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月下独望》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梦始

第三章 梦始

粥粥拌饭 2022-11-24 12:50:33
凛凛凉风,刺骨的凉耸,马车上下颠簸令人不适感,一位幼态少女缓缓地睁开眼。天已昏黄,周围静寂无声,马车突然间停下来,她再打开马车幕帘,下了车。她出街去游玩,遭人背后突袭,失了意识,醒过来就是深幽树林。豪无提防,深林中几位身手敏捷度的黑衣剑士似平空而至,柳清月稚气童天已昏暗,四周寂静无声,马车忽然停下,她打开马车幕帘,下了车。。...

月下独望

推荐指数:10分

《月下独望》在线阅读

凛凛凉风,刺骨的凉耸,马车颠簸令人不适,一位幼态少女缓缓睁眼。

天已昏暗,四周寂静无声,马车忽然停下,她打开马车幕帘,下了车。

她出街游玩,遭人背后偷袭,失了意识,醒来便是幽深树林。

毫无防备,深林中几位身手敏捷的黑衣剑士似凭空而来,柳清月稚嫩童音却丝毫未被吓颤“谁派你们来的?”

他们没有说话,只是抽出剑直往她胸口刺去,她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幼童,又怎能与他们敌抗?柳清月放弃挣扎,剑刺入心脏,血自口中喷涌而出。

幽深邃林中一行黑衣人成功刺杀当今圣上的公主,一剑刺入胸口,柳清月倒下,仅剩的一口残气咽下,死在了枯叶迷离的夜色中。

千钧一发之际,柳清月额前朱砂印记显现,赤红之瞳睁开,怒火攻心,雷电震撼山林,瞬间乌云盖顶,鸟兽纷纷惊动,柳清月缓缓站起,染红的月白衣袍瞬间化为红衣战袍,她瞳孔蕴威,言语磅礴“何人在此,竟敢伤我凤体!”

黑衣剑士踌躇不前,本已咽气的尸体竟死而复生,皆骇然“妖......妖怪......”

她手掌化出金弓之箭,拉弓满月,月白光自弓箭盈满,她在风月之下一袭红袍,一箭接着一箭的穿心,众人皆倒,穿心之箭幻化成风,消逝得无影无踪。

顿时死寂一片,柳清月褪去赤瞳,晕倒在地。

“老爷,那边好像有人。”

山林传响着清澈人声,一行人马跟上前,在场一片狼藉,血尸躺地,黑衣剑士皆丧命于此,一位身穿官兵之服的人上前探探鼻息,上前禀报“回县丞,只有女童活着。”

沈世重见此地不似该是有人经过的地方,眉头紧簇“将女童带回府。”

————

“彩云,扶稳了。”沈云仪爬上竹梯,打算翻墙而出。

墙外不知何时也搭了把梯子,就这样,她和彩云两人成功出逃。

“今日乞巧节,却被爹爹罚禁闭,扫兴。”沈云仪正吃着糖葫芦,在街上悠哉闲逛,倒也没有扫了兴的模样。

彩云也吃着一串糖葫芦,走在她身边,心情同样不错“就算被关禁闭也拦不住小姐出逃的步伐。”

这些话也就只敢对她家小姐说,从小沈云仪如亲妹妹般待她极好,她打心底的对沈云仪尽忠,这种事情已经陪她家小姐干过无数次,早已熟烂于心。

夜里残月洒落月色碎纹,彩云去买了一盏莲花灯,街道悬灯结彩,比月色还美,彩云来水岸边寻着小姐,将灯递上。

莲花灯带着沈云仪的心愿漂浮于水面,不知去往何方。

她已经来沈家七年了,至今未能明白自己是谁,沈世重担任县丞,虽官威不大,却也过得富足,待沈云仪如亲生女儿般养育,沈云仪早已将沈家当成归属,并没有想寻回身份的冲动。

只是那晚回到县丞府,一切都变了。

“这都是谁啊?”乞巧节偷跑出街道凑热闹,打算从侧墙爬入,却见一行兵马在县丞府驻留,阵仗颇大。

“彩云不知,去问问。”彩云前去问门外的家丁。

家丁道“这些都是京城来的,听说是寻回六公主的。”

彩云将消息重述,沈云仪疑惑“上县丞府寻六公主?”这等热闹她怎能不凑,反正现在人多眼杂,直接从正门进入何尝不可。

沈世重坐在正堂座上,与一名身披铠甲的年轻男子谈论着,沈云仪偷偷附上门框偷听,却被外头的兵士架剑于脖,一股冰冷子脖颈而来,沈云仪一个哆嗦,微微往一边倾倒,免得刀剑伤了自己“小兄弟,我是沈家小姐。”

兵士放下刀剑防备,里头听见动静,沈世重道“云仪,进来。”

她偷跑出去的事不知爹爹知道没有,不过当着外人的面他应该不会把她怎么样。

“爹爹。”

“这位是将军府的少将军。”沈世重介绍与他同坐的男人。

“沈云仪见过少将军。”

他眼里含情思,似是见了故人“清月。”

“啊?”他好像在对着她说的。

谢玄卿笑笑“失礼了,忘了公主失了记忆。”

公主?沈云仪听得一头雾水,沈世重在一旁道“七年前爹爹将你带回家,却没曾想你竟是六公主。”他起身行礼“臣拜见六公主。”

沈云仪担不起此礼,急忙躬身将沈世重扶起“爹爹,你这是做什么?”

沈世重终究还是不舍,可却无能为力“今日你就要启程回京了,照顾好自己。”

一切都太突然,这意味着日日相见的亲人就此要离别,沈云仪眼角泪水顿时滴落“爹爹,我是你女儿,我哪也不去。”

沈世重冷冷道“莫要任性。”

她知道局势无法改变,见旁边的青年男子应是管事的,便问“可否明日启程,我想与爹爹娘亲待会。”

他很好说话,没有犹豫就应下此事。

所有人都退下了,沈夫人泪水附满面孔,一把抱住沈云仪“云仪,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以后爹爹娘亲想见你一面都难了,莫要让我们担心,知不知道。”

“嗯......女儿明白......”

不知待了多久,沈云仪才从主堂出来,谢玄卿在院子里见着沈云仪,上前挽留“清月。”

沈云仪转身,给他行了个礼“不知少将军如何称呼?”

“谢玄卿。”

她见谢玄卿看她的眼神,怕不是失忆前与他关系甚好的伙伴“七年前的事情我一概记不起了,清月是六公主闺名吧。”

她与谢玄卿坐在亭阁中,聊起了往事。

柳清月与他倒是有不少趣事。

两人性格飞扬跳脱,整日上房揭瓦,爹娘都拿他们没办法,何况随从的下人,没人能管得住他们。

沈云仪想起了县丞府的日子,她整日带着彩云胡作非为,就算是爹爹的皮鞭也难以束缚她跳脱的性子。

“谢谢你七年来的找寻。”

儿时的交情能延续到现在属实不易。

“如今看来倒是残酷得很。”

他看得出沈氏的舐犊情深,将他们割离虽是残忍,可柳清月总归是当今圣上的亲女儿。

沈云仪一笑“确实,可谢意亦是真心。”

公主被接回皇宫的阵仗很大,整个黎国皆知七年前丢失的六公主有幸寻回。

自回宫以来,谢玄卿每日乐此不疲的来揽月殿,与她讲述儿时乐事,带她游行宫。

只是当今帝王对失而复得的女儿连句问候都没有......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梦醒 第二章 释怀 第三章 梦始 第四章 圆月 第五章 作怪 第六章 真相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