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诸神补天记》在线阅读 > 正文 《诸神补天记》第一章道士下山

《诸神补天记》第一章道士下山

2019-08-07 06:29:00
年青到小说名叫《诸神补天记》,提供年青到小说,年青到小说名。诸神补天记小说年青到节选:年青到人突然出现在哪里,宛如仙人。年青到人转身面对峭壁而跪,以前平台尽头的峭壁上竟然是一处山洞。“师,师傅……”年青到人跪伏…...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

年轻道小说名字叫做《诸神补天记》,这里提供年轻道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诸神补天记小说精选: 河南,登封,归谷山。归谷山又名鬼谷山。相传春秋时期,王禅老祖道号“鬼谷子”曾在此山中修行三百三十三载,不拘一格、收徒无数,最后堪破天道,破碎虚空、羽化登仙。世人大多不知有其人,但据闻史册所记载之张仪、苏秦、孙膑、庞涓、毛遂、徐福皆为其弟子。张仪、苏秦、孙膑、庞涓被后人称为“鬼谷四友”。其中孙膑、庞涓主修兵法,兼通武术、奇门八卦,出道最早。其次乃是张仪、苏秦主修纵横术。而毛遂、徐福据说是鬼谷子先生晚期的徒弟。毛遂就是那个成语“毛遂自…

河南,登封,归谷山。归谷山又名鬼谷山。

相传春秋时期,王禅老祖道号“鬼谷子”曾在此山中修行三百三十三载,不拘一格、收徒无数,最后堪破天道,破碎虚空、羽化登仙。

世人大多不知有其人,但据闻史册所记载之张仪、苏秦、孙膑、庞涓、毛遂、徐福皆为其弟子。

张仪、苏秦、孙膑、庞涓被后人称为“鬼谷四友”。其中孙膑、庞涓主修兵法,兼通武术、奇门八卦,出道最早。其次乃是张仪、苏秦主修纵横术。

而毛遂、徐福据说是鬼谷子先生晚期的徒弟。

毛遂就是那个成语“毛遂自荐”里的毛遂。而徐福据说则是鬼谷子先生的关门弟子,学辟谷、气功、修仙,兼通武术。

这个徐福也就是后来假借为始皇帝寻求长生不老之药之名,带着五千童男童女出海跑到蓬莱诸岛去的那个徐福。

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时光飞逝,时下已是大明朝灭亡、满清入关一百多年后,大清乾隆皇帝三十四年腊月。

数九寒冬,鬼谷山上白雪皑皑,大雪压青松,不知道压断了多少树梢。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在鬼谷山的一处壁立千仞的悬崖之上,有一方九尺宽窄的平台,平台上厚厚的积雪突然汽化,一时间云蒸雾绕。

一个肩上背着一个轻便包袱,身着陈旧掉色且有些微微发白道袍的年轻道人突然出现在那里,宛如仙人。

年轻道人转身面对峭壁而跪,原来平台尽头的峭壁上竟是一处山洞。

“师,师父……”年轻道人跪伏于平台之上凄声悲鸣不止,半晌方才止住。

“弟子拜别师父,弟子这就下山去了。”年轻道人对着山洞又是连连九叩首,突然长身而起,仰天长啸,一跃而下,辗转腾挪,转瞬消失在山涧的云山雾海。

长啸声声回荡间,只听隆隆巨响,漫山而来,大雪崩塌、山石滚落。

转眼间,刚才那个年轻道士驻足的平台也断裂滚落山涧,发出震天般轰鸣巨响,久久不息。

峭壁上的那处山洞也转瞬被崩塌的落雪滚滚夹杂着大石巨木湮没不见。

三日后,鬼谷山脚与外界相连的某处山道上,一个年轻道士正行走于其间,往山外缓缓而行。

刺骨的北风,不时吹起单薄的道袍,他却似不觉得那刺骨钻心的寒冷。

山下的官道上,没有一个行人。

在一个三岔路口,年轻道士抬头看了看天色,好像是辨别了一下方向,沿着其中一条官道,往东南而行。

寒冬腊月,天色灰黄,稍稍停歇了一会儿的鹅毛大雪又开始纷纷扬扬,很快湮没雪地上的一切痕迹。

年复一年,四季变换,转眼三月。

位于大清王朝辽阔疆域东海之边的海州城,时下正是这海州城,当地人又大多数习惯性的自觉不自觉地简称其为海城的这个地界儿,一年四季当中,春暖花开,城墙外那官道两旁的十里桃花开得正是最烂漫的时候。

这些日子,正是海州城的达官贵人和大户人家的小姐公子们出城踏青,游玩赏花,作诗赋词的好时节。

说不准还会有哪家的公子小姐因为一次春游看对了眼,成就一段好姻缘。

那就更是会传为整个海州城街头巷尾老百姓们多年的美谈。

“驾、驾驾……”一辆马车穿过海州城南门,未见有丝毫减速,一路疾驰出城而去。

“这,这……刚才的,这这是谁家的马车……竟,竟然如此……”城门口一腰挎雁翎刀的守门兵丁追出城门几步愤愤然地准备开骂。

“噤声。兄弟,新来的吧,刚刚过去的马车里的那位,可是去年腊月刚上任的,本城知州大人、何大人的公子。”一旁手持红缨枪的一个有些上了年纪的守门兵丁连忙开口阻拦。

“就,就算他是知州大人的公子,在这城门口不减速倒也罢了,反而让自家车夫加快行进,这人来人往的,要是撞伤了人,恐怕知州大人也是脱不了干系的吧。”

“啊呦嗨,兄弟哎,你轻点儿声,这可通着天那。”

“哦?这,兄弟我初来乍到,还请哥哥你教我。”

“好好好,来来来,你往边儿上来点儿,这些天,那出去的马车都不是你我两个守城门的能惹得起的哎。”

“知道,知道,谢谢老哥哥今日教我,改天有了闲暇,我请哥哥海州城那,那悦来酒家喝酒。”

“好好好,一言为定,届时就叨扰了。”

“哪里哪里,刚才哥哥说,这,这通着天……”

“海城知州何大人,知道不?”

“知道啊,那是你我顶头上司的上司的上司。”

“这何大人那,可是两江总督高晋高大人保举的,才做了这海城知州。而高大人呢,又是当今慧贤皇贵妃的堂兄,这慧贤皇贵妃可是当今圣上爷……”

上了年纪的守门兵丁说道这儿,拖了个长音,止住了话头。

“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幸亏,今日幸亏,何公子马快,不然我这冒冒失失地上前喝止拦阻,岂不是要……”

“就是啊,明天就是三月初三上巳节,这何公子急急忙忙的出城,准是追着那柳员外家的二小姐往那花果山去了呀。真是好一对才子佳人啊。好了,好了,咱哥俩还是好好儿的当值吧。眼睛要放亮点儿,哪些人能拦,拦下来咱兄弟说不定能捞点儿油水;哪些人不能拦,拦了说不定饭碗就丢了,这屁股还要开花。看,咱正说着呢,这能拦的啊就送上门来了。”

一个年轻道士,满面风霜,正从城门外走来。

“你,说你呢,那个道士,对,就是你,过来过来,到爷这边儿来,对对,恩,你这打哪儿来,要到哪地儿去啊?”

“小,小……”年轻道士走到近前,一阵咳嗽,咳得头上的灰尘都轻轻飘起:“小道从河北地界儿来,欲往这城中找个歇脚打尖儿之所在,不知将军喊小道有何事情?”

“我?嗨呀,你这道士咋这么脏,这身上的土都飞进爷嘴里来了,你离我稍微远点儿,呸呸。”上了一些年纪的守门兵丁朝地上猛吐了几口唾沫:“那个,本将军叫你,不是,差爷我叫你自有差爷的道理。你说你从河北那地儿来,那地方可是天地会那帮乱党活动最为频繁的区域,嗯嗯,爷现在怀疑你是乱党,要搜身。”

“小道乃方外之人,身无长物,实在是没什么可搜的啊。”

“少废话,有没有可搜的,爷说了算。把,把你身上那包袱打开,爷要好好检查。”

“包袱里面就是一些换洗衣物,小道这就打开给两位差爷看查。”

年轻道士从肩上卸下包袱,放在地上,打开。只见里面就是几件换洗贴身衣物和两件有些破旧的道袍,还有一本有些残破掉了些线的散乱的线装书籍。

上了一些年纪的守门兵丁心里一边暗骂着:“穷鬼,个穷鬼小道士还要打尖儿住店,这包袱里也没见着钱那,看这身上也不像是揣着银钱的样子啊。”一边翻了翻那本书,只见封面上《鬼谷天书》四个小篆大字,而里面却是一页页空白的发了黄的起了很多毛边儿的纸张,就随手扔下了。

“去去去,快走快走,收了你的破包袱赶紧走,你就别想着进城了,我看你这是准备进城乞讨吧,这身无分文的。”

年轻道士伏身整理好包袱,重又背于肩头,从腰间摸了一把,攥在手里,递给手持红缨枪的年长一些的守城兵丁,稽首道:“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还请两位将军行个方便,无量天尊。”

“好好好,走吧,进城去吧,不要在这城门口竖着挡道儿了,惊了哪家公子小姐的马就不好了啊,快走快走。”

年长一些的守城兵一接过手,就知道是两块分量还不轻的碎银子,顺手就放进了自己腰包里,暗暗兴奋不已,这下子今天下值后,喝花酒的钱又有了。

“小道告辞了,无量天尊。”

年轻道士稽首完毕,转身向城里走去。

“来来来,兄弟,你的那份儿,接着。”

“谢谢,谢谢老哥哥。”腰挎雁翎刀的守门兵丁腆着脸笑着接过。

“拿着吧,这以后啊,可有咱兄弟的好儿啊。”

年长一些的守门兵丁嘴里说着,在地上顿了顿手里的红缨枪,在城门口重又站好,心里窃喜不已。

“呵,新兵蛋子,爷把那小道士给的大块儿的碎银子换成了自己腰包里最小块儿的给你,还兴奋成那个怂样。呵呵,爷今天够本儿了啊。”

海州城东临东海,四季分明、气候宜人,物产丰富,又因产盐,故而更为繁荣。

“无量天尊。这位老丈,小道有礼了,请问老丈,这去玉皇宫道观该怎么走?”

海州城内,三个月前就下了鬼谷山的年轻道士正在问路。这一路由北南来,风餐露宿,这样的问路他自己都不知道问过了多少次。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诸神补天记》第六章多梦道长 《诸神补天记》第八章勾心斗角 《诸神补天记》第十章急公好义 《诸神补天记》第二章秉烛夜谈 《诸神补天记》第一章道士下山 《诸神补天记》第七章陈年旧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