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月下独望》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释怀

第二章 释怀

粥粥拌饭 2022-11-24
梦里模糊不清剪影与眼前身影对上,是他吗?他缓缓地落下来,迎风飞舞月而来,柳清月仅存最后几道行为意识笑了笑而道“死后貌似做了个希奇梦。”满身狼藉粘满血色的红袍女子已晕去,灏月见地上一脸惊恐万状而发颤的两人,心底早已有了答案,袖袍挥出月色碎带,将两人核心主题,最后消满身狼藉沾满血色的红袍女子已晕去,灏月见地上满脸惊恐万状而发抖的两人,心底已然有了答案,袖袍挥出月色碎带,将两人围绕,最终消逝“本尊亲自送你们下地狱。”。...

月下独望

推荐指数:10分

《月下独望》在线阅读

梦中模糊剪影与眼前身影对上,是他吗?

他缓缓落下,迎风月而来,柳清月仅存最后一道意识笑笑而道“死后倒是做了个稀奇梦。”

满身狼藉沾满血色的红袍女子已晕去,灏月见地上满脸惊恐万状而发抖的两人,心底已然有了答案,袖袍挥出月色碎带,将两人围绕,最终消逝“本尊亲自送你们下地狱。”

崔氏母女似着了魔般疯癫,起身就往林外跑,崔氏嘴里碎碎念“我该死!我该死!当年是我把柳清月劫害......别找我!别......别找我!”

枯叶铺地,月色洒落,眼前的女子与当年的她模样相似,却丝毫没有她的气息。

他双手将女子横抱起,与她消失在碎月光芒之中。

柳清月身受重伤,他带她到附近山中废弃茅屋,挥过一道月色碎纹,将茅屋焕然一新,并渡气息于柳清月体内,发现这具躯体为凡人。

不是她?

他将肉皮撕烂处新生皮肉,免去她疼痛之苦。

梦里,身着月白绣袍的女孩身姿尊贵,而他在苍天古树之下身坐石凳,与女孩对坐下棋。

女孩皱眉,似乎棋局僵持不前“不下了,不下了,老欺负我。”

他倒也没生气,默默的将棋子收回棋篓,笑着道“怎么总如此,技不如本尊就悔棋。”

她也帮着收棋子“今日我寿辰别穿得黑漆漆的,死气沉沉。”她抬手幻出折叠整齐的银色白袍“穿这件。”

身旁的小少年将衣裳收起,男人道“你觉得这色更好看?”

她笑眼弯弯“嗯,好看。”

柳清月在一旁如幕下看客,没有人能感知她的存在。

为什么?为什么梦里的脸总是看不清?

清晨林间雏鸟叫唤,阳光透入木纹窗照落她脸庞,她眼睫微颤,缓缓睁开双眼。

她记得在漆黑林间喝下了毒酒,她已经死去,眼前的身影已然清晰,他一袭银白色长袍坐在竹凳上,将茶水送入口中,他眼眸没有多大起伏“醒了。”

他这般姿色想必只有天界才有吧,柳清月坐起身环顾四周“这是天堂?”

他摇摇头,柳清月难以置信且情绪激动,不由的干咳几下“我下地狱了?”

不对啊,她平生未做什么亏心事,怎会打入地狱?柳清月欲哭无泪。

灏月见她复杂多变的表情,想必是猜想多多,他笑着说“你没死。”

柳清月“???”

她明明见到自己的尸体躺在一旁,魂魄都离体了还能苟活?

他说得云淡风轻“我是修仙之人,会起死回生之术罢了。”

柳清月意想不到的能轻松下床,明明身受重伤,她跪拜在地,行了个大礼“多谢仙士救命之恩,小女柳清月,请问恩人如何称呼?”

“池暝。”

“救命之恩不知该如何回报。”

顶着这张脸跪拜让他浑身不自在“你先起来。”

柳清月倒也没推辞,直接起身入座,倒茶喝了口,他笑笑“你倒不客气。”

她又倒了一杯,还不忘倒上他的那杯“昨晚惊心动魄,一夜未喝水,甚是口渴。”

连喝了几杯,她才想起昨日的鞭刑之痛,除了手掌的擦伤与额头嘴角的磕伤,似乎暂时寻不到伤痛感“仙士真是神通广大,连血肉之伤也能将其愈合。”

果真是一介凡人,只是有一点他如何都想不通,为何寻着她的神息会找到柳清月?而柳清月体内却无任何熟悉的气息,她到底去哪了?

“可还记得昨日发生了什么?”

“自然,崔氏母女心狠手辣,想杀人灭口,灌我毒酒,多亏恩人救我一命。”

“没了?”

她疑惑,还应该记得什么?她不确信的说“我还记得鞭子抽来很痛......毒酒喝去后五脏火烧般难受......”

这些感受永生难忘。

“魂魄离体之后的事还记得多少?”

她细细回忆“我当时魂魄站在尸体旁,没多久就没了知觉,醒来就是仙士月下而降,没多久又晕了,再醒来就是在这了。”

她想想觉得好笑“当时还以为我又梦见那位神仙了呢。”

“和我很像?”

“嗯,他的脸我看不清,可身形很像。”

池暝没有再问。

柳清月望着他,气质、身影、动作都及其的像梦中之人,怎会如此?

不知过了多久,他开口“家在哪?”

柳清月知道他不是坏人,救命之恩在,她也没打算隐瞒“我是黎国六公主,家在京城皇宫。”

此等身份,他倒毫无波澜“打算何时回去?”

这是要赶她走了?也对,男女授受不亲,在一处呆着也不是办法“即日启程。”

“不知姑娘能否收留在下?”

柳清月一脸懵“什么?”

池暝毫无窘迫之意“无家可归,既是公主,我也算寻了个不错的靠山。”

池暝是她的救命恩人,这点要求怎能不应“恩人的要求,只要清月能办到定当在所不辞。”

“叫我池暝即可。”

柳清月自醒后可以算一直盯着他看,特别是那双凤目,实在太像,他倒也自在,装作没看见,柳清月终于忍不住了“你给我的感觉很熟悉。”

“嗯?”

此句无假,可她也道不出个所以然来,怕是会被当成不轨之徒,于是一笑而过“也不知何来的感觉,当我没说哈哈哈。”

如今最重要的是弄清为何沈家会被满门抄斩。

一路上,她向人打听了将军府的位置,池暝在后头跟着“去那作甚?”

“我是私自出府,自然是找人带我们入宫。”

柳清月一身金绣红袍,许是昨日伏倒在地,裙摆已然脏了,血渍附在上头倒不明显,只是显得些许狼狈,银白色光亮由池暝手掌而出,零星附着在柳清月身上,污渍瞬时消失。

柳清月看着银白色碎息逐渐将污垢带走,只有新奇二字能形容她此刻感受,她早已看呆却不忘道谢“谢谢。”她拿起袍边仔细端详,比洗的还干净“你只是修仙之人就如此厉害,那天上神仙岂不更了得。”

“自然。”

将军府外有看守的侍卫,拦起他们的去路,柳清月摆正姿态“黎国六公主想见少将军一面。”

女子仪态万方,穿着尊贵,更无人敢冒充六公主之名,他们让开行礼“回公主,少将军不在府上。”

“无妨,我们进去等。”

府内丫鬟伺候得周到,只是等到了天黑还未盼回谢玄卿,她问为她倒茶的丫鬟“你们家少将军去哪了?”

“奴婢不知,只是少将军自昨日回府带走一行兵马后就再也没回来。”

昨日他回过来,那便是安全的,带了一行兵马出府,难不成是去寻她?

思绪正游走,便听见众人行礼“少将军。”

柳清月抬眼一看,他满脸慌忙,看起来力倦神疲,他站定在她面前,松了口气,眼里浮起难言的神情“还好,回来了就好。”

他害怕极了,生怕如七年前那场劫难般将他们分离数年。

“昨日劫走我的幕后主使与七年前是同一人。”

“可是崔氏?”

他竟知道,出乎她意料,看出她的骇怪,他坐下道“七年来我从未放弃寻你踪迹,只是一直受崔氏阻挠,我便猜到了。”

“昨夜她们欲将我置于死地,多亏这位仙士所救。”柳清月将身旁池暝的身份介绍。

虽救的不是谢玄卿,他却也道“谢过仙士,将军府上有何想要的,仙士尽管开口。”

“无妨,谢礼我已经要过了。”

柳清月解释“我答应将他带入宫中,当个随身侍卫。”

谢玄卿考虑诸多,浓眉皱起已将答案写在脸上——他不放心。

柳清月看出他的担忧“没事的,他是好人。”

“此人身份尚未查清,切不可轻易将其留在身边。”

他想的甚是慎密,只是柳清月并不在乎“若没有他,昨日我本应成林间孤魂,如今这条命也算握在他手中,他若真有意害我,我也无话可说。”

柳清月既然都如此说了,他没必要死犟,只好道“好。”

柳清月道出来找他的目的“我今日来是想让你带我们入宫。”

谢玄卿吩咐下去备马车。

走的不是山路,马车颠簸不大,只是她晕马车啊!

谢玄卿忍不住大笑“差点忘了这回事了,要不眯一会?”

柳清月已经没有闲情逸致与他开玩笑,淡淡道“正有此意。”就睡过去了。

谢玄卿开始打量池暝,神色威严“你为何救她?”

池暝轻轻抬眼“正巧路过。”

“为何要与她一同入宫?接近她有何目的?”

看来谢玄卿还是不相信他,他浅浅一笑“黎国公主,是个不错的后盾,何乐而不为?”

虽说他的回答有几分道理,却也不足以让他放松戒备心。

柳清月自小与他总角之交,直到七年前意外发生,他从未放弃过寻她,如今上天眷顾,他誓死也要护住她性命。

下了马车,她头昏脑涨,胃里沸腾翻滚,提不起精神,却也没忘了回宫的正事。

她求见了父皇。

榻上坐着黎国皇帝,他带兵杀敌收复失地,坐稳太子之位,在先帝驾崩那日名正言顺登上皇位,无人敢质疑他的指令。

可柳清月直接跪地,脸上硬气十足“父皇为何要将沈氏灭门?”

他吹了吹热茶,气定神闲“朕做事从未有人敢问为什么。”

“那是养了女儿七年的沈家,只想要个说法。”

“清月,七年了,倒也没变。”他对她这般姿态丝毫无怒意,许是习惯了“还是这般放肆。”

自昨夜被推倒在地,坚硬的石块敲碎了记忆的厚墙,九年的记忆渐渐清晰浮现。

“是啊,女儿从未改变,可父皇变了。”她丝毫不惧怕“没有从前宠爱女儿了。”

榻上的尊颜大怒,将茶杯一敲而下,狠狠落在紫檀桌上“放肆!”

身旁的太监吓了一跳,只有柳清月无动于衷。

“父皇息怒,你也知道女儿从小就是这般口无遮拦。”

可终究是亲骨肉,他顺平了心,仔细想来“可是恢复了记忆?”

“回父皇,昨日遭遇意外,已然恢复九年记忆。”

她说的意外,他是明白的。昨日崔氏母女狼狈回宫,整日疯癫,将平生罪行全然讲出,皇帝得知龙颜大怒,将她们打入牢狱,择日行刑。

毕竟是走失了七年的女儿,心生亏欠,他也不想与她过多执拗下去,叹了口气“朕是一国之君,不能被人抓了短板,养育七年之恩如此之重,若不除去,将来朕被人牵着鼻子走,又该如何?”

她明白生在帝王之家有些牵绊必定除去,无可奈何,只是当这种牵绊落在自己身上,终究无法释怀。

是她害了沈氏一家。

此事早已无法挽回,她冷冷道“女儿告退。”

回到揽月殿,柳清月早已疲惫不堪,池暝见她状态不对,问“发生了何事?”

“无事,乏了。”

不知在床榻上睁眼躺了多久,柳清月起身,随意披了件大氅,走出房门,亭阁之下,月白衣袍,柳清月看着莲池中的碧水,上边倒映着一轮缺月。

碧波荡漾,渐渐将缺月填满,倒影多了位白袍轻衣。

她没有回头“还没睡?”

那白袍倒影走近,最终坐在她身旁“睡不着。”

她抬头看着圆满之月,清清淡淡道“你究竟是谁?”

“修仙的道士。”

柳清月转身与他四目相对,他眼眸尽是月洒清辉,无妨,他不愿意说也没关系。

“可是为了沈家?”

“你都知道了?”

“嗯,皇宫都传遍了。”

她眸眼低垂,漆黑一片“若不是我,沈家也不会被屠满门。”

池暝看着她内疚的样子,不禁想起了旧事“你和她真的很像。”

她抬头,等待他的解释。

“我有一故人,至今未归。”

他眼里的月色瞬间消逝,她想,这只怕是位能勾起他伤心事的故人。

那晚,他给她讲了位背负苍天重任的女子,能力不济却被带去斩蛟龙,险些丧命,勾起女子内心的自责,他道“她觉得她的能力担不起苍生,愧对敬仰她的神仙。”

她知道这是他口中的那位故人。

池暝宽慰她“不必自责,下令杀沈氏的不是你。”

“可若不是我,他们也不会遭此杀身之祸。”

“有些事不必纠结,早日释怀反倒轻松,沈氏待你不薄,想必希望你能安然无恙的活在当下。”

他说的没错,爹爹在信中已然说过,让她好好活着,勿要自责。

只是早日释怀一事说得容易罢了,柳清月将自己关在揽月殿将近一月,世间又有几多人能真正做到释怀?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梦醒 第二章 释怀 第三章 梦始 第四章 圆月 第五章 作怪 第六章 真相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