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月下独望》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梦醒

第一章 梦醒

粥粥拌饭 2022-11-24 12:50:33
玄青衣袍,举杯邀月独酌,风姿美劭,慵散潇洒,这是他在她梦里的剪影。早以不知道是梦亦或者现实。“你是谁?”她低声道。面孔模糊不清,却也隐约可辩魔头般的凤目,他淡然一笑“小女君能不能不愿意与在下饮上一杯?”这般场景她不知道梦过多少回,他总是会不提问自己的问题。“早已不知是梦亦或是现实。。...

月下独望

推荐指数:10分

《月下独望》在线阅读

玄青衣袍,月下独酌,风姿美劭,慵懒洒脱,这是他在她梦里的剪影。

早已不知是梦亦或是现实。

“你是谁?”她轻声道。

面孔模糊,却也依稀可辨妖孽般的凤目,他淡然一笑“小女君能否愿意与在下饮上一杯?”

这般场景她不知梦过多少回,他总是不回答自己的问题。

“你为何总出现在我梦里?”

云雾缭绕,那人转身,背影即将消失在氤氲之中,她不知怎的想追上去,却被困在迷雾里,她继续往前走,穿过云雾,眼前出现偌大的殿宇。

精致牌坊挂在殿瓦中央“承.翊.殿.”她一字一顿的念着。

“灏月,今日本尊带你去玩,如何?”女子一袭血色红衣,倨傲张扬却不失矜重。

那女子似乎叫了他名字,可为何模糊不清,脑袋忽而刺痛无比,他到底叫什么名字?

她闭眼试图让自己清醒,待睁开双眼,天空浓厚乌云盖顶,一片暗赤之色,四周散乱狼藉,似乎经历了一场大战,却空无一人。

这是哪?为何心中如此绞痛?万石压心,箭刺之痛瞬间令她恍然惊醒。

“小姐,可是又做噩梦了?”

柳清月一时未从梦中清醒,恍惚间眼角似有何物流下,抬手一碰,竟是泪水。

他到底是谁,自她失忆以来,七年,整整七年,身穿玄青衣袍的男子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小姐,昨日夜里老爷派人送了封信。”

檀木桌上放着一封家信。

清月公主亲启:

臣有幸做了公主七年之父,委屈了公主,望公主见谅,皇宫不比县丞府,公主小心行事,收些性子,以免落人把柄,还望公主保重千金之体,臣与夫人才能放心。

沈世重

七月初八

尽心养了她七年的父亲如今见上一面都难,而她的生母,听皇宫里的人说,熬不住失女之痛,前几年已离去。

柳清月坐在梳妆台上,身边站着年龄不大,仍是少女模样的丫鬟在为她梳洗打扮。

“彩云叫习惯了小姐,改口叫公主实在费劲。”

彩云是柳清月的贴身丫鬟,年龄与她相仿,尽心尽力伺候了她七年,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柳清月不是个守规矩的人,彩云也不是拘谨胆怯之人,主仆二人相处极为舒坦。

“那就别改了。”她本就是个随性的人。

“那不行,老爷吩咐过了,宫里有宫里的规矩,万不可再与县丞府那般与小姐胡闹了。”她笑得天真无邪“给彩云两日,定能改口。”

今日是她被接回宫的第三日,却从未见过她的生父,也是当今黎国皇帝,甚至一句问候都没有,她当是皇宫里的人都如此冷漠吧。

这三日来,真心待她的也就彩云和一位老将军之子,他说了许多有关她小时候的趣事,是柳清月小时候的玩伴,这么多年了仍未停止寻她,交情定是不浅。

其他的都认为她是个不受宠的公主,他们连装都不愿装,只是冷眼相待。

无所谓,如此甚好,没了攀附,清静。

金冠红袍,绣线勾边,碧绿的腰带勾勒出袅娜纤腰,及腰的黑发被凤头金钗高高挽起,自入宫以来,吃穿用度从未亏待过柳清月,今日毕竟要去拜见父皇,如此不失体面。

她双手扶着凤冠,不由的晃悠两下“脑袋好重。”

彩云捂嘴一笑“今日场合不同,穿戴自然华贵。”

这真的是曾经生活过九年的深宫吗?可一砖一瓦都格外生疏,自九岁那年遇害,就再也记不起自己是何人,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名字上能出现皇姓。

清月二字,彩云不知从哪得知的故事,说来也奇怪,人间就从未有人见过圆月,每晚的月亮皆是残缺,偏偏在她降世那日,皎洁浩月如圆盘浮沉于云雾外,那日夜晚格外明亮,不是家喻灯火照亮的,而是那一轮从未圆满过的皎月洒落的月光。

坊间自此流传着清月公主出世祥兆,她受尽万千宠爱,只可惜九岁那年,遭遇劫难,如今归来已是物是人非,世人似乎把这位象征吉祥的公主忘得一干二净,她不再受宠......

明黄色衣袍上绣着沧海龙腾,岁月的沧桑也掩盖不住他的王者之气,柳清月并没有被威严骇着,神情自若的上前行礼“女儿柳清月拜见父皇。”

离开七年,礼数却是刻在骨子里一辈子的,三日里都在学,倒是拿捏得很。

“这几年委屈你了,县丞府待你如何?”

雍容华贵却不俗套,一颦一笑都勾人心弦,在众人眼里她还是礼数周全的公主“回父皇,沈氏一家待我不薄,从未亏待过。”

“那甚好,得闲让玄卿带你熟悉宫内环境,也许能勾起儿时记忆。”

殿内都是些皇亲国戚与朝堂重臣,谢玄卿身为老将军之子自然也在,他在一旁躬身行礼“臣遵旨。”

柳清月与他眉眼一对,他迎笑回应,从第一天见他,柳清月就觉得这位少年意气风发,倒是值得深交。

出了殿门,柳颜汐将她的步伐阻挡,同为公主的她道“许久未见妹妹,倒是想念,何时叙叙?”她笑了笑“忘了妹妹丢了记忆,我是你姐姐柳颜汐,小的时候你可皮了,可还记得?”

谢玄卿与她说过,柳颜汐生母崔氏自她圆月下降世以来,百般看她不顺眼,最好不要与她们来往过密,就如今看来,倒伪装得好,不知道的以为柳清月与柳颜汐姐妹情深呢。

柳清月本以为能早些回去,脱了这一身累赘,怎的被人挡住去路,不免有些烦躁,却也没有表现出来“妹妹真不记得了,有失礼数,请姐姐见谅。”

柳颜汐打量了一番,小时候她不知多厌恶柳清月,都说她是天降祥瑞,谁都宠着她,柳清月也不是甘愿受欺负的人,柳颜汐在她那吃过不少亏,如今看来是真的不记得了。

这时彩云慌忙跑来,柳颜汐见这般没礼数,恼怒“放肆,皇宫内岂容你这般无礼。”

彩云被吓得一时不知何去何从,站定给她行了个礼,柳颜汐笑着道“妹妹在外待了七年,还带了粗俗丫鬟回来,可得好生管教。”

柳清月实在觉得这般虚伪的面孔令人作呕,却还得注意礼仪“妹妹的人就不劳姐姐烦心,这般动怒怕是坏了身子,谁都担不起。”

于是拉着彩云就径直走过,气得柳颜汐直跺脚。

刚刚的一切情绪都忍着,现在没外人了,柳清月气鼓鼓走得飞快,边将凤冠取下放到彩云手上边道“回去换了这身衣裳。”

彩云停下来,眼瞳黑漆漆的,看不出情绪,只说了两个字“小姐。”

这两个字内含情绪万千,更多了是愁忧,柳清月知道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内心莫名慌恐“怎么了?”

彩云终于忍不住了,她豆大泪珠直落,戚戚可怜“小姐......沈家今日满门抄斩......”

脑中只有一阵轰鸣,后来彩云说了什么她都听不见,她什么都顾不上,拖起衣袍就跑,身后有人追来一把拉住她冰冷的手“清月,这么着急去哪?”

柳清月转身,只有一个念头“带我出宫,去县丞府!”

柳清月满脸泪水,谢玄卿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却也没来得及了解就备马,带着她出宫。

熟悉的县丞府大门,柳清月多希望这是一场梦,可真实得不可再真实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柳清月神情恍惚,入了门,借着落日余晖,她看清眼前血尸一片,堂前站着几位穿着筒袖铠的人,拿着刀架在跪地的家主颈脖,一旁躺着他的夫人。

刀剑不长眼,鲜血四射,溅到一旁的人与尸体上,柳清月瞬间没了力气,整个人瘫软在地,满院只有一股撕心裂肺“爹爹!”

她冲上前,推开沾满鲜血的杀人凶手,跪在地面,手颤抖的悬在半空,不敢相信这一切。

可面前的不就是县丞府的老爷和夫人嘛,错不了的,他们将她当成亲女儿养,她还没来得及孝敬他们,怎么就走了?

谢玄卿站在她身旁,蹲下,将她搂在怀里,她早已泣不成声,痛苦至极。

夜里,只有她和谢玄卿,她打开爹爹留的最后一封信。

吾女云仪:

爹爹一生只娶了一位夫人,却未得子嗣,七年前在深山中将你捡回,那日初见之时,你一袭红袍不见半点血伤,四周黑衣剑士皆一箭毙命,却不见穿心之箭半点影子,那时我便知云仪定是非凡之人,有云仪的日子爹爹与娘亲此生无憾。

如今你已长大成人,做了公主终是比在府里荣华富贵,可爹爹只盼吾女好好活着,勿要带着自责过一辈子。

我们走了,勿念。

沈世重

七月初九

好奇怪,眼泪好像流不完,柳清月站起身,谢玄卿跟在后面,她道“我一个人进去看看。”

谢玄卿停住脚步。

这里拥有很多回忆,她爬过的墙,爹爹抽她的鞭子,可他总是不忍下狠手......

骤然,外边传来打斗声,谢玄卿自小练武,黑衣剑士本想背后偷袭打晕他,并不想伤了当朝将军之子,怎料他敏锐无比,他们只能正面打斗。

一个人总是顾不了这么多,谢玄卿在外边打斗,柳清月身旁的窗户闯进几个黑衣人,将她打晕劫走,随即所有黑衣剑士退下。

谢玄卿起身追了过去,奈何他们功夫了得,劫走柳清月的人已经不见踪影,他只能追着与他打斗的黑衣剑士。

残缺的月亮,夜里的冷风将柳清月吹得哆嗦,她感觉后颈疼痛,无法动弹,缓缓睁开双眼,眼前叠叠重影,拼凑成了清晰影像,风吹过两旁沙沙作响,这是深山树林?

“醒了?”

柳清月抬头,见眼前母女两人,在月光下厉鬼般显得阴森可怕,柳清月嗤笑“怎的?白日不是要叙旧吗?劫我来这深山之中做什么?”

崔氏就这般高高在上的轻视着她“倒也没变,还是这般没礼数。”

崔氏拿着鞭子,猛了一抽她,咬牙切齿,深仇大恨般“自然是杀人灭口。”

撕辣感瞬间蔓延,柳清月强撑着想站起身,怎料全身酸软,柳颜汐冷眼旁观“别费劲了,服了软筋散起不来的。”

难怪不把她绑起来,原是压根逃不走。

“这地方眼熟吗?”崔氏捂嘴龊笑“哎呀,忘了,你都不记得了。”

这般她明白了“七年前是你吧,麻利些,要杀要剐任由你们。”

崔氏蹲下,死捏着柳清月的下巴“死到临头了还牙尖嘴利,若不是沈家当年坏了我的好事,你早成了孤魂野鬼。”

柳清月蔑了她一眼,这般不识趣,崔氏心中的恼火瞬间爆发,下巴上的手一把将她推开,她猝不及防的脑袋磕倒在地,坚硬的石块将她嘴角磕出血渍,额前流出一道血痕,脑中漆黑一片,似过一道闪电,脑中封印的记忆一涌而出。

随即又一道鞭落在身上,刺痛无比,她却咬牙坚持。

记忆全然涌现而出,柳清月重新支撑起身子“原是你们想置我于死地!”

“屠沈氏满门,杀人灭口,当年的事还有谁能知道?”

崔氏给柳颜汐使了个眼色,柳颜汐随即拿着一小酒瓶,走向前。

她用手逼迫柳清月张开嘴,柳清月自然知道这定是毒死她的好物,倒也没有挣扎,反正心中唯一的归属沈家已灭门,她毫无牵挂。

五脏六腑刺痛蔓延,喉间一股血腥味涌出,猛的吐在眼前,这毒酒真是厉害,脑中混沌,眼前模糊,瞬时没了知觉。

柳颜汐探了下她的鼻息,下意识后退,有些许后怕“母妃,她死了......”

深林寂静如死尸,妖风吹刮得令人毛骨悚然,柳清月的魂魄离体,她冷冷看着一旁的尸体,还有笑得撕裂的崔氏和骇怯的柳颜汐。

她死了,这回是真的死了,只是恶人仍活在世上。

刹那,魂魄似被何物附体,魄眼顿时有一闪而过的红息,她重回躯体。

早已停止生命的五脏六腑又重获新生,她睁开双眼,还是那红息染红瞳孔,额前龙鳞式朱砂印记显现。

柳颜汐看着睁了眼的尸体,瞪大了双眼,吓得魂魄尽失,瘫倒在地,挪动着手脚,让自己远离那具诈尸,颤抖着“母......母妃,她...她...她又活过来了!”

崔氏自然也见着了,握在手中的鞭子瞬间掉地,拼命摇头道“怎么可能......人死怎么会复生......”

柳清月眼中闪着红息,缓缓站起,言语满是威压“真是胆大包天!”巨大气息将崔氏母女直直撞出。

崔氏母女早已吓破了胆,已经顾不上身上的伤痛,柳颜汐颤颤巍巍“鬼......鬼怪!”

云霄之上,九重天是修仙道士向往之地,神殿之内,王座之上,一身绣纹白袍尽显尊容,他慵懒倚靠着神座喝酒,一股熟悉的神息环顾而来,他褪去散漫,眼里尽是尊威,消失在月色碎纹中。

深山幽谷,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满身狼藉沾满血色的女子瞬间瘫倒在地,赤红之瞳恢复漆黑,额间朱砂印记消失得无影无踪,她的记忆停留在魂魄离体之时,她见远处地上骇得发抖的崔氏母女。

魂魄也会做梦吗?

微风吹起,却不觉惊悚刺骨,她抬起头,眼前所见如画般此时难忘。

盈满的皓月,立着一道秀欣的身姿,一袭绣云白袍迎月而降。

借着月色,她看清了那秀俊的脸庞,尊贵出尘,颠倒众生,让人移不开眼,梦中模糊的尊容莫名浮现于记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梦醒 第二章 释怀 第三章 梦始 第四章 圆月 第五章 作怪 第六章 真相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