学,就是在这位刘老先生的提议之下,国家出资修建的。

从道士的表情上来看,虽然我这样贸然的发问是一种不礼貌的行文,但是他却非常乐意接受我这样的不礼貌。

师父说,那这事就稀奇了,换句话说,就是你们遇到浓雾之后,就分散成了两拨人,互相都觉得对方遇到危险了,是这个意思吗?

刘老先生点点头说,这件事古怪就古怪在这个地方,大家都被吓到了,却全部安然无恙,这不合理啊!我听到这里,心里觉得有些好笑,似乎这老先生多渴望着出点什么事似的。师父又问,那你说村子里的牲畜连续死亡,这两件事又有什么关系?刘老先生说,这个只是我们的猜测,因为这件事大家都没办法解释,然后接下来的日子村里的牲口死的死丢的丢,大家就众说纷纭,觉得这两件事有关系。



  • 叔父只&茶馆。

    叔父掏出身上的一些钱,递给道士,道士却摆摆手没有收下,他告诉叔父,如果这件事过了今天之后解决了,你提一筐鸡蛋一只鸡来谢我就是了,钱财这东西我不收。于是叔父只能连连称谢,接着就带着我赶回了茶馆。

    2021-08-02 02:12:36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说出&多年我

    时至今日我依旧不明白当时是怎样的一种动机让我说出了这句话,而在那之后的许多年我也不曾思考过我会不会因为这句话而后悔。

    2021-08-03 05:40:34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和叔&将一切

    我和叔父赶在太阳下山之前将一切都按道士的吩咐布置后,我用饭粒粘好了符咒,接着叔父跟我煮了面条吃,然后我们俩就关上门窗,躲在房间里。

    2021-08-03 09:04:35详情点赞(0)回复(0)
  • 么断断&这样才

    所以那天晚上,我跟叔父两人就这么断断续续的挨到了天亮,这样才敢出门。

    2021-08-03 03:15:25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下那&出门,

    于是我跟叔父说,那咱们要不要再去拜访一下那位道士?叔父点点头说当然要去。于是他带着我出门,趁着赶早市的时候,买了一筐鸡蛋和一只鸡,然后就朝着道士家里走去。

    2021-08-03 09:20:24详情点赞(0)回复(0)
  • 个接一&碗。

    他接着说道,而碗上的筷子就更加简单了,在前面的一个接一个的陷阱后,那个亡魂肯定会附身在木人身上,但是当它刚刚一附身,木人就会因为踩不稳而跌落,落下的地方,正好就是那个水碗。

    2021-08-04 03:33:5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