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读尸女探》在线阅读 > 正文 《读尸女探》第7章 两张照片

《读尸女探》第7章 两张照片

梧桐阅读 2020-10-18
黄傲黄依莉小说名字叫作《读尸女探》,提供更多黄傲黄依莉小说目录,黄傲黄依莉小说全集目录。读尸女探小说黄傲黄依莉摘选:黄傲……咦?”“怎么啦?”夏石抬起头看了看骆井,一字一顿地说:“他退休后前,是个攀岩教练。”骆井明白了夏石的意思…...

读尸女探

推荐指数:10分

《读尸女探》在线阅读

黄傲黄依莉小说名字叫做《读尸女探》,这里提供黄傲黄依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读尸女探小说精选:他为什么要杀死马官荣灭口呢?难道,把黄依莉推下楼的凶手,就是黄依莉的父亲?难怪今天上午,在向黄依莉的遗体告别时,黄依莉的丈夫臧皓低声抽泣,妹妹黄依琪失声痛哭,而作为父亲的他,只是沉默不语,神情却似乎不怎么难过。因为人是他杀的,他哭不出来。对了,在马大妈和罗大妈闲聊时,黄依莉的父亲也坐在附近。虽然他当时低着头,似乎正在闭目养神,但实际上却在聚精会神地偷听着马大妈和罗大妈的对话。他因此得知马官荣在黄依莉坠楼那晚曾目睹自…

他为什么要杀死马官荣灭口呢?

难道,把黄依莉推下楼的凶手,就是黄依莉的父亲?

难怪今天上午,在向黄依莉的遗体告别时,黄依莉的丈夫臧皓低声抽泣,妹妹黄依琪失声痛哭,而作为父亲的他,只是沉默不语,神情却似乎不怎么难过。

因为人是他杀的,他哭不出来。

对了,在马大妈和罗大妈闲聊时,黄依莉的父亲也坐在附近。

虽然他当时低着头,似乎正在闭目养神,但实际上却在聚精会神地偷听着马大妈和罗大妈的对话。

他因此得知马官荣在黄依莉坠楼那晚曾目睹自己走上天台。

所以他便来这里杀人灭口。

骆井分析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恢复了不少体力了。于是她站起了身子,回到602房。

只见那名长卷发的女法医正在查验马官荣的尸体。她十分认真,一边查验,一边记录。

至于勘验组的侦查员们也正在一丝不苟地勘查着现场痕迹。

一切工作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警方进行这些工作,目的就只有一个:揪出杀害马官荣的凶手。

然而骆井却已知道,凶手就是黄依莉的父亲。

她想抓住凶手,可是却连黄依莉父亲的家在哪儿也不知道。

再说,哪怕能找到黄依莉的父亲,她也没有证据。

看来,要借助夏石的力量。

她正要走进去找夏石,却被夏石的助手罗波拦住:“这位小姐,不好意思,我们正在进行勘察工作,请你移步到屋外好吗?”

“哦。”骆井应答了一声,却没有离开。

刚好此时,夏石从一个卧房里走出来,对一名侦查员吩咐道:“那个房间的窗台有几个脚印,应该是凶手留下的,你去提取一下。”

“是的,夏队。”侦查员拿起勘验工具箱走进了夏石所指的卧房。

“夏石。”骆井突然叫道。

夏石向骆井看了一眼,走过来没好气地说道:“你还在呀?你到外面去吧,别妨碍我们工作。”

骆井在夏石耳边低声道:“我有一个怀疑对象。”

“咦?”夏石剑眉一蹙,好奇地问,“谁呀?”

“出来说。”

夏石跟着骆井走到屋外:“到底是谁?”

骆井把声音压得更低:“黄依莉的父亲。”

“咦?为什么怀疑他呀?”

“我鼻子很灵。刚才接近尸体时,我闻到一股古龙水的香味。这种香味,我今天上午在黄依莉的父亲身上闻到过。”

“哦?”

夏石从背包里取出黄依莉坠楼一案的访问笔录:“黄依莉的父亲吗?唔,叫黄傲……咦?”

“怎么啦?”

夏石抬头看了看骆井,一字一顿地说:“他退休前,是个攀岩教练。”

骆井明白夏石的意思:一名攀岩教练,要从六楼爬到楼下,并非难事。

“可是,”夏石接着又说,“如果凶手真的是他,他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女儿呢?”

“不知道。所以我才把这件事告诉你。”

夏石明白了,回到大门前,把罗波叫过来:“萝卜,你在这里盯着,我出去一下,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是的,夏队。”

“走吧。”

夏石正要跟骆井离开,那名长卷发的女法医却走过来,一脸关切地问道:“石头,你去哪呀?”

“出去办点事。”

女法医点了点头,向骆井看了一眼,又问:“她是谁呀?”

她的语气中似乎有些敌意。

“回来再跟你说吧。”

夏石说罢,拉了拉骆井的手臂,便往楼梯走去。

这个举动让女法医更是醋意大发。

下楼梯时,骆井淡淡地问:“女朋友?”

夏石摇了摇头:“不是。”

“哦。”骆井也不多说什么了。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

两人刚来到楼下,就看到三名中老年的妇女快步走过来。其中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妇,一边走一边号啕大哭,骆井认得她正是马官荣的妻子马大妈,大概是收到丈夫遇害的消息,匆匆从麻将馆赶回来吧。

此外今天上午向骆井提供了不少信息的罗大妈也在,她是陪马大妈回来的。但她并没有注意到骆井。

马大妈哭声凄凉,罗大妈连声安慰。

然而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安慰又有什么作用呢?

突然之间,就要面对生离死别了;突然之间,就失去了朝夕相见的亲人。这种痛苦和绝望,骆井完全可以理解。

她在八岁时就已经历过这种忽然失去至亲的痛苦。

“上车吧。”

夏石的话打断了骆井的回忆。骆井转头一看,夏石站在一台黑色捷达前方。那是他的车。

数十分钟后,两人来到了皇城花园小区。

黄傲和他的小女儿黄依琪就住在这里。此前黄傲暂时搬到了华夏新村跟臧皓和黄依莉同住,在黄依莉出事后他便回到这里来了。

两人来到黄家门前,夏石按下了门铃。十多秒后大门打开了,来开门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

骆井认得此人正是黄依莉的妹妹黄依琪,即今天上午在悼念厅外负责收取帛金的那个女子。

“你们是?”黄依琪看到两个陌生人站在门外,怔了一下,怯生生地问道。

“我是警察。”夏石出示警察证,“我来调查黄依莉坠楼一案。”

“咦?”黄依琪有些疑惑地问,“罗警官跟我们说已经结案了呀。”

她所说的“罗警官”,自然就是夏石的助手罗波了。

“嗯,我还有一些问题想向你了解,请你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

“嗯。”黄依琪轻轻地点了点头。

“咱们进去再说吧。”

黄依琪犹豫了一下:“好吧。”

两人随黄依琪走进屋内。夏石四处张望,房子不大,装修也颇为简单,但十分整洁。

三人坐下后,夏石首先确认对方的身份:“请问你跟黄依莉是什么关系呢?”

“我是她的妹妹。”

“怎么称呼?”

“我叫黄依琪。”

“你是住在这里的吗?”

“是的。”

“除了你还有谁住在这里?”

“我爸。唔,他之前搬到姐姐和姐夫家暂住,昨晚才回来。”

“嗯。除了你和你爸,还有其他人住在这儿吗?”

“没有了。”

“你妈呢?”

黄依琪微微地低下了头,黯然道:“我妈……已经失踪了二十多年了。”

夏石“哦”的一声,又问:“你爸在家吗?”

“不在。”

“他是什么时候出去的?”

黄依琪想了想:“今天下午我们在火葬场领回姐姐的骨灰后,我爸和我,唔,还有姐夫,我们三个人把姐姐的骨灰送回祖屋的后山安葬。安葬完姐姐后,爸说想在祖屋多留一会儿。我和姐夫说留下来陪他,他说不用,让我们先回来。唔,今晚他也没回来吃饭。”

“祖屋在哪里?”

“百寿村。”

那是隶属N市某镇区的一座村子。

此时,进屋后一直没有说话的骆井冷不防发问:“你姐姐已经嫁给了臧皓,为什么不是葬在臧家?”

这确实是一个疑点。夏石心里暗赞骆井心思细密。

“因为姐夫的祖屋也是在百寿村。”

“这么巧?”夏石好奇地问道,“你姐夫和姐姐,很早就认识啦?”

“嗯,我们的父母是世交,姐姐和我,还有姐夫,小时候都是住在百寿村的,当时我们三个还经常一起玩儿呢。”说起童年往事,又想到现在已人面全非,黄依琪不禁轻轻地叹了口气。

基本情况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夏石进一步提出要求:“黄小姐,我可以看一下你爸的房间吗?”

黄依琪微微一怔,有些紧张地问:“是、是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是看看。”

“这……”黄依琪有些不情愿,但最终还是勉为其难地说道,“好吧,我带你们去看一下。”

两人随黄依琪来到黄傲的卧房。

骆井快速地打量着房内的摆设,很快就发现书桌上放着一瓶古龙水!

她轻轻地撞了一下夏石的手臂,向他使了个眼色。夏石朝她所看的方向看去,也发现了那瓶古龙水。

于是他走到书桌前,拿起了那瓶古龙水,打开盖子,轻轻地嗅了嗅。

骆井也走过来,从他手上取过古龙水,闻了一下,低声道:“就是这种气味。”

她一边说,一边继续观察书桌,只见在书桌上还放着两个相框,每个相框里都有一张照片。

左边的相框里的照片有四个人,一男一女,都是四十岁左右,还有两个小女孩,一个八九岁,还有一个三四岁,照片的背景似乎是在一座菜园里,四人身后有一间用木板砌成的柴房。

骆井认得照片中的男子,正是年轻时的黄傲。只是当时他的头发乌黑发亮,而现在却已满头白发。

其实他并不老,看样子只有六十岁左右,但却头发全白。这短短的二十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你爸吗?”夏石也看到了这张照片,他指了指照片中的黄傲,向黄依琪确认道。

“是的。”

他接着指了一下黄傲旁边的女子:“这是你妈,对吧?”

“嗯。”

“那两个小女孩,就是你和你的姐姐了。”

“是的。”

夏石想了想,又问:“你妈是什么时候失踪的?”

“应该是一九九八年的事吧,唔,当时我只有十岁左右……”

“照片是在哪里拍的?”骆井突然发问,打断了黄依琪的话,“祖屋吗?”

“嗯,在祖屋后面的菜园里。”

在骆井向黄依琪提问的同时,夏石拿起了右侧的相框,细细端详。

那相框中的照片里也有四个人,两男两女,都是二十来岁。夏石认得其中的一男一女就是黄傲和他的妻子。这张照片已经有些发黄了。在拍摄这张照片的时候,黄依莉和黄依琪应该都还没出生吧。

夏石指了指照片中另外那一对男女,向黄依琪问道:“这两个是臧皓的父母吧?”

“是的。”

骆井忽然又发问:“他们几年前去世了,对吧?”

黄依琪点了点头:“是的。”

夏石不禁向骆井看了一眼,心想:“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呀?竟然连我们不知道的情报也这么清楚?”

“原因呢?”

“他们出国旅游,结果那班客机失联了。”

夏石“咦”的一声:“失联?二〇一一年的事吗?”

“嗯。”

“LO383事件?”

“是的。”

二〇一一年,一架航班号为LO383的客机在飞行过程中,与管制中心失去联系。一年后民航局宣布,LO383航班失事,并推定机上所有乘客和机组人员已遇难。

“臧皓和青梅竹马的黄依莉恋爱,臧皓的父亲强烈反对,后来臧皓的父母空难身亡,臧皓跟黄依莉结婚……”

骆井一边在心里整理着当前所获取的线索,一边继续观察书桌。突然,她把目光停留在书桌的一个抽屉上。

那个抽屉,安装了抽屉锁。

抽屉锁的钥匙,一般人都不会随身携带,而是放在卧房中的某个地方吧?而且,应该是跟那上锁的抽屉十分接近的。骆井一双骨碌碌的小眼珠在书桌的桌面上转了一圈,果然发现放在台灯旁边的一个笔筒里似乎有一把小钥匙。

于是骆井轻轻地撞了撞夏石的手臂,接着向那个安装了抽屉锁的抽屉看了一眼。夏石明白她的意思,转头对黄依琪说道:“好了,这里看得差不多了,我们回大厅谈吧。”

三人刚走出黄傲的卧房,骆井就说道:“我上一下洗手间。”

黄依琪指了指黄傲房内配套的洗手间:“就用这个吧。”

“哦。”于是骆井重返黄傲的卧房,走进了洗手间,关上了门。

十多秒后她便从洗手间走出来了。此时夏石和黄依琪已回到大厅。

骆井快步回到书桌前,首先打开了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在等待进入系统时,她拉动了一下那个抽屉,果然上锁了。

她尝试用笔筒里的小钥匙打开抽屉,成功了。

抽屉里放着黄傲的身份证、银行存折、护照、港澳通行证等,在这些证件下方,还放着一个牛皮纸信封……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读尸女探》第4章 询问 《读尸女探》第7章 两张照片 《读尸女探》第2章 “读尸” 《读尸女探》第1章 入殓师骆井 《读尸女探》第8章 鉴定报告 《读尸女探》第3章 偷听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