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御风长歌》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虚惊一场

第二章 虚惊一场

东山二虎v 2020-09-17
忠手起剑落马下了书生的折扇。这时陆天宇手拿小雨护在父亲面前,叫道:  大个子,休要造成伤害我爹!  岳忠收起来长剑,地说:英雄,我们是也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和你素未平生,朋友见面你就如此对我?  就在这时屋门房门,走出来一位紫衣女子,约摸二十左右年纪,生大个子,休要伤害我爹!。...

御风长歌

推荐指数:10分

《御风长歌》在线阅读

  书生把陆天宇拉倒一边,大声喝道:恁贼,拿命来!

  话音未落手中折扇已朝岳忠面部戳去,招式狠稳,劲力十足,岳忠微一侧身,提剑挡住,说道:英雄,有话慢讲,何必动手!

  那书生却不照应,抖动折扇,如蜻蜓点水般,在岳忠的要害部位尽数招呼,岳忠心里暗惊,没想到这书生看似瘦弱,功夫却如此了得,看来不简单啊,书生步步紧逼,岳忠不得已拔剑相迎,沁雨一出,寒光暴涨,那幽幽青蓝之光看的书生一愣,就这一愣的功夫,岳忠手起剑落挑落了书生的折扇。这时陆天宇手持小雨护在父亲面前,叫道:

  大个子,休要伤害我爹!

  岳忠收起长剑,说道:英雄,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和你素未平生,见面你就如此对我?

  就在这时屋门推开,走出一位紫衣女子,约莫三十左右年纪,生的十分俊秀,不施粉黛,也难挡清丽容颜,如说二八少女是那种含苞待放的美,这位女子就像那盛开的花儿,微微一笑,就像春天来了一样迷人。

  紫衣女子说道:俊郎,你定是和这位英雄有些误会,咱们进屋里说吧,宇儿快随你父亲一起进来!

  这书生一看自己妻子这么说,便对岳忠说道: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解释,屋里请。说罢右手一摊,请岳忠进屋

  三人进到草堂客厅坐下,紫衣女子首先说道:先生定是纳闷为何我家俊郎一见你就拔刀相向,是因为先生手中的剑!

  岳忠问道:此剑乃岳某花纹银三千两,及京郊一处宅院换得,卖时均有契约,在京城家里,未曾带来。

  陆俊说道:又不曾见到你的凭证,为何信你?

  岳忠说道:你若不信,我也没办法,不过为何你们夫妻对着沁雨剑如此上心?

  陆夫人轻叹一口气,说道:先生,不瞒您说这沁雨剑乃是奴家和俊郎三年心血打制而成,此剑乃我家夫君,从苍岚山,灵泉洞地下铁矿炼制七七四十九天,前前后后打制了十七次都失败了,第十八次的时候才成功,此剑吸取了天地之精华,加上夫君的独特铸剑之法,后来大雨中沁制了三天,才打造成功,此剑通身发出幽幽蓝光,乃极寒之物,所以是斩钉截铁的利器!打制此剑的时候,有一过路人晕倒在草堂门口,我夫妻处于好心将其收留,看他无家可归,便将他收留,岂料,剑成之日,我夫妻几天几夜没休息,休息之时被这贼人将剑偷去,俊郎为此事大病了半年,此贼人实在可恨之极,若被我夫妻捉到,定将他碎尸万段!

  岳忠问道:陆夫人,你所说的那偷剑之贼,是否名叫富春,身高体瘦,长有一副鹰勾之鼻?

  陆夫人道:正是此人!

  岳忠道:那就对了,就是此人将剑买卖与我,现在他倒是发达了,在当朝宰相贾似道家里坐上了门客,前些日子,要花钱赎回此剑,我并没有答应。

  陆俊说道:明天我便起身,去京城拿住此贼,将他碎尸万段!

  岳忠道:先生切勿冲动,他现在乃是宰相贾似道的门客,这贾似道官居一品,势力极大,怕你见不上面已被抓起来了。

  陆夫人道:俊郎切勿冲动,反正剑也没落到贼人手里,我看岳先生,倒是正直之人,不知岳先生大号?

  岳忠站起身来,抱拳道:岳某单字一个忠字,师从五台山冲虚观,凌云道长。

  陆俊夫妇一听大惊,马上起身道:原来是岳飞岳将军之曾孙,江湖号称剑痴的岳先生,久仰久仰,刚才之举真是失敬,小夫妻在这里赔礼了

  岳忠忙道:哪里哪里,此剑乃是你们心血之物,岳某应当完璧归赵。说罢解下箭囊便要交于陆俊夫妻

  陆俊见状看了看妻子,陆夫人说道:所谓宝刀送壮士,脂粉配佳人,这剑虽是我夫妻俩心血之物,但是机缘巧合到了岳先生手上,岳先生乃是名将之后,又是爱剑之人,刚才又在洼地救了小儿,于情于理,也应当送与岳先生!

  岳忠道:这怎么敢当?

  陆俊见妻子这么说了,虽不太情愿,却也说道:岳先生留下此剑吧,我夫妻俩虽会铸剑,却不会使剑,留在我们手上也只是件摆设!

  岳忠也实在喜爱此沁雨剑,也没再推脱,吧沁雨又挂在腰上,此时陆夫人说道:岳先生,我夫妻有一事相求?

  岳忠道:夫人何事相求,尽管道来?愿助一臂之力!

  陆夫人道:犬子陆天宇,今年已经一十二岁,正处顽皮之时,每日上蹿下跳,不得安宁,我夫妻没日忙于铸剑,顾暇不上他,若今天不是先生出手相救,险些又被野猪吃掉,只求先生在寒舍多住上几日,教小儿几手拳脚,拿捏一下他的性情也好,先生可否愿意?

  岳忠答道:夫人过奖了,岳某资质平平,哪敢收令郎做徒弟

  陆夫人说道:我们哪敢高攀,只求先生教他几手拳脚能强身健体就好,不用师徒名分

  岳忠说道:那我便多住些时日,教他些防身功夫!但若是想入我冲虚剑派,需我师父同意才是。

  陆俊夫妇一听大喜:宇儿,还不过来谢谢你岳叔叔!

  陆天宇倒是不太情愿,说了声谢谢岳叔叔,便出去玩了。

  岳忠问道:陆兄本是铸剑,为啥所住之处却叫铸草堂呢?

  陆俊笑道:岳兄,号称剑痴,对剑肯定有独特的见解吧,不妨说一下?

  岳忠道:岳某不才,说一下在我心中,剑为何物,剑乃短兵之祖,近博之器,以道艺精深,遂入玄传奇。实则因其携之轻便,佩之神采,用之迅捷,故历朝王公帝侯,文士侠客,商贾庶民,莫不以持之为荣。剑与艺,自古常纵横沙场,称霸武林,立身立国,行仁仗义,故流传至今,仍为世人喜爱。剑创始于轩辕黄帝时代。出世极为古远,被称为短兵之祖,确可当之无愧。

  陆俊听后答道:岳兄讲的甚好,却只讲了一面,剑乃利器,也有戾气,如持者除暴安良,行侠仗义,便乃侠之利器,受万人敬仰!如持着助纣为虐,残害众生,便乃恶之戾气,受人千古唾弃!我辈虽铸剑,却视它如芥草,心无杂念,放能铸出好剑,若是心机太重,利欲熏心,定被其所害!所以称之为铸草堂铸剑如做人一样,要做到心如止水,无欲无求,若太热衷于一种东西,定会被人利用,女人钱财,权利,无一不是。

  岳忠听完陆俊一席话,起身抱拳道:今岳某听完陆兄一席话,胜过行走江湖这些年,那么,陆兄觉得习剑的最高境界又是如何呢?

  陆俊摇头道:陆某只知道铸剑,又不知道练剑,岳兄问差人了,,说罢又连连摇头。

  岳忠笑道:陆兄真是性情中人啊,你这朋友我交定了,哈哈

  就在三人谈笑时,忽然外面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三人站起往外看去,之间七匹骏马顺着江边疾驰而来,前面领头的是个彪形大汉,满脸髯须,四方大脸,体型健硕,身穿深蓝色斗篷,甚是威风,后面六个应该是随从。

  说话间七匹马飞驰到草堂之下,领头彪形大汉飞身下马,还没进屋就听他喊道:谁是陆俊,出来洒家看看!

  话音未落,人已进来,陆俊起身道:鄙人陆俊,不知这位先生找我何事?

  那大汉笑道:哈哈,听说你是把铸剑的好手,我这里有纹银五千两,你给我铸把好剑!说罢从怀里拿出银票扔在桌上。

  陆俊说道:陆某不认识之人,陆某是不会为其铸剑的,不好意思,先生请回吧!

  那大汉怒道:给你钱就是,为啥恁的毛病,知道我是谁吗,我乃本县县尉郑虎臣,这半个县城都是我家的,你却给洒家脸色看。

  岳忠看不下去了,上前说道:这位官人,人家不想为你铸剑,为何强求,若真想让他铸剑,可以先做朋友嘛!

  郑虎臣扫了岳忠一眼,你是哪家野人,来管老子的闲事,小心抓你到大牢里去!

  话刚说完,忽然,这大汉边上一个侍卫啊的一声,倒在地上,双手捂腿,痛叫了起来,只见有个瘦小的影子蹭的一下向郑虎臣窜来,手中匕首向他刺去,正是小孩陆天宇!这郑虎臣也不是等闲之辈,往左一侧身,伸手去抓陆天宇的衣领,天宇见大手伸来,马上一猫腰,往前一滚,从郑虎臣胯下钻了过去,其他五个侍卫也一起来抓,岳忠一看情况不对,挺身而起,从胸前掏出一块玉牌,往郑虎臣眼前一亮,大声喝道:我乃朝廷御封四品骠骑将军,此乃玉牌!

  郑虎臣见到玉牌,喝道:都停下!往前一看,果真是将军玉牌,拱手道:有眼不识泰山,骠骑将军请赎罪

  岳忠道:一切免礼,岳某有问题请教,郑县尉!你本是佩刀,为何要铸造宝剑!

  这郑虎臣人也实在,说道:最近江湖疯传两幅传世名画,清明上河图,和千里江山图里暗藏一份巨大宝藏和武功绝学,所有的江湖人士,和官府都在明争暗夺,想尽一切办法夺图,俺也想铸一把好剑,去寻那两幅传世名图!

  岳忠道:原来如此!,可不知这消息是真是假?

  陆俊道:我前日去集市上买东西,大街小巷都在疯传这两幅画的消息,听说武林各大剑派也出动了,哎,江湖又要大乱了!

  岳忠怒道:如今乱世,内忧外患,他们不精忠报国,驱除鞑虏,却在这里自相残杀。实在气煞旁人!哎!!!

  郑虎臣说道:难得将军如此心系江山社稷,郑某佩服,今天实在惭愧,对不住各位了!

  说罢,跨身上马,扬长而去,不一会远处传来一声:陆俊兄,洒家今天交了你这个朋友!还有那小孩,你欠我一顿暴打,哈哈!!!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小儿擒猪 第二章 虚惊一场 第三章 吐纳之法 第四章 初习八段锦 第五章 这叫错拳 第六章 勇斗灵蛇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