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嘲凤》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夜哭

第一章 夜哭

卡拉赞 2020-03-26 10:17:46
免费提供更多嘲凤第一章 夜哭的全文深度阅读,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白天,我盘在龙床上睡得正香,突然间被一阵可疑人的悉索悉索声闹醒,睁开眼一瞧...不由皱眉道:“娘,你这是要干啥?”。...

村芳

推荐指数:10分

《村芳》在线阅读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我盘在龙床上睡得正香,忽然被一阵可疑的悉索悉索声吵醒,睁眼一瞧,嘿,一个肥壮的身影正蹑手蹑脚溜进我的寝宫,贼眉鼠眼环顾左右,最后锁定目标,从怀中掏出一个包裹小心翼翼放在我的卧榻之侧,又低头瞧瞧我,龇牙一笑,转身就要走,我一跃而起,扯住她的尾巴大喝一声:“哪里走!”

  黑影慌慌张张回头来,被月光一照,看得分明,正是我东海传说中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融高贵与仁慈于一体的王后娘娘。

  不由皱眉道:“娘,你这是要干啥?”

  “你这孩子,该是我问你拉住我干啥才对。”老娘干笑一声,明显的顾左右而言其他。

  我抓她的尾巴抓得更紧一些:“母后大人半夜三更光临我的寝宫,不觉得该给我一个交代耶?”

  我板起面孔,而母亲的笑容更加诡异,半晌,只抬头看了一下月亮。那晚的月亮亮得特别神采熠熠,就好象刚刚擦洗过的白玉盘,可以清晰地看见月宫里的桂树,桂树上好象有个东西,仔细一瞧,哟,这不是玉兔吗?它被缚了三只脚挂在高高的树枝上,死命挣扎,但是怎么都挣不脱。

  大奇道:“玉兔怎么啦?什么事这么想不开跑去上吊?”

  “怎么会!”母亲对我不靠谱的猜测嗤之以鼻:“那是嫦娥姑娘的邀请信号,三缺一嘛。”

  三缺一……果然很形象。

  “但是……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回神来,揪住要趁机开溜的母亲大人,她朝我卧榻上的包裹努一努嘴,包裹里探出水汪汪一双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我和母亲——我脱口道:“九弟?”

  “正是。”母亲干笑一声:“嫦娥那里三缺一,我得赶紧去,老九就劳烦凤儿你——”

  “为什么是我?”我打断她的如意算盘:“大哥呢?”

  母亲翻了个白眼:“找师旷研究他的新歌去了,还没回来——一时半会也回不来。”大哥酷爱音乐,这是我知道的,只是到这等废寝忘食的地步,我也只能摇摇头:“那么二哥呢?”

  “他昨天和雷公比谁才是最丑的,从天上问到地下,现在还没出结果呢,雷公怎么会放他回来?”

  我托住下巴:“四弟呢,他总有空吧?”

  母亲十分忧郁地叹了口气:“空倒是空的,但是你忘了么,今天下午西海的鲸鱼公主来访……”

  我无力地跟着叹气:四弟胆子小,最怕就是鲸鱼,这会子只怕是避难去了。

  母亲的表情却越来越急迫,不待我再问起其余几个弟弟,就要摆尾挣脱而去,我正疑惑间,包裹里那个小家伙忽然扁了扁嘴,“哇”地一下——开始哭了。

  我相信很多很多年以后东海所有的水族都还会记得九弟的哭声,什么叫魔音穿耳,什么叫惊天动地,什么叫鬼哭狼嚎……总之我是宁肯被阎王爷判个十次八次的轮回,也绝不愿意再听一次这个小魔兽的哭闹。

  当时我惊恐万分地松开了母亲的尾巴,惊恐万分地看着慢慢倒塌的寝宫,然后惊恐万分地抱着九弟蹿了出去,一口气从深黑的海底一直冲到海面上,碧波万顷,点点月光荡漾如银,但是很快,九弟的哭声引得飓风猝起,滔天大浪中我抱着九弟仓皇而去。

  去哪儿呢?

  举目四望心茫茫。

  余光里瞥见一条黑影冲天而上,朝着月宫去了——自然是母亲大人,我几乎可以想象月宫里接下来的欢声笑语,以及哗啦啦的麻将声。

  可是我该怎么办呢?

  我蹲在一个很高很高的屋顶上,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也顾不上看是什么地方,只发愁地看着我的九弟,他现在正在吸气,眼看着就要哭第三声,我赶紧捂住他的嘴:乖乖,这可不是我东海,你再哭,会出人命的。

  九弟被捂住嘴,只能拼命闹腾,拿尾巴抽我,又用头来顶我,我用力抱住他,诚恳地问:“阿鸱,你就不能消停点么?”

  九弟不能说话,只眼巴巴地瞧着我,水光潋滟的大眼睛,又一滴眼泪掉到我的爪子上,我有点心疼我才换过的龙皮,便同他商量:“这样吧阿鸱,我松手,你答应我莫哭,行么?”九弟眼巴巴地点点头,我于是松了手。

  才一松手,九弟就“哇”地——吐了一口气,还好只是吐气。

  他目中泪光盈然,也许是想起和我的约定,又生生忍住,看得我又好气又好笑,摸着他的头问:“阿鸱,到底出了什么事?谁欺负了你,你好好跟三哥说,三哥给你找场子回来。”

  九弟忍了又忍,忍了又忍,好不容易把眼里的泪忍了回去,方才红着眼睛道:“我想要个东西,娘不肯给我。”

  我娘虽然不是什么大方的,却也不很小气,阿九是我家最小的孩子,素来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竟然还有我娘舍不得给阿九的东西么?我心里一动,只问:“你要啥东西呀?”

  “我要紫宸殿上那根大柱子。”九弟比划给我看:“就那么长、那么高的那根紫金色的柱子。”

  我一听就明白了,紫宸殿是我父亲也就是东海龙王办公的地方,那根紫金柱子是当中横梁,颇有些来历,也不知道九弟怎么就打上了它的主意,于是纳闷地问:“阿鸱,你要那根大柱子干啥呢?”

  “我想试下,能不能吞下去。”九弟抬起眼来,天真地瞧着我:“三哥,你能帮我弄到手么?”

  我……我现在知道为啥娘要逃得跟见了鬼似的,我也想逃。只是这时候九弟仍殷殷地看着我,拒绝的话就塞在嗓子眼,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爪心里开始冒汗,良久方能稳定心神应道:“阿鸱你莫担心,我去问阿爹,若是阿爹不肯,三哥再找个差不多长差不多高的东西代替给你,如何?”

  九弟晃了晃它的大脑袋,陷入沉思中——他还小,这对它是个很复杂的问题,所以需要用力思索,我明白,也就不催他,略略起身来,打量我们所处的环境。

  这是一个挺大的庭院,远远还能看见水池子,池子不小,大概勉强可以容得下我的身躯,池子里可能有鱼,不过这时候夜深,都睡觉去了吧,园子里有很多我没见过的花花草草,各色皆有,香气袭人,又四下里都点着灯,灯影明明暗暗,飘在水面上,夜色被冲得极淡,好看得很。

  隐隐又有丝竹之声,寻声看去,绢袖翩翩,锦屏叠翠。

  一着深蓝舞衣的舞者排众而出,那深蓝就仿佛暮云四起的天空,五色缤纷之中独她苍茫,肩若削成,腰如约素,轻盈如回雪流风,妖娆若火舞银沙,却又因那琵琶音节极缓,竟是典雅娟秀。

  正要叫一声“好”,忽听得一童稚女声笑道:“父皇你看,屋顶上有一只大狗诶。”

  大狗?

  这屋顶这么高,寻常的狗怎么爬得上来?莫非是哮天犬?

  我左瞧瞧,又瞧瞧——没有啊。

  正疑惑时候,忽然听得那女童又道:“好奇怪,大狗还带了条大鱼——父皇,他们是在屋顶上散步么?”

  大鱼?

  我的眼睛只往左转了极细微的一个角度,就看见九弟的大脑袋,他正瞬也不瞬地瞧着我,眼睛里的神色分明在说:大狗。

  又听得有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屋顶上怎么会有大狗大鱼?珞儿想是眼花了。”

  我眼前一黑,差点就从屋顶上掉了下去,而九弟已经咬牙切齿说道:“三哥,咱们降雨浇她!”

  我想一想,劝道:“九弟……不可,阿爹教过我们,要做一条文明的龙。”

  九弟晃着他的大脑袋表示不同意:“太欺负人啦,哪能由着她说啥像啥呢,三哥你说吧,咱们怎么办?”

  “咱们……”我犹豫着瞧了一眼庭院的大小:“咱们拿口水喷她?”

  九弟……呆若木鱼。

  “喂喂喂,不带这样的,你们俩一把年纪了,怎么可以欺负一个女娃娃!”忽然有声音从后面传来,我和九弟惊地回头去,一个衣白胜雪的年轻男子玉树临风地浮在空中,笑眯眯地瞧着我们。

  除了夜游神,满天的神仙还真没这么爱现的,一身白衣巡夜——莫非他打算跟白无常抢饭碗?

  我还没开口,九弟已经抢先说道:“她不厚道。”

  夜游神摸着九弟的头笑道:“你看她才多大,你多大,犯得着跟一小孩子计较吗?”我想争辩说我家九弟也还小,不过显然九弟很受用这样的比较,我也只好顺着夜游神的意思,往下瞧了一眼。

  那是个五六岁的女童,穿杏黄色衣裳,粉雕玉琢的小样儿,眉目都好象是画出来的,依偎在父亲身边,乌溜溜一双大眼睛和我碰个正着。

  她的眼睛真黑。黑得让我心里咯噔一下,想起极深的海底那些常年不见光日的黑珍珠,忽然就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那女童忽地抬手来,指着我说道:“父皇你看,那只大狗在看我!”

  但是她的父亲、那个穿黄袍的中年男子并不理会,只专心看着场中蓝衣舞者的姿容,我趁机对她龇牙做了个鬼脸,那女童不服气地捏起小拳头朝我挥了一下,我哈哈大笑,夜游神看我的眼神越发居高临下。

  那女童越发忿忿,她挣扎着从父亲膝上跳下,转眼就不见了。

  “好嘛,”我回头同夜游神说:“确实挺小的,我就不和她计较了。”

  夜游神磔磔轻笑一声,忽然闪身远去,我还没弄明白怎么一回事,就听见一个清脆的童声突兀地响起:“大狗,你干吗盯着我看!”

  她的声音极脆,就如同春风拂过极地冰渊,冰碎了一地,有泉水初开的声音,丁冬丁冬,像碎的银铃在响,我一时失了神,只尴尬地摇着头,看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双手叉腰质问我的女娃说不出话来,而夜游神这个不厚道的家伙,浮在很远的地方笑。

  真是没义气。

  女童见我不答,偏头看我许久,忽然“哗”地一下笑出声来,说道:“啊我忘啦,大狗你不会说话呀。”她伸手摸摸我身上的鳞片,又拽一拽我头上的角,忽然扑上来,在我耳边悄声道:“我知道你听得懂,你跟我下去好不好,我养你!”

  ——像嫦娥养玉兔吗?

  我忽地想起倒挂在桂树枝头那只被绑了三条腿的兔子,不由地打了个寒战,抖了抖一身的鳞片,女童却以为我是答应了,高兴地跳起来,连身道:“大狗我们下去吧,让父皇看看,他一定也很喜欢你。”

  边说边抱住我的脖子,就要往下拉。

  她还极小,和我的原形差不多高,走路时候步履蹒跚,只要我一用力就能够挣脱,只是她这样欢喜的样子,和月宫里挂在月桂枝头玉兔的形象在我的脑海里换来换去,让我有点不知所措,而九弟已经在身后咳嗽一声,夜游神更是忍笑忍得很辛苦的模样,我一咬牙,就要将她甩下去,忽然听得许多杂七杂八的声音,惶恐地围了上来:“珞公主您怎么可以爬这么高……哎哟……不得了了不得了了!”

  许多的女人蜂拥而上,抓的抓胳膊,拽的拽腿,就要将女童从我的身上抱开——奇怪的是,他们好象全然不能够看见我。

  女童哭闹着不肯走,但是终究年小力弱,一步一步被拉开,我长长松一口气,忽然那女童冲我喊道:“大狗大狗你过来!”

  我……石化如雕。

  见我不动,女童眼中的欢喜变成委屈,含着两包泪,扁一扁嘴,眼看着就要哭出声来,偏偏又没有,只狠狠咬住下唇,狠狠盯住我,恶狠狠地道:“你答应过我的!”

  我我我……我啥时候答应过了?

  忽然颈上一疼,竟是那女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又冲了回来,她她她……揭了我一片龙鳞!

  她很快又被女人们拉开了,隔着老远,还举着手中的鳞片大声对我说:“大狗,你回来看我,我就把它还给你!”

  我……无言以对。

  夜游神在一旁拍手大笑道:“知道我为啥躲开了吧,这丫头就不是一好惹的主。”

  “三哥,为啥除了那娃娃,别人都看不见我们呀?”九弟执着的是另外一个问题。

  “问那个穿得像白无常的家伙去!”我没好气地回答,颈上一阵疼痛,整张脸都皱了起来:怎么小小年纪就学会威胁人了……不对,是威胁龙!

  据夜游神的说法,为了避免凡人受到惊吓——哼哼哼,到底谁受的惊吓比较大?我磨着爪子忿忿——所以他在我和九弟身上下了禁制,他们看不到我们。

  “那么为什么那个小娃娃还是看到我和三哥了呢?”九弟很好学地寻根问底。

  “这个、这个……”夜游神吱呜了半晌,忽然拱手道:“啊,龙王爷您亲自来了呀!”我和九弟齐齐回头去,浩淼夜空中空无一人,该死的夜游神也化作一道流星,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

  明显就是这家伙学艺不精,连个禁制都设不好嘛,我看看天色,闷闷不乐地拖着九弟回了宫——当然是九弟的寝宫,我的寝宫已经被他毁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夜哭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