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雨国的乌格》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八章 风缓

第八章 风缓

步长 2020-10-18
初冬的豪雨整日不绝的落下来,雨点打在屋顶和地面的啪啪声响就像是豪无音律的乐器弹奏,人们也只得边听着这扰人的难听音乐边做着自己每日该做的事。竹剑相触的声音和两个稚气却刚毅的嘶喊声在雨中回荡着,每日在奥莱加堡泥泞的道路的训练场上都要有两个更年轻的身影木剑相碰的声音和两个稚嫩却坚毅的嘶喊声在雨中回响着,每天在奥莱加堡泥泞的训练场上都会有两个年轻的身影在这秋雨中不停挥舞着木剑,不停练习着杀人的技巧。。...

雨国的乌格

推荐指数:10分

《雨国的乌格》在线阅读

深秋的豪雨终日不绝的落下,雨点打在屋顶和地面的啪啪声响就像是毫无音律的乐器演奏,人们也只好一边听着这恼人的难听音乐一边做着自己每日该做的事。

木剑相碰的声音和两个稚嫩却坚毅的嘶喊声在雨中回响着,每天在奥莱加堡泥泞的训练场上都会有两个年轻的身影在这秋雨中不停挥舞着木剑,不停练习着杀人的技巧。

木剑仿佛是要斩断雨一般迅速挥了出去,另一把木剑虽然动作稍显迟缓但还是接下了这一击,雨水飞溅起来打在早已湿透的衣物上,两位少年没有在意那流进或溅进眼眶的雨水,同时向后一退,然后重心放低向前小跨一步又是一剑狠狠的劈向对方。

几番试探性的攻击后两人的剑又抵在了一起,褐色短发一脸英气的少年利用身高优势用剑死死压制住他的‘敌人’,而他的对手——看起来浑身没有一点战士气质的少年则吃力的握着剑与他僵持着。

“就这点本事吗?”看起来更为年长的褐发少年又加重了手上的力。

“当然不。”那更年幼少年说话的语气不像他的长相一般柔软,随之而来的剑招也算不上温柔。他几乎用出吃奶的劲挑开牢牢压住自己的剑,然后身子向后一倾,还未等对手反应过来他便迅速调整好了身体的平衡,双腿迈出一个极易发力的跨度,手中的木剑几乎是势不可挡般劈开雨幕向前横斩去。

褐发少年下意识的用手臂挡下这一击,但强大的力道还是将他整个人给击倒。而挥出这一击的少年也因为太过用力,身体失去了平衡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倒在泥泞地上的二人同时坐起身来,像是战场上看着敌人一样的眼神狠狠盯着对方,但几秒后,属于他们这个年纪的笑声和欢乐将其取而代之,刚才如同面对死敌般的全力相搏也被对方现在浑身是泥浆雨水的滑稽模样引得忘记得一干二净。

“进步不少嘛你。”褐发的少年缓缓站起来向他的伙伴走去。

“哈哈,你看看你这脸。”尽管他手臂上的伤口被雨水淋得生疼,但他并不在意,伸出那只手示意坐在泥地里的人让自己拉他起来。

“你别笑,你也一样。”年纪小一点的少年也是一边取笑着同他一样满脸泥的伙伴一边抓住了伸来的手。

“奥托~利厄波斯~”不远处的小屋内传来年轻妇人的唤声。正在饭桌前忙活着的年轻妇人并不像生过孩子的女人一样发体,反而保持着很好的身材,算得上细腻的双手和保养得有几分姿色的脸蛋也证明她至少是成长于一个富足的家庭。

但就像所有的母亲一样,在吃饭前呼唤自家的孩子从附近的小孩堆里回来。叫他们洗掉满手和满脸的泥土灰尘然后换好衣服端端正正的坐在饭桌前,再和丈夫一起一边吃着饭一边听着孩子们喋喋不休地讨论今天的游戏。

没等奥托和利厄波斯洗手洗脸换上一身干净衣服,两人便开始迫不及待的冲到饭桌前想要好好的补充练剑消耗的体力了。

“等等,奥托、利厄波斯。”年轻妇人叫住了两个正准备大快朵颐的泥人,而后者则瞬间停下了动作,转过满是明显不快的脸,几乎是一脸哀怨的看着叫停他们的人。

“今天要等穆勒还有昆塔斯大人...”没等她讲完,这个房间联通城堡大厅的门被推开,盔甲相碰产生的声响仿佛已经道明了来者是何人。

“父亲!昆塔斯大人!”“昆塔斯大人,老师。”利厄波斯和奥托一前一后同时叫道。

“好了好了,孩子们,快去洗干净换身衣服来吃饭啦。”昆塔斯一边招呼着孩子们一边接过穆勒妻子递来的毛巾擦拭着被雨水打湿的头发。穆勒依然如雕像般站在其身旁,但妻子脸上的幸福和头发上毛巾温柔的力度也令他那铁铸一般的面容露出了微笑。

没过多久,已经打理的干干净净的奥托和利厄波斯来到了饭桌前,早已坐下的昆塔斯也只是和身边两人交谈着,并没有动桌上已经开始变凉的佳肴。

“梅芙,宴会的事情安排得怎样了,可有很多贵客来呀。”

“我的大人,一切都已备妥当。”被唤作梅芙的年轻妇人恭敬的回答着昆塔斯。

昆塔斯向穆勒和梅芙吩咐交代着几日后宴会的诸多事宜,而奥托和利厄波斯也很识趣的老实坐着,饿着肚子等着奥莱加堡的主人、他们的大人下令开始用餐。

所幸的是,坐在最尊贵位子的昆塔斯似乎就是在等两个孩子收拾完毕,在他们刚刚坐下后一会便结束了正在交谈的话题,起手动起刀叉来。而他们自然是欣喜不已,奥托收敛了一点吃相,但利厄波斯则是不管不顾的自己吃了起来。

就餐时,昆塔斯询问着两人练剑的情况以及生活怎样,奥托礼貌且简明扼要的一一回答,至于利厄波斯则用着伴着咀嚼声的简单字词回应着,他更多的注意力在面前放着的食物上。穆勒虽然知道一向识规矩的利厄波斯只在非常熟的人面前才如此无礼,但他还是或小声地提醒利厄波斯。不过昆塔斯对此并不介意,他早已说过而且自己也认同这两个孩子都是他视如己出的养子。

利厄波斯难看的吃相和日益进步的剑术成为了饭桌上的聊天中心,而奥托放撑桌上那只有着难看伤痕的手臂却未被昆塔斯注意到也没有被任何人提到。

“什么?你是说除了我们萨努加人外还有那么强的军队!”颠簸的马车上,哈米德正逼问着奥莱特他刚才讲的关于帝国军团的故事。奥莱特只好更清楚的给他分析详讲关于帝国军团的构成和战斗力如何形成以及其他的各类知识。

一路上奥莱特和这个年轻气盛的萨努加小伙子几乎是说了一路的话,慢慢的相处也让奥莱特觉得眼前这个小伙子除了有点自以为是和强烈的民族主义外其他地方还是挺不错的。奥莱特也讲给了阿尔沙克很多故事,从帝国北方行省的军队讲到帝国人的众神教。幸好奥莱特的讲故事水平比乌格高到不知哪里去,不然这个小伙子可能会直接用茅草来塞住耳朵以免受折磨。

‘很久很久以前,在帝国北方的行省,在一支保家卫国的领主部队里有两个好吃懒做的士兵,他们一个是北地难得的好骑手叫做乌乌,一个是精准致命的好弩手叫做奥奥。

又过了很久,有个叫裴坦齐利的新兵来到他们中间,这个裴坦齐利做事任劳任怨,两个懒士兵使唤了他两三个月,才终于良心发现把他当做战友和朋友,他们一起享乐一起受罚就像兄弟一样,但裴坦齐利从不在站岗时间喝酒,也不准乌乌和奥奥喝酒。

他们在部队里又过了很久,剿匪和巡逻一向很顺利,裴坦齐利升了职但两个懒士兵还是大头兵,两个懒士兵不如裴坦齐利肯杀敌,但他第一次杀人时差点尿裤子,裴坦齐利杀敌技术越来越厉害,但为人一直特别好。他也总是从百夫长们的宴会上带两壶酒几块肉去士兵营帐与他们把酒言欢,但裴坦齐利从不在值岗时间喝酒,也不准乌乌和奥奥喝酒。

日子很和平过了很久,连山那边的蛮族都没有进犯。但这时,海上的诺尔斯人又来了,带领部队的军团长非常英勇抗击外来侵略者,战战胜利,大家都很高兴,军团长也很高兴。又是一天晚上又一次打败了诺尔斯人的部队,军团长更加高兴,大家也更加高兴。军团长让大家高兴喝酒,大家都高兴喝酒,但裴坦齐利从不在打仗时间喝酒,也不准乌乌和奥奥喝酒。

但他们都忘了他们扎营的地方就在海岸线上,卑鄙的诺尔斯人坐着船在晚上偷袭了他们,喝了酒的大家打不过原来单手就能打败的诺尔斯人,除了三个没喝醉的人其他的人都被残忍的杀害了。只有三个没喝醉的人想要见机战略性的撤退,但被发现了,英勇又善良的裴坦齐利让两个懒士兵先走,然后他一个人消灭了全部的诺尔斯人。两个懒士兵也回到家乡过上了平凡快乐的生活。’

“什么嘛,这故事一点不有趣。你讲得裴坦齐利就像战神下凡一样,哪可能有这么厉害,还有那两个懒士兵真是一点用都没有。”卡门的孙子一边把弄着桌上乌格做的简陋泥塑一边用嫌弃的眼神看着乌格,而乌格也只好摊摊手表示自己的讲故事水平只有这么高。

“乌格,准备走了。”故意做旧的木门被推开,被淋得半湿的卡门站在门边,背上看起来是装着野炊餐具的布包却没有一点打湿也没有什么尖锐物从中突出来。

“爷爷、乌格。再见,要早点回来。”

“肯定会早点回来的。”卡门半蹲着摸了摸自己孙子的头,乌格则在整理检查着布包,刚才和卡门孙子玩乐时的和颜悦色也从他的脸上褪去,他很清楚工作时应该戴上怎样的面具。

关上老旧木门,乌格和卡门走在雨中前往了目的地——奥莱加堡。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十八章 远景 第十七章 长路 第四章 凝结 第十章 暴雨(上) 第十六章 法案 第八章 风缓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