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平幻凡仙》在线阅读 > 正文 山下小村

山下小村

清晨做梦 2020-03-25 00:16:43
连绵千里的伏虎山,如一只想酣睡得猛虎匍伏在地上,却失王者的风范,大有一种睥睨天下天下的味道。  王凡静静地地躺在床上,全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疲倦,好像身体了上了一层石膏像,伸一下手臂都极其艰苦,看了看旁边熟睡中的小妹,不由得摇了摇头了一下,小妮子王凡静静地躺在床上,全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疲惫,似乎身体已经上了一层石膏一样,伸一下手臂都异常艰难,看了看旁边熟睡的小妹,不由苦笑了一下,小妮子连鞋子都没有脱去,就发出轻微的呼吸声,嘴里还不时发出添嘴唇,咬牙齿的声音,似乎是在做梦吃一种甘甜的食物。。...

平幻凡仙

推荐指数:10分

《平幻凡仙》在线阅读

  虎尾村坐落在一座地势平缓的山丘之上,四面皆是茂密的树木,其中以松树和李树居多,偶尔还有一些生长了百年的四人合抱大树,不时还有几棵桃树、柑橘等果树夹杂在中间,像极了顽皮的小孩躲藏在树林,等待着有心人去探找,还有桉树、樟树、青冈树、马尾松等树木,参差不齐的横插在一座座山间,再往前走五十里路崎岖不平的山路,便有一处盆谷,那里有许多奇花异草,连这些生活了一辈子的老人都不能叫齐这些花草的名儿。再往上便是连绵千里的伏虎山,如一只想鼾睡得猛虎匍匐在地上,却不失王者的风范,大有一种睥睨天下的味道。

  王凡静静地躺在床上,全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疲惫,似乎身体已经上了一层石膏一样,伸一下手臂都异常艰难,看了看旁边熟睡的小妹,不由苦笑了一下,小妮子连鞋子都没有脱去,就发出轻微的呼吸声,嘴里还不时发出添嘴唇,咬牙齿的声音,似乎是在做梦吃一种甘甜的食物。

  王凡努了努嘴唇,缓缓地闭上困乏已久的双眼,想起今天第一次走出这个小山村,看到热闹非凡的街市,熙熙攘攘的人群,不时有小贩的叫卖声,偶尔还有几声不和谐的吵闹声,虽然王凡对此虽然有些不太明白,但在王凡小小的内心还是十分兴奋,更多的却是一种好奇。王凡在心里期待着下一次父亲去小镇赶集,最好是明天就再去一次。此时他早已忘记自己磨出水泡的双脚,带着一股兴奋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王凡在家中排行老大,还有一个妹妹,父母都是土生土长本村人士,父亲只有一个嗜好,就是每当清晨便拿起旱烟狠狠地吸上两口,然后便去地里干活,母亲也从不阻止,而是每天清晨都起在父亲前面去采摘一些烟草,放在父亲的烟袋里。每当父亲下山,王凡便偷偷起来去山里寻找一些甘甜的果子,放在小妹的床头。虽然去十次有九次都空手而归,但王凡却乐此不疲。

  春去秋来,日子过很快,虎尾村还是一如既往的扎根在这座小山丘之上,只是这片浓郁的森林,在秋天的压迫下剥去了不少绿茵,取而代之的则是枯黄的秋意。几片泛黄的树叶已经开始摇摇欲坠,清风抚过一阵莎莎的声音,携带着树叶悠悠地落地。

  虽是初秋,可天气却并不凉爽,空气中还有一丝丝斑驳的热气,好像只需要一点点火苗,便能点燃这热气一般。此时的虎尾村,并没有忙碌的迹象,连最爱在村中捉吃虫子的母鸡也不见踪影。在山中寻找露水的王凡也渐渐地感觉到头晕目眩,每天都只能吃顿半饱,家里的存粮似乎所剩无几,可怎么也不见有人去地里收割麦子,山里的泉水听大人们说已经频临干涸,每天也只能勉强来山中喝点露水,王凡虽然不知道有多少天没有下过雨了,但这段时间应该不短才是,就这样一晃又是一个月…………

  伏虎山下密密麻麻的苍松挺立在这片平齐却略带伤痕的平原上,大小不一的壑沟中满是雨水的痕迹,不知疲倦地流向远处,久经干旱的小草奋力的吸收着甘甜的雨露,唯恐秋意再次带走它们的绿茵,不时有几只野兔肆意的践踏着地上的雨水,发出一些微妙的声音,为这寂静的一角增添了一丝生气。

  此时,正值中午,虎尾村家家户户连一口饱饭都顾不上吃,就风急火燎地跑向田里,放眼望去十成的庄稼只有两成的范围歪歪曲曲的站立着,八成的庄稼中有一些躺在满是水泽的地上,一些连根拔起漂浮在水面上,更多的则是被暴雨打弯了腰,淹没在昏暗的泥水中。此情此景,看来是老天要毁虎尾村,老一辈的人纷纷不语,暗自猜测着………是夜,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已经可以依稀的看到零零散散的星光,静静地散落在这座沉寂的小村庄。王凡缓缓地闭着沉沉的眼角,脑中不断的浮现出白天在田里的情景,遍地都是水泽,雨水夹杂着石子颗粒,深度刚好过膝,走两步都十分艰难,运气不好的踩到从山上冲下来的尖石,立马便有一圈血花混杂着泥水,迟迟的地飘向四周……不知不觉中王凡拖着疲惫的心神进入了梦乡。

  天色微亮,一声声鸡鸣便在平凡的虎尾村响起,紧接着便是一阵阵急促的钟响声,王凡扭了扭疲惫的身躯,正想换个平躺的姿势,来好好的打发这劳累的心神,耳边却传来如打雷一般的钟响声,宛如雷公下世一般,立马让王凡疲惫的心神清醒了不少。"小凡哥哥,快起来,大钟响了,父亲让你到村头集合。"门外传来小妹稚嫩的声音,王凡穿上破烂的长裤,拿起上衣,光着膀子便冲了出去。此钟名为虎彻钟,王凡也知道一点,听村里的老人说这是一百年前,一个叫王江海的人从外地运过来的,此钟有大约五百斤,每一次敲响需要四个青年壮汉,一同用力。此钟一经响起全村人都要立马去村头集合,半柱乡之内不能到的,都会被逐出村外。

  太阳已经崭露头角,为虎尾村不停的驱赶着黑暗,似乎也知道有大事发生,东方的一抹白云也渐渐被渲染成红色。王凡站立在人群后面用手搂着小妹,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开始窃窃私语。村头的虎彻钟下面,不知是谁用少许木桩建立起一个不高不低的台面,好像在准备着什么。一个步履滿跚的老者缓缓的走向台面,人群也慢慢寂静下来,只剩一些鸟雀在远处发出唧唧声。王凡今年虽然只有八岁,却也知道事情的重要,更何况黑压压的人群,不一会便只剩下微风吹散衣角的声音。

  老者只管慢慢的走向台面,丝毫不去理会下方站立的人群,仿佛人群从来没有出现一样,人群也没有发出一丝不满之声,静静地等待着,似乎在期盼着老者说话一般。王凡默默地站在后面,双手举起小妹,缓缓地放在肩膀上,虽然只有八岁,但时常帮家里做一些零碎活,却也有几分力气。气氛也变的越来越浓重,王凡也有点呼吸不畅,时间仿佛过了几百年一样,老者终于走到台面的中心,顺着稀薄的光亮,只见老者伸出干枯的双手,宛如秋天的树干一样,拉起虎彻钟下方的绳索,向后方一甩前方一拉,只听比鸡鸣时的钟声大了一倍不止的声音响彻四周,震耳欲聋,很难想象这位已到暮年的老者,如何从干枯的双手爆发如此大的力量,本该惊讶的人们似乎知道些什么,一个个都沉默着!

  "我虎尾村遭此大难,百年难得一遇,世事难料,历经九月干旱,滴水未有,初降大雨,本已天怜我虎尾村,谁知却是连下九天九夜,作物本已干旱,又经此大雨,我虎尾村着实已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村中蓄粮也已殆尽。事到如今,只有去外地避难,望能逃过此劫,若是幸存之人,衣食无忧,当重建我虎尾村,勿要忘却,谨记,谨记……"老者说完便一下坐在木桩上久久不能起身,脸色也变得毫无生气,宛如半截身子已进了棺材的人,台上立即出现两名大汉三步并两步赶向老者,慢慢地搀起向台下走去。

  人群中慢慢有人开始默默地离去,一些抱着孩子的妇人抬头看了看初晨的天空,又低头看了看怀中睡眼朦胧的孩子,眼中满是慈爱。王凡望着漠然离去的人群,慢慢的收起眼光,缓缓地将小妹从肩头放下,拉着小妹的手去寻找着父母的身影。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山下小村 奇异石头 家中变故 倔强的心 少女瑶瑶 五色温泉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