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网城鉴》在线阅读 > 正文 梦一条水

梦一条水

101025094441211 2020-09-17 17:46:11
周围一个人也也没,这在哪?我时不时的在搜素这我的记忆,企图从脑海里收刮这就算是星点的碎片。突然察觉到自己回到了一个完完全全很陌生的地方,而怎么来,已完完全全记不得了。我摸了一把浮在脸上的水珠,拍了拍肩上的落叶,便沿着这条柏油路走着。街道两旁的商店好像都沿着那条水望去,尽是沿水而立的商铺和酒家,听着小贩叫着,姜糖,姜糖,好甜的姜糖,一边用力拉着像面团一样的东西,喜庆的向水道边的路人招呼着。那边也喊着上“好的丈毛尖啦,五毛一两。”水道边的各式各样的牌坊几乎快把路人都档住了,密密麻麻的排列着。而我此时已被着里的景惊得一时合不拢嘴。我就像片落在地上的叶,任由别人在我周围蹭着,这是哪?。...

网城鉴

推荐指数:10分

《网城鉴》在线阅读

  一梦一条水

  灰蒙蒙的天打湿了浮在半空中的气,燥得树上的鸟儿没了动静,两旁的枫树似无声的仆人,低着头静静的等候这细雨的驾临。落在路上的叶和飘在空中的叶也都黏在周围的空气中,散发着只有秋天才有的泛红的气。在意的风伴着砂不时的扫过我的脸,使我不住的揉着眼。不过一会,就下起了雨。打在路上的枫树叶发出似蚕食桑的声音,泛黄的枫叶不时的落在我肩上,雨滴也渐渐的吞噬了周围,我四目环望,除了路边停得几辆车外,周围一个人也没有,这在哪?我不时的在搜索这我的记忆,试图从脑海里搜刮这哪怕是星点的碎片。突然察觉自己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而怎么来,已完全记不得了。我摸了一把浮在脸上的水珠,拍了拍肩上的落叶,便沿着这条柏油路走着。街道两旁的商店似乎都不约而同的关着门,没有人,也没有路过的汽车。雨越下越大,渗透到我的全身,冷的我抱起了胳膊。正当我准备跑到街旁的屋檐下避雨时,雨稀稀拉拉的停了。围在周围的薄雾也渐渐的散去,阳光透过灰色的云打在浸湿的柏油路上,不时的晃着我的眼。像是电影里的蒙太奇一般,蓦然的寂静似乎瞬间被雨后的阳光所踏破,我眯起了眼睛,抬手遮着雨后的阳光向四周望去,蓦然的不仅一愣,我正站在一艘泛舟上。一个掌船的人一边撑着泛舟,一边唱着山歌:“瞧哟,我们的阿妹,扑扑的心跳”。河道两旁似苗家的吊脚楼立在水边上,楼上都挂着大红的灯笼,悬在房梁上,岸上的人们有的在用木板拍打着衣服,有的在水边打闹。一根根木桩立在水上枝这一排排木楼。。水上的泛舟一只埃一只伴着山歌在我的眼前划过,人熙熙攘攘的在这条水上热闹着,似过年时贴的年画的场景,我使劲揉着眼,生怕是幻觉,此时掌船的人嘈这湘西口音说,“前面就是悬桥了,下了船就到了。”我下意识的摸着口袋,准备给船家钱,一掏手,竟没摸着,此时我才发现自己的打扮竟与掌船的无意,上身是蓝底黑边的衣襟,下身穿着常裆筒裤,身上背着一个黑色布袋。我困恼的不时的挠着脑袋,在口袋中找到几枚硬币,随手就给了船家。船家使劲摇着头,他把我摆到了岸就撑船走了。我连声谢谢都没来的急,就这样稀里糊涂的上了岸。

  沿着那条水望去,尽是沿水而立的商铺和酒家,听着小贩叫着,姜糖,姜糖,好甜的姜糖,一边用力拉着像面团一样的东西,喜庆的向水道边的路人招呼着。那边也喊着上“好的丈毛尖啦,五毛一两。”水道边的各式各样的牌坊几乎快把路人都档住了,密密麻麻的排列着。而我此时已被着里的景惊得一时合不拢嘴。我就像片落在地上的叶,任由别人在我周围蹭着,这是哪?

  铃铃铃….我摸索着床头上的闹钟,打翻到床底后把头缩回了被窝,此时有人把被掀掉了,我下意识的缩成一团。随后极不情愿的睁开了眼,恍惚至于在明白过来那是个梦。真实的足以让我汗颜。

  二一封信

  星期一,犹如既往的星期一一样,照例吃着煎糊的煎蛋和牛奶,在临走前用百丽的鞋油擦着皮鞋。照例把垃圾桶抬到门口,在同女友告别后溜进我那辆甲壳虫,一边踩着油门一边对着车镜打领带。收拾完后便开始在等红灯的时候看我今天的预约名单。

  这种生活一如既往的持续着,蚕食着,就像一个拧紧了发条摆钟,每到星期一便开始没完没了的摆动着,而我的工作意识以及机械得自我反应已经达到了几乎完美的地步,这种反射几乎是不加任何附加条件的。就像只狡猾的狐狸知道怎样藏好自己的尾巴。

  诊所离家差不多20分的车程,由于是周一,所以整整堵了一个小时,前面是看不到头的后备箱,后面是排不到头的车头,依然是往日的习惯性反映,打开音乐,点上一根烟,顺势把一左手搭在车窗上,静静的看着各式各样的人。计程车司机则根本不会在意堵多久,悠然的拿起大茶杯抿一口,或者是点一根烟,开车上班的要么头衬出车窗去看那一眼望不到头的红绿灯要么就是不住的看手表。街头发广告的挨个穿梭在车流中,或在车把上或在后备箱上塞上那种专治淋病的广告。街道两旁的路人都低着头一个劲的往地铁口或站牌上钻,公交上的人是乌压压的一片,售票员一个劲喊着“前面的往后走,后面有座”。此时从我车里传出的巴赫小夜曲是如此的不协调以至于周围车上的人不时对我瞪眼。我识时务的关掉音乐,弹了一下烟灰,把烟吧丢掉后关掉了车窗。周围一下就静了下来,光从车窗里透了过来映出了青烟,拉出的烟带在车顶上不时的变换着似水的形态,此时便想到昨夜的那个梦,为何平原无故的梦到一个从来都没去过的地方呢,额。好怪呀。我心里想。蓦然的觉察到有人在拍我车窗时,我才发现前面的车已经没了,我赶紧发动车子,踩了一脚油门,只听后面的车都狂按喇叭,不时还夹着脏话,后面的车超我时都摇下了车窗向我竖着中指。我无奈的咬着舌尖头也不回的握着方向盘。

  等我到达诊所时已经有几个病人在等我了,秘书还没等我脱完外套就开始罗嗦这,“我的天呀,你可来了”随后递给我一张单子,喔喔囔囔的说了一通,我贴到秘书的耳旁大声说着“路上堵车,叫他们在外面等着,一会就好。”我的膀胱早已涨的不行,一溜烟就钻进了厕所。当我小解时,秘书突然闯了进来,吓得我赶紧别了回来。拉起了拉链,脸惊的是煞白,“你刚才说啥,我没听清”秘书说。

  我的秘书其实是我上任心理医生的助理,叫吴六爱。早就过了花甲这年,我刚一到这来时没少花心思劝她退休,可就是不听,日子长了,发现她除了耳朵有点不好使以外,就没有什么缺点了。所以我一直就把她留在我的诊所当助理。

  上午依旧按着往日的时钟有条不紊的摆着,伴着六爱的唠叨。而下午则是诊所清闲的时候,基本上没什么人,诊室墙上的摆钟伴着风划过的百叶窗的声音,就像是一场简单的协奏曲,单调但不乏味,透过纱窗的光柔在风掠起的烟灰里,形成了一条有趣的光柱,墙上的那幅妙手回春的旌旗也微微的撇起一角,似乎很享受挂在墙上的时光。打发时光最有效的方式莫过于倚在椅子数蟑螂了。两腿搭在桌上,学着加菲猫的样子两手插在后脑勺上,有节奏的摇着椅子,桌边放着六爱准备好的爆米花,每当发现一只小强,便吃一把爆米花。数小强,吃爆米花几乎成了我的工作惯例。其实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天生我就好吃懒做,虽是个医生,但清扫卫生这种招人讨厌的工作我实在是我毫无兴致,恰巧我的助理有上了年纪,不忍心叫她做这种体力活,雇了清洁工,但由于经费有限,也只能隔三差五的清扫一次。有时六爱实在是悠不过满墙的蟑螂,便时常拿着她自制的苍蝇拍不住的往墙上拍,嘴里不时蹦着几句脏话“你娘娘的嘴的,叫你跑”

  正当我在享受午后的乐趣时,六爱踱了进来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着,随后便关了门。我立马把腿从桌子上挪了下来,麻利的把桌上的爆米花收拾掉,一个道士模样的人姗姗的挪了进来。乍一看以为是江湖骗子,打着道家的旗号来行医的。可仔细看去又不像是,她穿着一件长及腿碗的灰蓝大褂,一条白带盘着发髻,没有道冠,用带子扎紧的白色高筒袜显得有些碍眼。一双云履鞋踩在地板上只发出轻微的响动。衣服虽有些老旧,但一种在儿时才闻得到的惬意悠然而起。从脸上泛起的薛丝红润来看,她已到了待字闺中的年纪,至于为何出家则不得而知了。

  她撩起了道袍坐在我的对面,手里攥着一块玉佩,还没等我张口便说道“施主可是姓陈”我回说“对啊,免贵姓陈。”咽了口口水。“陈映蓉?”我心想,难道她还真是个走江湖的,要给算命不成。我用那种十分恳诚的语气说,“大师,您要来看病就请您提前预约,要是给我算命那我没那闲钱。”那道士抿着嘴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把手里攥着的玉佩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又从回来取了封信递给了我说“难道道士就只会给人算命。”说完随即起身就走,等我晃过神时她已走出了诊所,我赶紧踱门而出。“刚才那道士往哪走去了?”我问六爱。她挪了一下眼镜,诧异的盯着我说“哪有什么人呀”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见到桌上的玉佩和那封信时,我毫不怜惜的打了自己几个耳光,耳朵嗡嗡做响,这不是梦,也不是幻听,心里自我安慰道,可能是六爱年纪大了,没看到那道士。

  我拆看那封信,是一首七言绝句,没落款

  华南神鸟羽清去,栖卧梧桐号求凤。

  百兽仰瞻擎鹤凰,鹓雏斜视泛玄葬。

  云天皋舞金风惜,月影翩然昂日雪。

  没有署名,也没落款,单单就这首词,我猜了半日也没个结果,平生没碰到这么奇异的事情今到遇到一回。

  回到公寓,简央求我陪她去看电影,我刻意的躲着她,女友简便耍起了性子,躲在卧室又哭又闹,无奈我只得来赔不是,好说歹说方才止住。晚上简便拉着我进了电影院,虽极不情愿,可又不敢言语,偏又是一部及恶劣的电影,剧情,配音一塌糊涂,而简则是冲着那帮高丽棒子来的,索性便耐着性子由着她。

  出了影院,简便硬拉着我胳膊要拽我去酒吧,我哪敢从命呀,一旦叫她由着性子胡来,那可够我受的,偏右没什么酒量,一旦醉了定是要闹腾到天亮,简不管怎么使性子,我就是不依她,上了车硬给她系上保险带,简红了脸,从口袋里取出了那玉佩,“这是哪个狐狸精给的东西,老不依我,怕是那狐狸精勾了你的魂了吧。”还没等我拦她,玉佩就摔在了地上,我的心一沉,随即下车去捡那玉佩,一遍捡一遍叹气,只不言语,女友撒气一般开车走掉了。无缘故的翻我东西本已很是恼火,又摔碎了这玉,仗着她家里财大气粗的,就整日压我。闷了一肚子的气终究也没处撒,到头来还得回去赔不是。

  那时天已很晚,偏右下了风,衣服又单薄些,冷的我不住的打颤,想打的回去,可巧又是条偏路,没车,我揣着那块碎玉拖着那两条腿走了几里路,路上碰到几个流浪汉,,有几个搭讪的,问要烟抽,我没怎么打理,只顾走道,可没成想竟是打劫的,刀子抵在我的腰间便说要几个抽烟钱,人多势众,也不敢造次,只得依着他们。等他们搜完才发现除了那块玉和手机值钱外也就没什么了。-我说,“手机给你们,玉留下吧”。他们中的一个推搡了我一把,随即便踉跄的摔倒在地。“没揍你算好的啦”朝我啐了口痰,什么也没留下就走了,我气不过,等走远了才骂了几句1。

  这个夜可真够难熬的呀。当我回到公寓便给简打电话赔不是,电话那边一直没人接听,估计也就是跟我赌气,不搭理我。所以也没太在意,便睡去。

  三梦齐府

  又是那条水,沿着水尽是商铺酒家,牌坊令郎满目就像悬在空的楼,我被周围的人随即的推搡着,权当是个透明的。声音嘈杂杂的,直闹着心口发闷。我踉跄的在路人间行着。

  “抓贼,快逮住那小子”一个小伙躲闪着冲这窜了过来,周遭的人像避瘟疫似的闪出一条道。我一时没躲闪及时,便和那人幢了个满怀,倒在地正好压在了那人身上,他一时没挣脱开便被后面的人追上,又是骂又是打的,直闹着那人要拿他吃官司,那人先是跪在地上求饶,后又拉着我来求,我见是个孩子,心软,就叫那人放了他就是了,说毕竟换是个孩子。那人见我来求,便摆着手说道,“好。不拉他吃官司,但得按规矩办”随即便从旁人处要来剪刀,二话没说便把那孩子的小指剪掉了,直疼的那小孩在地上翻着,周遭的人也都这么看着,我立马推开那人,从衣服上扯下一块布便要给那孩子包扎。

  那人笑着说“你不是本地人吧,”

  我冷笑道“干你何事,一孩子你也下得起手呀。”

  “要我拉他吃官司,恐怕他脑袋都被剪了呢,在说也是这的规矩,偷了东西就该罚”

  那孩子捂着手支呜呜的哭着,围在看的人似乎都不带怜悯的给那孩子白眼。我不忍心便要去背那孩子去药铺,他便从地上爬起来跑了。

  “见你帮了我忙,算我还你情,我这正好缺个伙计,包吃住”

  我正在气头上,回道“偏不领你这个情。“便走掉了

  一直担心那孩子便四处找着,转了好半天才看到他在街角猫着那,我走过去便硬要拉着他去药铺,他只顾闹着,正拿他没法那,此时便走过来一女孩,那孩子便跑过去抱住她又哭又嚎的,问清缘由才知那女孩是他亲姐,原是秋玲,是大户人家的小妾,家境贫寒,自小就被爹妈卖给了大户人家做丫鬟,偏右被大老爷看中做了个偏房小妾,日子虽比从前好过些,但总受那些正方姨太太的气,说到这便用衣袖掩着面,哭丧起来。见她如此悲伤,也不便说什么,忽觉不知我身处何处,

  问道“姑娘可知这是何地呀这水是什么水?”

  她回说是凤凰,湘西凤凰。水叫沱水,当地的也叫沱江,“官人不知此地但为何来此呀”

  我吱吱喔喔的答不上来,见我是个外地的又免了她弟弟的官司,便邀我去做客,算作是还情了。见处在陌生地也没个印象,便随口应了下来。

  一路上,秋玲一直在跟我说她的婆家,她主子是个当地的大财主,掌管着水道的买卖。有十几亩的大宅子,外人都叫齐府,老爷叫齐环。加秋玲偏方的小妾都四五个了,那些婆子整日勾心斗角,争风吃醋,见秋玲是个儒弱的性,年纪又小,没尔虞我诈的计,城府也浅,都欺负她。连那些姨太太的丫头也仗着主子不怎么睁眼看她。我问难道齐府里就没有几个和你通气的人么。秋玲见我问便来了精神回说“除了贴身的丫鬟,也就只有齐家的两位小姐了,说实在的,在我们齐府里,姑娘.般般入画的不少,但要说长的尤为标致,皓如凝脂的也就只有齐家的那两位未出阁的小姐了,一个是冰肌玉肤,滑腻似酥,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叫怜雪,一个是经珠不动凝两眉,铅华销尽见天真,皎若秋月叫宵月。在下人眼里见到他们两个都不自觉的远远躲着,捂着嘴,大气都不敢出。我回说下人自是应该回避主子的。香菱摇头道,你可不知,下人们是怕,呼出的气吹到了宵月,化掉了怜雪。若真真的如秋玲所说那倒要见见了,我想。秋玲知我想什么,便又说未出阁的姑娘是见不得的,若见也只能隔着帘子远远的瞧。

  进了齐府,秋玲只说我是她的远房亲戚,吩咐下人给我布置了一间客房里,说明天便要带我见这的老爷。闲来无事,便走出客房在齐府的花园里转悠,碰见的几个丫鬟见我都是衣袖掩面而过,身后的几个婆子也在背后指指点点的,我只顾游览,无暇顾及那些,就这样草草的过了一天。

  第二天,秋玲便领着我见这的老爷,一进屋,便见一还历之年的人坐在上堂,那人刚要端起茶要喝时,见秋玲带我进来了,便站了起来,定睛一看,大声喝道“来人,把这厮给我拿下”随即身旁的下人们便把我摁倒在地,我正纳闷那,那人又说“你这挨千刀的祸害,,竟找上门来了,快快,给我狠狠的打”两个下人便抡起了棍子,真真的打在背上。

  四,

  我猛的蹿起了身,才知是梦,身上渗出的冷汗印湿了一片,正在回味那个梦时电话响了,便起身去接。

  “是陈映蓉么?“

  “对呀什么事“我说

  “麻烦你到警察局一趟“

  “去警局?

  “我们找到你的手机和你的私人物品了。”那边说。

  “好好,我马上就到”

  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警局,接待我的是个老头。

  “看看这都是你的东西么?”指着桌上的东西。

  我扫了一眼,看到那块玉还在便喜得回说“没错是我的东西,真是谢谢了”随即拿了东西便要走。

  “回来,还没备案呢,”那人追着说。“你昨晚什么时候丢的东西?

  “丢的,不是吧,昨晚我可是被一帮人打劫的。”我回说。

  “奥,那应该就是抢得了。”

  “你们抓到他们了?”

  “没有,昨晚有人报案说路上撞死了人,死了3个,重伤了1个,在他们的兜里搜出了你的东西。“

  “死了“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这签个名就可以走了“随即用笔指着那表格的下方说

  我签了名后走出了警局。

  “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梦一条水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