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月下独望》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真相

第六章 真相

粥粥拌饭 2022-11-24
朝堂上,柳清月被召来,三派掌门将锋芒矛头她。皇帝高高在上的坐在龙椅,听着道士们转述昨晚之事,他龙颜大怒“柳清月,跪倒!”诸位皆被皇帝的怒气骇得大气敢喘一声,柳清月无声,不是至此跪倒。“为何帮那只妖!”面对自己皇帝的质问,通常人早以抖得说不出话皇帝高高在上的坐在龙椅,听着道士们复述昨夜之事,他龙颜大怒“柳清月,跪下!”。...

月下独望

推荐指数:10分

《月下独望》在线阅读

朝堂上,柳清月被召来,三派掌门将锋芒指向她。

皇帝高高在上的坐在龙椅,听着道士们复述昨夜之事,他龙颜大怒“柳清月,跪下!”

在座皆被皇帝的怒气骇得大气不敢喘一声,柳清月无言,而是就此跪下。

“为何帮那只妖!”

面对皇帝的质问,一般人早已抖得说不出话,也就只有柳清月能有条不紊的回答。

“她从未害过人,为何要杀她?”

见她如此嘴硬,在一旁的天师派掌门尘轩按耐不住,反问她“妖生来十恶不赦,为何不能杀?”

柳清月讥笑一声“生来便十恶不赦?这番言论在掌门这原来就是真理?”

这番话堵住在座道士们的嘴,柳清月耳根终于清静了会,转而开始正题“求父皇明察,寻出真凶才能护住无辜受害者。”

龙椅上的人没有说话,他在顾虑,在顾虑妖就算为善该不该杀?可善恶不分之人有何资格坐这天子之位,让一国百姓崇敬?

柳清月见他似乎动摇了,于是继续道“女儿愿意为父皇查明此事,还皇宫一个安宁,也请父皇到时放过杏杏,女儿担保,她是只好妖。”

见形势不对,作为唯一一派皆是女弟子的峨眉派掌门灵若想扭转局面,道“望圣上三思。”

“你们认为朕是善恶不分的昏君?”

这般话让众人吓得一个哆嗦,皆跪地道“不敢。”

只有三派掌门从头至尾未跪地,亦未被龙颜骇着,他们是入了仙籍的上仙,本就不以人间皇帝为尊,可在人间地界,就该遵守律法,于是也只能听从人间帝。

当初统领将士上战场杀敌的君王亦不是拎不清的人“那就如清月所说,查明真相。”

“是。”

只是她该如何查起?身为妖族的杏杏比任何人都了解妖,有池暝的帮助,杏杏的伤好得很快,待柳清月回揽月殿时见杏杏已经下地走路了。

“听说最近熹妃娘娘很是受宠,景央宫成日都有皇帝的赏赐,下人也沾光,真不想待在这揽月殿当差。”

“是啊,听说皇上最近都在景央宫过夜。”

柳清月正想与杏杏说说妖族的事,怎想还没进殿门,听着两个不着调的宫女谈话。

宫女职责就是伺候主子,柳清月自认不受皇帝宠爱,可也从未亏待过任何一位下人,既然她们心不在揽月殿,柳清月就帮她们一回。

柳清月躲在门后,正想踏入殿门教训教训她们,后头忽然有人拍拍她的肩“偷偷摸摸在这干嘛呢?”

她转身一看,原是谢玄卿又来寻她,这几日乐此不疲的寻她玩,他们熟络得很快,她道“来得正巧。”

谢玄卿知道她定打着什么鬼主意,看来有好戏看了。

她威风凛凛踏入殿门,两个丫鬟见着了硬是不敢吭一声,双双低头行礼。

柳清月不屑的撇去“怎的?不继续了?”

丫鬟惊恐一跪,还是一样头都不敢抬起“公主饶命!”

方才如此藐视宫规在背后议论主子,如今却跪地求饶,没了骨气,柳清月连看都没看她们一眼,而是淡淡道“方才听说你们不想在揽月殿当差了?”

云淡风轻的说这一句话让她们更发憷,颤颤巍巍的求饶“公主,我们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那不行,你们既然都开口了,本公主必定成全,要不显得多没人情味啊?”

她转头看向谢玄卿,像平常聊天打趣般问“是吧?玄卿。”

谢玄卿领会一笑“自然。”

“这样吧,你们去淑容娘娘那当差,也算圆了你们一个心愿。”

淑容娘娘既不受宠脾气还大,在她那当差的宫女太监一不如她意就遭受杖责刑罚,除了被迫安排,无人愿意去那当差。

胆子大些的那位宫女仍想挽回一线生机,哭得狼藉,满脸泪痕,疯疯癫癫的摇头“不要!不要!公主,我们不能去那!”

柳清月一刻都未心软,径直走过她面前,还对身后的人说了句“走吧,玄卿。”

这就是柳清月,从来不会受人欺负,硬骨头,受了委屈就要加倍还回去。

谢玄卿似是见到了童年时的柳清月,她不招崔氏待见,崔氏想方设法算计她,柳清月虽年纪小,可从小在深宫长大,见过太多小人,在崔氏那从不吃亏,反倒是崔氏被她耍的团团转。

杏杏坐在殿内休息,见柳清月来了,起身感谢她的救命之恩,知道她伤势未愈,柳清月没让她在冰凉地面跪太久就将她扶起。

“杏杏,你是妖,自然了解作恶多端的妖物习性,接下来寻凶手的重任还得麻烦你。”

“公主能如此信任杏杏,杏杏愿竭尽所能助公主寻找凶手。”

三派掌门聚在一起商讨要事,妖物不除他们心有不甘,有人护住拼死护住那只杏花妖,那他们偏要替天行道,将那杏花妖杀去以除后患。

重阳派掌门慕烟说“我听弟子说有位上仙将他们剑阵打破,要不杏妖早魂飞魄散。”

灵若听此言怒矣“竟有上仙坏我们大事!”

尘轩亦怒气冲天“仙界与妖界势不两立,他竟帮着妖族,势必要将他逐出仙籍!”

整个大殿皆是掌门的怒气,这时划过一道黑气,最终落在他们中间,现出原形。

“上仙巅峰却要在人间界听从人间皇帝召令,不憋屈吗?”

“女妖来此作甚?不怕我们收了你?”

她像是没听着,继续道自己的“要不与我妖界合作,将这人间界夺下,你们就能独揽人界。”

“仙界岂能苟同妖族!”

她重新化作一缕黑烟,在殿中肆意横行“我等你们回心转意那日,期待仙妖合作。”丢下这句话就消失不见。

————

寻找凶手第一步需从死因查起,他们来到尸体放置之地,这里的人死相惨状,恶臭不断传出,是视觉与嗅觉的双重打击,谢玄卿战场上见过无数血腥死尸,自然不怕,只是柳清月没见过此等场景,他有些担心她会有阴影“清月,我们进去就好了。”

“无妨。”

柳清月看着地上具具皆是男尸,清瘦如柴,像是死前几天几夜未眠,这里一派荒凉,空气中弥漫着尸臭味,苍蝇蚊虫满天飞。

她还是小瞧了这妖物,此景看得她胃里翻腾作呕,她背过去干呕了几下,谢玄卿见状过去拍拍她的背,让她好受些。

杏杏毕竟是妖,一点事都没有,仔细分析死状最后得出结论“这些都是被狐妖吸干精气的男人。”

见柳清月这幅模样,谢玄卿觉得此地不宜久留“既然已经知道了是哪类妖怪作恶,我们就赶紧出去。”

回到揽月殿,池暝也回来了,见柳清月面青唇白,毫无精气神,眉头紧皱“去哪了?怎么这幅模样?”

柳清月坐下喝了口水,想把胃里那股恶心劲压下“就是见了群尸体罢了,无碍。”

“狐妖作恶。”

“你知道?”

“我已查清。”

柳清月又忍不住干呕了一下,随后灌了杯水,待喘过气来道“不早说,我就不用看那堆死尸了。”

难怪谢玄卿不让她进去,原来后劲这么大。

池暝将柳清月的空杯重新装满水,又道“可知熹妃?”

今日她刚从宫女嘴里听说“知道,听说最近很是得宠。”

“那是她用了媚术。”

“你是说熹妃是狐妖?”

“也不全是,只是被狐妖附身罢了。”

若知道了狐妖附身之人是谁,那一切就简单了,杏杏道“狐妖一般在夜里才会附上人身,我们可以守着,待她附身之时捉拿即可。”

柳清月虽被死尸弄掉半条命,却依旧斗志昂扬“那今晚就行动吧。”

谢玄卿无情揭穿“你这样能行吗?”

“自然。”

不行......柳清月一直在熬,本以为过一阵子就好了,谁曾想那场景在脑里挥之不去,胃里一直翻腾,就是吐不出去也吃不进来。

池暝注意到了柳清月晚膳没吃几口,在厨房忙活了许久,端出一盘糕点。

柳清月在屋里待得闷,也不想让别人见着她这幅模样,以免让人担心,就独自在院子的石凳上坐着,实在不行大不了今晚她就不去了,以免拖他们后腿。

柳清月正托腮纳闷呢,身后就传来池暝的声音“逞强?”

她当机立断“没有。”

“见你晚膳没怎么吃,给你做的。”

一盘桃色糕点放在石桌上,看了颇有胃口,柳清月拿起一个,软乎乎的,吃进去一股桃子味,又和普通的桃子味不太一样,却道不出个所以然来“好特别的桃味,好吃!”

“你们神仙还会做糕点啊?”

“嗯,也就会这一样。”

只会一样的话......那应该是......“以前专门学的?”

“嗯。”

柳清月心里似乎已然答案,能让傲然肆意的他特地学做糕点的人只有一位,就是他口中的那位故人,她没有深问下去,以免落得自己不快。

吃完后,柳清月胃里舒服不少,不免好奇“你这里边是不是加了什么草药?”

“没有,只是这桃是天上摘来的。”

竟然是稀奇物,早知道就细细品尝了......

夜幕降临,星河漫布,他们四人乔装打扮一番溜入景央宫。

今日皇上要来,熹妃刚沐浴完,虽说这几日夜里全然没了记忆,可有幸获得圣上恩宠,熹妃全然未在意这等怪事。

皇上即将要来了,宫女太监们都退下,只留熹妃一人在宫里等待。

这定是狐妖附身的好时机,考虑到安全问题,池暝对他们吩咐道“待会不管见到什么都别轻举妄动,等我收了她。”

一阵妖风吹来,顿时天昏地暗,屋内传来一阵狐媚笑声,将熹妃媚得呆滞无神,一只狐面人身的妖物扭动身姿,缓缓向熹妃走去。

池暝指尖出现一圈银色光圈,飞快往狐妖套去,越近狐身银圈越大,最终将狐妖牢牢圈住,她露出尖锐妖牙,极力挣脱却始终被禁锢,她眼如媚狐,闪着刺眼红光,夹杂着兽音“谁!出来!”

四人一齐出现在妖物面前,狐妖兽吼一声,刺耳难听,似要将柳清月耳膜震破,她早已露出难看的兽面,张开獠牙道“多管闲事!”

听说捉到了妖物,各派道士皆在朝堂上听从皇帝审判。

三派掌门看见池暝,知道他是收妖的上仙,也是那日破坏弟子剑阵的罪魁祸首,既是上仙为何不待在仙界?他们亦从未见过此仙,他身份神秘,可显而易见的是,他不站他们这边。

身为上仙,不需对人间帝王行大礼,可池暝连草草的礼节都未行就道“近几日皇宫中接连命案皆是狐妖所为,她吸干男人精气助长修为,附身熹妃给圣上行媚术。”

皇帝不懂妖物害人征状,却也不能只听信池暝一人所言,他转而问在场道士“他说的可有理?”

那日的金剑道士上前回应“死尸确实是狐妖所为。”

狐妖依旧被捆在银圈中动弹不得,却丝毫没有服软意思“他们好色懦弱,我杀的都是该死之人!”

皇帝下御令“大胆妖物,竟敢蛊惑人心,杀害无辜,即刻召令,将狐妖制之绳法。”

灵若上前行小礼道“那杏花妖该如何处置?”

没想到真相大白了他们还不肯罢休,柳清月一口反驳“她没有害人!”

灵若咄咄逼人“只是现在还未害人,以后可不一定。”

与不讲理的人永远讲不通道理,柳清月转而对龙椅上的圣上道“父皇,你答应过清月,寻到真相就放过杏杏。”

“朕确实答应过,既然如此,就将杏花妖放逐出宫,你给她寻个好去处,望她不忘初心,继续做只好妖。”

她的父皇虽不是位好父亲,却是实打实的好君王,善恶分明的好明君。

“谢父皇。”

灵若依旧不想放过“皇上......”

皇帝当机立断“既是善者何不放条生路?你们不必再说。”

在人间界就是在他的地盘,虽说他们是上仙巅峰却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将此怨气埋藏在心。

三派掌门依照御令在斩妖台上将狐妖施法斩杀。

杏杏虽被保住性命,可不能待在皇宫中,柳清月和池暝在宫外为她寻了个世外桃源,那山川秀丽,莺啼燕语,是杏花妖再好不过的生存环境。

他们将杏杏送出宫外,只是不知那三位掌门哪得来的消息,还没等他们走出皇宫多远,就遭此袭击。

好在池暝反应快,及时带着她们躲闪偷袭,否则早就此落入黄泉。

柳清月没想到他们是这般无耻之徒“你们做什么?”

他们扬起剑锋“自然是取了杏花妖的性命!”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梦醒 第二章 释怀 第三章 梦始 第四章 圆月 第五章 作怪 第六章 真相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