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诸神补天记》在线阅读 > 正文 《诸神补天记》第二章秉烛夜谈

《诸神补天记》第二章秉烛夜谈

2019-08-07 06:29:00
都是未名师小说名叫《诸神补天记》,提供都是未名师小说全集阅读,都是未名师小说全集在线阅读。诸神补天记小说都是未名师节选:都是那处于芸芸众生最底层的普通民众。雕栏玉砌今安在?!自人类现世以来,大多数时间,老是…...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

都是无名师小说名字叫做《诸神补天记》,这里提供都是无名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诸神补天记小说精选: 海城玉皇宫道观位于海城东山山顶。相传历史上曾数度废建。宋景定三年,东海安抚史张汉英重修后,雕栏画栋,殿宇参差,庭院深深。玉皇大帝坐像高居于正殿之上,王母、观音分坐于左右两侧,东西有托塔天王李靖,二郎神杨戬,以及雷公电母诸位神仙。北院还有钟鼓楼十间,尽是那能工巧匠呕心沥血之作。真可谓“仙山之上筑仙宫,诸神仿若临凡尘”,一时间香火鼎盛。而今的玉皇宫据闻乃是大明成化二十年间开始筹建重修起来的。明末清初,农民起义、满清入关,战…

海城玉皇宫道观位于海城东山山顶。相传历史上曾数度废建。

宋景定三年,东海安抚史张汉英重修后,雕栏画栋,殿宇参差,庭院深深。玉皇大帝坐像高居于正殿之上,王母、观音分坐于左右两侧,东西有托塔天王李靖,二郎神杨戬,以及雷公电母诸位神仙。

北院还有钟鼓楼十间,尽是那能工巧匠呕心沥血之作。

真可谓“仙山之上筑仙宫,诸神仿若临凡尘”,一时间香火鼎盛。

而今的玉皇宫据闻乃是大明成化二十年间开始筹建重修起来的。

明末清初,农民起义、满清入关,战火遍地燃起,很多的雕栏玉砌、文物古迹都已经毁于那战乱之中。

当然了,每当这片大地上战火四起的时侯,首当其冲家毁人亡的都是那处于芸芸众生最底层的普通民众。

雕栏玉砌今安在?!

自人类现世以来,大多数时候,总是在毁灭中重生、在破坏后重建繁华,在重生之后又会走向毁灭、在重建繁华之后又会陷入人间地狱。如此循环往复至今日。

千古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玉皇宫道观也概莫能外。

可是在人类的穷凶极恶和野蛮十足的破坏**和能力之外,无限建设和创造的伟力好像又正是孕育在每一个平凡的众生之中,仿佛从女娲娘娘捏土造人的那一刻起人类就被植入了某种精气神。

一轮弯弯的月牙儿,正悄悄地向人间挥洒着她的光辉,时间已是亥时。

玉皇宫道观红漆斑驳剥落的大门前,一个年轻的道士正在这清凉如水的月色下笃定的磕着门环,发出“啵啵”的敲门声,不知能否唤醒那守门的童子。

“吱呀……”还算厚重的大门总算在坚持不懈的敲门声中打开了一条只够一人通行的缝隙,从里面露出一颗小小的脑袋。

“来者可是河北归谷山的无名道兄?”守门的童子揉了揉眼睛,看清了敲门之人的一身装束后,压下了心头原本被惊扰了睡眠的恼意,走出门外稽首问道。

“正是小道,这么晚了打扰到师弟安睡,内心真是不安,敢问师叔他老人家可在观中?”

“师兄无须自责,观主他老人家已经等候你多日了。这些日子一直嘱咐我夜里睡觉警醒些,以侯无名师兄您大驾。不过,今日我又睡得昏沉了。”

说到这里,守门童子抬手挠挠头,赶紧着又把道观大门拉开了一些。

“无名师兄快请进来吧,观主说,不管何时,你一来就带你去静室见他。”

“有劳这位师弟了。”

“我的道号是唤作无花,师兄喊我无花就好了,千万莫客气,到了这里就跟在归谷山上一样。”

小道童无花关上道观大门,在前面走着给无名带路。

不一会儿,在道观大殿后面的一个小院落里,一处孤零零的修道静室前停住了脚步,透过净室糊了一层粗黄纸的格窗可以看到里面的烛火正微微摇曳,映应出一个正在打坐的人影。

“观主,归谷山的无名师兄到了。”

“哦?”净室里传来一声长“哦”,停顿了好一会儿方才再次发声:“无花,让你无名师兄进来吧,你去道观后厨看看能准备些什么饭食,做好了给你无名师兄端到半月前就安排好的那间净室去,待会儿你无名师兄会要用膳。”

“是,观主。弟子这就去安排。”道童无花稽首转身:“无名师兄快请进去吧,我先行告退。”

“有劳师弟了。”

无名推开净室的门走了进去,随手把门关上。

烛火摇晃间,只见一清瘦无比的白发道人正盘坐在一方蒲团上抬眼看着他。

“师叔,师父他……”无名向前紧走几步,来到老道近前跪下,一时间尽是悲从中来,有些哽咽。

“无量天尊,师侄无须悲伤,师兄驾鹤西去,我早已有所感应,只不过,如今你的到来,确认了这个事实罢了。”

“师父,师父他临终前让我来这海城见过师叔,说一切师叔您尽是知晓。”

“无名,你先起来吧,这转眼一十六载,当年尚在襁褓中的你,如今亦是长大成人了,修为已达练气后期巅峰,也是实属不易。我鬼谷一派也算后继有人了啊。”

“弟子能有如今的修为,这都是亏了师父他老人家,原本,我……”

“这个师叔都是知道的,我那师兄啊,当初年轻时,在他还未曾修道之前,就是个十足的仁善和气之人、谦谦君子啊。对自己的徒弟和我这个师弟的好,那可都是没得话说的。来来来,无名师侄啊,你先在这方矮桌的那一侧的蒲团上坐下吧。咱们师叔侄俩这会儿好好聊聊,聊聊啊。在我这一方静室,这也算是,算是秉烛夜谈了啊。”

老道士看着无名在自己的对面坐了下来,继续说道:“你师父这十六年来,年年可都是花了无数凡俗间百年难得一见的修行资源于你的身上,可我看你为何还只是个练气境后期巅峰的小道士?相对于那些消耗的资源,你可还是修行得慢了一些啊。”

“正如师叔所言,师父他,为了我,临终之前,以道家乾坤挪移金鼎大法,把他的毕生功力强行灌输于我身,我这才能强行由原来的练气期三层一跃而突破至如今的境界,可我一直隐隐感觉自己的境界很不稳定,似乎随时有可能跌落。”

“一切早已注定。这正是你师父,也就是我那师兄,让你来找我的原因,也正是当初我们在花果山上的约定,这也是几千年来,鬼谷一派能持有《鬼谷天书》的弟子的宿命。”

“《鬼谷天书》?这,这本书如今正在师侄的包袱之中,可是除了那封面的四个小篆体大字,里面却未见有任何内容。师父在我修行至练气期三层那年,就把这本师门祖传的天书给了我,让我每日里都花一定时间去参悟。可是师侄愚钝,这十多年来,竟然未曾能有丝毫进展。可师父却也是从没有在这方面指点过我,还请师叔能够教诲于我,以便师侄能早日参透,不负师恩。”

“那本天书我们以后再说吧。师侄啊,那还是发生在十六年前的三月初三上巳节那一天的事情了……”

师叔我可是和你那师父已经是有了好多年未曾见过面了。

那一天,你师父却突然之间就来到了这海州城并且找到了我。

那个时候上一任的老观主突然之间不幸仙逝,我刚刚接任这玉皇宫观主才刚满一个月时间吧。

他说最近一年以来他老是做些奇怪的梦,梦里老有个声音喊他,让他务必在上巳节那天赶到花果山水帘洞去。

于是他在那天来到海城找到我邀我一同前往。

呵呵,你师父道号多梦,师叔我道号多雨。

他因为做了一个梦,来到了这海城,邀我一起去那花果山水帘洞。

那天一早上,本来天气很好,城外城内春游踏青的人很多。

护城河边,以及那东海边儿上,到处都是在水边饮宴聚会的官家和一些富裕人家的公子小姐、年轻男女。

我们由花果山脚下拾级而上。

本来师兄心急如焚、欲施法直接飞跃而行,去往那水帘洞看看到底有何奇异。毕竟过去也曾探访过水帘洞几次,除了些残破的石凳和哪个好事的后人粗粗雕琢的一个猴子的石制雕像以及满地的山中那些野猴儿的粪便、尿渍,并未曾见过有任何文明古迹以及那仙家气象。

当时,我拉住了你师父,一来游山玩水的人太多,二来你师父这是因梦而来探寻,我们道家总也是要讲究个心诚之意的。

于是我们就这样一步一步沿着狭窄的山道往上走。

可是就在离那水帘洞口大约还有五十来丈曲折的山道时,突然间飞沙走石,天地变色,瓢泼大雨倾盆而下。

山间众人都猝不及防,有些人不幸的还滚落山崖就此丧命。

本来好好的一天出游的好时光啊。

据说那天东海也是巨浪滔天,不少正在海边游玩、戏水、野炊和捕鱼的人都被卷入滚滚波涛、不见了踪迹。

整个海州城那日里也是倒了很多房舍,不少大树都被连根拔起倒在那路边。

当年,此事可是惊动了朝廷。

那一任的海城知州后来也被下了大狱,说是为官于海城,却多年不敬海神,故而天降灾祸,有违本朝自康熙爷以来的太平盛世之景象。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啊!

这些年,自从那年之后,每一任的海城知州大人都要在每年的三月初一的这天之前,早早儿的来这玉皇宫测选好良辰吉时,这些年来也都是你师叔我一直在操持着这一块。

到了三月初一这一天,历任海城知州大人都会亲自率领城中大小文武官员,备好那十牲之礼,代替当今圣上,先到我这玉皇宫中礼拜玉皇道君大帝,然后去那海边礼祭那海神,每次都会投放不少鲜活的猪牛羊等牲畜入那东海。这些年下来,倒也太平无事。

今年的那知州何大人更是请来了两江总督高大人在旁观礼。

这不,师叔自这二月下旬以来,就一直忙碌到今天。

哎,这年纪大了,修行停滞不前,体力日渐衰落,真是老喽。

你看看,这一说些往事吧,还总就不知不觉会扯远开了去啊。哎……真是想要对天长叹几声啊,现在还是言归正传吧。

那天啊,就在我和你师父准备救助一些受伤落于山涧的人们时,从水帘洞的方向传来了阵阵婴儿的啼哭声。

你师父一跃而起直飞至那水帘洞口。循声而去,在那洞中我们看到了尚在襁褓中大声啼哭的你。

盘腿坐在蒲团上的多雨道长,长叹一声,停止了回忆。满脸怀念之色,看向一旁的无名。

“我?是我?我,我……师父可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这些。”

“这是我和你师父的一个约定,因为我们在检查你的身体,想看看能否找到你的来源时,居然在你身上发现了一颗传说中的避水珠。”

“避水珠?那不是传说中就算一介凡人也能够持有此珠随意出入深海,海水尽避四周、海兽尽逃远离的仙家宝物?”

“是啊。可当时……”多雨道长微微扬了扬头,目光幽远,好似又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之中。

当时,那颗避水珠却是已经认了你为主啊。

因为不知何故,你的左胸口当时有一处伤口正在流血,正好浸染了那避水珠。当时那颗避水珠正在顺着那流血的伤口仿若活物一般正往你那心房钻去。

当时我和师兄恐其危及你那幼小的性命,想尽办法却终是不能阻止。

眼睁睁的看着那颗避水珠最后化作一道金光融入你的身体,再行神识探查时却是了无痕迹了,就连你那原本受伤的胸口都在逐渐愈合。

后来我们赶紧仔细辨别你那伤口四周之后,在那些伤痕彻底消失之前,推断出那应该是一只花果山山中的野猴子的爪子所留下的伤口。

这一切都是天意啊。

当师兄看到避水珠的一刹那,简直欣喜若狂,作为鬼谷一派当时的《鬼谷天书》的持有者那是看到了自己有可能会堪破那既是宿命与责任,却也是会有莫大仙缘的那一丝渺茫的修道之路的前路和机缘。

“不知师叔口中,我鬼谷一派的宿命和机缘都是些什么呢?而你和师父的约定又是什么呢?那颗进去我身体的避水珠为何这么多年来,我竟然是无知无觉,毫无感应。师父为何平时从来未曾和我提过这些事情,只是一味的催促我好好修炼,有时候甚至强行传功于我,欲助我突破,很多时候,我能够感受到师父的内心好像很焦急。师叔……”

无名在一旁越听越有些心惊肉跳之感,忍不住出言打断了多雨道长。

“好了,无名。现在已过子时,这会儿啊,已经是三月三上巳节了啊,真是物是人非事事休了啊。想我那师兄、你那师父,在这没有丝毫天地元气的时代,靠着师门遗留的那些许低品元石,在那偏僻的深山之上苦苦修行,这一修行就是百十来载啊,具体是多少时日大概都是记不太清了啊。这山中无岁月啊。你师父欲完成几千年以来,师门众多前辈高人们,从未有人能够完成的使命、堪破那一丝茫茫天机,呜呼哀哉。师叔我每每思及至此,不由深感悲伤,兔死狐悲啊,你师父修炼至结丹巅峰境界,一心欲求突破,看来现在真是因破境失败而身故了啊。真是何其可叹、可悲啊,我那可怜可敬的师兄啊,你最终还是未能再上一层楼,未能再延寿百年,就这样离我而去了,呜呼哀哉。无名师侄啊,你师叔我这些年俗务缠身,修行至今天也才筑期境后期而已,这想想我都是有些无地自容啊。师门数千年以来的重任,你师父是一力承担了啊,我这做师弟的却是帮不上什么忙,为了修炼还要不时的去向我那师兄索要些本就不多的那低品元石及其他修炼资源。无名师侄啊,你这远道而来,想来早就饿了,在这里又听师叔我唠叨这些陈年旧事,师叔啊,也老了,未来终究是还是你们年轻人的。好了,不说这些了,徒增伤感。无名师侄,你先去那净室用些饭食,想来无花已经安排妥当,用完后再稍事休息两个时辰。申时三刻,你来这儿与我一起,奥,届时再喊上我那童儿,我们一同去那花果山,看看那日出东方,去去那水帘洞当初师兄和我一起发现你的地方,聊以慰藉吧。而对你来讲,这可是师侄你长大成人后第一次来啊。去吧,到时候一些事情我再细说于你听。去吧、去吧。”

多雨道长好像话说多了,又伤感着自己师兄和自己,似乎感到很是有些疲惫了,原本盘坐立着的身形都有些萎靡滞顿了,明显松垮了一些。

“是,师叔。弟子先行告退。”

一片烛火摇晃间,无名恭谨地退出了静室。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诸神补天记》第六章多梦道长 《诸神补天记》第八章勾心斗角 《诸神补天记》第十章急公好义 《诸神补天记》第二章秉烛夜谈 《诸神补天记》第一章道士下山 《诸神补天记》第七章陈年旧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