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月下独望》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圆月

第四章 圆月

粥粥拌饭 2022-11-24 12:50:34
足足一个月,柳清月除了用饭,是待在揽月殿,浑然没了早先的精气神。彩云忧心如焚,正与池暝倾诉“这该如何是好,小姐了三月未出殿门,憋坏了怎么办。”“沈家满门对她沉重打击太大,需给她些时日想很清楚。”一个月以来,池暝也没过多地的打扰柳清月,她也会必须按时彩云忧心如焚,正与池暝诉说“这该如何是好,小姐已经一月未出殿门,憋坏了怎么办。”。...

月下独望

推荐指数:10分

《月下独望》在线阅读

将近一个月,柳清月除了用膳,就是待在揽月殿,全然没了先前的精气神。

彩云忧心如焚,正与池暝诉说“这该如何是好,小姐已经一月未出殿门,憋坏了怎么办。”

“沈家灭门对她打击太大,需给她些时日想清楚。”

一个月以来,池暝没有过多的打搅柳清月,她也会按时用膳,虽吃得不多,但总比什么都不入肚的强。

夜里凉风徐徐,可柳清月却感受不到丝毫凉意,月亮依旧缺失的模样,人间不爱叫它月亮,而称月牙。

“夜里凉。”

他将披风取下,套在柳清月身上,披风在她身上显得有些长,正好将她整个背影盖着,还留有他的余温,让她温暖了许多,她依旧看着那轮缺月,眼里却无碎月映影。

“都说圆月家团圆,可人间有过几次圆月?”

柳清月眼前一暗,是池暝的手覆上她的双眼,待手缓缓放下,月色映入眼帘,圆月无缺,镶嵌在墨蓝的夜空,皎洁无暇。

眼眸与鼻头一股酸意蔓延开,眼眶逐渐热倘,眼泪不听话的就往外冒,甚是狼狈。

“借你怀里一用。”说完便往池暝怀里扑去。

他怀里很温暖,总觉得有种熟悉感。

他们以前认识吗?

只是她没有问出口。

池暝许是没想到,失神片刻,嘴角染上柔水一笑“好。”

温柔月辉倾泻而下,揉碎了湖面清影,怀里少女在哭泣,世界仿佛静止般柔和。

不知过了多久,柳清月才从他怀中离开,她擦擦泪水,带着鼻音“抱歉,把你衣服弄脏了。”

“无妨,想通了吗?”

“嗯,整日如此堕落总归不是办法,何不看开些。”

这一个月来,她整日茶饭不思,若不是池暝和彩云生怕她断绝食欲,怕是早已饿死在房里。

她也想清楚了,爹爹与娘亲虽已身逝,可他们定不想见到女儿这般颓废模样,他们都在天上看着呢。

宫里的人渐渐从房里出来,熙熙攘攘格外热闹“看,圆月!”

“有生之年竟能二次见着圆月。”

不知道谁说了这句话,只是柳清月不太明白,这才是第二次吗?死而复生那日她见着了,沈家灭门当晚的莲花亭内她也见着了,他们却没看不见。

“走。”池暝短短一个字将她拉回现实。

“去哪?”

“出宫玩。”

池暝破天荒的说出宫,柳清月只是笑笑“可我不能随意出宫。”

说完的一瞬,伴随着银色月光他们出现在街道小巷里。

这条狭长的小道,看着像盗贼恶人聚集之地,却毫无人影。

柳清月眼底尽是奇惑,这时池暝解释了此等仙法“别忘了我是仙士。”他抓着她的手腕“跟紧了,这条道现在虽没人却也是恶人安身之处。”

他这是在担心她的安危吗?柳清月心底冒出一个荒唐的想法,瞬间又被埋没,也对,这是他的职责,他是她的护卫。

街道人头攒动,堪比元日贺岁之时,想必都是出街赏月的。

圆月象征阖家团圆,他们行在街道上,不远处一位布衣男人抱着小女童对望月色“爹爹只在我们黎国六公主降世那日见着了满月,如今又见着了,三生有幸啊!”

小女童稚嫩未脱,在爹爹怀里不安分的蠕动,伸手欲摘下皓月“爹爹,它好亮好圆,可以抱抱吗?”

她的爹爹被逗笑了,拍拍她的小脑瓜“自然不可,它在遥远的天上,我们到不着也摸不着。”

还记得她幼童时,爹爹也总抱着她出街玩,她再长大些时,整日调皮捣蛋的,瞒着爹爹就翻墙出府,可爹爹每次都不舍得下重手打她,如今种种却只能成为回忆。

许久未从百姓口中听见六公主三字,如今听来倒是感慨万千“没有这轮圆月,怕是黎国百姓都忘了我这个六公主了。”

“不会的,这轮圆月每年都会在此刻出现。”

柳清月只当他在说笑,月亮圆缺是人能掌控的吗?她没太当真。

她见街边有吆喝卖糖画的,去买了两个,分了个给池暝。

池暝从未见过,将手中糖画转悠一圈“这是何物?”

柳清月又好笑又荒唐“这是糖画。”她咔嚓咬了口“像这样,可以吃的。”

池暝学着她的样子也咬了口“是甜的。”

她噗嗤一笑,一个月以来终于笑了一回,那笑颜如春雨,落下后万物复苏“你是不是都在深山老林里修炼啊?以后可跟紧了本公主,带你玩遍黎国上下。”

见她这般开心,池暝打心底觉得高兴,这会打趣道“不是说你不能随意出宫吗?”

“这不是有你在嘛。”她伸出脑袋望着池暝,古灵精怪道“仙士。”

池暝嘴角上扬,与她相伴走在月碎星闪的街道。

————

柳清月生来方向感不好,在皇宫住了许久,还总能误打误撞入新奇之地。

这不,路过这宫门,满树杏花在内宫墙开得繁盛,她停下脚步,踏入宫门,满地枯枝落叶,一派荒然,只有那一树的杏花含苞待放,摇曳生姿。

“鱼二,你能不能别总抢龟三的食物!”

“我知道你饿,可公平起见,你吃了,它也得吃。”她好心劝导“做鱼呢,不能吃独食。”

少女声腔在荒废的小莲池边此起彼伏,甚是有趣。

柳清月循声而望,身穿淡粉素衫的女孩与池里生物对话,柳清月闻所未闻。

“你听得懂它们说话?”

猝不及防的吓得她一个哆嗦,险些掉入莲池中,柳清月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她“对不起啊,吓着你了。”

少女与她一般年纪,摆手道“没事没事,我只是没想到会有人在这。”她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说话有些语无伦次的回答她的问题“我听不懂它们说话的......我瞎说的!”

不知又是哪位青葱少女被皇帝看上,永困宫墙,不受宠又被打入冷宫之中,甚是可怜。

柳清月看着池子里三四条金鱼,不知她如何分辨出的“谁是鱼二啊?”

少女指着一条金黄色的胖鱼“它,最肥的那条,整日就只知道抢食。”

鱼二像是听懂了她说话,及其不满的跳出水面,想啃少女指尖一口,教训她一把,好在少女及时收回,护住手指“你个胖鱼二,还说不得了!小心我几日不喂你!”

鱼二怕了,它一日不吃可都不行,望着少女摆摆尾巴求饶。

少女撇撇嘴“好吧,态度诚恳,尚且饶了你。”

柳清月噗嗤一笑,她真的很像听得懂鱼儿说话,甚是可爱,她很想与她交朋友“我叫柳清月,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杏杏,杏花的杏。”

“我带你去玩怎么样?”

杏杏犹豫不决,却又很是渴望,无可奈何“可是......我不能出这宫门......”

柳清月蠢蠢欲动,已经站起了身“偷偷出去,我不告诉任何人,无人晓得。”

她眼底瞬间暗淡,还是无奈拒绝“不行的......”

柳清月不知道她有何苦衷,也没有逼迫她“好吧,你待在这冷宫之中定是无聊至极,明日我寻你玩如何?”

“好啊!”

她两眼放光,甚是期待,自打出世以来从未有人进入过此荒废宫门,每日只能与鱼龟作伴,如今终于有了生气。

————

在这深宫高墙,除了三人,没有一位真心待她之人,人情世故虚伪无比,撕下面具皆是心机算计。

自三年前的一别,再也没见过池暝,他究竟去哪了她无从可知。

祥云之巅,殿宇内挂着一副偌大女神画幅,浮云之上,她脚踏苍龙,身穿红衣战袍,一派蕴尊,傲世风华。

“神尊,土地神求见。”

真身为远古神兽白虎的少年一身利落白武袍,随从灏月数万年。

“让他进来。”

自人间界诞生,土地神常年居于下界,管查人界之事,如有异常及时禀报月神。

“神尊,妖族近来猖狂,祸害人间,已有数人落难。”

灏月嗤笑一声,全然未把妖族放在眼里“小小妖族竟敢打破律法。”忽然一股真神之息逼近,灏月会心一笑“下去吧,本尊有贵客招待。”

土地神盾身消失,灏月慵懒靠在王座榻上,拿起酒瓶潇洒而饮,眼皮未抬一下,语气平淡如水“今日怎的大驾承翊殿?”

暗赤衣袍尽显清冷高贵,不惹凡尘,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眸令人不敢直视“寻着了却也不告诉本尊?”

他放下酒瓶,尊座上孤傲的双眼终于抬起“何须本尊通知?魔尊这不消息挺快的嘛。”

“她在哪?”

灏月下了尊座,与他一同入座饮茶“人界公主柳清月。”

“凡人?”

灏月故作玄虚“是亦或不是。”

寒霁浓眉皱起,凛若冰霜“此话怎讲?”

“望涔在她体内沉睡,尚未苏醒。”

————

也不知道杏杏喜欢吃什么,柳清月将揽月殿的点心各拿了些,提起点心盒子就往外走。

杏花一夜间怒放,依旧风姿摇曳,杏杏依旧坐在莲池边与鱼龟逗趣。

“杏杏。”柳清月小步跑去,提起点心盒子卖弄玄虚“看我带了什么?”

杏杏听见声响,起身见少女衣袍迎风招展,笑颜如花,她真的来了。

柳清月将盒子打开,里边铺满精致细腻的点心,杏杏常年待在荒废宫墙内,以露水为食,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东西“这是什么?”

“糕点呀!”

按理说她曾若是宫中嫔妃,又怎会未见过糕点?昨日她如何都不愿出这冷宫之门,又是为何?柳清月心生疑惑,可她不愿说,也罢。

柳清月拿出桂花糕,伸手靠近杏杏的嘴“试试看。”

杏杏张开嘴,松软的糕点出奇的美味,她双眼眨巴“我可以再吃一块吗?”

她将整盒子点心塞到杏杏怀里“当然可以,这些都是我特地带给你吃的。”

“谢谢你!”杏杏笑眼弯弯,看得出是发自肺腑的开心“我们进去坐吧。”

柳清月这才发现,这全然没了昨日的荒凉模样,整个焕然一新,见她四处张望,杏杏道“平日里就我一个,脏乱不堪的,所以昨日特意打扫了一番。”

杏杏在这冷宫待了这么久,第一次有人来,还对她这般好,她扭扭捏捏有些不太好意思“那个......杏杏可以和你交个朋友吗?”

柳清月求之不得,早想与她交个朋友了,她答应得及其爽快“当然可以!”

杏杏像是意想不到,反应几秒后高兴得抓住柳清月的手,眼里闪着及其诚挚的光“你是杏杏交的第一位好朋友。”

望着她眼里充满竭诚,柳清月心里一颤“以后我一定带更多好吃的给你!”这句话透着“这朋友她交定了”的决心。

杏杏心里憋着一股气,一直想把这句话说出来,她深吸一口气,视死如归,毕竟这关乎好朋友能否保住“杏杏一直想告诉你......”她又是深吸一口气“杏杏其实是......”

还没等杏杏说完,柳清月就打断了她“我知道。”

她眼里的光逐渐暗淡下来,说话也没了底气“那你还愿意与杏杏当朋友吗?”

“自然,无论你是谁,我都知道你是个好人,值得我深交。”

这句话句句属实,她能感受到杏杏的单纯美好,她愿意袒露身份,柳清月又怎能有所隐瞒?

“有件事我也没告诉你,其实我是黎国六公主。”

她久居冷宫不问世事,可她也知道人界的公主是千金之体,身份尊贵无比,身为公主能不顾及身份与她交友,属实不易,她倍加珍惜这段难得的缘分。

她不想拘泥于一墙之内,她想与柳清月出了冷宫之门看看外边的世界,只是她不能“杏杏很想与公主看看外边的世界,只是......杏杏修为尚浅,出了冷宫,龙灵之气会将杏杏修行散尽,人身打入原形,需再修炼万年才能修回人形......”

“不出宫门又如何,我可以将所见所闻叙述与你。”

“人间有许多美味佳肴,还有各种节日,那时街道热闹非凡......”

柳清月开始讲述人间的美好,似是讲不尽,杏杏也听得尽兴,只是天已暗,柳清月不得不回揽月殿,杏杏意犹未尽却也只能在宫门内送别柳清月。

那棵杏花在夜色里依旧如俏佳人般美艳动人。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梦醒 第二章 释怀 第三章 梦始 第四章 圆月 第五章 作怪 第六章 真相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