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冥酒推销员》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章 挖到一坛骨灰

第2章 挖到一坛骨灰

八里侯 2020-09-16
从卧室、客厅、过道和厨卫都被地板砖全部覆盖,的也不是藏东西的场所。  家里貌似除了个地窖,可以用来藏酒再最合适但是,我也自小扶梯上一直这样、旮旯角落都找了一遍,也没。  最后就余下后院两块地方了。  我明白那里,别的地方的被铺成鹅卵石加水泥地,只剩另外也不打算把标哥这只酒虫叫过来帮忙,我还没傻到这个地步。。...

冥酒推销员

推荐指数:10分

《冥酒推销员》在线阅读

  这几天刚好是老头惯例外出的日子;别说现在联系不上、就算打通电话,我又哪敢问他埋酒的地方。

  另外也不打算把标哥这只酒虫叫过来帮忙,我还没傻到这个地步。

  那就只有自己发挥聪明才智了。

  屋里屋外、房前屋后转了一圈,我用排除法、已经大致有了把握:

  门前院子里是水泥地面,而且靠墙堆放着一层层初加工过的石坯,完全没有在下面埋酒的可能。

  院外是公路、对面是工棚,到处碎石渣,埋酒?别闹了。

  屋内,从卧室、客厅、过道以及厨卫都被地板砖覆盖,同样不是藏东西的场所。

  家里倒是还有个地窖,用来藏酒再合适不过,我也从小扶梯上下去、旮旯角落都找了一遍,没有。

  最后就剩下后院一块地方了。

  我知道那里,别的地方同样被铺成鹅卵石加水泥地,只剩下一片月牙形地块,却一直由它空着,铺满了杂草、开着些不知名的野花。

  我家的房子是南北向的,而后院这块空地是东西向。

  这里没有种树,甚至连一株象样的花、或者其它丛生绿色植物也没有。

  我以前还疑惑过,这片地为什么不拿来种菜呢。

  现在想通了:多半是因为酒坛就埋在下面,要是种菜就得下肥浇水,那怎么行!

  我提了只充电应急灯、调节照明角度将它安置妥当,又在工具房找到一把宽口板锄回来,就回来开挖。

  先用板锄在月牙地中部位置,将杂草层清除掉两掌宽,然后小心地开始铲刮土层。

  ——这种工作最好用锄,要是用尖头镐,三下两下凿破酒坛,那就真的是脑子进水了。

  挖掘继续,一会功夫,我已经额头见汗。

  等到脚下出现一个大约五十公分深、脸盆大小的坑,这时锄头刃口轻响、触及到东西了。

  我心中一喜,索性把板锄放到一边,用双手沿着出土部位向四周慢慢清理。

  轮廓渐显,这果然是一只被布料包住的坛子。

  又忙活了一会,我将它从土中起出来,托到水泥地上放下来。

  有点出乎意料的是,它太轻了。

  我在心里嘀咕:难道是当初没密封好,经过日久天长,蒸发到所剩无几了?

  唉!本来打算起一坛就行,现在看来,就这一坛的量显然不够塞牙缝的。

  再说我更担心:要是这些坛子里的酒都蒸发掉了,到喜宴那天还喝个屁呀!

  不行,我得再起一坛检查一下……

  但意外的是,这回从起出坛子的位置向四周摸索了半天,却一无所获。

  我不甘心地取回板锄,又在月牙形地块上翻找了大半部分,然后又回到一开始的位置,向下再发掘了二十公分左右,这才又找到酒坛。

  取出的第二只酒坛沉甸甸的,轻轻一摇,就听见液体撞击内壁的响声。

  又起了一坛查看,情况差不多,我似乎还能嗅到一丝极淡的酒味。

  看来没问题了。

  我想了想,决定不再继续,又放回一只坛子,然后将土回填到坑里去。

  将后续的事情做完以后,这才感觉很累。

  我突然觉得自己实在可笑:白天打磨石碑的辛苦就罢了,夜深人静不休息,反而在自己家做贼,呵呵,可真有“出息”!

  真是累了。

  于是用手在两只坛身外边匆匆抹了几把,除去大的泥块,然后将两只坛子并排放到茶几中间。

  又脱了外衣长裤扔到自来水笼头下的池子里,简单洗了个澡,然后光着上身躺到沙发上看电视。

  在这个过程中,我有过把较轻的那只坛子弄开来喝两口酒的念头,不知道为什么又懒得动,算了、明天再处理吧……

  结果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感觉有谁在摇晃我的肩膀:

  “醒醒、醒醒……”

  搞什么、我很困哪!

  我嘟嚷着,不高兴地伸手像拍苍蝇一样,“啪”地一下。

  脆响,触感凉凉的。

  但困意涌上来,我竟然没多想,接着再睡。

  又听见有人在耳边低低说话,意识昏沉中听不分明,好象是:“……可不可以……”

  这嘁嘁喳喳的声音近在咫尺,很吵、很烦,我就不满地说了声:“随便啦!”

  好象关灯了、眼前一黑,四周一下子寂然无声。

  我明明是沉睡着的,但似乎又是醒着的。

  电视一直开着,屏幕上人来人往,影影绰绰,却没有半点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在沉睡中突然惊觉:“咦,我竟然在沙发上就睡着了,电视没关!”

  心想:不如回卧室去睡。

  但想归想,身体却又一动不动。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有人在身边嗞了一口酒,咕噜咽下,然后是那种辛辣刺激之下,心满意足的叹息。

  “啪嗒”一声,酒杯放落在茶几上。

  我顿时一激灵,呼地一下坐起来,目光发直地瞪着对面的身影,怔怔地问: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家里?你在干什么?”

  我看不清他的面孔。

  那道身影沉默了一下才说:“真是好酒,你太累了、要不要来一杯?”

  然后是汨汨的倒酒声。

  我竟鬼使神差般地接过杯子,一仰脖喝下,然后同样发出那种辛辣刺激之下,心满意足的叹息。

  我还不由自主地说了句:“我头晕。”

  那个声音关切地说:“这酒劲不小,回房睡去吧。”

  我就不假思索地回卧室去了。

  又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再次被一阵嘈杂喧闹声惊醒。

  这回却是和人坐在桌子旁边,宴席正在进行,真是宾客云集、热闹非凡。

  不时有人伸筷挟菜送到碗里来,我低头捧碗,一言不发地只顾吃东西。

  端上桌来的菜品很丰盛,但是奇怪的是我完全尝不出味道。

  而同桌的客人忽而一齐起身共饮,劝酒,接受敬酒;忽而又你来我往地开始猜拳赌酒,有耍赖的、有斥骂的,醉后胡言乱语的、嬉笑怒骂,真是百人百态。

  而我仍然与这一切毫不相干,只是一个劲地不停咀嚼、木然地吞咽食物。

  这时忽然过来一个肥脸黑衫的汉子,定定地向我看了半天,白牙一呲,“叭嗒”!竟然从嘴角漏下一口水。

  我顿时惊恐万分,身子不停哆嗦着想要避开。

  这人却伸手在我左脸上掐了一把,大声说:“哟,小孩长得实在好、哪家的?”

  身边这人起身回答:“故人之后,故人之后,请多包涵。”

  他还就势将我挡在身后。

  我缩在后面,心里却听得明明明白,不禁疑惑地想:“小孩?我都二十四了。”

  于是情不自禁地低头打量自己。

  这一看,真是大吃一惊——

  我怎么变成了一个穿着绿肚兜、五六岁的小男孩了!

  这下真的感到害怕了。

  我立刻咧嘴哭叫:“啊——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

  “妈呀!”

  我大叫着,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竟是一身冷汗。

  ——原来是梦!

  这时天已经大亮,我还是在沙发上、电视也的确开了一夜,电视上播放着的正好就是刚才的梦境,一个小男孩也正在哭喊。

  但这些都不是我最关心的。

  哦、好吧,其实我想说的是,一种很明显的宿醉感让我心底发寒……

  我瞪着茶几上那两只坛子看了半晌,密封得很好啊,看不出来有打开过的迹象。

  取过左边那只晃了晃,还有酒在里头,但感觉份量轻了一半左右。

  呃、我的头皮发麻了!

  再托起另一只坛子,没错、这只更轻,显然就是最先起出来的。

  再摇一摇,簌簌直响;可以断定,里面有东西、但装着的绝不是液体!

  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我只能揭开封皮一看究竟了。

  解开布包。

  里面还裹着一层红布,很扎眼的红,这么新的颜色,说明时间不久、绝不可能是和酒坛同时埋进去的。

  抬手抹一把汗,我很紧张。

  再来解红布。

  然而我的双手却不听使唤地抖索起来。

  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呀……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年轻人就是没经验 第2章 挖到一坛骨灰 第3章 这一夜,各种状况 第4章 夜里不要照镜子 第5章 我是怎么死的 第6章 青面兽心发型渣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