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雨国的乌格》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六章 法案

第十六章 法案

步长 2020-10-18 12:50:12
帝国的初冬多雨,又是和一如往常像的雨天。大雨瓢泼,延绵的雨水沿着石板路的条条缝隙流入道路两旁的排水渠里。壁炉的温暖让君荣城的人们只想窝在家里里,和朋友们边吃着点心边谈笑风生;小孩子们趴在窗沿前将手伸到咫尺远的雨帘之中,任凭从空中缓缓落下来的雨珠打大雨倾盆,绵延的雨水沿着石板路的条条缝隙流向道路两旁的排水渠里。壁炉的温暖让君荣城的人们只想窝在家里,和朋友们一边吃着点心一边谈笑;小孩子们趴在窗沿前将手伸进咫尺远的雨帘之中,任由从空中徐徐落下的雨珠打在手上,然后从指间滑落,只在手掌上、指缝间留下淡淡水痕和转瞬即逝的冰冷触感。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爱这千篇一律的雨天,也不知道大人们为什么会偶尔的向着窗外的雨幕骂个几句。。...

雨国的乌格

推荐指数:10分

《雨国的乌格》在线阅读

帝国的深秋多雨,又是和往常一样的雨天。

大雨倾盆,绵延的雨水沿着石板路的条条缝隙流向道路两旁的排水渠里。壁炉的温暖让君荣城的人们只想窝在家里,和朋友们一边吃着点心一边谈笑;小孩子们趴在窗沿前将手伸进咫尺远的雨帘之中,任由从空中徐徐落下的雨珠打在手上,然后从指间滑落,只在手掌上、指缝间留下淡淡水痕和转瞬即逝的冰冷触感。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爱这千篇一律的雨天,也不知道大人们为什么会偶尔的向着窗外的雨幕骂个几句。

直到常年对雨水的习惯让他们对于用手接住落下的雨滴已感受不到快乐,他们会更在意发潮的木头家具和软体动物的土腥味,这些会让他们不得不厌恶这秋雨,并偶尔向着窗外的雨幕骂个几句。

从几扇大落地窗往里看去,装饰着工艺品和古画的房间内火光和墙上的人影窜动着,穆勒向火势渐弱的壁炉里添上了几块柴火,被压在下面的火苗在熄灭之前挣扎着,像蜗牛和蚯蚓一样,似乎正在蠕动一样的向上攀附着,在木块的外侧一点点延展,然后将木块包裹、吞噬,以此来让自己继续燃烧、继续存在。

逐渐变旺的炉火把房间里每个人的身影都倒映在墙壁上,这面墙上没有什么风景画或者其他能标明房间主人品味的东西,有的只是几张风格庄严肃穆的肖像画。这个房间是上任帝国皇帝赐予在战争中为帝国开疆拓土的格奈乌斯家族在君荣城的议事大厅,自格奈乌斯家族在百年前复兴后的每一任家主肖像自然也被挂在了议事厅最显眼的一面墙上。

而一向敌视格奈乌斯现任家主——格奈乌斯·昆塔斯的暗影军团成员们不止一次的用刻薄的言语或者一把把锃亮的投矛、长剑攻击过这装潢典雅、摆放着不菲艺术品的房间,尽管他们的军团长也就是始辉港的总督并不承认有过这种行为,但他们双方关系不和到濒临开战已是雅努斯人尽皆知的事了。

十数个被拉得瘦长纤细的影子和墙上的画交错着,随着火光的跳动,墙上人们也跟着起舞,而画框中的人们相较之下就显得很是端庄,‘他们’静静的待在那里,或坐或站的看着自己身旁狂舞的家伙们。墙壁上并没有格奈乌斯·昆塔斯的肖像画,在圆桌最尊贵位置上坐着的昆塔斯手中拿着一张被红色缎带系着的上等羊皮纸,火光映红了他的半张脸也将他的影子投在墙上。他的影子并不显眼,只是静静的映在角落,像一副飞扬却内敛的画一样。

转生女神教派大主教和副主教站在圆桌与昆塔斯相对的一侧,大主教满腔尊敬的和正在解开缎带的昆塔斯谈着一些相关事宜。温迪尔站在大主教的一旁默不作声,看上去像是对眼前这个已经交过一次手的对手还心有余悸。

歌德里尔和其他铁壁圣骑兵站在两人的后面,考虑到要塑造未来教团在帝国的形象,即作为保护主教安全也要彰显教团实力的他们看上去的确威风,一身鲜红的罩袍裹着下面深灰色的铠甲,除了威慑敌人外还够保暖。这让歌德里尔相当高兴,他一点也不关心对面这个家伙手里的法案会让转生女神教团在帝国真正的正式化,铁壁圣骑兵制式盔的面甲正好能遮住他无聊得正打着哈欠的脸。

“我——格奈乌斯·昆塔斯·雅努斯科里佩欧·萨努加努斯,在这里正式宣布。”昆塔斯从椅子之中站了起来,一边看着手中的法案书一边念着。

“我代表帝国皇帝和君荣城议会以及所有的帝国子民们,奉民主和君主的意愿宣布——转生女神教派及其忠诚的信徒们在帝国合法化,拥有自己的合法权益并且在布纽勒斯将会划有正式驻地。”

温迪尔和身后的护卫队们跟着主教一起向代表皇帝和议会的昆塔斯行礼,昆塔斯以浅笑回以致敬。

“这几天我可是在公民代表们和皇帝陛下面前为你们说了不少好话送了不少好处才争取来的啊,你们可要好好珍惜哟。”昆塔斯半开玩笑的说着,很难想象他现在是一个负罪之身,过不了多久就要出席君荣城的公民审判会。以被告出席。

“我代表转生女神教派的所有成员起誓,一定不会辜负昆塔斯大人的信任与重托。”主教恭敬的回答着。

一直没有说话的温迪尔眉头一紧,嘴正微启像是要说什么话,但没出半个字却闭上了。昆塔斯笑着,食指在嘴唇处做了个小声的手势,然后眼睛向自己的一侧望了望。

顺着他的眼神看去,一名‘紫袍卫’正在落地窗旁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窗户因为没有关拢的原因一直有飘进来的小雨点打在他紫袍下的铠甲和那把银光闪闪的战斧上,水痕附在上面显得更加寒气逼人。

紫袍卫们是帝国皇帝的的代行人和皇权的象征,在帝国任何重大的事件如果皇帝没空到场,那么他们一定会出现在那里为皇帝监督和监视。他们手中纯银打造的斧头雕满了华丽的花纹,看似只是一件有钱人的装饰物,但它却是整个帝国最强大的武器,只需一挥,便能将数百上千人的脖子送上绞刑架。

“哼,那个家伙,答应我们的‘那东西’根本一字未提。”授权仪式很快结束了,紫袍卫也没有多说一句话。他们被昆塔斯亲自恭送出了君荣城城门,没有鲜花铺遍的红地毯,也没有迎道欢送他们的人群,因为下雨的缘故,甚至连行人都没几个。

“哼,那个家伙,答应我们的‘那东西’根本一字未提。”见身后没了昆塔斯的人,温迪尔便轻哼一声不快的说着,但主教早就看出了他的想法,像是看着自己孩子一样笑了笑。

“萨努加的‘流动之火’我们已经在瓦雷卡堡垒附近和昆塔斯将军的人接手了。”

“恩?什么时候。”

“昨天还是前天来着,老头我记性不好。不过现在肯定在我们的‘火罚军团’手上了。”

“火罚军团?”温迪尔愣了愣,刚才脸上的愁云一下散去“不错的名字呢,谁想的。”

主教回头指了指正骑在马上一脸困相的歌德里尔,他刚好在马背上摆着一个奇怪的姿势,像是极力的想去弄舒服钢靴里的瘙痒。

街上有的只是雨的声音,原本就不繁华的街道上显得比平常更冷清,两侧的商铺老板们也因为这雨的缘故很早便收摊,与其在这里一边挨冷受冻一边和冰冷的货物一起的呆到黄昏,还不如早早回到家里。

空荡荡的街边给这条靠近贫民窟的街道更添死寂,但在靠近街尾的一家店铺却依然撑着雨棚。高高瘦瘦的中年人躺在靠椅里,一边心不在焉的点着店内的货物一边眼神余光瞟着雨棚外的飘缈朦胧的雨幕。

因为这里比较靠近贫民窟,所以这位商人很识商机的在自己的店内出售着成袋的劣质烟丝,把味重得呛人的劣质烟草卖给这儿半死不活的穷烟鬼们是门非常不错的生意,甚至比做刀尖舔血的杀手还更有赚头。

但在这样的雨天,这附近的人大多都在自己那比街上好不到哪里去的家里一边用破烂的锅碗瓢盆接着雨一边抱怨或毒骂着这一切。

烟摊老板似乎是在履行着对谁的承诺,等待着一个习惯在雨天里来向他买东西的人。

雨中一个模糊的身影越来越近,不算短的棕发被雨水打湿,贴在同样被打湿的脸上。腰间挂着的长刀被脏破的大衣下摆掩着,以至于走在君荣城的街上还没有因此被守卫以‘行为可疑’的罪名抓起来,或者被那些像强盗一样的贫民们给抢走。

乌格走到雨棚下,拧了拧头发然后又任它随意的披在头上。随后便传来到阿斯码在桌上的声响,但那一枚阿斯的声响迅速被周围的雨声给盖了过去。老板很熟练的将一阿斯分量的干烟丝包好递给他。接过纸包的乌格颠了颠,如老板预料中的一样抬起头要说什么。

“怎么只有这么点?”乌格非常沙哑的声音让老板差点没听不出这是前几天操着一口沙哑嗓音来他这买烟草的家伙。

“我们代表民主和君主的君荣城议会才颁布的法案,从昨天起就上调了烟草的税率。伙计,我也没办法啊。”老板无奈的解释着。虽然他是一名商人,但他这句话确实没假。

“是吗?”乌格没有追问下去,重新低下头准备转身离开,完全没有听到身后隔着道雨幕的一长串客套话。

乌格自顾自的走着,雨水是冲不掉这劣质烟草的难闻气味的,但乌格嘴里却没有一点抽过烟的味道,他身上有些泛黄、带着浓重烟草味的绷带表明了乌格将这些烟丝用作了什么用途。

用烟丝敷在伤口上是北方盎克逊人用来给伤口消毒的土方子,虽然已经被帝国的学者们研究后证实并没有用,但乌格还是在这几天用身上仅有的钱买了足够涂上每个伤口的分量。因为,这个被批判为不科学的方法曾经让他捡回一条命。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十八章 远景 第十七章 长路 第四章 凝结 第十章 暴雨(上) 第十六章 法案 第八章 风缓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